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58,天翻地覆
小說:| 作者:| 類別:

358,天翻地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整個世界都變了。

眼前的並不是城市,而是在鄉村裡面,幾個農夫正在田裡勞作著,遠處有一些青山,還有一些房子依山建著。並不是什麼高樓大廈,而只是泥巴房子。

道路也是依著眼前的這條小河而走,小河彎,路便彎。只不過在身後不遠的地方有一座橋,河水從橋下而過。原本路在河東;而過了橋,路就在河西了。

天空之上萬里無雲,也看不到太陽。天竟然是藍的。看起來非常的清爽。但是這光是從哪裡來的?

看不出來。

沒有感覺到風,只見遠處那幾個依山而建的小房子裡面冒出了淡淡的白色煙柱,果然沒有風,煙柱竟然是直接緩緩向上而升,然後在十幾米的高空中消失。

我有點感到吃驚。這裡是什麼鬼地方?

看來我又莫名其妙地來到了一個見鬼的地方。

「哎?是張良嗎?」一個農夫注意到了我,打了一聲招呼。

他正在田裡面拄著鋤頭看著我。

他看起來四十多歲年紀,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而我現在也終於現到了身後的沉重,身上竟然還背著一個背包。一時之間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他。

最近的生活都像是在做夢一樣。我完全分不清現在的情況到底是夢裡呢,還是現實。我有些想掐自己一把;但是想到,如果這是一個夢的話,那麼就讓我多呆一會兒吧,至少真正的夢一般都是比較美好的。

「哎,真是呢1另一個人也看了過來。然後他們竟然慢慢往我走來。我站在原地,一時不知道怎麼看待他們。他們看起來只是好心的長者而已,看不出來他們內心面有著什麼打算。

難道這才是我真正的家鄉?

而我竟然在這夢裡面竟然回到了家鄉裡面?

「礙…是埃」我回了他們一句。

那三個農夫終於走了過來,一個就路邊的小水溝裡面洗了洗手,然後在身上擦乾了,拍了拍我的肩膀。這動作很奇怪,因為我真的感覺到了他拍的重量。

也許這並不是夢。

「沒變呢,還是原來那個模樣埃你爸的事不用擔心,我們都知道……」他說道。

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只不過他們的話裡面好像透露出了什麼訊息。只是一時之間我還抓不住而已。

多隻好保持沉默。

「沒什麼好擔心的,一切都會過去的。」

另一個說道:「還是別耽誤了,快點回家吧,等下來我家吃飯。」另一個說道。

那幾人都點點頭,一個說:「收工嘍1

他們就再次回到了田裡面,收拾著工具準備回家。

我看看他們,然後看看腳下的路,邁步向前。不知道這裡到底是哪裡。或許我只是走進了這具身體的記憶深處而已。又或者只是公雞佔領了這具身體之後,把那些深藏著的東西挖掘了出來而已。

只是公雞呢?

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也許在這段記憶裡面根本就沒有公雞。

一步一步往前走去,在路的前面終於出現了有些像模樣的小村子的聚居體。路兩邊開始出現了房子。

而且人也越來越多,他們都看著我。我感覺我倒像是一隻猴子了。在這麼多人注視之下,我有些不自在起來。真想這個時候醒過來。在有一些門口正有一些婦女,她們看到我之後開始小聲地說著什麼。聽不填切她們到底在說什麼,只不過一邊說還一邊偷偷地看我。

倒是男人們要大方得多,有幾個還對我打招呼。我對他們點點頭。

只是怎麼看,這裡都毫無印象,似乎我根本就沒來過這裡一樣。

很多人家都是挨家挨戶的,並不是高樓,每家都是獨棟的;而且幾乎每一家的門都是開著的,一般門口也有人;但是在前面卻出現了一家離別家都有一些距離的小院,看起來有些破敗,那門也是關著的。

我不禁在這門前站住了。

因為這一家看起來有些特別。

「到了家門口,就趕快進去吧。」原來是剛才那個洗手的農夫追了過來,他輕碰了我一下。

家?

我轉頭看著他。

他點點頭,像是打趣地說:「怎麼,丟了鑰匙?」

「礙…是埃」

他笑笑,然後走上前去,推開門,轉頭說道:「沒鎖呢。」

看來這就是我的家?

我走了進去。這個小院看起來除了破敗之外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沒有人,彷彿一走進這裡之後,整個世界就安靜了。然後我現那個農夫竟然也離開了。

既然只是在一個夢境裡面,他們隨時出現隨時消失那是完全可能的;只是在這個夢境裡面,我卻是清醒的。

前院的地上還有一些紙灰,我走進時,因為行動帶起的微風,竟然也有一些在空氣中飛揚著,看上去很好看;而明祠里卻擺著一個靈位,看不出來上面到底寫的什麼字。

看來這裡果然只是一個幻境而已。根本就不是真實的。

房間並不多,只有三個而已,其中一個還是廚房。隨意走進了一間室,昏暗的光線讓我一開始有些不太適應,不過十幾秒鐘之後還是慢慢看清了裡面的情景,看不出來裡面有什麼出奇之處,只是感覺到這裡很久沒有人住而已。一個衣櫃,一張床,一個長方形的桌子。桌子上面擺著一些書。也看不清那書到底上面有什麼字,只是感覺有些像是課本。把背包放下,這背包這麼沉重,也不知道裡面裝著什麼。

