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51,牆裡牆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351,牆裡牆外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不管我是強力的殭屍兄還是不給力的張良,現在這種場面對於我來講都沒有多少關係。我不關心他們當中到底誰活到最後;然後再妄想來幹掉我;我也不關心他們到底心面在思考著什麼。

我只是感到一陣又一陣的空虛。在這個世界,完全沒有情義;哪怕原本存在過,比如說我曾經有一些朋友,史易陀、刀疤、啤酒兄、大老二、蒙蒙等等,而現在他們呢?蒙蒙消失了,刀疤等人死掉了,而剩下的那些人呢?他們現在只是一心要我死而已。

如果這裡真的是為了某個人的復活而準備的,那麼只能說也太絕情了一些。如果並不是一個死循環的話,那麼復活的那個人又會變成什麼樣呢?只不過是一個孤家寡人罷了。這裡只是一個定向培養出一個孤僻、不信任任何人、冷血的傢伙而已。

那樣的一個傢伙復活出去,又有什麼用呢?

我感到了無盡的迷茫。不知道到底是誰才會設下這樣的局來。原本這裡是一個死循環,只不過現在另一個我已經離開了,他去了開啟另一個循環,又或者根本就不再會有什麼循環了。

以張良的性格來講,他應該不會無聊到設這麼一個局,把他自己變成那無情無性的冷血惡魔。那麼又會是誰呢?

司徒無功顯然也不可能,他如果真是最初的那個設局的人的話,他就不應該再進來的,而且他自己以前都陷了進來;蒙蒙當然也不可能,他只是一心要復活我而已。

那麼誰還有這樣的能力呢?

一步一步往上面走去。這個世界看起來應該是張良生前構建的,或許真的是為了延續那些在a市大毀滅中死亡的亡魂的人類生活,看起來很美好;而有能力改變這裡一切或者說根基的,又能會是誰呢?

那麼就只能是鬼王了。因為鬼王跟張良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只不過是分化出去的一個鬼魂罷了。

我幾乎可以想象到,在張良被殺的時候,或許鬼王就在不遠處看著,然後進入身體裡面,改變了那些規則;或許他再派來司徒無功,又或者羅澤。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鬼王現在已經死掉了;以前趙半仙也這麼說過;或許他只是看不慣作為本體的張良的那種懦弱的性格,所以把這裡變成了一個殘酷的世界。

沒有人性可講,沒有情義可講,一切都只為了生存下去而已。

在這裡,人比動物都不如,才智全都用在了陰人上面。沒有喘息的機會,任何時候任何人都有可能被人陰掉。

而又放出希望,最後有一個人能復活,佔領這具身體,成為一個真正的人類,在外面的世界裡面生存下去;但同時他並沒有說明的是:在這個世界里張良不會死。

這世界裡面所有人都成為了他的玩物而已。而我可能正是他創造出來的。

我沒有理會別人的目光,只是往上面一步一步走去,在樓上的那幾個傢伙原本有些害怕我,看到我走上來,馬上就後退了幾步,只不過看到我並不理會他們之後,他們倒有些茫然了。

這些都只是一些殘魂而已,所以他們的人格方面有所缺陷。正當我走到了八層的時候,忽然整個大地都震動了起來。

有人發出了驚呼聲,不過這聲音很快就被外面傳來的爆響聲淹沒了下去,只能看到他們張大著嘴巴,顯得如此驚慌。我不由得一怔,看來外面又發生了變故。雙腿一蹬,往上飛起。越往上飛,樓層就越小,最終我來到了最頂上的那個門後面,拉開門,外面一股風沖了進來,這股狂風如此猛,我差點都後退了一步。隨之而來的就是一大股煙塵。

翅膀擋在前面,擋住了這煙塵的襲擊,然後我就看到外面的世界完全變樣了。

原本高樓林立的都市,現在大半變成了廢墟,巨大的公雞巨人正站在不遠處,在他的行動之中,就有高樓被他摧毀掉。

我終於明白了剛才那震動到底是來自哪裡了。原來是外面的時間異能現在終於終止了,無數的音爆響起,而且地面的龜裂還在繼續著,剛才還浮在空中的無數的地面碎塊也終於或激飛而遠,或落地而去。

無數的煙塵在這個城市之中滾滾升起,碎塊擊打在遠處的高樓之上,有的甚至直接就撞倒了一座樓。奇怪的是這樣的景象並沒有多凄慘,反而有一種末日的美感。因為在這樣的場景裡面,並沒有驚慌失措的人。所謂的悲慘,也只不過是通過人來反應的。現在那外面除了那公雞巨人之外,根本就不見任何人影,所以何來悲慘可言呢?

我怔怔地看著這一切,忽然感到有些放鬆。也許這正是一件好事也說不準。

一個傢伙正沿著牆面往這裡衝鋒而來。我只是感覺到了他的存在,並沒有特意轉頭去看他到底是誰。反正如果他要對我下手的話,他也討不到好處的。

而當他接近時,我終於低頭看過去。還是一個熟人,竟然是老鼠。

他手裡拿著兩把短刀,衝到了我站的這裡,並沒有馬上對我下手,而是怔怔地看著我,忽然嘆了一口氣。

我倒是有點疑惑,他的另外一些兄弟呢?怎麼現在就只剩下他一個了?

