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45,另一個地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345,另一個地獄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神經病啊1女護士大聲說道。她顯得非常憤慨,這樣罵著的時候臉上還紅了。

「你怎麼在這裡?」

她大罵道:「還不是因為你1

「因為我?暗戀我?」

「你媽礙…好吧,我是美女,我不能罵人……但是我忍不住!你媽啊!還是因為你,害得我工作都丟了,好不容易在這裡上班,你竟然還來?你為什麼在這裡?1

「我?我家在這邊。」

「你怎麼不去死1

「我只是來看頭,還沒有到死那種程度吧?」

她那氣呼呼的模樣倒是顯得蠻可愛的。

只不過這也只不過是一個記憶裡面的片段而已,只是女護士再次出現了,她好像在我以前的生活裡面有過很大的影響,要不然怎麼可能一而再地出現呢?

大戰一觸即,卻草草地收了場,除了獨眼龍人群裡面爆出了一些音爆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事情生。他們顯然收拾不下張良;張良也拿他們沒有辦法。

而接下來的事情,就有些出我的控制了。既然是融煉,看來我之前說過的那句話還是有道理的,那就是要殺,把所有的能力都集合起來,成為最後一個,那麼就完成了這個融煉的過程。

接下來的事?很簡單,只是殺而已。但引起我注意力的只是陳孤雁而已。有人要對她下手,我不得不救下了她;看來她果然還是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而我又硬不下心腸來放任她不管。

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裡面,她算是最弱小的那一個;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才對她另眼相看。因為在以前,我不正也是最弱小的那一個嗎?只能等待著最後勝出的那一百個人的收割而已。

屠殺還在繼續著,而且正在朝著混亂的局面展著。越來越多的厲害角色冒出了頭,也越來越多的厲害角色死掉。這裡面,有我親手弄死的,比如說一個小孩模樣的傢伙。他雖然看起來比較可愛,但我受不了那種可愛,而且他們還舞刀弄槍的;還有六人裡面的海盜,也被傳教士給弄死了。

而最大的意外,莫過於宅男竟然弄死了六人裡面的扛著鐵錨的傢伙。也是那傢伙活該找死而已,竟然直接從十八層往裡面跳下去,那樣不死才怪。最後還被宅男補了刀。

這些過程,都非常地出人意料。任何人都可能死去,任何人都可能被殺。而這裡面,最最特別的當然就是張良,他被殺了竟然沒有死掉。或許這裡根本就是一個笑話而已。那些人互相爭來爭去,而最終能活到最後的又怎麼可能會是他們呢?

讓我吃驚的是十八層最底下的一個明明老太龍鍾但說話卻像小孩子的傢伙說出的一番話,而我也附和了他的話。可笑的什麼「只能殺三個人」和陳孤雁是關鍵。這些都是些廢話。因為這裡面的人真的是「人」嗎?根本就不是。也許我這麼說只是想保護這個有些可憐的小女孩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想法。

十分鐘之限正是我確呈紙餼齙攪艘桓齠姥哿,雖然他的能力並不出眾,但至少也能給他們增添一些恐懼,讓他們放手去干。

我決定帶著孤孤雁離開這裡,或許讓她跟以前的宅男一樣,遠遠地躲在某個隱蔽的地方,那樣更好一些。帶著她飛離這個十八層高樓,而正當我往更高的地方飛去的時候,忽然整個天空和地面都變樣了。

天地一陣變化,天空之上並沒有什麼雲層,但是開始下起了紅色的小雨,猛然間,天空像是破開了一個巨大的傷口,一股無與倫比的血色瀑布從天而降,狠狠地砸在了我的身上。

好像是這個世界受了重傷一般。不僅僅有這瀑布砸下的衝擊力與粘力,更加可怕的是,我的身體本身就與這個世界有著奇妙的聯繫,既然這個世界受了重傷,我當然也免不了,身體瞬間就虛弱起來,全身的力量幾乎都快要喪失掉,我無力地往下落去。巨大的瀑布不斷沖刷著身體,加快著我的下落。

是的,我根本就與這個世界有著奇妙的聯繫。因為我已經幹掉了那個本體。現在的我,就處在本體的地位。除了這個無法言喻的世界之外,此時我還能感覺到與我有聯繫的那些人,那是一個又一個無情的傢伙。他們好像隨時都在等待著我的召喚一般。

但他們並不是非常強力的打手。事實上我都有點懷疑他們是不是只是送人頭的。

我無力地倒在地上,地上早就有粘稠的大量血液,幾乎成了湖,而且最後我還轉身,把自己墊在了陳孤雁的身下,這才讓她免於一死。我有些無力,想掙扎著站起來,但折斷的翅膀卻張不起來,虛弱的身體也倒了下去。這個世界受傷了,所以我也受了重傷。我幾乎可以想象到,肯定是外面有哪個傢伙狠狠地捅了這具身體一刀。

哪個傢伙竟然如此不要臉。而我現在也終於明白了,如果我不徹底掌握這具身體,不真正的蘇醒過來的話,或許等待著我的,也許就是致命的下一刀!

