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41,逼迫
小說:| 作者:| 類別:

341,逼迫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十分鐘殺一個,這是我定的目標。我決定在這個目標上撒一個謊。暫時我把目光看準了那群獨眼龍。他們並沒有急於屠殺其他人,而是繼續著他們的搜尋。看來那兩隻眼對他們真的非常重要。

我有點好奇那傢伙的能力到底是什麼。而且我想到了那個宅男。不知道他現在還好不好。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如果我送給他一份禮物,比如說把一個異能者送到他的面前,讓他弄死,等他變成了異能者之後,又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來呢?

那場面我很期待。

從地裡面冒出來的十八層高樓裡面終於走出了那個傳教士,他的氣質已經完全不同。他跟其他的異能者對比起來,絲毫不弱,而且隱隱還非常強大。天知道在這短短的時間裡面,他到底殺了多少異能者。我不禁暗自猜想,或許他所抓的那些異能者全都被他一個人弄死了;而且還很有可能他還把那些普通人也給弄死了。

現在他給我的感覺竟然有些危險。我不禁有些想要會會他;而他卻並不把目標定在我的頭上,而是悄然地跳下,身體快速地在街道裡面穿行著。在一個轉角,他差點就撞到了一個獨眼龍。那個獨眼龍嚇了一跳,身體趕緊後退,大罵一聲:「什麼鬼?1

獨眼龍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傳教士的右手就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下手毫不容情,也沒有任何的猶豫。似乎只要被他遇上的獵物,都難逃一死。

一小節紅線從獨眼龍的身體冒出,鑽進了傳教士的身體裡面。傳教士更加危險了一分。

那傢伙才是真正的惡魔。我此時的心腸根本就與他沒得比。

與他相比,我似乎總是搖擺不定;而他卻一直都下定了某個決心。在果斷方面,他果然是無與倫比的。

我不禁多看了他幾眼,他似乎也注意到了我,馬上再次穿行起來,似乎在逃避我,又像只是在享受他的獵殺而已。

兩隻眼正在喝茶。從我的角度剛好可以透過窗戶看到;他的氣息隱藏得相當好,有幾個獨眼龍就從他的那個房間下面走過去,絲毫也沒有感覺到。

看樣子他感覺相當良好,小日子也過得不錯。危險就在他的身邊,但他總是能避開。

我不禁往他衝過去。

而這時他忽然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一般,跳了起來,茶杯掉到了地上,傳出了碎裂的聲音。這聲音驚動了附近的一些人,他們迅速地往那裡衝過去。

兩隻眼顯然料不到竟然會有這樣的下場,他快速地衝出了門,而此時我還沒有到達窗戶。他好像對於危險有著超強的感知力。只是這種能力在現在看來也沒什麼用了。

因為現在獵殺他的人實在太多了。其他獨眼龍還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有我這個視野極好的人存在。哪怕他真的能感知到危險,那也是有一定的範圍的。或許一直以來他根本就沒有提防我。

「小子哪裡跑1一個獨眼龍大叫道。

兩隻眼那傢伙迅速地衝出了房間,但是退得更快。看起來他還是太過自信了。他應該早就發現了其實已經有獨眼龍進入了這棟樓房,只不過他自認為天下無敵的危機感知力和來自兩隻眼睛的神秘力量可以讓他逃脫。

只不過這一次,他遇到的對手是我。

我衝破了窗戶靜靜地站著,看著他退回到了房間裡面。而房門口已經堵上了三個獨眼龍。

他們惡狠狠地盯著兩隻眼,一個大聲說道:「他媽的,這次抓他回去,一定要先把他的兩隻眼睛挖下來1

另一個說道:「若是挖了他兩隻眼睛,他就沒什麼用了。我看不如挖他一隻眼,再把手腳全都打斷。」

而第三個卻是緊緊地盯著我。

我冷笑著看著他們。

這些傢伙打的正是好算盤。他們看重的只是他的能力而已。兩隻眼站在我與三個獨眼龍的中間,一時之間身體在輕輕地顫抖著,「不要殺我1

一個獨眼龍說道:「我們不殺你,只是要讓你逃不掉而已。」

「我也是立過血誓的。你們不能那樣對我。」

「那你為什麼要逃跑呢?」獨眼龍冷笑。

只不過他們暫時根本就不敢衝進來。

我靜靜地看著他們。這時兩隻眼忽然轉身跑到了我的身旁,大叫道:「救我1

我不知道他內心到底是怎麼想的。或許是在這一刻發現我的危險性沒有他們大?所以選擇了我?

真是可笑的想法。不過我也在認真的考慮是不是要讓他活下去。問題是他的能力也算是特別,如果擁有著這樣兩隻眼睛,不是如虎添翼嗎?只不過這眼睛對於我好像並沒有多大用處。

三個獨眼龍幾站連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他們不敢出手,但也不會退縮。

「求求你救救我1兩隻眼大聲叫道。

他真的不應該擁有這樣的能力,因為他實在太懦弱了。

一把提起他,飛出了窗外,這小子終於鬆了一口大氣,大聲說道:「謝謝,你是個好人。」

「嘿嘿。」我冷笑了一聲。

他的身體再顫抖起來,「你要殺我?你真的要殺我嗎?」

這小子心面到底在想些什麼呢?或許他真的感覺到了我對他的殺意?

