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55,那具屍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355,那具屍體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裡的夜空與以前的那個小世界是不同的。而且聽起來比較吵。我獨自一人坐在院牆下聽著外面的那些聲音。

樹妖靜靜地陪伴在我的身邊。看著那朵花似乎已經發生了某些變化,果然在慢慢轉化成為果實。不知道這樹妖結出來的會是什麼果子。

我有點期待。但現在看來並不是一個美好的願望。一時之間我倒不知道到底做什麼好。

竟然會鬧鬼。當然,周小建的那些同學也許僅僅只是鬧著玩而已。看來要找機會聚在一起玩鬧,還是需要一個好借口的。我不想去跟誰鬧著玩,也許我應該出去外面走走。

雖然周小建在離開之前叫我不要出去外面亂走。但這裡也許正是我的故鄉。而且在裡面的那個小世界裡面我也是住在a市的,只是不知道這兩個城市有什麼不同。

走進了另一間看起來是室的房間,打開了衣櫥,裡面竟然跟我身材差不多的衣服,所以換上了,只不過身上並沒有錢,這也不要緊,只是出去外面看看而已。

推開院門,走了出去,外面的風讓我感到有些涼意。現在看起來應該正是初秋時節,風雖然不算大,但似乎一直都沒有間斷一般。讓我感到意外的是,這裡竟然並不是鄉下,而是就在城市裡面。

只不過這個城市顯得並不是很繁華。沒有太多高樓大廈,但也算得上燈火通明。而且這樣的小院子在這一帶也比較多,似乎住在這裡的人更喜歡這種獨立小院。

大概一公里左右應該就是城市的中心,因為那裡燈火最亮,也最多,樓房也更高一些,那些地方才有十幾層甚至二十多層的樓房。

隨性地走了出去,這街上的行人並不多,或許在城市中心人會更多一些。有一個老頭對我點了點頭,我看向他,路燈的光並不暗,他的臉還是比較清楚,我不認識他,也從來沒有見過他。他看起來有七八十歲的模樣。

他坐在路燈旁的一個椅子上,手裡正拿著一本書,這在路燈下看書也是沒有誰了。我不禁有些好奇,他為什麼要對我點頭。或者說他根本就不是對著我點頭?

看看左右兩邊,並沒有其他們,所以我走向他,然後問他:「你認得我?」

「呵,好像在哪裡見過,你是小建的親戚?」老頭擺著一副笑臉。

我不知道在這副笑臉之下他會不會忽然發難,從書里拿出一把刀往我刺過來。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不過我同時也想起了以前看的書,上面的字都看不清楚;而我現在看他手中的書,卻是一本《三國演義》,從封皮上看起來,清清楚楚。

這也許就是真實與虛幻的不同。在那個虛幻的世界裡面,其實主要是本體的主觀記憶在作怪,他不可能記得全部書裡面的內容,哪怕就是書本的封面都無法還原出來。而現在這本書卻是如此清晰,封面上用線條畫著三個人,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那正是劉關張三人。

也許這裡真的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我不禁鬆了一口氣。在路燈杆子上還張貼著招工的小廣告:急需機床操作工,性別不限,包教包會,待遇優厚,聯繫人……

這小廣告看起來完全沒有任何的創意,不過也比較明確。

「是的。」

「他是一個苦孩子呢。」老頭嘆了一口氣,「你從哪裡來呢?」

我從哪裡來?或許我本身就是這裡人;只是這已經不是我的時代了。而現在到底過了多少年?真的是一百多年嗎?怎麼看起來並沒有多少改變?

沒有在天上到處飛的飛行器——也許那太科幻了;連住房都還是以前的老樣子,依然是磚頭的。

「鄉下。」

「哦,其實現在也沒什麼鄉下鄉上之分了。呵呵,不知道這麼說是不是太俗了一點。不打擾你了,只是看你的樣子好像真的在哪裡見過一樣。」

我對他笑笑。

我想我是不是應該作一點改變。畢竟以前作為一個展品展出,見過我的人實在太多;周小建叫我不要出來,正是出於這樣的考慮。

只是不知道這城裡是不是依然在找我和羅澤。現在我這樣大搖大擺地走在街上,看起來真的不合適。

還好這上衣帶著帽子,我可以把帽子罩上,再加上現在又是晚上,應該沒有人會注意到我。

所以我把帽子罩上,轉身繼續往前走去,前面一個十字路口,依然是一樣的紅綠燈;只是在紅綠燈之下我並沒有看到陳孤雁,也沒有看到啤酒兄;車輛很少,正在等待通行;而在紅綠燈的旁邊還豎著一塊電子屏,上面以浮動的形式顯示著招工信息。也不知道這裡到底有多缺工人,有些招工根本就沒有什麼條件限制;而且路上遇到的最多的也就只是老頭老太而已,年輕人比較少見,也不知道是去玩了呢,還是在加班。

