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43,碎片(2)
小說:| 作者:| 類別:

343,碎片(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天花板上一片空白;左手邊一根透明的管子上面有一個小小的包,小包裡面正在一滴一滴往下滴著透明的液體;在這個小包的上方,掛著一個透明的玻璃瓶子,裡面還有大半的透明液體;旁邊擺著一台正在以固定節奏出嘀嘀聲的儀器;我躺在床上。隨著腳步聲,兩個人走進來。先進入視界裡面的是一個男性的醫生,隱隱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他;在他旁邊的是一個女性的護士。

男醫生點點頭,「看起來情況比較穩定,而且現在也清醒了。不過一些情況還是要檢查一下的。」

女護士說道:「檢查哪些啊?」

「先檢查一下他的智力方面和記憶方面,看看有沒有什麼異常。身體方面似乎都正常了。現在他剛剛蘇醒,就怕他腦子出問題。」

女護士笑了一聲,說:「會有什麼問題呢?又不是腦溢血。」

男醫生抬了一下手,阻止了女護士的話,而是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張良。」

男醫生點點頭,「看起來名字還是記得的,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

女護士卻笑了笑,問道:「性別?」

「男。」

靠,這算什麼奇葩的問題?難道是女不成?或者是太監不成?如果有太監這種性別的話。

男醫生笑了笑,說:「別胡鬧。」

女護士說:「什麼叫胡鬧?我覺得還是問清楚一點比較好。年齡?」

我的眼睛轉了轉,「二十一。」

他們不禁一怔。我看著他們,「有什麼問題?難道不是二十一?或者二十?反正有點記不清了,現在是什麼時候?」

他們兩個互相看看,然後男醫生試探著問:「你以為是什麼時候?」

「我以為?什麼叫我以為?問題是現在到底是什麼時候?」

女護士說道:「你是在裝傻呢?還是在裝嫩呢?我們可是在你的身上現了身份證的。」

男醫生再次抬了抬手,說道:「你記得生了什麼事?」

「生了……什麼事?」

「就是你記得最近所做過的事。」

「最近的事……應該就是離開學校,去找我的一個同學,然後路上遇到了一個台灣來的女孩,叫做……夏小心還是什麼的,然後就不記得了……問題是我到底生了什麼事?」

女護士說道:「他是不是在裝傻?」

男醫生搖了搖頭,「不像。」

「可是看他身份證上面,明明已經二十八了埃」

「其實我早就想說了,他剛入院的時候,我就現了,從他的牙齒來看,他不太像是二十八的人,而像是一個二十歲剛出頭的人,他的智齒才剛剛在長。」

女護士震驚了,「那意思是,其實他消失了好幾年?那幾年他到底去了哪裡?一直埋在地下嗎?不可能吧?」

可惜這只是記憶的碎片而已,也許張良自己都記不得了;而這時從他的身體裡面沖入了我的腦海裡面。或者說根本就是存在於這個世界裡面的。這個世界從天空之上看下去像是一個嬰兒模樣;但我知道,其實張良這個人並不是嬰兒。也許之所以這個世界是嬰兒模樣,只是因為它還沒有變成真正的世界而已。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會不會有一天會變成一個成人模樣。但我想我已經看不到那一天了。或許根本就沒有那一天。如果這記憶是真實的,那麼張良可能真的經歷過消失的好幾年。他去了哪裡?他經歷了些什麼?誰又知道呢。

我回過神來。這時下面那幾個傢伙正在談論分配的問題。重頭戲終於來了。光是受傷就讓我受益匪淺,如果他們真的殺掉了張良的話,我又會經歷些什麼呢?

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其實最大的痛苦就是對於以前的人生根本毫無印象。所以現在哪怕我是在奪取張良的記憶,我也樂在其中。只不過這些碎片來得實在沒有任何的意義。太過碎片化了。根本滿足不了現在的我。

「這次就老六。」

扛著鐵錨的那個傢伙非常興奮,大叫一聲,然後鐵錨狠狠地當頭砸下。我幾乎聽到了那鐵錨的巨大的破風聲,我也似乎看到了一隻巨大的鐵錨正在向我頭當砸下。

這種震憾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了。心臟狠狠地撞擊起胸腔來,它幾乎要跳出來。然後就是劇烈的頭痛,眼前一黑,我幾乎從天空掉了下來。身體根本就不受控制。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的絕望,也從來就沒有感覺到如此大的痛苦。

這個過程非常短暫。不過在這個時候我也已經下降了一些高度。這讓我吃驚不已。而接下來,就是如同潮水一般的記憶湧向了腦海裡面。在這些碎片中,我看到了很多人,有羅澤,有司徒無功,還有一個叫做表哥的人。

