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57,幫忙
小說:| 作者:| 類別:

357,幫忙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那是誰?」我指著照片問他。

老妖怪正在泡茶。那茶杯內壁上面都有黃色的茶垢。他慢條斯理地放進了茶葉,然後提起擺放在棺材旁邊的開水瓶,倒上了開水,一股熱汽升騰而起,蓋上了壺蓋,這才開口說道:「自然是老爺。」

說實話我還是很好奇他怎麼稱呼羅澤為「老爺」,因為現代社會一般都不會有這種稱呼的。這老妖怪到底是什麼身份?難道是羅澤的家奴?只是在現代社會裡面,還有家奴嗎?

「旁邊那個。」

「自然是張良。」

我震驚得有點說不出話來。現在我都不知道到底誰說的是真的了。以前有人告訴過我,真正的我其實是現在這個模樣,而前司徒無功跟我互換了模樣;但是現在這個老妖怪卻說真正的我應該長那個模樣。

而現在我的模樣其實只是司徒無功的樣子。

不管怎麼說,其實他們當中都有一個說的是假話。至於誰是真誰是假,我又怎麼能猜得透。也許答案只能由羅澤告訴我了。只是他現在在哪裡呢?

我邁著步子想看看他這個家到底是什麼模樣。牆是老牆;有兩個室,一個正開著門,裡面擺著一副棺材,旁邊還豎著一個架子,架子上掛著吊瓶;而另一個室的門卻是關著的。我轉頭看了一眼老妖怪,他並沒有阻止我的意思,所以我推開了那扇門,裡面什麼也沒有,只是空的。

另一邊卻是廚房和衛生間,廚房看樣子已經有不知道多少年沒有生過火了,連鍋都生了;而且櫥柜上面還有蜘蛛網。我不禁感到有一些震驚。

他到底是怎麼過生活的?

然後我轉身,再進去那個擺著棺材的室裡面查看,在棺材的後面放著一些吊瓶,有些是滿的,有些只是空瓶子,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葯。

轉身走出來。他已經倒好了兩杯茶,淡淡地說道:「嚴格來說,其實我只是一個死人而已。」

看得出來,這裡完全就像是一個死人住的房子而已。

「早在剛剛得到這具身體的前幾年,我還可以消化一些食物,只是後來就不行了,只能通過靜脈注射才能維持下去。而這幾年,身體是越來越差,要不是為了維持下去,等著老爺回來,我真的就想躺在棺材裡面永遠也不出來。所以沒事我就出去走走,活動活動,好讓我這具身體能有一些活力。」

「這是別人的身體?」我問他。

「……是的。」

不知道他經歷過什麼事。只是想來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我可以想象到,其實他原本只是一個鬼魂,或許在做鬼的時候,他就跟在羅澤的身邊。

「不知道這茶好不好,你嘗嘗?」

我坐下,端起小喝一口,非常苦,不過看他的表情,卻只像是在喝白開水一般。

我說不出話來。只想等著他說話。

他轉頭看看外面,外面再次傳來了吵鬧聲,而且警車的聲音也傳了過來。眾多的腳步聲在樓下響起。看來警察果然不是吃屎的,他們竟然能找到我。

「你到底是誰呢?」他淡淡地問。

我也不知道。只是一個沒有過去的傢伙而已。司徒無功和羅澤都已經離開了。哪怕以前就是知道,也只不過是別人告訴我的身份而已。我現在根本就不知道他們要我復活回來到底為了什麼事。

完全沒有頭緒。而現在又要面對著外面那些人的迫害,還有警察的抓捕。

他們抓住我之後會做什麼?或許會馬上殺掉我,然後讓我再次成為一個展品;又或者會把我關起來,然後做研究?

事實上,他們當然不知道眼前這個老妖怪的底細,要不然他早就被抓起來被研究了。

而現在,他竟然把我帶進了這裡。他也不怕惹上麻煩?把警察引過來,他也跑不掉的。

而他潛伏了這麼久,自然不想被警察和一些搞研究的人抓祝看來我還是擔心過頭了。他顯然有辦法的。

老妖怪的神情非常鎮定。這麼鎮定的神情,讓我更加確信他果然成竹在胸。

「他們來抓我?」我問他。

「應該是的。幾年前你們忽然消失,他們幾乎搜遍了全城,都沒有找到。一開始還以為是被人偷了;而我卻知道,肯定是老爺回來了,所以我並不擔心,只是我並不知道老爺和你去了哪裡。」

「他們抓住我之後,會怎麼辦?」

「誰知道呢?或許殺死?或許只是關起來?」

「我犯了法?」

「呵呵。」

這真是個非常蠢的問題。不過還好我換了一個問題:「那現在我怎麼逃出去?」

下面傳來了敲門的聲音,顯然警察把這裡全都包圍了起來,然後挨家挨戶去搜。

「不管你是誰,我想你都有能力逃出去吧?」老妖怪依然慢條斯理地說。

我現在才明白,原來這老妖怪是在坑我。這小子把我帶到這裡來,或許根本就不是救我,或者給我一個可以躲避的地方,而只是想坑我而已。

我不禁有些憤怒。真想殺了他。

「幫我個忙。」老妖怪卻站了起來,他從衣下摸出了一把短刀,倒提在手裡。

我不禁站起,後退了一步。這老小子果然露出了他的真面目。而我現在已經感到頭腦又有一陣眩暈。難道他竟然還在茶裡面下了毒不成?

