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42,碎片(1)
小說:| 作者:| 類別:

342,碎片(1)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你說,你有可能變成他嗎?」

夏小心希望張良變成那個她在夢裡面見過的那個跟張良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或許那個人正是我。而現在生的事情,到底是張良在向著我轉變,還是我在往張良的方向轉變呢?

眼前的四個傢伙動作變得非常緩慢,雖然張良的動作依然只是平常的度,但在這時候,那四個傢伙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我親眼看著張良的匕一刀一刀地切割著那個隱形人。然後時間恢復了過來。不知道在這個範圍之外到底是經歷了一個日夜還是一個月呢?而在這裡看來,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

看樣子殺人的感覺並不算好。張良臉上的表情表明他並不開心。但是他現在的能力增強了,現在的他竟然能夠進入隱形的狀態裡面。

真的如他們所說,只要殺死了其他的異能者,就能得到其他的異能。而且現在張良的情況明顯比剛才那個隱形人要高疾拍歉形人為了保持隱形狀態,還得把全身的衣服脫光,而且還不能武器,戰鬥力明顯不高。如果都能把武器和衣服都隱掉的話,那才真正在隱形這個能力上達到了比較高的境界。

這些異能讓我有些感到吃驚。不知道從何而來,,也不知道到底會展到何種地步。

而張良的進階也讓我感到吃驚。以他的度而言,似乎要殺掉單獨的某個人並不是什麼難事。而如果他真的殺的人夠多,到時候會不會真正的威脅到我?

我現在倒改變了馬上要對他動手的意思。因為他實在太過有趣了。他本身的異能是時間方面的,而且動的時候,只要我在身邊,我就能得到一些記憶;而如要我在遠處的話,卻會看到時間飛快地流逝。這種現象非常吸引我。

我是不是應該去給他找些對手,讓他多動幾次?以他的性格,是肯定不會去主動找人動手的吧?不過看樣子他現在正向著十八層高樓進,他應該是去那裡找麻煩的;只不過傳教士已經離開了,而且身上的實力那麼強大,明顯把裡面的人都幹掉了。只是不知道陳孤雁到底怎麼樣了。

我倒有點擔心她。但現在也不是去找她的時候。再說了,她死不死的又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心裡的矛盾讓我有些難受,只能盡量不去考慮這些問題。我繼續尋找著,試圖找到能去阻止張良的人。那些人最好實力要足夠,哪怕真的能殺死張良也行。

離那裡不遠的地方,我忽然看到了一獨眼龍。在他前面不遠的地方正有著另外一個獨眼龍。

「你怎麼在這裡?」一個獨眼龍問。

而另一個獨眼龍卻不說話,而是向著對方慢慢走過去。

看來他們是認識的。只不過那個不說話的獨眼龍看起來有些特別。特別得有些詭異。在感覺裡面他好像是另外一個人。

果然,那個獨眼龍有點急,「說話1

沒有話。

只有刀。

在這短暫的失神裡面,一刀就捅了過去。說話的那個獨眼龍有些不敢相信。但任他怎麼不相信,最終還是死掉了。轉眼之間就幹掉了一個獨眼龍,那人正在慢慢地變化著,變成了一個平凡的人,這人走在人群裡面絕對不會有人注意到。而現在這麼一個平凡的人,卻顯得那麼突出。因為他實在太過平凡了,這麼平凡的傢伙,根本就不可能活到現在的。

「老大,還是你厲害。我們接下來的目標是誰?」一個海盜一樣的傢伙冒了出來。

長得太過平凡的傢伙抬頭往我看了一眼,「嘿嘿,要不然選他?」

選我?

附近冒出了四個人,他們看起來都是一夥的。我忽然下定了決心,要不先去試試他們的身手?

沖向了他們,他們卻忽然四散開來,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這些傢伙看起來一個個都比較強大,也不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他們到底殺掉了幾個人。不過我並不擔心安全,因為他們要殺掉我顯然還是不夠格的。

海盜叫道:「喂,你可是說好了,十分鐘之內沒有殺人的,你才會下手的。你剛才也看到了,我們可是殺了人的。」

我根本就沒有去關注到底哪個傢伙有沒有殺人。說實話,那些根本就不是我所關心的。我關心的只有張良而已。

「要不,給你們找單生意?」我問他們。

一個扛著鐵錨和鐵鏈的傢伙大聲說道:「什麼生意?」

「一個真正強大的傢伙,或許能讓你們的實力增強不少。」

海盜說道:「哦?那麼強大的人?到底是誰呢?在哪裡?」

「那邊,張良。」

那個平凡的老大嘿嘿笑了一聲,「張良?就是你希望得到的那個傢伙嗎?我倒是聽說了一些事情,比如說以前有人說如果他死掉的話,這個世界也就毀滅了;又有人說,也可以殺掉他的。我倒是不知道到底該信誰了。不過,我們倒想試試。」

