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44,融煉
小說:| 作者:| 類別:

344,融煉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一時之間倒有點失魂落魄的。 我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裡。能說得上話的也就那麼幾個人而已。而張良又不知道到底復活到哪裡了。

他果然並不是真正的死亡。

這時我再次想起了那個老頭。他果然依舊在那個樓頂上等死。遠處幾個傢伙注意到了他,看樣子對他的身份有些懷疑,但是一時之間也不敢衝過去。

我落到了老頭的面前。老頭正盤腿坐著閉目養神。他好像才是那個真正然這個世界的人。

我站在這裡,遠遠地看著其他的方向,這個世界看樣子根本就不會有終結的意思。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樣才能終結掉它。我有些希望老頭能先說一兩句話,只不過他好像根本就不在意我的到來。感覺起來他有點像是一個死屍。

很奇怪他為什麼能一直活到現在。這麼明顯的一個目標,竟然一直都沒有人過來把他幹掉。那些異能者的想法太過奇怪了。或許是因為他們覺得這老頭不簡單?又或者是因為他們認為我對這老頭青眼有加?

但不管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事實上,我並不是很關心。我只是感覺到有些孤獨而已。能說得上話的宅男已經被我親手毀去,現在他對我只有滿心的仇恨而已。我逼他作出了選擇,看似是讓他能夠活下去,而實際上呢?也許只不過是更早地殺死了那個曾經單純的他而已。

他現在擁有著兩隻眼的異能,應該能很快地找到張良。這也是我讓他去尋找張良的意圖之一。而或許在張良的身邊,他也能找回曾經失去的自我。

我現我到底還是有些心慈手軟。竟然對宅男還有一股歉意。

「有些人明明不想死,可他們很快就死了;而我卻不同,明明在這裡等死,到現在竟然還活著,你說可笑不可笑?」老頭忽然說。

「能有什麼可笑的?如果我願意的話,隨時都能殺掉你。」

「可是你並沒有動手。為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之所以停留在這裡,或許只是想跟他說幾句話而已。

遠處現出了傳教士的身影,他的獵殺行動還在繼續著。我並不關心他到底殺掉了多少人,而只是感覺他有些不可思議,竟然對這樣的生活完全沒有倦意。

或許正是因為他以前平凡的生活過了太久的原因。

司徒無功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裡。也許他根本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了。他很有可能在布完了這個局之後就快逃離了。正如許表做出的選擇一樣,司徒無功或許也只是在做著無用功罷了。因為他看似做出了選擇,看似做出了他應該做的行動,但實際上呢?或許正是他的行動,把我推向了無止盡的死循環裡面。

而我的選擇呢?現在我都懶得去選擇了。這樣的生活我並不喜歡。因為我並不屬於這裡。但是外面的世界呢?那個讓我害怕的結局,也許還會再次重現,而等待著我的,也許只是另一個輪迴而已。

老頭問道:「上次我注意到你飛得很高,那麼你看得有多遠?」

「沒多遠,只是看到了這個世界的地形而已。」

「有多大?」

「臉盆那麼大。」

他輕笑了一聲,「看起來像什麼?我一直感到奇怪,我們這裡到底算個什麼世界?雖然我以前也聽過很多傳言,都非常有意思。」

我這才正視起這個老頭來,他或許根本就不是什麼普通人。只不過現在看來,他確確實實只是一個正在等死的老頭而已。

「什麼傳言?」

「就是一些雜七雜八的。事實上有些記憶是免不了的,畢竟經歷過那麼多事。不過都太過紛亂,我都不想去整理。而裡面聽到最多的就是有關於張良的。也許他們只是無心地說起了這些事情,但我都記了下來。據說這裡是張良的體內?我們根本都是不存在的?他死了這個世界就完了?」

「誰知道呢。」

「如果真的是他的體內的話,那麼真正的地圖看起來是什麼樣子的?是一個人形嗎?又或者只是一個圓形的,就像是一個腹腔,或者心臟之類的?再不然就是混沌,只是在一個意識的空間裡面?我們只存在於他的腦海裡面?」

我不由得一怔,然後回答了他的問題:「像是一個嬰兒。」

他倒也怔住了,「嬰兒?聽起來應該不太可能。因為張良怎麼可能是一個嬰兒呢?他明顯就是一個大人埃而且他也不是女人,在他的體內怎麼可能有一個嬰兒存在呢?」

這次我真正的感覺到了不可思議。這完全說不通。我倒有點想再次飛高看看這土地是不是真的像一個嬰兒。但是我記得清清楚楚,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嬰兒,而且還是那種還沒有出世的胎兒。

我不禁反問他:「說不通?」

「當然說不通。不過還有一些傳言,就是前面那個來過的那個年輕人說的。」

我想了起來,他所說的「年輕人」應該正是黑手。他當然知道一些內幕的,要不然也不會那麼詭異。事實上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從何而來。而現在想來,他最有可能的就是跟羅澤和司徒無功一樣是從外面進來的。

他進來這裡的目的很明顯也是沖著張良來的。

張良會有這麼重要?他們全都費心費力地衝進來,就只為了要讓他再次復活?問題是一個已經死了或者變成了植物人的人,真的要復活清醒過來,根本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而且在他的體內,還有那麼多鬼魂,更加重要的是,還有兩個張良!

