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50,一層之隔
小說:| 作者:| 類別:

350,一層之隔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在外面有公雞的巨人在那裡守著,估計誰出去都只不過是一個死而已,或許巨人還可以把他們吸收進自己的身體裡面,從而增強力量。而在這個避難所裡面,暫時是安全的。

門口倒著鍾老鬼的屍體,劉玉玲什麼話都沒有說就只殺了一個人然後轉身離開。

我也顯得有些無聊起來。在這個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因為門是在最底層的,那就是一個希望之門。而在這十八層高樓的外面,卻要變成了公雞的地盤,沒有哪個人有勇氣再出去。

強大如二皮臉都被巨人一招打得生死不知,更不要說其他人了。哪怕這裡真的有一個傢伙活到了最後,身上集齊了所有的異能,估計都不可能是公雞的對手。

我走了出去,站在門口。剛好旁邊就有兩個獨眼龍,看到我出來,他們吃了一驚,然後閃身到了一邊,一邊偷偷地打量著我,一邊再轉頭看看劉玉玲。不過看得出來他們對於劉玉玲並沒有多大的怨恨,因為現在他們身上的血線指著的方向正是劉玉玲。只要有這血誓在,劉玉玲就不能對他們出死手。

所以他們反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而且還一邊偷偷地往劉玉玲靠近過去。

劉玉玲也站在這十七層。在他的五步之外站著另外兩個獨眼龍,那兩人身上七零八落的,看樣子受了一些傷。

這一層環形的走廊裡面,放眼望過去,包括我至少有十人。有些人的表情還有些餘悸,而像那兩個獨眼龍,臉上卻顯得比較輕鬆。我有些不能理解他們為什麼會有那樣的表情。

我還注意到有兩個傢伙手裡是拿著衝鋒槍的,在現在這個場所裡面,衝鋒槍顯然是有比較大的優勢的,因為這可以對改那些傢伙。

最底層的人比較多,除了小猴子,和正扭打在一塊的何沖和啤酒兄,竟然還有十二個人。總共十五個,他們的形勢比較尷尬。因為現在他們並沒有異能,他們顯然想衝上來,但我們這十七層的那兩個拿著衝鋒槍的傢伙卻緊緊地盯著。一個傢伙剛剛邁出了一步,子彈就射了出去。

這並不是警告,而是真正的見生死。這些傢伙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是心慈手腮以三連發,三顆子彈射擊過去,那個可憐的傢伙,也只不過是邁了一步而已,就中槍飆血倒在地上,慘叫也只來得及半身,又一顆子彈射擊過去,剛好射中了他的喉嚨,於是那傢伙的慘叫聲馬上停止,不同的是喉嚨一個又一個的血泡往外冒著,眼看馬上就要不活了。

「誰也不準上來!誰上來誰死1一個槍手大聲說道。

只不過一層之隔,現在卻成了天地之隔。在底層,那些就全是凡人;而在上層,卻都成了神。

局勢有些緊張。特別是底層的那些傢伙,雖然現在有打架可以看,但他們全都沒有心思看打架,而是抬頭看著上層的這些傢伙,特別是那兩個槍手。

何沖和啤酒兄完全沒有被這種局勢影響到。這兩個傢伙現在正在進行著生死斗。要說異能的話,何沖顯然比啤酒兄更厲害;但現在他們兩個都只是凡人而已,何沖就不可能是啤酒兄的對手了。要知道啤酒兄以前怎麼也是混子,打架從來就不要命的;而且在上一輪的收割日裡面,也活到了最後。

我出來剛三十秒不到,啤酒兄就把何衝壓到了身下,一把短刀頂在了何沖的胸前;何沖兩手死死地頂住啤酒兄的手腕;兩人的臉都變形了,變得猙獰可怕,我幾乎可以看到他們臉上那突起的血管正在不斷跳動著;汗水不住從他們的臉上滑落,啤酒兄的汗水正好滴到了何沖的眼睛里,這讓何沖異常難受。

「你真要我死?」何沖大聲叫道。彷彿這一叫就有了力量一般,竟然把刀子頂起了兩分。

「死1啤酒兄大喝一聲,幾乎全身的力量都壓上過去。

刀子一分一分下沉。

這比任何快刀都要來得刺激也要來得精彩,更加來得折磨人。看著那刀子一分一分下沉。先是壓住了何沖的衣服,然後壓到了皮膚,微微陷下;再然後,刀鋒終於刺了進去,血水輕微地冒了出來,先濕了衣服,我幾乎可以看到有血絲往刀刃上面爬去;刀子再下沉一分,血水就變得更多;而何沖的臉先是如何惡鬼;再然後就現出了絕望的死光,眼睛都在睜大著,腳都在不斷地蹬著,不過沒有一點作用,因為啤酒兄已經下定了決心,已經壓上了他全身的力量。他們兩個人的四隻手像是鐵臂一般,姿勢竟然沒有任何的變化,不同的只是啤酒兄的身體在慢慢前傾和下壓。