海盜說道:「就是,真的讓這個世界毀滅,也不是一件壞事。這麼有挑戰性的事情,我們不做,那還有天理嗎?」

這幾個傢伙看起來完全是瘋子。

平凡的老大說:「只不過聽說他非常強大,我看我們還是要採取一點策略。」

這幾個傢伙果然非常上道。他們對於我的目的完全不在意,他們在意的只有瘋狂的屠殺而已。事實上他們要獵殺別人,現在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因為現在普通人都已經死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大部分都是異能者,那些異能者裡面也有很多跟他們一樣是抱團的,而單獨的一般又非常強力。所以他們並沒有多少機會。

而現在張良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他們當然不可能會放過。我可以肯定的是,這幾個傢伙都是覺醒者,他們肯定覺醒了以前的記憶,所以才會變得這麼瘋狂。

我重新飛到了天空之上。張良正從一棟樓裡面走出來,看樣子並不輕鬆,他繼續往前面走去。

在他走出的那棟樓上面,有一個窗口探出了一個女人頭,不知道她在想著什麼,看了一眼之後縮了回去。

六個人果然開始了分工,平凡的老大變成了張良的一個朋友的外形。

「表現不錯,不過我不得不告訴你,現在就有五個往你這邊殺過來了,都是我通知的哦,我告訴他們,只要殺了你,得到你的能力,他們就將變得非常強。」我不忘通知張良一聲。

這種感覺非常奇妙。我又撒了一次謊。因為實際上是六個人,而我只告訴他是五個人。

因為其中的老大變成了他的朋友。

如果他知道被朋友坑了,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我不得不佩服那個平凡的老大的噁心的程度,還好我並沒有什麼朋友。如果我真的有朋友的話,那傢伙變成了我朋友的外形,說不準連我也能被他坑掉。

事情的展果然非常順利,六個傢伙一個一個出現。而且他們還演出了一場戲,讓張良誤以為那個朋友是來救他的;但結果呢?

那個「朋友」正是六人中的老大,他當場就把張良給廢掉了。

老大先是往他的腹部捅了一刀,這一刀子下去,我只感到腹部一痛,好像這一刀正捅在我的身上一樣。只不過股疼痛根本就擊不垮我,因為事後想一想,其實也並不很痛而已。一股記憶如同清泉一般,鑽進了我的身體裡面。

原來只要離得足夠近,只要讓他受傷,我也同樣能獲得記憶。

幾十條毒蛇在遊動著,看起來有點嚇人;我的左手提著一個塑料桶,桶很高,壁很滑,裡面正有五六隻老鼠在吱吱的叫著。這些老鼠看起來有些噁心。我的右手拿著一把長長的鐵鉗,夾住了一隻老鼠,老鼠肥大的身體在鐵鉗里來回地扭動著,顯示著它內心的恐懼。它並不值得同情,因為太形實在太過醜惡了。這老鼠足夠肥大,看樣子應該有二三兩左右,一條長長的尾巴,尾巴上面還有一根根細小而且半透明的短毛,身體裡面幾乎沒有骨頭一般。

它的爪子看起來有些紅,看起來年紀應該不大。但它應該馬上要進入它生命的終結了。鉗子伸到了蛇窩的上方,下方的毒蛇很快就現了眼前這亂扭的老鼠,有好幾條兇猛地抬起了頭。這個時候它們終於顯示出了它們真正的身份,因為它們一條條都呼呼地呼著氣,而且脖子處展了開來,變成了扁平的。

這些都是兇猛的眼鏡蛇。

老鼠雖然並不是它們的最愛,但它們還是樂意消受的。鐵鉗鬆開,老鼠掉了下去,馬上就開始逃命起來;但眾多的眼鏡蛇撲了過去。張開的巨大的蛇口,對著它爭搶起來。不過也有幾條顯得懶洋洋的。

我心裡想或許應該扔幾條蛇下去,因為真正的眼鏡蛇是會樂意吞掉別的蛇的,甚至它們的同類。

不斷地投下老鼠,轉眼之間,桶裡面的老鼠就被我扔了下去。

「好噁心1身後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我並沒有轉頭。

這讓我感到有些失望,因為我看不到那個女人到底長什麼模樣。而而在現實中的我卻轉頭看了一下身後,身後一個人都沒有,只有正在輕扇著的翅膀而已。

那些只是記憶而已,而且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的記憶碎片。我正在等待著無數的記憶碎片,等我收集了足夠多的時候,就能把它們集合起來,串聯成為完整的記憶。

「噁心?這就是生存。」沒有轉頭,而是淡淡地對那個女人說。

「你就一直做這個?還說什麼生存呢,看起來你很喜歡眼前的這一幕?太噁心了,姐,我們走吧。」

原來還有另外一個女人。

只是我依然沒有看到她們長什麼樣子。因為這個時候畫面忽然停止了。我有些失望。

而這時,平凡的老大接連廢掉了張良的兩隻手。於是我感到兩手一陣麻感傳遍全身,另一個記憶碎片衝進了腦海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