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52,牆裡牆外(2)
小說:| 作者:| 類別:

352,牆裡牆外(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熟悉的感覺,這裡應該就是在牆裡面。老鼠宣布了已經殺死我的消息。看來他也不知道他並不可能殺死我這個事實。我不知道這種復活到底是隨機的還是另外有玄機呢?

只是二皮臉的聲音讓我吃了一驚。想不到他也殺到了這裡。只是他在前不久明明受了重傷,被瘋狂的公雞擊飛到了遠處。現在既然我這個身為他最大的敵人都已經死了,他就再也沒有對手了——當然除了外面的那個巨人。

我有些想看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但又有什麼關係呢?我一旦出去,他們的目標就又會轉向我。與其去參與那些事情,還不如靜靜地等待,等待著那最後一個人的產生。或許真的有轉機。

我一動不動。

而外面也安靜了一會兒。似乎他們有點不敢相信這件事情。

但是馬上就響起了慘叫聲,與此同時還有呼喝聲、叫罵聲、打鬥聲和槍聲。

聽不出來到底哪個聲音才是老鼠的,也聽不出來到底啤酒兄有沒有參與其中,也聽不出劉玉玲的聲音,或者史易陀。

在這個時候,我想把他們完全忘記。他們全都與我無關。哪怕那個一開始就如蒙蒙所言會是我的老婆的李紫。

事實上李紫從來就不可能跟我走到一起的。我只是好奇為什麼曾經有那麼一輪她竟然真的跟我走到了一起。我想起了記憶里那一輪收割日裡面,面對這個絕望的世界,我跟她一起從樓頂跳下去,看到了下面那些絕望而瘋狂的人們,看到了在裝甲車上的蒙蒙和風雷等人。而那一次的結果就是我活了下來,她死了。事實上我在這裡根本就死不了。蒙蒙的那個所謂的讓時間重新來過看來完全是不必要的。只是他並沒有給我機會讓我試著自行復活,而是選擇了犧牲了他自己讓時間重新來過,於是收割日就停滯不前。之前到底有過多少次收割?自從蒙蒙進來之後和他離開之前,收割就沒有真正完成過,所以被鎮壓住的我才能脫困吧?

只是這依然沒有什麼用。因為我對於這裡還是厭惡的。而且人性這種東西深埋在我的內心深處,哪怕經歷過這麼多事情,我發現我依然還只是我而已。

我不想成為鬼王希望我成為的那個人;我也不想再作什麼改變。或許真的誰都是不可信任的;但我不想成為一個見人就殺的惡魔。

我似圖不想去聽外面傳來的那些嘈雜的聲音,而去想一些事情。我試圖回想著我的身世到底是怎麼樣的。不知道從哪裡而來,也沒有之前的記憶。有的也只是一些記憶的碎片而已。

那些記憶的碎片裡面,有關於羅澤的。只不過太過零碎了,根本就聯繫不起來。只是記得他應該是我的同學;後來他成為了一個商人。而有關於李紫的記憶卻更少,有的只是在這個世界的記憶而已。如果沒有意外,李紫並沒有死,在這裡的她只是一個虛構的角色而已,而且是司徒無功加進來的人物。司徒無功跟她才有真正的故事。

反而那個礦山上瘋狂的女人在我的記憶裡面更多的出現。彷彿一睜眼就看見了她,當時她還只是一個年輕的小姑娘,是一個護士,看起來有些神經質,但至少比在礦山上要鮮活不少。

還有夏小心。我忽然想起了她。那個奇怪的女人,為什麼也出現在這裡?為什麼這裡還虛構出了她呢?

她早就死了;而且在我那次在醫院睜開眼之前就死了好幾年。

「好奇怪的房子。」我忽然想起了她的這句話。

這是在哪裡說的話?這讓我感到驚喜交加,因為記憶好像又恢復了一些,我竟然想起了這麼久遠的事情。

記憶裡面我跟夏小心看眼前的那個孤獨的小平房。這個小平房跟這個小鄉村的所有房子都不同。其他的房子都是泥巴的;而這個小平房看起來卻是紅磚的,而且紅得像血。

她說:「我記得神樹就在這裡的,怎麼現在竟然砍了神樹,而做了這個平房?村裡的人呢?全都死了嗎?」

硃紅色的大門,她上前推了開來,裡面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小房間,而推開那個房門,這才顯示裡面根本就不是什麼房間,而只是一個通往下面的樓梯而已。

我忽然怔住,因為我明白了,她之所以出現在這裡,因為她正是死在這裡的!這個十八層建築其實我們早就見過了。我有點想不明白現在想到的場景到底是真實發生過的,還是只是在這個虛幻的世界裡面發生的。

沿著樓梯走下,沒有遇到人。卻遇到了很多鬼魂。她說:「怎麼沒人呢?」

我不敢跟她說這裡都是遊魂,只是想叫她早點離開,但是這個時候下面傳來了響動。這顯然並不是鬼魂能發出的聲音。我有點擔心,但這些鬼魂並不能對我們造成傷害,而她也叫道:「哥,是你嗎?」同時快速跑了下去。

沒有人回話。

但是我看到下面好像有一個黑衣服的傢伙快速地穿行過去,看起來像是一個黑色的大老鼠。反正看不清到底是什麼。

她快速地跑下去,我緊緊地跟上,但是她跑得太快了,而且非常急。一層又一層地往下,再然後,我終於看到了那個拿著一把菜刀的瘋子一樣的穿著破爛衣服的傢伙。那正是我要找的人,也正是我的同學。他完全瘋掉了,拿著一把菜刀追殺過來。他似乎僅僅只是餓瘋了罷了。