所以我問他:「其他人呢?」

「死了。」

我有些不敢相信,「公雞殺了他們?」

老鼠搖了搖頭,「我殺的。」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現在連他們都瘋了。正是他們一手把我鎮壓的,只是想不到,最終他們會落得這樣的下常

我不由得回想以前的發生的事情。在上一輪裡面,這十二生肖一點都不強勢,而且根本就沒有以前的記憶;而在這一輪裡面,他們依然沒有完全覺醒。如果真是他們一手把我鎮壓在這裡,他們怎麼可能會迷失掉自我呢?

或許這正是鬼王的手筆吧。

他忽然笑了,「因為我們忽然真正想起了以前的事,我們的使命原來正是鎮壓你,或者殺死你的。原來在這裡久了之後,真的會迷失掉。」

「或許根本就是某個人讓你們迷失掉的呢?」

「或許真的是他吧。那時我們就感覺到不對勁了。在張良被殺的那一刻,我們真的祈求著能有哪個人來救他。」

「所以鬼王來了?」

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你怎麼知道?」

我只不過是猜測的。鬼王來了,所以這裡才會變成這樣。這裡要復活的僅僅只是一個鬼王希望的張良而已。

果然一切都是出自他的手。由此可見,他真的是一個瘋狂的傢伙。

老鼠說道:「是的,正是他來了。本來我們還以為他會入主這具身體,想不到他卻只是借用了以前的幽靈計劃而已,把這裡變成了一個亂戰場,而我們的力量也被封存了起來,因為這具身體產生了病變,所以讓公雞去控制那疾病,想不到現在公雞都瘋掉了。」

公雞就是癌症。原來鬼王原來的打算只是讓公雞去控制而已;癌症有了思想,就好控制了;但是想不到公雞真正的變成了這裡的末日。哪怕這具身體真的復活了,也許也活不了幾天了吧?

我不由得感到一陣無力。

「你殺了張良?」他問道。

「或許我正是張良呢?」我反問他。

這句話讓他怔住了。

我不由得一笑,「或許他真的走出去了呢?」

「那也只不過是一個遊魂而已……」

「那麼當年我出現在你們面前的時候又是什麼狀態呢?還不是一個遊魂而已,所以被你們抓住,沒有給我任何開口的機會,就這麼把我鎮壓在了這裡,沒有人問我從哪裡來,也沒有人問我原本處在一個什麼樣的世界裡面。」

他怔怔地看著我,「事實上我們一直想不明白你到底從何而來?張良的靈魂只有兩部分而已,一部分是他自己,一部分是鬼王。你到底從哪裡來?而且你身上還有吸血鬼的氣息。」

「我身上還有黑手的氣息。」

他再次怔住,「黑手?是的,以前我就感到奇怪,還有另外一股氣息。」

我不由得想,如果他真的知道真相的話,他會作何抉擇呢?是繼續想殺我,還是自己抹了脖子?

因為當他發現他們當年所做的事情根本就是無用功的時候,他到底內心會作何感想?

還是給他留一點希望吧,畢竟他也算是我的朋友。我不必對他誅心。

「我從哪裡來?我也不知道,或許只是張良身體裡面的詛咒而已。」

老鼠恢復到了平常的臉色,手裡的刀抬了起來,「為了在這最後的時刻裡面殺死你,我的那些兄弟們都已經被我殺死了,他們的能力全都到了我的身上。那麼,現在現在我們這兩個宿命中的敵人,是不是也要最後的決戰了?」

「你不想先下去裡面殺掉其他人嗎?那樣你的能力也能得到增強。」

他搖了搖頭,「那些人讓我噁心。」

「那就來吧。」

我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他大喝一聲,下定了決心,兩把短刀飛速地刺了過來。

我沒有閃,也沒有蹲鈾忱地刺入了我的腹部,感覺有些痛。這兩把短刀似乎以前見過,好像正是拿在張志偉手中的那兩把。殺傷力有些驚人。

不過並沒有讓我死去。只是努力地站直了身體,靜靜地看著他。

「為什麼不反擊?1他面色猙獰地大吼。

「這個世界讓我噁心。」

他有些遲疑,但是決心之下,他完全變成了一個瘋子,刀子不斷的刺透著我的身體,我感到意識越來越弱,身體輕飄飄的,好像真的要飛離出去。

我輕輕地閉上了眼,眼前完全變成了黑暗。

然後身體往後倒去,從這高樓頂上往下掉。原本我以為會從這上小下大的牆面上滑下去,但並沒有碰到重物。我感到有一些奇怪,所以就睜開眼睛,眼前完全是黑暗的,看不見任何東西。

只能老鼠的聲音:「惡魔已經被我殺死了1

他的聲音好像離得並不遠。

而在我的身邊不遠,竟然也傳來一個聲音:「那麼就全部去死吧1這聲音竟然是二皮臉的。

我不由怔住,這是哪?看來我果然沒有死成,再次復活了。只是這復活的地方完全是黑暗的,但又像是空的。

難道我是在牆裡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