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56,老妖怪
小說:| 作者:| 類別:

356,老妖怪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一個曾經展覽的屍體現在活生生地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他們終於認出了我。

鐵心和他同伴的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現在正在街上的人們都停了下來,有人問:「什麼屍體?」

「那具屍體1

有些人還是摸不著頭腦;但是有些人卻開始恐慌起來,他們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估計是有些害怕。原本拉著我現在被我推倒之後的那個傢伙瞪大著眼睛看著我,指著我大聲說:「是他!就是他1

我並不想理會他們。現在我只想離開這裡而已。

在我要逃跑之後,這些人卻行動了起來。他們並沒有馬上來抓我,而是迅速地從我的身邊逃離,形成了一個包圍圈。現在的我身後聚著眾多人,想要返身離開已經有些不切實際,而且還會把視線轉到周小建的家裡;看來我只能向前了。

但是我對現在這個城市一點都不熟;根本就不知道往何處逃去。更加不知道哪裡才是我落腳的地方。

我邁步向前,聚在前面的人就往後退去;那幾個滾倒在地上的人更是驚慌地爬著往旁邊躲去。

看來他們害怕我多一些。

我終於有點放心了。不管以前是不是一具屍體,但現在人們的表情可以告訴我,我可以在此時此刻橫著走。只是接下來呢?

我不得不說,這些凡人們不知道是基於什麼目的,竟然把我和羅澤當成了展覽品擺放了那麼久;或許因為我們這兩個展覽品的原因,可以吸引很多的遊人?

他們就不知道這種行為對於我們來說本身就是一種傷害嗎?或許根本就沒有人會去尊重兩個死人吧?

或許以前他們還會在我們面前品頭品足,或者在我們身旁擺著照型拍照,擺出勝利的v字手勢;而現在這些可憐的傢伙卻一個個都害怕了,看到我就像看到了鬼一樣。

我快步向前,幾乎沒有人敢來擋我的路,人們紛紛後退;但是忽然一根木棍從旁邊伸出,往我的腳下絆來。如果不是我反應夠快,這一絆就會讓我狠狠地摔倒在地上;那人是旁邊店鋪的一個高大的男人,他這冷不丁的伸出木棍實在太過陰險。

我的腳忽然抬高,跨過了這木棍,然後轉頭怒目瞪著他。他先是一愣,然後乾脆發起狠來,大聲說:「抓住他!報警1

報你媽的警!

對於這個傢伙,我的內心面生出了一股怒氣,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衣領。這傢伙人高馬大的,但身體卻出奇的輕;或者他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實體,只不過是一個鬼魂而已;又或者說我的力氣實在太大。

但我已經不想去思考這些東西,把他拉了過來,狠狠地瞪著他。

他驚叫道:「這是什麼鬼1

或許應該問他自己,他是什麼鬼。他並不知道此時的真相。與其說我在他們面前像是鬼,還不如說他們在我的面前像是鬼魂而已。

我繼續有種不真實的感覺。這裡或許就只是一個鬼魂的世界而已,身邊的這些人全都是鬼魂,要不然怎麼像是沒有質量一般?

只是他們的身體裡面有血液嗎?是不是一刀下去,他們的身體也如同小世界裡面被收割的那些凡人一樣,都沒有血的?

伸出右手,指甲有些長,而且尖銳。看起來果然有點像是爪子一般。為了證實心中的想法,一把撕向了他的手臂上。

我幾乎能想象到這指甲入肉的感覺,那感覺一定是只是刺了進去,並沒有血液流出來;但是我感覺到了一股溫熱;他的手臂被我一爪抓破,竟然真的流出了溫熱的血液。

他止不住大叫起來,手裡的木棍掉到了地上;而我也不禁怔住了。看起來這些果然是真正的人。

說不出到底是應該感到驚喜還是感到失望,我把他扔到了地上,然後快步向前離開。

有些躲閃不及的人被我撞到,他們倒在了地上,然後我從他們的身上跨了過去。

或許這才是復活的真義所在。這裡根本就沒有人能擋住我的;鬼王正是需要此時的我?

但這些人我完全都不認識,我與他們沒有仇也沒有怨;有的關係只是他們認出了我,而且對我產生了恐懼;或許只有把我重新封存,擺在那裡展覽,他們才能放心;又或者他們依然不會放心,而是要把我殺死。

如果他們的最終心愿只是要我死,那我又如何選擇?真的選擇把他們殺光嗎?他們看起來是如此無助的普通人而已,而我早就已經厭倦了無盡的屠殺。

路燈有些亮;前面的人有些搞不清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只是看到我快步衝過,還有一個傢伙大聲問:「兄弟,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怎麼那麼多人?還那麼吵鬧?」

我只是淡淡地對他說一句:「那邊有人打架,沒什麼好看的。」

「啊?打架?」

人們立馬就來了興趣,雖然我跟他們說根本就沒什麼好看的,但他們肯定以為「非常好看」,所以反向跑了過去。而我身後的那些傢伙顯然還想多看我兩眼,所以有些不怕死的竟然想追上我,或者他們只是想遠遠地多看兩眼而已。

