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46,看到了輪迴
小說:| 作者:| 類別:

346,看到了輪迴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傳教士的眼中閃著寒光。我忽然明白了,他並不是受到張良異能的影響,而是故意在戲耍他們的。

果然,就在張良衝出而且自以為可以救下陳孤雁的時候,傳教士的手狠狠地下擊。他根本就沒有受到張良的影響,在一擊得手之後,迅地逃離。

幾乎所有人都驚呆了。我可以矇騙很多人,但我矇騙不了傳教士。那小子不知道是不是瘋了還是根本就識破了我的謊言,陳孤雁根本就與衝出這個世界無關,她只是一個可憐的小女孩而已。一個我有些不忍心下手的小女孩而已,而他卻給了我狠狠地一擊。似乎我所要堅持的一切,他都會狠狠地擊碎。

而他並不對我趕盡殺絕,在做完這件事情之後,馬上就逃離,一種事不關己的意思。

宅男依然在衝鋒。他原本沖向的是傳教士那個方向,但是忽然他就轉了向,向我衝過來。在我的逼迫之下,之前他幹掉了兩隻眼;而現在他終於有能力幹掉我了。

所以他毫不猶豫地選擇現在幹掉我。我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他深埋在內心面的瘋狂與仇恨。我有些不能理解他的想法。要不是我,他早就已經死了;但他並沒有感恩,而是一直都仇視著我。

現在,他衝到了我的面前,從鐵錨男那裡得到的能力,使得他的雙手可以變成長刀,閃動著金屬的寒芒,狠狠地對我刺過來。

這個被我一手帶出來的異能者,展現出了他無與倫比的勇氣和一往無前的衝勁。我只能勉強招架。雙刀擊在我的手爪之上,我被這反震力幾乎震得要吐出血來;然後我就滾了出去,他緊緊地跟上,雙刀不要命般地往我的身上招呼。

我們之間並沒有言語。在這個時候根本也不需要言語就能夠溝通得了。他真的要殺我,真的要我死。

他已經殺掉了兩個,現在我要成為第三個。

我這虛弱的身體根本就抵擋不住他。最終,他的雙刀狠狠地刺入了我的胸膛。我幾乎聽到了心臟的跳動在那一瞬間快地跳動幾下,然後變得無力,越來越慢;他的動作也在這一瞬間停頓了一下,雙眼緊緊盯著我。他似乎在欣賞著我的無力。

就這樣要死了嗎?

我不知道。

只是眼前慢慢陷入了黑暗之中,好像又回到了原來被鎮壓的地方。身體不斷受著刀子的刺殺,而我卻感到越來越重的麻木感。我試著伸出手,沒有觸碰到任何東西。眼前終於完全黑暗了。而我好像被什麼吸引著,那股力量把我往黑暗的深處拉去。

無邊無際的黑暗,聽不到任何的聲音,也看不見任何的景物。這場景實在太過熟悉了。只不過並沒有捆住我的鐵鏈而已。

想不到再次回到了這裡。

我有些沮喪。或許只是因為我對某些人太過仁慈了?要不然怎麼我會再次回到了這裡呢?若不是宅男的話,我怎麼可能被回到這裡?我早就應該幹掉他的。

只是沒有如果。

不過我始終相信一點,那就是我最終將會衝出去的。茫然地走在這黑暗裡面,沒有任何的東西能阻礙到我。事實上這裡除了黑暗的虛空之外別無他物。

這無盡的黑暗虛空感覺裡面就有些像籠罩著城市四周的迷霧一般,根本就走不出去。又或者說我現在就正是在那股迷霧裡面?

