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49,避難所 
小說:| 作者:| 類別:

349,避難所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好幾百個公雞的到來,快地融入了巨人的身體裡面,於是巨人的身體再次拔高起來。 原本變得只有十幾米的巨人,竟然在短時間之內就達到了三十多米高度,竟然跟這十八層建築差不多高。

我站在這尖細的樓頂之上,看著那張巨大的臉,只能選擇再退。

還好這建築的造型實在奇特,巨人不能抱住;不過巨人再次抱拳,狠狠地砸了下來。這次拳頭直接從天而降,往這樓頂砸落。入口終於被砸碎,但高樓主體並沒有破碎。地面狂震,遠處無數的地面碎塊向上飛起,無數的根狀的東西卷了起來。那些根狀的玩意兒離得很遠,彷彿只是末稍。但那力量也足夠巨大。

它們在空氣之中揮舞著,那些懸浮著的碎塊被它們擊中,立時四處亂飛起來。

雖然離得極遠,但碎塊的度卻奇快,這整個城市在這個時候變成了槍林彈雨。在這種時間異能的狀態裡面,碎塊的破壞力是極大的,很多人根本就躲不及,如果只是被小型的碎塊砸中,那還算是好的,大不了也就是吐口血罷了;而如果是被巨大的碎塊砸中,那就不是那麼好玩的了,雖然有時間異能的延遲作用,但依然免不了當場就粉身碎骨。

沒有慘叫聲,因為在這種狀態裡面根本就傳不出聲音。

只是在這種寂靜之中,我看到有好幾個人就變得粉身碎骨,他們的身體的骨頭繼續飛向四處,襲擊著其他人。

我躲在這十八層高樓的背面,不過這碎塊是從四面八方襲來的,我依然躲不過,我只能背靠著牆面,儘力抵擋著。

我的身體慢慢融入了牆裡,這讓我好受了一些。雖然我很不習慣眼前的黑暗。

牆面傳來了撞擊聲。在這裡我終於聽到了聲音。

迅地後退,然後眼前就明亮了起來。最底層依然燃著火把,小猴子坐在那裡,看起來有些無所是事,又有些像以前那個在樓頂等死的老頭。

「死了沒有啊?1他抬頭問了一聲。

我飛落下去,看著他,然後我也坐了下來。

「看來快要死了。」我淡淡地對他說。

他卻怔怔地看著我,然後甩了甩頭,再然後點了點頭。

「沒有茶嗎?」我問他。

「茶?有啊,你自己去那些房間裡面找找吧,總會找到的。」他根本就懶得起來。

對於他一直呆在這最底層我有點好奇,如果他想舒服一點的話,明顯可以留在上面幾層的房間裡面的。但是他沒有那麼做,而是好像一直都留在這最下面。

我一步一步往第十七層走去,推開了一個房間的門,果然看到桌上茶壺。這房間裡面還有一些簡單的傢具。

在牆角還找到了開水瓶,裡面的水還是熱的。

把茶葉放進了壺裡面,倒上了開水,正這時,傳來了轟然的響聲,整棟樓都搖晃起來。很明顯巨人再次動了攻擊。

更加讓我感到有些驚心的是,剛才好像這棟樓都被壓低了一些。我有點懷疑巨人是不是要把這棟樓給釘到地下去?

這一次的收割日與上一輪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點,那就是這一輪裡面,這棟地下的高樓拔地而起。

而現在,看樣子又要再次被釘下去。

我坐在桌旁。既然暫時根本就打不過巨人,那麼就只能等了。他的力量也不是無限的。而且現在看來巨人好像已經有些喪失掉理智了。

我只能靜靜的等。只是不知道二皮臉他們到底怎麼樣了。

等了半晌,讓我奇怪的是預想中的震動並沒有再次傳來。或許巨人已經放棄掉攻擊這裡了。

而這時從牆裡面走出來一個狼狽的老頭,正是鍾老鬼,他的身上帶著傷,他跌跌撞撞地從牆裡面跑出來,差點就滾到了地上,然後猛然爬起,手中緊緊握著刀。

現在他身體的那團血線已經顯得有些暗淡。

我靜靜地坐著,翻起了桌上放著的那幾個茶杯中的兩個,問他:「喝茶?」

他一怔,神情依然有些恐懼的神色,不過收起了刀,慢慢地走過來,坐下,然後再回過了一下神,撕下了一塊衣服,纏住了左手的傷處。

倒了兩杯茶,一杯移到了他的面前,一杯放在我自己面前。我端起喝了一小口,這茶顯然是普通貨色,不算好喝,但也不會太差,還算入得口。

他喝了一口茶,重重地呼出了一口長氣,說道:「事情還沒有完。」

「嗯?」

「我說事情還沒有完。」

「怎麼說?」

「看起來大家都要死了。誰都不會是外面那個變態的對手;但是,在這裡至少我們還是安全的。現在的他並不算是這個世界的人,他只是這身體的疾病而已。」

我當然有些明白。

所以我問他:「所以?」

「所以事情還沒有完。在這裡我們還有通往外面的門。」

事實上確實是這樣的。我可以想象到,外面的那些傢伙如果沒有死的話,最終都會逃進這裡的,而這裡,也就將會成為最後的決戰之地。

逃離?是的,大家都要逃離。因為不逃出去的話,就只能被公雞滅殺。但是怎麼對付公雞呢?也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辦法。