這兩股人潮相向而去,互相擋住去路,他們之間到底會發生什麼交流,我不想去看。而隨著人潮的越來越多,而且吵鬧聲越來越大,聲音雖然多,也有些人叫得響亮,但這嘈雜的聲音裡面,根本就聽不清他們到底在叫著什麼;所以我越是走遠,遇到的人就越是感到好奇,他們越是往我的身後跑去,要去看看熱鬧。

倒沒有多少人注意到我這個熱鬧的源頭,人們關注的焦點變成了熱鬧本身。

離開了這條街道,終於感到有些清靜了。眼前的是一條比較昏暗的小巷子。這場景倒有點熟悉。不知道是不是會忽然冒出一兩個狠角色,對我的背後狠狠地來上一刀?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有點神經質。只是遠處傳來的警車的警報聲讓我忽然感到一些緊張起來。或許現在並不是好時機,我應該找個地方躲起來的。

這兩邊都只是普通的居民樓而已,幾乎所有的窗口都在亮著燈光;而有一個三樓的窗口並沒有光。現在並不是入睡的時候,所以看得出來那家裡應該並沒有人。只是我並沒有,也不可能偷偷潛入那家裡。所以我感到有一絲失望。

剛想邁步向前走去,身旁卻出現了一個彎著腰的老頭,他手裡拿著手電筒正照亮著眼前的路,一步一步緩慢地行走著,忽然注意到了我,於是手電筒的光柱往我照過來。這突如其來的光柱讓我有些難以適應;不過那老頭卻淡淡地問:「司徒無功?」

我不禁一怔。

這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一般。而且這傢伙竟然知道司徒無功,這點就足夠讓我感到驚奇了;更加驚奇的是,他竟然把我認作是司徒無功?或許是因為之前作為展品的時候,我的身邊立著的牌子上面寫的正是「司徒無功」?

「誰?」我看著他,只是他隱在光柱後面,看不真切,只是看得出來是一個老頭而已,彎著個腰像是蝦米一般,看得出來應該比較老。

「呵,原來你在這裡,老爺呢?」似乎是為了打消我心中的擔心,他把光柱往他自己臉上照去,於是我看到了一張蒼老的臉。這老臉應該真的見過才對。這時我才想起來,原來他就是那個童年時期周小建遇到過的那個已經一百多歲的老妖怪。

想不到他竟然還沒有死掉。

如果在這裡真的遇到一個「同齡人」的話,或許除了羅澤之外,就只有他了。

我不禁感到心裡沒有來由的一暖。他一直都在等著他的老爺回來,只不過他的老爺回來之後,似乎並沒有去找他。

「我是張良。」

「哦,我還一直以為你是司徒無功。上樓吧,要是別人看到你,或許就只會想方設法弄死你了。」他轉身慢慢上樓。

我不禁跟著他往樓上走去。樓道裡面很黑,手電筒的光一直照亮著他前進的道路,他淡淡地問:「那邊那麼吵,是怎麼回事?」

「抓那具屍體。」

「那具屍體,真是好名字埃老爺呢?」

「不知道,沒有見著他,聽說去辦事了。」

「我就知道他會回來的。以前這裡是他的城市,以後也將會是他的城市。」

果然來到了三樓。他首先走進去。我還有些猶豫。主要是看不准他內心面到底是怎麼樣的心思。因為好人我可沒有見過幾個

而且看他的模樣好像絲毫不提防我一般。他身為一個一百多歲的老妖怪,除非是想找死了,才會如此不提防我。顯然他還不想死,要不然他怎麼會在那裡守了這麼久?想死的話早就跳樓死了。

我不禁想到他可能倒有點像是那個在樓頂等死的老頭了。難道他們的心思是一樣的?就只是想看看么?看看這末日的場景?

難道在現在這個所謂的真實的世界裡面,末日也隨時都有可能會到來嗎?是的,因為鬼王就是在天外惡魔進攻之中死亡。而知道他死亡的也只不過幾個人而已。他復活我回來,難道是要應對這一切?

我有什麼用?

房子裡面打開了燈,裡面透出一股腐朽的氣味,彷彿這個房子已經很久沒有住人;又像是住在這裡的只是死人而已。

我幾乎能看到飄蕩在空氣中的塵埃,那麼明顯。他轉頭對我笑笑,嘴裡露出了泛黃的牙,臉部的陰影看起來像是一個從棺材裡面爬出來的百年老屍。

「從來沒有什麼客人過來,所以我家就這樣,不會介意吧?」

還沒進門我就吃了一驚,因為在他家的客廳裡面,擺著一副棺材,在棺材的旁邊還擺著四把椅子,倒像是把棺材作為桌子;而一邁步走進去,就更加讓我吃驚。

沒有電視櫃,也沒有其他的柜子。除了那個當成桌子的棺材之外,在客廳靠牆的位置竟然也擺著另一副棺材,上面擺著一些照片,看起來比較舊了。

這裡面我注意到了一張,那張照片比其他的都大一些,光線照在相框的鏡面上有些反光,但我依然看清了上面的人。

那是兩個年輕人,一個是羅澤,而另一個是司徒無功——或者說在我所記得的第一輪收割時的那個我。

我不禁怔祝

因為我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現在的我,到底是誰?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