時間在不斷地過去,或者在這裡根本就沒有時間這個概念?我始終認定一個方向走過去。我忽然想起了一點,在黑暗的環境裡面,或許我始終都在轉著圈,因為兩條腿不可能一樣長。只是到底是左腿長一點一定要是右腿長一點呢?我不清楚,現在的我也根本就無從比較。或許是右腿長一點,所以我決定對我的路線作出一點修正。

那就是走一段距離之後就往右轉一點,或許這樣就讓我保持著一個大概的直線往前的路程。

我對這一點保持著極高的熱情,因為在這裡根本就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消滅掉時間這個可惡的怪物。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也許是一天或者兩天,又或者是一年再或者兩年。我都沒有走出這股黑暗,只不過忽然,我看到前面似乎有一股微光,好像是一個無形的壁壘出現了裂縫,所以我往那邊跑過去。這看起來只是一面鏡子而已,鏡子裡面我看到了我自己的模樣,一個惡魔的身影;而在鏡子的那一邊,或許就是另一個世界。

鏡子已經出現了裂縫,也許我只要打破它,就能衝出這無邊的黑暗。因為微光正是多裂逢中傳出來的。

我一擊擊在了這鏡子上面,它無聲的碎裂。然後我感覺我整個身體都在變大著,一股無法明狀的眩暈在我的腦海裡面徘徊著,眼前忽然而至的光亮讓我反應不及。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到身體被一股巨力往上擊飛而去。在上升的過程中,我終於看清了,在我的下方,有一個跟我差不多的惡魔正不斷上升,他看起來要追殺我。他是一個獨眼的傢伙,那個瞎了的眼睛看起來只是裝了一個假眼而已;他的身後也跟我一樣有著一對大翅膀;而他的身體外圍,有一個惡魔的虛影正包圍著他。

而在更下面,我看到了無數飛起的地面碎塊,它們都靜止在空氣當中。地面上一個巨大的坑在形成,坑裡缺少的地面正是那些空氣當中的碎塊,坑裡面有很多的獨眼龍正向著一個方向擊,他們在靜止的碎塊裡面穿行;而且我還看到了張良,他正看向一個方向,那個方向正是在坑裡面。我看過去,看到了一個洞口。

這場景何其熟悉!

我忽然明白了過來,這就是那個死結,這就是那個死循環,這就是那個輪迴。

張良開始往那個洞口進,他的度並不快,在無數的碎塊裡面不斷穿行著。我幾乎可以想象到,他進入了那個洞口,然後遇到了那個蒼老的許表,再然後,他被鎮壓……

我明白了過來,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只是我們兩個人的時空完全重疊了,所以他逃不了,我也逃不了。

我跟他根本就是同一個人。之所以這具身體無法蘇醒,就是因為我們這同一個人出現在了這同一個時空之內。這就是最大的衝突。

我應該怎麼辦?

我感覺到了內心深深的恐懼。如果他真的順利衝進了那個洞口,他真的遇到了那個許表,他真的跟著許表沿著通道往前爬,然後出了這個世界,再然後呢?他會被張良他們抓住,然後被鎮壓在這個世界裡面我,然後成為了我;或許許久之後,這裡也會產生一個張良,然後再跟那個成為我的張良進行著這個死循環。

而我呢?在他進入那個洞穴之後,我會生什麼事?

或許這就是我的末日?因為他已經進入了循環裡面,而我怎麼可能活下來呢?我的末日,並不是這個世界的末日;而只是另一個循環的開始而已。

我想衝下去阻止張良,但是我做不到。下面的那個惡魔的力量實在太大了,現在他剛才的那一拳的衝擊力還在起著作用,我不斷往上飛去。我努力地扇動著翅膀想阻止這股衝擊力。但是已經遲了,因為張良已經進入了那個洞穴裡面。

頓時,整個世界都變得不同了。

他的異能並沒有終擊,時間似乎還是在停止的狀態;又或者他根本就不必終結異能,因為隨著他的離開,這個世界已經脫離了時間的控制。無數的記憶隨著他進入那個洞穴而向我的腦海衝擊而來。

我想起了蒙蒙,也就是那個叫羅澤的傢伙,他號稱是一個重生者,是為了拯救我而來,可笑的是,他連他自己都拯救不了,但是我不能否認他的努力,因為他死了,或者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我期待著跟他再次見面,只是何時才能見面呢?誰知道呢,或許永遠都見不到了,因為在這個世界,時間已經脫離了控制;我想起了女漢子,那個上一輪的收割日喜歡羅澤的女孩子,但是她最終跳樓而死,而在這一輪,或許是喜歡上了夏小心?而以為夏小心被張良所殺,所以選擇捅了張良一刀?或許正是那一刀引了天空的流血,然後引了收割日之前屠殺狂歡。