其中最吸引我的當然就是跟隨著那個叫做表哥的老頭穿行在地下通道裡面。那地下的通道看起來正像是那個詭異的建築下面的樹根一般。

下面都是碎裂的大地,而且有很多碎塊都在空中懸停著;而在當下,周圍還有很多人向我衝過來;在那些碎塊裡面,露出了一個洞口。洞口裡面閃過了一道身影。一個獨眼龍衝進了洞裡面,不過很快他就倒飛而出。我往那個洞口衝過去,正是在這裡面,我遇到了那個叫做許表的老頭。他帶領著我一直在地道裡面往前走去。

前面到底是什麼?這地道好像永遠也走到頭一樣。老頭不斷訴說著一些他經歷過的事情還有他的打算。他說他是回去等死的。

只是一個等死的老頭而已。他看似作出了他的選擇,那就是回到了他原來的世界裡面等死;而這看起來正是他的命運而已。

不論他作出了什麼選擇,始終都只是命運的安排。他如願以償的回到了他自認為應該死在的地方,然後他真的在那裡死掉了,而且大部分靈魂還交給了我。

我不禁感到奇怪,這到底是張良的記憶還是我的?要不然我身體裡面的吸血鬼的部分是怎麼來的?或許我只是取回我自己的記憶而已。許表老頭在那裡等死,而我卻繼續往前,然後等待著我的就是完全的黑暗了。

因為在我剛剛走出去,以為那就是新世界的時候,我就被抓住了。然後被鎮壓,被折磨。

我對於這些記憶的回歸感到有些滿意,但同時也感到非常憤怒。以前我就試圖衝出過這個世界,而當我真的以為衝出去之後,生了什麼事?竟然被鎮壓回了這個世界裡面。

我不禁怔住了。

這根本就只是一個玩笑而已。或許我們都做出了一些選擇,但結果呢?只不過是可笑的玩笑而已;最終,我們只是回到了原點,也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開啟另一段人生,但總的來說,只不過是一個死循環而已。

我茫然若失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地下躺著張良的屍體,看起來沒有什麼變化;而那六個人卻站在那裡,扛著鐵錨的傢伙說道:「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就只是有一個隱形而已。」

平凡的老大說道:「不會吧?那麼普通?」

就是這幾個傢伙,讓我感受到了剛才的痛苦。我忽然對他們仇視起來。他們抬頭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平凡的老大大聲說道:「走1

這幾個傢伙倒是果斷,馬上就奔跑起來。我剛想去追,但這時,我卻忽然現地上張良的身全正在慢慢變化。這又是怎麼回事?我好奇地盯著他。果然,他變成了另外一個我完全沒有見過的傢伙。

我怔住了。他果然死不了。或者說這個世界還有其他人存在的話,就總會有人代替他死去。只不過他可能自己並沒有現這一點而已。

我感到有些興緻缺缺。一個曾經衝出過去的人,竟然再次被鎮壓了回來;而哪怕我真的再次衝出去,或許等待著我的命運也只是再次被鎮壓回來罷了。

也許在這裡我是無所不能的;但是在外面的世界呢?我又算什麼?

茫然中我忽然想到了宅男。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完成那個任務呢?他又會作出什麼樣的選擇?

而不管他作出什麼選擇,那也只不過是他的命運而已。

我往宅男那個方向飛過去。落到了街道上,並不去看其他的方向,而是直接走向了他藏身的地方。

有血腥味。

他並沒有在啃雞腿,而是在重重地喘著氣;直到我走到他面前,他依然一動不動,看樣子他好像變成了一根木頭。他的身上沾了不少鮮血,看得出來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經驗。

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兩隻眼倒在血泊裡面,身上依然綁著繩子,身上並沒有多少傷口,致命傷應該就是心臟插著的那把吃西餐用的叉子。

面對眼前這場景,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宅男作出了他的選擇。要麼兩隻眼死,要麼他死。而他選擇了前者。

我來到他的面前,他終於抬頭看了我一眼。果然沒有錯,他的眼睛變得有些不同。看來他果然得到了兩隻眼的異能。

「我想你應該洗個澡。」

他木然地站起,轉身走去,忽然站定了身體,轉過身大聲問:「你滿意了?1

我點點頭。除了滿意我實在說不出其他的話。

「我一定會弄死你!我一定會弄死你!你是不是現在就要弄死我?要弄死我的話就趕緊過來1

在這個時候他也變得瘋狂了。果然那些異能者都是瘋子而已。他剛剛殺死了一個人,而現在就變成了瘋狗的模樣。

我只是淡淡地對他說:「等你有那個實力的時候再說吧。」

他的臉忽然垮了下去,因為他知道他根本就沒有那個機會。他的性格跟張良也應該差不多,他根本就不是跟人爭強鬥勝的料。

他木然地問:「下個任務呢?」

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氣。下一個任務?

「找到那個跟我長得很像的人,跟在他身邊吧,跟著他你也許會好受些。」

我轉身離開了那裡。張良並沒有死,而他復活到了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