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53,歡迎回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353,歡迎回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靜靜坐在一個房間裡面喝茶,而小猴子忽然卻出現在了門口,他彎著腰,艱難地站在那裡,問道:「不出去透透氣?」

「出去過了。」

「那些人都在消失。」

「嗯?」

「你不想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我站了起來,走到了樓道上,探頭看下去,果然下面的那些屍體都在消失。剛才我就注意到了李紫的消失。原來消失的不僅僅是她,還有其他人。

他們的身體就像以前羅澤的那樣,正在慢慢化成飛灰。我怔怔地看著。而這個時候我忽然感到身體一痛,原來是小猴子一刀捅了過來。

我不禁轉頭看著他。老太龍鐘的他顯得有些詭異。因為他笑著說:「我還想試試,這裡到底是不是只是一個笑話而已。」

我沒有動。我不知道他要試什麼。血液流出身體的感覺有些糟糕,痛楚讓我也有些感到眼前有些模糊。一直以來,大家都沒有動這小猴子,好像這是一個約定一般。竟然連二皮臉都沒有弄死他。

但是現在他竟然想弄死我。

我不知道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反擊,是不是應該先弄死他。

我只是依然靜靜地看著眼前消失的人。那些飛灰似乎正在不斷凝集著,他們變成了烏黑的一團,就像是之前的巨人一般在慢慢成著形。

我感覺到身體裡面有東西在消失著。似乎有些記憶也變成了飛灰,混進了那烏黑的一團裡面。我在哪裡?我將要去何處?

我是不是也會變成那團飛灰,成為組成的一部分?

我不知道。

身體再次一痛,這一次是因為他的刀抽了出去,再然後,刀子從我的背後捅進了心臟裡面。

我倒下。在倒下之後就看到了黑暗,而在黑暗中我聽到了一個人的聲音:「我只是想要自由而已。」

這聲音聽起來像是劫財色。

我忽然怔住了。這小子怎麼在這裡?眼前黑暗的環境看起來那麼熟悉,顯然正是在牆裡面。

我忽然倒有點明白了,或許劫財色一直都在這裡。而我每一次復活顯然並不是地點隨機的,而是都在他的身邊。以前被那六人幫弄死之後,復活到了那個地下商場裡面,劫財色在那裡;這一次復活在牆裡,劫財色在這裡;上一次復活,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劫財色也在這裡面躲著。我現在可以確定,弄死傳教死的正是這小子。

他一直都躲在暗處而已。而現在到了最後的時刻,這裡一切都在變化著,他終於對我說出了話。

「什麼樣的自由?」我問他。

「或許只是逃離這個世界?」

「那又能怎麼樣呢?」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其實我以前是一個警察?」

「忘了你有沒有說過了。只是想來你比我好運。至少你還記得生前是一個警察。」

「是的,只是可悲的是,我只是惡魔之城裡面的一個小小的警察而已。」

「那你是怎麼死的?」

「被惡魔殺死的。我永遠都忘不掉那個惡魔,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已,卻有那麼大的能量。他長得倒有點像你。」

「那你知道我的事情嗎?」

「不是很清楚,只是聽司徒無功說起過一些而已。只是知道你可能就是那個小孩子的父親而已。其實大家都只是可悲的棋子而已;只是你這枚棋子有機會成為下棋人,但是你沒有那麼選擇,所以你依然只是棋子。」

「下棋人又是誰呢?」

「這一次或許是鬼王吧。他進來過,然後離開。我跟隨司徒無功很久,還跟他融合了;在進入這裡之後,終於跟他分離。這算是對我最好結局了吧?只不過我還是有點不甘心。因為外面才是我真正的世界,也才是我真正的家。」

「要不說說以前你的事情吧。」

「呵,我以前只是一個壞警察而已,做了鬼之後都是一個惡鬼。只是我在成為鬼魂之後就成為了惡鬼。因為我是被惡魔殺死的。或許是他沒有經驗,竟然沒有消滅我的靈魂。所以我就在城市裡面遊盪著。看著李紫長大,從一個小女孩,最後長成了一個警察,再然後我發現李紫會夢遊,你知道她夢遊的場景嗎?她在夢遊的時候靈魂竟然會離開身體,在城市裡面飄蕩著。」

我不禁怔祝

「而就在我想對李紫下手時,司徒無功出現了。他沒有殺死我;而作為回報,在他快要死亡的時候,我與他融合,變成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再然後呢?」

「再然後?幾乎整個城市的人都死了,還有什麼然後呢?司徒無功其實也要死的,所以他來到了這裡。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呢?」

「一個人的身體。」

他笑了,「是的,一個人的身體,但是你永遠也猜不到,其實這裡是一個嬰兒的身體裡面。那個嬰兒在出生之前就已經死亡了,但是他依然還活著,而且有兩個分身,一個是一個人類,一個是一個鬼魂。」

我終於明白了。原來真正的本體,其實並不是張良,而只是那個還沒有出生就已經死亡了的嬰兒而已。那才是真正的本體。而張良只不過是他的一具分身而已。雖然我出去過,看到的只是張良的身體,但我們真正在哪裡呢?我們或許正埋藏在地下而已,正在那個嬰兒的身體裡面。

這裡只是他的世界而已。或許他能夠不斷分化出分身來,而我正是他的一個新的分身而已。

我站了起來。這時外面傳來了小猴子的驚呼聲。

我問劫財色:「出去看看?」

「我就不出去了。」

我有點不能理解他。

只不過我還是走了出去。小猴子站在十七層的走廊上面,正瞪大著眼睛看著眼前的那個正在形成的黑影。

那個黑影看起來是一個人類的形狀,正是由那些屍體所化的飛灰聚集而成的。地上的屍體現在正在快速地消失,而黑影正在迅速地變得強大。

黑影只有兩個眼睛是白的,只是兩個空白的洞而已。他轉頭看看我,然後再看看小猴子,沒有說話。或許他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看起來根本就沒有嘴巴。

他慢慢往那扇門移動而去。

看著他的行動,我忽然怔住了。原來他的作用就是去推開那扇門而已。現在大部分的力量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他應該能推開吧?