我想起了李紫,她總是那麼清冷。而記憶只是停留在上一輪收割日而已,蒙蒙說她會成為我的老婆,但是她最終死了;司徒無功把她當成鑰匙,因為隨著蒙蒙的記憶不斷減少,司徒無功得到蒙蒙的記憶不斷增多,最終司徒無功或者說司徒不斷向著蒙蒙轉變著,他害怕他會不忍對著張良下手,所以就選擇李紫成為了他的鑰匙,或許,真正的司徒無功一直都暗戀著李紫吧?或許在以前那個外面的世界裡面,司徒無功真的跟李紫有過一腿?因為在這個世界,李紫只是一個虛構的人物而已,雖然在這一輪裡面李紫覺醒了,但誰又能說她真的是一個真實的靈魂呢?司徒無功離開了,他一開始只是想吞噬掉我而已;但是他現了兩個我的存在,所以他放棄了,把目標轉為蒙蒙,因為蒙蒙手裡也擁有著強大的力量。他成功了。

因為我想起蒙蒙和司徒無功都離開了,他們或許真的合而為一,成為了一個新的司徒或者羅澤,再或者其他們。他們兩個或許就像是司徒無功融合了一個鬼王一般的存在吧?如果我真的有機會衝出這個世界,或許我能見識到那個新的司徒無功或者蒙蒙。

我想起了大老二和兩個蛋蛋。他們是收割者中的另類,他們並不直接受著本體的支配。大老二幻想著在這個世界稱王稱霸,但最終在這一輪裡面,卻甘願做著老甑睦習澹滿心歡喜地在賣著包子。或許他真正想要的只是平凡而真實的生活而已。他們並不是天生作為收割者而存在的,或許他們原本都只是平凡的普通人而已,他們只不過在a市大毀滅中死亡中的三個小小的凡人而已,他們被張良收進了體內這個小世界裡面,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被張良安排或者是被前任本體安排,而成為了三個另類的收割者?但他們在這個世界裡面,始終都不是普通人,因為他們是收割者的另類,他們選擇站在了張良的那一邊,也就是站在了我這一邊,但是我親手殺死了一個蛋蛋,當初還想他只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孩而已。

我想起了張志偉、空道八、劉玉玲,他們原本都只是三個不起眼的普通人而已,但是在這一輪裡面,他們變成了覺醒者,或許正是因為他們跟我走得太近的原因。只不過等待著他們的結局呢?空道八已經代替我死掉了,而張志偉和劉玉玲呢?誰知道他們的結局會是怎麼樣的呢?

我想起了史易陀,那個傢伙跟大老二和蛋蛋一樣,選擇了張良,他們一直都在支持著張良,雖然看起來他們能力有限,但他們一直都在。

還有老鼠公雞他們。我忽然現,原來我之所以陷入被鎮壓的局面,正是拜他們所賜,因為他們就是一直跟在張良身邊的那幾個人,而隨著我跟著許表衝出這個小世界,也正是他們親手把我鎮壓的。但他們是敵人嗎?或許這麼說也太過份了。因為他們是我的朋友。我怎麼面對他們?而如果他們知道真相又怎麼面對我?

我更加想起了正從下面向我衝來的二皮臉。從上一輪開始,他一直就是一個狠角色。而在這一輪,他更加狠,竟然得到了余帥的那隻假眼,從而跟我一樣,擁有著飛行的能力,而且現在實力的強大,遠遠出了其他人。而記憶裡面,他一直都在身旁支持著我,我也一直把他當成朋友。

只是,他現在會認我這個朋友嗎?

是誰說過,如果我的朋友要殺掉我,我該怎麼做?是黑手嗎?還是那個已經被何衝殺死的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