再然後何沖徹底絕望了,此時血水已經從他的身體上面流到了地上,沿著他的身體不住爬去;他終於放棄了任何的抵抗,刀子順利壓了下去。何沖的雙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並沒有看啤酒兄的臉,而只是看著上面,上面只是頂而已,他看不到天。

這裡也沒有天。

啤酒兄重重地喘著氣,然後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倒顯得有些失魂落魄的。沒有欣喜也沒有激動,然後坐到了地上,獃獃地出神,顯示出現在的他很無力。

很多人都不禁鬆了一口氣。

我怔怔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現在這些傢伙,該怎麼辦呢?

而抬頭,卻看到樓上還有幾人,那幾個傢伙也顯得有些發獃的模樣。他們至少比最底層的好,因為他們在上面,那就異能。

「你們想怎麼樣?」樓下一個獨眼龍大聲問。

兩個槍手都不禁在抹著汗。

他們現在顯然也注意到了,很多人都在注意著他們兩個。不僅樓下的,就連這同一層樓和樓上的,都在盯著他們。現在就看他們的反應了。剛才被他們殺了一個,那並不要緊。因為樓下還有那麼多;但如果他們再多殺幾個,那就不行了。因為只要殺得夠多,他們的能力就越強大。

顯然,大傢伙都不會答應。

劉玉玲旁邊的那四個獨眼龍就第一個不答應。他們當中一個說道:「怎麼,你們要幾槍掃射過去,把他們全都殺死嗎?嘿嘿,你們想得也太美了一點吧?」

樓下的那個獨眼龍大聲說:「李福,你告訴那兩個傢伙,如果他們敢對我動手的話,馬上就殺了他們!畢竟我們守護者都是兄弟。我們是立過血誓的1

剛才說話的那個獨眼龍顯然就是李福,那傢伙說道:「慢來!如果我沒有猜錯,在那下面血誓應該都是無效的。誰是你兄弟?***1

樓下的那幾個獨眼龍臉都綠了。看得出來他們恨不得馬上就衝上來跟李福幹起來。

但他們不敢動。

一個槍手說道:「怎麼?分配么?一人一個先射殺過去?還是怎麼樣?」

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他們顯然不想放過;但吃獨食,他們想倒是想,但萬萬不敢去做。

我對他們有些無語。要殺就殺,不殺就不殺。又有什麼要緊的呢?時間越拖下去對他們就越不利而已。

而有些人現在正在盯著我。可以看得出來,他們還是很怕我的。畢竟現在論單體的實力,我是最強大的,或許他們加起來可能都不是我的對手。但我現在對於他們的這些爭鬥實在沒有任何的想法。在記憶回歸了之後,我發現我依然只是我而已,與之前的我並沒有任何的改變。

或許只是力量有一些改變?

但在這個虛幻的世界裡面,力量什麼的,也只不過是浮雲罷了。

我一步一步往樓梯走去。

許久沒有人說話,這讓場面安靜了下來。小猴子卻忽然笑出了聲。沒有人去問他到底在笑什麼。事實上根本就不需要去問。因為這個場面實在好笑。

走到了樓梯上,然後一步一步往上走去。也許這個時候應該走到頂上去看看那巨人到底怎麼樣了。而外面又變成了什麼模樣。

我並沒有理會他們到底是分配還是怎麼樣。說實話那些都與我並沒有多大的關係。除了啤酒兄等幾個朋友之外。不過啤酒兄會把我當成朋友嗎?

在這裡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朋友而已。因為他們只會把我當成最終的目標。他們一直都只是想殺死我而已。

而此時,兩聲慘叫接連響起。我也有些好奇,轉頭看過去,正看到那兩個槍手被一個傢伙捅了一刀。每人一刀,乾淨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長刀先是捅了一個槍手,然後抽出再捅入另一個傢伙的後背。動作毫不拖泥帶水;而他也只不過是一個看模樣很普通的獨眼龍而已。

我並沒有看清他到底是怎麼出現在那兩個槍手的身後的;不過從另外一些人的反應來看,我猜了出來。因為一些人正警惕地轉頭看著身後的牆壁。

那傢伙應該正是從牆裡面衝出來,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兩個槍手幹掉。

樓下正在幾個傢伙反應過來,向樓梯跑過去;但那個獨眼龍的反應極為迅速,抓起了兩把槍,對著那幾個傢伙就掃射過去。

頓時響起了幾聲慘叫聲。那幾個想逃跑的傢伙全都倒了下去。

「你敢1很多人坐不住了,他們都往那個獨眼龍衝過去。

我怔了怔,然後繼續往上走去。

這下面空氣太悶了,而且滿是血腥氣。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