拉開了背包的拉鏈,原來裡面只是幾本書和一身衣服而已。我有些失望,從這裡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線索。

再檢查了一下床上,並沒有藏著什麼。衣櫃裡面也只有幾身衣服而已。桌子的抽屜裡面也裝著一些書。

從這裡看完全沒有任何的線索。

我走出了這個房間。也許這個正是我的室。

走進了另一個房間。這裡面更加昏暗,而且一走進來就感到有些陰涼。同樣的擺設,一張床,一個衣櫃,一個長方形的桌子。只是桌上擺的東西有些不一樣而已。

桌上只放著一個羅盤幾支毛筆和一些紙還有一瓶墨汁和幾本線裝書。書上的字也看不清楚。

我有點驚奇起來,看起來這裡住的應該是一個神棍。

只是現在這裡除了我之外,沒有任何人。

拉開了桌子的抽屜,裡面竟然是空的,沒有任何東西。這裡看起來也沒有任何的線索。

事實上我也不知道到底在找著什麼。也許根本就只是在找著一些能喚醒我記憶的東西而已;但是眼前看到的這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記憶裡面完全沒有任何的印象。

打開衣櫃,這才現有一絲異樣了。因為裡面掛著的並不是我以為的神棍的衣服,而是有兩套中山裝。

我不禁吃了一驚。因為我想起了那些守護者。他們當中大部分就是如此的。還有……劉光宗,對的,那個老鬼也是這樣的穿著。我有些驚奇起來。難道說那些獨眼龍,本身就是存在的嗎?或許他們本身就是所謂的「守護者」?

而這是我的家,難道我竟然原本也只是他們當中的一員不成?而我們守護的是什麼?樹妖嗎?我們這個世界嗎?

我取出一件上裝,這才注意到打開的衣櫃門的內側竟然有鏡子,現在正看到了我的臉。這張臉我當然見過,因為永遠都不會忘記的。我現在真正的迷糊了。因為我搞不清楚我到底是誰了。現在我的模樣正是我所記得的第一輪收割時候的模樣。而我原本到底長什麼樣子呢?

鬼才知道呢!

或許羅澤根本也不會在意我長底長什麼樣子吧?或許他自己也早就忘掉了。

而他記得的只是有我這個兄弟吧?

衣櫃裡面像是一個空洞洞的空間。我不禁把手往裡面伸去,觸摸到了裡面的后板。一聲輕響,竟然有點鬆動,聽聲音好像後面真的是空的。

我有些吃驚,放下了手中的衣服,並且把裡面的衣服全都拿出扔到了床上,這才把手伸了進去,摸到了后板的邊緣。果然是鬆動的,竟然可以往一側推過去。

我有些激動起來。

或許這就是我在找的所謂的線索。

裡面果然是空的。摸了摸身上,竟然有一個手機,於是打亮了手機的閃光燈,照了過去。那是一個洞口。我鑽了進去,下面竟然還有一個梯子。

洞並不大,但是也不會太校沿著梯子下到了底,然後就是橫嚮往前。這裡似乎是完全的黑。還好有這手機,要光在真的不敢往前走去。

但我也知道,這裡只是一個夢境而已,並沒有什麼真正的危險的。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我聽到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嫂子在家哪?」

我不禁吃了一驚。

然後眼前就漸漸亮了起來。我竟然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院門前。只是現在院門是開著的,一個穿著中山裝的中年人正手裡提著一個木箱,看起來正是一個獨眼龍。沒有錯,他的左眼上面蒙著一塊黑色蒙皮。

只從他的外形上看,怎麼看都像是一隻猴子。

而開著的院門那裡,卻有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女人,正一臉疑惑地盯著他,「你是?」

這個女人我從來沒有見過,不過模樣倒是非常好看,而且我莫名的感到非常親切。

猴子一樣的中年人指了指門裡,問:「他不在嗎?」

女人怔了一下,「哦,原來你也是……他有事出去了,估計明天才會回來,進來坐。」

「這樣啊,那我就等等他。我也是有急事過來商量的,你也知道,樹妖的事情讓人頭疼埃」

看這猴子的模樣,倒有幾分以前認識的那個猴子的風範。當然,眼前的這個猴子明顯比以前認識的那個高明精幹太多了。難道這傢伙是老猴子?也就是趙半仙的兄弟不成?

猴子走了進去,門關了起來,而裡面忽然傳出了一聲輕微的驚呼聲。然後猴子就飛快地沖了出來,跑得不見了蹤影。

打開的院門裡面,那個女人倒在了地上,她的身上好像流出了一些血跡。那猴子竟然這麼不是人,竟然欺負一個孕婦!

難道他就是為了取一些血嗎?他要做什麼?難道是詛咒?

眼前再次變得黑暗,我依然身在這洞中。

而我再次往前走去。忽然前面再次傳來了聲音:「我們都是受詛咒的一族人……而且十二生肖竟然還用血咒……」

眼前再次微亮起來。昏暗的燭光,床上躺著一個一動不動的女人,正是剛才見過的;床前站著一個穿著中山裝的高大身影,在他的懷中正抱著一個一動也不動的嬰兒。

我愣住了。因為我再次看到了這個嬰兒。第一次見到是我試著衝出那個小世界時,升到了半空中,下面的地形正是這個嬰兒。

我知道,眼前的這個嬰兒,就是本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