而過了紅綠燈之後,就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這裡的街道變得更寬大起來,而且燈光也更亮;兩邊的商店比較多,行人也比較多。

只不過依然比我想象中的熱鬧夜市有很大的差距。前面竟然還有兩個人不厭其煩的一個一個拉著路人中看起來比較年輕的人問:「要找工作嗎?待遇絕對好1

根本就沒有幾個人理他。

我只想快步走過去,但是他們當中一個傢伙竟然一把拉住了我,問道:「要找工作嗎?待遇絕對好1

我微微一掙,「不用。」

那小子竟然並沒有放手,而是說道:「你在哪裡上班?機會都是自己爭取的,你還年輕,至少多給自己多一個機會,不如看看?」

我有些厭惡,所以想轉頭狠狠瞪他一眼,但是看到他的臉時,我不禁怔住了。這是一張很平凡的臉,但此時對我的衝擊力卻是空前巨大的。因為他怎麼看都比較像鐵柱。雖然我第二眼就看出來他並不是真正的鐵柱,但我依然感到吃驚。難道他是鐵柱的後代不成?

他看著我好像也有短暫的失神。

「你姓……鐵?」我不禁問他。

「……礙…是啊,我們是不是以前在哪裡見過?總感覺很面熟呢,抱歉,一時想不起你是哪個了,我們以前是同學嗎?」

這小子竟然還真的姓鐵。我不禁有了一點興趣,問他:「你爸或者你爺爺不會叫鐵柱吧?」

他不禁一怔,「鐵柱?那是我太公……你怎麼知道?」

太公?看來我果然夠老了,現在我都是太公一個級別的了。而現在這小子看起來已經二十多歲,我是他太公一個級別的,那麼我不是一個一百多歲的老妖怪了?

時間果然過得很快,轉眼之間竟然就是一百多年。而我現在卻活得像是一個妖怪一樣,身體看起來還很年輕,但是心態呢?

剛才遇到的那個老頭應該都沒有我現在的疲憊。至少他還能靜下心來看書,而我卻靜不下心來。

「這個先不說,兄弟,麻煩一下,真的需要你幫忙,有招工指標的,要是完不成,又要挨罵了。」他有些央求。

「既然哪裡都缺人,大不了跳槽嘛。」我不禁打趣他。

「說得倒是很簡單,但現在最缺的就是基層的工人,我要是完成了指標,幹上經理的位置都很快的,所以幫幫忙咯,工作其實很簡單的。」

而另一個傢伙也圍了過來,「是啦,幫幫忙啦,我們這個月的指標還沒有完成呢。」

我對於這兩個傢伙真的有點無語,對於現在身處的這個世界也很無語。看來眼下的這個世界,正出現了用工荒埃而且老年人竟然那麼多。好吧,看來現在人類的壽命更長了,只不過年輕人少了。

「你叫什麼名字?」我不禁問他。

「我叫鐵心。兄弟,要說我,真的好像在哪裡見過你呢。」

另一個傢伙也隨口附和:「是啊,看起來很面善。」

看來這裡果然不能久呆。如果被他們認出我來,又不知道會出什麼亂子,所以我趕緊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然後掙脫了他的手,快步向前。

身後還傳來了鐵心同伴的聲音:「認識?」

鐵心說:「不知道呢,只是感覺有點面熟而已。」

「切,面熟?我看他倒有點像那具屍……!他不會就是那具屍體?」

我快步向前,原本我還覺得這裡的人太少;而現在我想快點離開的時候,卻感覺這裡的人還是太多了一點,這一急竟然有一個傢伙撞到了我。撞到我的人罵了一聲:「沒有長眼睛啊1而且還是他剛才根本就在看美女,走路都不看路,這才撞上來的。

「那具屍體1鐵心的同伴大聲叫道。

我根本就不想理會這個撞上我的傢伙,我只想快點離開這是非之地;但眼前的這個傢伙,顯然並不想放過我,反而一把拉住我,然後大聲說:「撞到了老子,就想這麼算了?」

我一把推開他。我明明剛剛清醒沒多久,但是這傢伙卻顯得比較輕,這麼輕輕一推竟然就狠狠往後退去,反而撞倒了三個人,他們在地上滾動著。

我不禁又茫然了,這裡到底是真實的世界,還是另一個幻境而已?為什麼他們的我手裡顯得這麼輕?

只是這麼輕輕一推而已……

又或者說眼前的這個傢伙只是一個演員?他只是在演戲而已?

「他是那具屍體1

那具屍體,好別緻的名稱!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