他認不出我們;我們躲進了一個小房間裡面,第幾層都無所謂。死死地頂住房門,夏小心躲在角落裡面,身體不住顫抖著。

然後我看到從牆裡面伸出了十幾隻手,把她緊緊地拉住,同時牆面露出了一張黑洞洞的大口,把她吞沒了進去。

這是一棟吃人的房子。也許我現在也只不過被它吞掉了罷了。夏小心或許一直都在這裡,她或許根本就不是什麼虛構的,而是被這個十八層樓房給帶了過來。

最底層的那扇門或許也根本就不是什麼好門,或許根本就沒有什麼希望的。最後的結果可能就只是我們被這棟房子給吞了。

我忽然一驚,回過神來,因為這個時候外面的喊殺聲弱了下去,只能聽到一聲又一聲倒地的聲音。

「都死了好。」小猴子的聲音傳了過來。

看來我應該是最底層的牆裡面,要不然不會聽得這麼清楚的。

「你不怕死?」二皮臉問道。

原來他衝出去了。以他的能力,要殺死外面的那些傢伙肯定不是什麼難事。

小猴子淡淡地說:「我怕什麼呢?其實我早就死了。」

二皮臉問道:「是不是我現在殺了你,我就可以打開那扇門,然後走出去?」

「誰知道呢,我覺得你可以試試,至少也是一個希望。」

「只是,現在的我,走出去又有什麼用呢?呵呵。」

「這是什麼意思呢?」

「問題是現在的我算什麼呢?」

「或許走出去之後你就是一個人。」

「如果不是呢?是惡魔?還是鬼魂?」

「難道你不想出去嗎?」

「看來,這裡才是我真正的世界而已。」

讓我感到震驚的是,二皮臉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他想做什麼?我猜不出來。

而這時,外面再次響起了震動聲,應該是巨人又對這裡進攻了。

小猴子問:「你想去做什麼?」

「誰知道呢?或許是送死,或許是殺掉他,然後孤飧鍪瀾繢錈媯坑只蛘咧皇潛凰殺死,死在這個世界裡面。莫名其妙的,在這裡呆久了,竟然對這裡也產生了感情。」

小猴子說道:「送死好。」

我想攔住二皮臉,不過我並沒有馬上下定決心;當我下定決心的時候,我走了出去。這裡果然是最底層,小猴子坐在那裡,有些像是那個坐在樓頂等死的老頭;他抬眼看看我,並沒有說話,而是指了指上面。

「他走了?」我問他。

小猴子點點頭。

地上滿是死屍,也不知道二皮臉到底殺了多少;這裡面應該也有一些死在了對方的手裡。而且大多數的屍體都在這最底層,有老鼠的,有啤酒兄的,有劉玉玲的,竟然也有李紫的。

我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這些屍體,忽然注意到李紫的屍體正在慢慢消失。不知道她是在復活,還是真正的消失了。

全部的人死亡了,或許就是我跟這個世界說再見的時候了。而二皮臉顯然是衝出去與巨人決鬥的。

外面果然傳來了轟響聲。

我飛了起來,飛到最高層,走出那扇門,然後就看到了正從眼前被擊飛而過的二皮臉,他的翅膀斷了一隻,而且一隻手也斷掉了。血水有碎肉不斷從他的身體上掉下,他重重地撞擊在一棟早就殘破不堪的樓房上面,然後擊穿了樓房,摔了下去。

巨人根本就沒有轉眼看我,而是直接邁著大步往他追過去,樓房在他面前完全只是擺設而已,撞破了樓房,然後一腳狠狠地踩下。

看不到二皮臉到底有沒有被踩成肉泥。他現在幾乎已經集齊了剩下的異能,但依然對付不了巨人。巨人才是這個世界真正的主宰而已。

我怔怔地說不出話來。巨人大吼一聲,一腳又一腳地踩過去。他完全沒有了公雞原有的那種猥瑣,也沒有了平常的笑臉,現在的巨人雖然長著一張公雞臉,但現在他完全陷入了瘋狂裡面。

鬼王把這具身體的癌症交給了公雞控制,不過最終,失控了。

放眼望過去,整個世界,除了眼前的這個巨人之外,看不到任何的活人。倒是忽然看到了一隻小狗正在飛快地飛奔著,在它的頭頂上飛著一隻鸚鵡,忽然那鸚鵡驚叫一聲,飛快地閃開;一塊巨大的樓房碎塊飛落而去,把那隻小狗給埋葬了。

鸚鵡驚魂未定,翅膀不住亂扇,不過依然擋不住因為剛才巨人的撞擊而擊飛的碎塊,它倒是運氣好,只被一顆小的石頭擊中,但依然往下落去,竟然落到了巨人的肩頭,翻了一個身竟然站了起來,不過一隻翅膀還是耷拉了下來,顯然打傷了翅膀。

巨人一伸手,把它從肩頭上抓了下來。只要稍一用力,這隻鸚鵡就會沒命。

巨人顯然有些好奇,手掌攤平,把渺小的鸚鵡放在眼前看。

「你好。」鸚鵡作死地說。

巨人瞪大著眼睛看著它。

「你好。」鸚鵡也不斷側著頭打量著巨人的那兩個巨大的眼珠。

或許它只會說這兩個字而已。

巨人好像忽然又變成了平常的公雞,手掌慢慢下沉,看起來要把鸚鵡放回到地面上去;而同時,他的身體在不斷的變矮,因為他正在分解成無數的公雞,他們的表情有些茫然。

我也不禁有些茫然。然後轉身往樓下走去。

這個世界毀掉了,依然有很多人,只不過那些人全都是公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