而推開了之後又能怎麼樣呢?

他的腳步停下,像是在思考一般,獃獃地不動。

小猴子問道:「怎麼了?」

我也不明白那黑影到底怎麼了。或許他只是腦子有問題?但是忽然黑影就轉了身,然後對著我衝過來。

我閃身讓過,他依然衝過去,竟然沖向了小猴子。小猴子驚叫一聲,以他的身體狀況根本就反應不過來,他被黑影一把抓住,然後扔了下來。

小猴子頭下腳上地摔到了地上,一聲慘叫響起,他的身體在地上微微地抽動著,不一會兒,就一動不動。小猴子的身體也在慢慢化成飛灰,融進了黑影的身體裡面。

我忽然有點明白了,劫財色之所以不敢出來,或許正是他知道了這樣的結局。我剛想衝進牆裡面,但這時我卻發現根本就動彈不了。因為黑影從他的身體裡面延伸出了一個影子,連接到了我的腳上。

我掙脫不出。而此時黑影已經沖了過來,集齊眾多異能的他,迅速地衝到了我的身前,繼續向前。我的眼前忽然黑暗了下來。

又像是被鎮壓了一般。在這裡面有著無窮的壓力。然後我感到了一股向下的壓力,這是超重的壓力。明顯能感覺到飛了起來。

似乎是越飛越高。再然後我的眼前漸漸清明了起來,我看到了遠處那永遠都不會散去的迷霧,還有那下面越高越遠的地面。我忽然感覺到有一些不真實起來。因為這黑影竟然帶著我越飛越高,而且他的身體在空氣中慢慢消散著。

抬頭還能看到上面的雲層,只是那雲層離我越來越近;轉眼之間,就衝到了雲層處。一股濕汽往我衝來,透體涼。眼前白茫茫一片,再然後,雲層被踩在了腳下,而且越來越遠。

在這一刻,他竟然破雲而出了。

但是黑影也越來越小,他身體在破雲而出的這一刻裡面,消散得非常快。他就像是一個完全沒有意識的工具一般,帶著我往上衝去。

眼底那個嬰兒依然還在,我好像看到了一隻永遠對著身前那隻老鼠有著強烈好奇心的沒用的貓。或許那正是這個嬰兒以前分化出來的那兩個分身,或許那隻沒用的貓正是張良,而那隻老鼠卻是鬼王。

它們像是永恆一般,存在於這個世界裡面。也許正是他們真正地推動著這裡的運轉。

而這個黑影的身影消失於這個天地之間,或許這力量只是重歸於這個世界;或許這個世界會在某一個時刻恢復;又或者永遠都不會恢復,因為下面的公雞已經把這個世界佔領了。

那些公雞變成了小黑點,他們正在忙著修復著他們的樂園。

嬰兒也越來越校他似乎只是睡著了而已。只不過不管飛多高,那個十八層的建築總在那裡,而且也一直那麼顯眼。

這黑影幾乎變成了一股狂風,瘋狂地往上面吹去;我在這狂風之中,一動不動。上面或許只是無盡的虛空,又或者是真實的外面的世界,又或者只是一個更大一些的幻境而已。

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下面的嬰兒終於看不清了,取而代之的卻是我看到了一心臟,看到了肋骨,再然後看到了一個人體。

那只是另一個我而已。只是他顯得如此巨大。

我有些反應不過來。

上面那無盡的虛空也發生了改變,有了強烈的光線,照得我睜不開眼來。黑影終於要消失了,只不過在他消失之前,我卻感受到了另外一股狂風,在這股狂風吹動之下,我幾乎要飛出去。

這只是從另一處傳來的吸力而已。

我並沒有飛出去,只是感覺眼前太黑,什麼都看不見。所以睜開了眼睛。

「自由了1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我看到一個虛影飛了出去,看得出來他正是劫財色。

一股無形的吸力正在吸引著無數的虛影從我的身體裡面飛出,吸力正來自門口的那棵樹。那棵樹並不大,看起來很古怪。

劫財色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他就被樹吸收進去,連同之前被吸收的虛影一樣。

連一聲再見都來不及說,劫財色就這麼去了。

「這個……有點誇張了吧?」一個十**歲的青年站在樹旁,瞪大著眼睛,一時似乎有點不敢相信。

我不由得一怔:周小建?

那棵奇怪的樹吸收了那些虛影之後,慢慢地看出了一朵白色的花,雖然這個過程表面上看起來緩慢,但實際上比起一般的開花來說卻快得出奇。

那朵潔白的花看起來像是一個少女的笑臉。

青年甩了甩頭,然後轉頭對我一笑,說道:「歡迎回來。」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