我沉默下來。事實上我對於鍾老鬼到底有什麼打算並不是很關心。現在的他好像完全沒有了以前的銳氣,顯得意志消沉了下來。而且他現在看樣子也完全沒有了跟我對抗的決心。

我倒有些期待他們是不是會聯合在一起,去對付公雞;但顯然那是不現實的。

下面傳來了響動,一個聲音大聲罵道:「他媽的,那到底是什麼怪物1

聽不出來是誰。

不過馬上我就聽到了啤酒兄的聲音:「好像是張良的一個朋友,可以無限複製。」

不過馬上情況就變得複雜了起來,因為又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你他媽的真的要拚命?1

聽聲音倒有點像何沖。

傳來了打鬥聲。看樣子是啤酒兄再次跟何沖對上了。還有他們兩個人的呼喝聲。他們應該是在最底層干架,現在兩人都沒有了異能,也不知道到底哪個人更狠一點。

我本來想出去看看,只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與其去看打架,還不如坐在這裡靜靜地喝茶。

鍾老鬼再次呼出了一口氣,說道:「我一直都有些不太明白你到底是誰,你是鬼王還是張良還是另外一個人?」

「或許我就是張良。再說了,鬼王不正是張良嗎?」

他一怔,然後回過神來問:「那個張良呢?」

那個嗎?他已經走了,走進了輪迴裡面,變成了我。只是我有必要跟他說明嗎?想了想,我還是決定跟他說明比較好。

不過我有一個問題想先問他,那就是:「你又是誰呢?」

「我原本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老頭而已,只是覺醒了記憶。」

我點了點頭,「那個張良走進了輪迴,他將會變成我。」

他瞪大著眼睛盯著我。

我繼續對他說:「事實上我到底是怎麼來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知道,我走進了輪迴,走出了這個世界,不過只是一個小小的鬼魂而已,但是被張良和他的朋友,也就是十二生肖鎮壓在他的身體裡面。你剛才不久前要追殺的那個張良正是走入輪迴前的我而已。」

他忽然笑了起來。或許他根本就不相信這是真的。因為在同一個時空裡面,怎麼可能有兩個不同時空的人存在呢?這完全不合邏輯。但在這個世界裡面,或許根本就沒有邏輯那個詞。

「然後你又會走去哪裡呢?因為看樣子那個小輪迴已經結束了。意思就是,你會死,或者,真正的復活?」

「誰知道呢?或許誰也無法真正的衝出這裡?」

「真正沖不破的,只是命運而已。」

他好像忽然之間就喪失了力量,原本就是老頭的模樣變得更加老態起來。他有些失魂落魄地站了起來,往門外走去,說道:「太悶了,不如去看年輕人打架吧……」

他走到了門口,然後就再也邁不動腳步,因為他的身體裡面已經透出了一把刀子。一個傢伙忽然出現,要了他的命。

正是劉玉玲。她緩緩地拔出了刀子,鍾老鬼倒地,身體依然在輕微地顫動著,他身上的那團血線正在變淡,而劉玉玲身上卻在顯現出那團血線來。

她靜靜地看著我,然後轉身離開了這個房間。

我怔怔地看著倒在門口的鐘老鬼。這傢伙一直以來都很強勢,而在得知其實在這個時空裡面有兩個我之後,他就似乎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勇氣。

以他的能力,應該本來不至於就這麼一刀給了結的;但是他似乎根本就放棄了抵抗。

我靜靜地坐在這裡喝著茶。這裡面越來越熱鬧起來,上面腳來腳步聲;而下面也有呼喝聲,也有打鬥聲,還有慘叫聲。

也不知道誰殺死了誰,也不知道誰得到了誰的異能。

那些事情好像都已經與我無關。我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些很久遠的事情,或許那真的生過,或許只是我的想象。在那段記憶裡面,人們很平和地生活著,有小打小鬧,但是沒有真正的仇恨。在那個小城裡面,有很多可愛的人,雖然絕大部分我不認識,都只是一面之緣或者只是街上的小攤小販而已;但他們卻是那麼的真實。我似乎還看到了鍾老鬼正在街邊的草地上坐著,顯得有些無聊,在他的身旁有一個老太婆,看樣子他們的日子過得不錯。

也許那只是我想象出來的。

不過我知道那個城市叫a市。不管它曾經是美好的,還是醜陋的,還是平凡的,還是渺小的,最終,它都經歷了一場大毀滅或者說大瘟疫,然後裡面的人幾乎全死了,只剩下了滿地鬼魂。於是我把他們收進了體內,繼續他們的生活,或者滿足自己內心面對它的美好回憶?

只不過,在這個複製的世界裡面,它看起來只不過是醜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