他如果抓到我,自然可以立功。只是他這麼一個本來只是一個死人的傢伙,立了功又有什麼?他只是想找到他的老爺而已,哪怕我並不是他老爺的朋或或者兄弟,至少我也是他老爺費心費力救回來的,他竟然要置我於死地?

眩暈讓我的腳步有些不穩。

他皺著眉頭說:「看來你的病果然很嚴重,我看過段時間你還是去治治吧。」

我不禁一怔,「你沒有下毒?」

「我為什麼要下毒害你?我只是要你幫我一個忙而已。活夠了,再也品味不到活著的滋味,所以這具身體倒成了我的累贅,只是一直以來,我都找不到一個能叫醒我的人,想不到卻看到了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叫醒我。」

我再次後退一步。

因為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是一件非常莫名其妙的事情,因為我記得好像在某個夜裡,我看到了我的一個同學,似乎在夢遊,他神情木然地站在我的床前,一言不發,像是一個鬼魂一般。

我叫了他三聲,然後他猛然就驚醒了過來。再然後,我發現他真的只是一個鬼而已。

我不禁甩了甩頭。

在燈光之下,老妖怪臉上的陰影看起來非常陰森,他輕聲說道:「我叫劉光宗,很古老的名字,其實也是一個很古老的人,記住了,劉光宗。如果我死之後,你看到了我的鬼魂,記得叫醒我。現在這具身體讓我走不遠,活得沒有滋味,不如變成鬼,再去尋找得好。」

我怔怔地看著他。

只不過在說完之後他就猛然刀尖倒轉,刺進了他的心口。

並沒有慘叫。

他只是努力地坐在椅子上,然後雙手開始慢慢下重垂。他的身體裡面還有血液,正在流了出來。

我只是盯著他。他叫我上來,只不過是要我見證他的死亡而已。或許等下真的會有一個鬼魂從他的身體裡面走出來?

他的臉色在慢慢變化,因為心臟停止跳動,血液正在往下流,而且也從他的傷口流出,所以他的臉變得蒼白起來。他的喉頭忽然動了動,好像想說一句話,只不過他發不出聲音來。

時間就這麼靜悄悄地過去。

然後他栽倒在地上,發出了輕聲的響。

而此時,下面再次吵鬧起來,眾多的腳步聲響起,竟然是直衝我們這裡而來,停在了門外,「開門1有人在用力捶門。

我沒有理會他們。

「警察,快開門1外面的人根本就沒有放棄。

他們顯然是聽到有響動,這才快速衝過來的。

我沒有出聲,依然靜靜地盯著老妖怪的屍體。

一個半透明的傢伙慢慢從屍體裡面冒出了個頭,那傢伙看起來並不像老妖怪的樣子。那半透明的傢伙看起來只有五六十歲,身上卻穿著中山裝。

門外的人開始在撞門,很響的聲音。

我緊緊握著拳頭。

鬼魂終於鑽了出來,他的眼神是空洞的,看不出任何情感,他的動作像是一個殭屍,走路非常僵直。他茫然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然後木然轉身,慢慢走向窗口。

他果然只是要我幫忙而已。他只是要我叫醒他的鬼魂。如果沒有叫醒的話,他或許會一直這麼茫然下去,而且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麼。或許人死之後,本就是這樣,只是睡著了,而鬼魂只是處在夢遊而已。

門轟然被撞開。

有很多人沖了進來。

而此時我才驚醒過來,鬼魂已經快要走出窗口了,他飄在空氣中,看起來非常可悲。

「劉光宗1我大叫一聲。

他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看起來有反應。只是還不夠。

衝進來的警察似乎嚇了一跳,總共有三個,都舉著手槍。他們猛然吃了一驚,一個還大叫一聲:「在這裡1

另一個大聲說:「舉起手來!舉起手來1

我並沒有理會他們,而是又叫道:「劉光宗1

鬼魂的身體再次顫抖,同時止住了腳步,而且還轉頭過來看我,他的眼神果然變得清明了一些,看來他有些明白事情了。

而此時又有兩個人擠了進來。現在那五個警察的額頭都有汗水。其中一個直接就開了一槍,也不知道他是緊張還是害怕,或者兩者都有之。

我不得不承認他的槍法實在很不錯,竟然正擊在我的腹部。一陣鑽心的痛。

我這身體果然不行了。

中了一槍之後,更要命的是,這槍傷似乎只是一個引子而已,真正的危險還在身體裡面。身體的力量幾乎就在這一秒鐘完全失去了,不僅腹部痛,全都都痛,而且眼睛還花了,根本就看不清眼前的任何事物。

公雞果然夠朋友,竟然在這個時候爆發了。

果然還是朋友最要命。

我站立不穩,往下倒去,不過最後我還是叫了一聲:「劉光宗。」

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

我重重地倒下去,黑暗中,我似乎看到了公雞的笑臉。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