「不,你不能殺我。我還是很有用處的。要不然他們也不會來抓我了。你說是吧?求求你別殺我。」

這傢伙先前求我救他;現在卻求我別殺他。弄不弄死他其實只是在一念之間而已。因為這傢伙真的很弱。欺負這麼弱小的一個傢伙,實在不是我的風格。但如果把他交給另外一個人呢?

為了隱蔽身形,我選擇低空飛行,最後直接提著他在街道上面跑起來。或許有人會注意到我;但他們根本就不頂事,也不敢衝上來。很快就來到了宅男隱藏的地方。

那小子正手裡拿著一個雞腿在啃著,看到我們時,他吃了一驚,然後裝作驚喜的模樣,大叫起來:「啊,你回來了!這傢伙是誰?」

「拿繩子來。」

宅男不禁怔住了,「拿繩子做什麼?」

兩隻眼大叫道:「別殺我,求求你們,別殺我1

宅男問道:「你是要殺掉他嗎?」

我冷冷地對他說:「繩子。」

宅男這才反應過來,馬上扔掉了手裡的雞腿,風一樣地去拿繩子,把兩隻眼結結實實地綁了起來。這兩隻眼連基本的反抗都放棄了。看來他還是比較聰明的,至少明白現在反抗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機會,而選擇認命似乎還能博取一些同情。

宅男顯然對他還存在著一絲同情,「你不會真的要殺掉他吧?我暈血的。」

兩隻眼瞪大著眼睛等待著我的回答。

「我不會殺他。」

兩隻眼和宅男都鬆了一口氣。兩隻眼說道:「那求求你放開我好不好?我保證不逃跑。」

我指了宅男一下,「你殺。」

他們兩人都怔住了,然後宅男跳了起來,後退了好幾步,「我殺?為什麼?我暈血!我真的暈血1

他也只是一個軟弱的傢伙嗎?在這裡他怎麼能活下來?如果連眼前這個兩隻眼他都殺不掉的話,我只能表示他真的沒有活下來的必要了。

我把兩隻眼隨手扔到了地上,轉身就走,「等我下次再來時,如果他沒死,你死。」

我不必去看宅男的神色,就知道他的內心是極為掙扎的。

我心裡也不禁在想,如果宅男真的放過了這兩隻眼,我要怎麼樣弄死他,或者乾脆放掉他?但如果他真的殺掉了兩隻眼,他又會變成什麼樣的人?

我只是想逼他一下而已。

我很期待他的表現。

重新飛到了天空之上,看著下面的那些瘋狂的人們,雖然人數不多,但總數依然不算太少。在他們之間肯定還有爭鬥。

讓我感到奇怪的是張良竟然跟其他人分開了。他算是認命了嗎?還是經歷過斷手的經歷之後,他終於成長了起來?

他往一個方向正在趕路,而在他的前面不遠的地方,隱藏著四個人。他們正在靜靜地等待著獵物的到來。而現在他們等到的,正是張良。

我靜靜地看著他們。

終於碰面了。

其中三個人把他圍在了正中間;而第四個人卻是一個半透明的**男。那傢伙是一個噁心的隱形人。看來這裡隱形人還是很娌幻靼姿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但這種隱形在我眼前卻沒有什麼作用。

我靜靜地懸停在他們的上空,這下張良被終於被圍住了,他有機會嗎?

在這個範圍內,時間好像變慢了很多,一些波紋正在生成,不斷向我襲來。感覺到了,那正是我渴望已久的東西。

這像是某種訊號,正在向我傳送著一些記憶。

我看到了我正從樓頂墜落,在身邊正有另外一個女人,卻不是陳孤雁,而是一個全身都穿著紫色衣服的女人,她似乎正在微笑著;而在我們的面下,正有很多瘋狂的人存在著,他們當中有些正在進行著獵殺;有些正在等待著死亡。我從女人眼中看到了我自己的形象,那是一個中年人。

這讓我感到有一絲新奇。那是一種我所沒有經歷過的時光。地面不斷像我迫近著,像是一把巨大無邊的鐵鎚,正向我狠狠地敲擊而來。也許在下一刻我就會被這把巨大的鐵鎚敲得粉身碎骨。

但正這個時候,時間好像停止了下來,下落的速度變得非常緩慢,我好像在空氣裡面飛了起來,腳尖只是輕輕地落地,就站到了地面之上;而在下一刻,時間再次恢復了正常;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量,我竟然在地面上來了一個滾身,身體竟然絲毫無損,而旁邊卻響起了一聲悶響,那個女人摔死在了身旁。

沒有特別的感覺,只是感覺到生命的脆弱而已。哪怕羅澤他們正在往我衝過來,我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欣喜。

在另一個記憶的畫面時,一個女孩正牽著我的手走在街道上面,她看起來年紀並不大,而且我還知道她的名字叫夏小心。她像是一個精靈一樣,忽然我的眼前變得若隱若現起來。說不出來她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你說,我們會永恆嗎?」她忽然問。

「什麼是永恆?」

「你說,我們是不是上輩子就認識?」

「什麼是上輩子?」

「你說,我們是不是永遠都處在我們各自的命運輪迴裡面?」

「什麼是命運?」

「你這人好無趣,我不喜歡。」

「那你喜歡誰?」

「我喜歡那個曾經出現在我夢中,跟你長得一模一樣,但性格跟你完全不同的人。」

「他是誰?」

「你說,你有可能變成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