是的,一個正是我,還有一個正是剛剛被殺而又沒有死的張良。這正是阻止這具身體蘇醒過來的關鍵。

但為什麼這裡看起來是一個胎兒?

「他說了什麼?」

「張良的一些身世。我猜他也是覺得沒有人說話,所以無聊,就找我說說話兒。反正我也只不過是一個等死人的而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對他有些無語,更加對黑手有些無語。張良的身世,怎麼不跟我說?

我看著老頭。

老頭嘆了一口氣,「可惜沒有茶也沒有酒,要不然我們喝一杯,是不是更加舒心呢?」

還好我早就控制了自己的怒火。所以我並不著急。我在等待著他的下文。

他果然接著說道:「反正身世聽起來挺慘的,事實上,黑手猜測,真正的張良,或許還沒有出生就已經死掉了。聯想到你剛才說這個世界的地圖看起來像是一個還沒有出生的胎兒,我想那種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我緊緊盯著他,試圖找出他說謊的跡像,只不過這老頭顯得如此鎮定,根本就沒看我一眼,而是自顧自地說:「這事情說起來挺古怪的,一個還沒有出生的人就已經死掉了,可是怎麼還能夠長那麼大呢?先不說其他的,什麼靈魂鬼魂之類的都不去說,光說他的身體,既然早就死了,肯定就只是一個胎兒的形態,而且也不可能長大,是不是?」

正是這樣的。這也正是困擾我的問題。如果張良真的早就死掉了,那麼還有後來的張良跟鬼王嗎?還有我嗎?

老頭說道:「那個年輕人說,其實我們看到的,並不一定都是真的。或許張良真的早就死掉了。而你看到的那個胎兒,或許才是他原本真正的身體,至於他後來的身體,或許只是一個幻像?或者是別人的身體?又或者只是一個被創造出來的身體?」

所以說,張良真正的身體,其實只是這個胎兒而已。或許他真正的身體永遠都會保持這樣。而且一直隱藏在現在這具身體裡面。一個早就死掉了的人,靈魂也產生了分裂,於是變成了好幾個張良,一個也許正是我,一個正是剛才明明被殺卻沒死的張良,還有一個變成了鬼王,或許還有一個變成了那個鎮壓我的張良。

一個人有著好幾個分身。也正是因為這個胎兒而已。

感覺裡面這個胎兒像是一個地獄一般,吸收著四散的鬼魂進入這裡,然後在這裡融煉,而最終呢?

我不禁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一輪又一輪的融煉,最終會產生什麼?收割完成之後,這裡最終只會剩下最後一個而已。而最後一個將會集合起所有的異能,他又能去哪裡?這裡明顯是呆不下去的;問題是他到底會去哪裡?

最終,是會產生一個新生的鬼魂,還是一個復活的活人?

我抬頭看著遠方。也許現在正是時機成熟了。現在正在等待著最後的那一個人的出現而已。也許是我,也許是張良,也許只是一個怪物而已。因為集合了那麼多人的記憶和能力,到底會產生什麼誰也說不準。

我看到遠處宅男終於跟張良走在了一起,現在的宅男表現得非常好,他看起來跟張良也相處得比較開心。而在他們的前方,出現了一大批的獨眼龍。

我沖了過去。

那群獨眼龍把他們堵在那裡,宅男顯得有些害怕;而獨眼龍們當然認識那雙眼睛,那雙會放光的眼睛,只要看過一眼就不會忘記的。

他們當然清楚正是這個宅男幹掉了兩隻眼。只不過現在他們已經沒有耐心把宅男拉入伙,而顯然將要採取更加直接的方式,那就是直接幹掉他!

只不過現在張良正和他走在一起,現在倒不是宅男在保護張良,而是張良在保護著宅男。他們的對陣讓我興趣大增。

在這個範圍之內時間慢了下來;正在試圖逃跑的宅男幾乎都變得靜止;張良的行動依然如常;但讓我感到吃驚的是獨眼龍們的動作並沒有慢很多。

而此時,又一股記憶衝進了我的腦海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