正這時,身體一陣劇痛,差點還被擊退一步。一顆殺傷力巨大的子彈正擊在我的臉前。不知道隱藏在何處的陰險的狙擊手竟然在這個時候選擇偷襲我。要是在平常,這樣的子彈並沒有多大的殺傷力;但現在我不僅受了重傷,而且身體還處在非常虛弱的時候,所以這殺傷力就成倍增加。

那些遠處冒出來的傢伙終於開始行動了。他們像是一群惡狼,現了虛弱的老虎,開始露出了他們可怕的獠牙,正要對著我撲來;陳孤雁滿身都是鮮紅的血液,大叫著,但是她的叫聲起初淹沒在了剛才那一槍的槍聲裡面。剛才那顆子彈比聲音快多了。

她張開了雙臂,擋在了我的身前,看樣子想要為我擋下一顆子彈。

但是她什麼都擋不祝

她擋不住子彈,更加擋不住那些惡狼,當然,還有惡狼中最兇狠的傳教士。

傳教士忽然出現在了我們的身旁。這傢伙張開的肉翼可以加快他的度而且也讓他的身法更加靈活,他就像是一隻無處不在的幽靈一般,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出現。我有點後悔當初沒有第一時間就幹掉他。他狠狠地一拳擊在我的身上,我幾乎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我想反擊,但我的反擊與平常的力道根本就微不足道。他的下一擊,把我遠遠地擊退。我的身體血液中翻滾而出。

但我不會輸,我也不可能輸的。張良都可以不死,我怎麼可能會被這些人幹掉呢?

我掙扎著要站起來,雖然有些搖晃,但這足以支撐住我的身體。那些惡狼在瘋狂地叫著,至於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我聽不清楚,耳朵已經有些聽不清了。張開眼睛,也只能看到眼前血紅的一片。在這片血紅中,傳教士抓住了陳孤雁。

他竟然沒有第一時間選擇幹掉我;而是選擇幹掉她。這讓我有些想不明白;但他確實是這麼做的,他的手掌狠狠地擊下;宅男沖得非常快,現在他已經不再是那個沒用的宅男,因為他之前已經因為運氣好而幹掉了那六兄弟之中的扛著鐵錨的傢伙,所以他現在的力量,幾乎都可以跟傳教士單挑,他沖的方向正是傳教士那邊,但我注意到他對我的仇恨。

他終於要爆了。或許他真正恨的只是我而已,他或許只是想幹掉我而已。只不過我現在卻希望他能救下陳孤雁。

時間好像忽然慢了下來。傳教士的手掌離陳孤雁的頭頂只有一兩厘米,很多衝過來的也開始變慢了起來;連宅男的度也變慢了,他看起來像是平常跑步的度。

一段又一段的波紋在空氣中向我襲來。張良也起了衝鋒。在這個時候,他終於再次動起了他的能力。

又一段奇怪的記憶在腦海中復甦。

年輕人輕輕走到一個茫然的鬼魂面前,忽然說道:「我見過他。」

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說道:「他是賣醬油的,好像是兩夫妻,一起看著一家醬油鋪子。」

那個鬼魂茫然地走在眾多的鬼魂裡面,忽然他好像全身都顫抖了一下,然後緊緊盯著其中一個的一個女鬼。這兩個鬼魂都很奇特。因為一個沒有左眼,一個沒有右眼。

那個女鬼顯然也現了他,兩個鬼魂就這麼自然而又茫然地走在了一起,只是互相看看,並沒有說話,緊緊地走在一起,茫然地看著眼前這個世界。

年輕人說道:「我們要不要叫醒他們?看來他們就是那對夫妻了。」

女孩說道:「叫醒他們嗎……大部分人都死了,他們的人生就這麼完了……我們又能叫醒誰呢?你有沒有辦法?」

她轉頭看著我。

兩個人都看著我。

除了這些還沒有清醒的鬼魂之外,在遠處忽然還冒出了一個明顯已經覺醒的鬼魂,他正在四處吞噬著鬼魂。只不過他忽然注意到了我們,馬上飛快地逃掉。

年輕人說:「這些人本不應該死的。」

「也許他們還有將來的人生。」

我張開了雙手,一股吸力從身體裡面產生。不斷地吸引著遠處的鬼魂過來,然後一個又一個地鑽入了身體裡面。他們兩人怔怔地看著,然後他們一步一步地後退,年輕人深深地吸氣,「你的身體里,有另一個地獄1

「或者說,是另一個世界?只不過,我的身體裡面,也有一個惡鬼,誰知道他會在什麼時候冒出來,把這些人或者鬼魂全部吞噬呢?不過你們說得對,他們還有將來的人生。我只希望他們也能幫我鎮壓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