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59,天翻地覆(2)
小說:| 作者:| 類別:

359,天翻地覆(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高大的男子根本就看不清他到底長什麼模樣,他的臉完全處在陰影裡面,他又像是一個鬼魂一般,完全不可見。

他兩手捧著那個嬰兒。嬰兒一動不動。我知道,這個嬰兒還沒有生出來就死掉了。

這個嬰兒就是真正的本體。

那個猴子一樣的傢伙,當然並不是無緣無故的跑到這裡來。他的目的我當然想清楚了,他就是來進行血咒的準備的。或許正是來取血的?

高大的男人捧著嬰兒往前走,沒有出聲。臉微微重垂下,看不出他心面到底在想著什麼。

他把嬰兒放到了前院的那個方桌上面,就這麼靜靜地看了一會兒。再然後,他忽然輕笑了一聲,輕聲說道:「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殺死我的兒子嗎?」

他忽然重新抱起了死嬰,然後快步回房,打開了衣櫃,鑽了進去。

眼前再次變成了黑暗。

我可以想象到,原來他把那個死嬰帶進了這地洞裡面。

是不是我繼續往前,就可以找到這個嬰兒了?他是不是依然還在這裡呢?原來,他一直都被藏在哪裡嗎?

我繼續往前走去。這個洞並沒有什麼分岔,空氣也並不顯得壓抑。但是這氣氛實在有些壓抑。而且走不了幾步,洞頂之上還滴下水來,一滴一滴的,感覺非常不妙。這種感覺很真實,好像我現在並不是在做夢一樣。

我有些驚異了。

「你是誰?」一個女孩的聲音響了起來,奇怪的是這個聲音我好像聽過,又好像根本就沒有聽過。因為這女孩的聲音聽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情感。

可以想象到她就像是一塊冰一樣。一個完全沒有任何一絲情感的女孩,存在嗎?眼前再次慢慢亮了起來。只不過也只是微亮而已。站在面前的是那個高大的身影,和另一個人的身影。他們的身影因為微處在黑暗中,看得不太真切。但可以看得出來那個高大的人正是那個男子。

而另一個,看起來並不像是一個女孩。

忽然我明白了,原來那是樹妖。高大的男子正站在樹妖的面前。說話的正是樹妖。從這樹妖的語氣裡面聽來,她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情感為何物。雖然是一個問句,但語氣沒有任何的情緒在裡面。

「做個交易?」男子問道。

樹妖一動不動,不過看樣子好像在打量著男子一般。這種情形看起來很怪異。因為那只是一棵樹而已。本身就沒有眼睛的。

但我卻好像看到了那棵樹長出了眼睛。

樹妖問道:「鬼王?」

我吃了一驚,眼前的這個男子才是真正的鬼王嗎?鬼王不是嬰兒的另一個分身嗎?

男子說道:「那是我死之後的身份。」

看來果然是這樣的。原來真正的鬼王竟然是他。而根本就不是張良。但是為什麼那麼多人把張良認為是了鬼王呢?

我不知道眼前生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我只是感到有一些不可思議而已。

「什麼事?」女孩的聲音依然沒有任何的情感。

「給我一條樹根。」

「代價。」

「我。」

只是簡單的對話,卻讓我更加吃驚。他原來是要樹妖的樹根。而代價竟然是他自己。

我忽然明白了過來。這個嬰兒之所以會成為本體,看來就是那樹妖的樹根在作怪了。

也許這正是我的前世今生?上一代的猴子害了我,而這一代的猴子卻成為了我的朋友?

我說不出話來,只能靜靜地看著他們。

我還想看下去,只是這時再次變成了黑暗。輕輕地咬咬牙,看來這裡果然是一些記憶的碎片而已,只是不知道這記憶到底來自哪裡。而繼續往前,卻看到裡面大了起來,竟然是一個地下的溶洞,不斷的滴水聲響起,這裡顯得有些冷。

用手機照照四面,並沒有看到人影,卻能夠看到在正中的位置擺著一個棺材。除了這些之外什麼也沒有。

又是棺材。我真的服了。而且到了關鍵的時刻,場景就斷了。這讓我感到非常沮喪。

走到了正中,看著這棺材。這棺材很小,顯然裡面躺著的並不是大人,看樣子應該正是那個嬰兒的棺材吧?

是不是我打開它,就能看到本體?而我又能不能傷害到他呢?我有點猶豫。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去面對真正的本體。

「我知道你的過去,但看不穿你的未來。」忽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就在身邊響了起來。

我大吃一驚,「誰?」轉頭看過去,看到了一個傢伙正站在我的身邊。他出現得非常突然,讓我防不勝防。

我不禁後退了一步。這個男人來得實在太過詭異了。而且完全沒有任何的來由。

他看起來非常普通,放在人群裡面都不會注意到他到底是誰。

但是他的身體卻在慢慢地變化著,身體在拔高,竟然看起來跟剛才那個男子一模一樣,只是臉依然看不清楚。

我不禁拿燈去照,依然看不真切,他的臉好像是空白一片的。

難道是剛才那個男子?也就是說他其實是我的父親?

「我是白。」他淡淡地說,「並不是你的父親。」

我不禁呼出一口氣。原來是另外一個人。他緩緩地走了兩步,然後說:「時間在你們看來或許是一去不復返的,而對於我們來說,卻只是一條直線而已。大部分的人,都有著無數的未來,但是也有極少數的人我們是看不透的。就比如說你和你的父親。你的父親為了給你續命,放棄了成為鬼王,而選擇與樹妖做交易。所以他死了。還有我看不透你。我看不透你,所以我在這裡生活了二十年,把你帶大。」

我愣住了。原來是這傢伙把我帶大的?我不禁問他:「可是,你是誰呢?」

「魔王白。」

原來是那個跟鬼王一起去對抗所謂的天外惡魔的魔王。他是不是也死了?要不然我怎麼會在這裡見到他?

那個續命看起來就只是一個笑話而已。因為真正的本體已經變成了一個死嬰,而我和鬼王呢?卻只是分出來的分身而已。一切看起來都只是一場夢而已。

眼前就是終結這場夢的關鍵所在。因為在這裡,就有著真正的本體。我不禁輕咬著牙。

一切都只是一場夢而已。

他走上前來,輕輕地打開了棺材的蓋子,裡面果然躺著三具屍體。當中的正是那個死嬰的,而在他的兩旁,卻分別躺著一隻老鼠和一隻貓。或許這正是他們所謂的「秘法」。

奇怪的是這三具屍體卻並沒有腐爛,好像只是睡著了。而我卻像是只是活在他們的夢中而已。

白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看到我,或許我真的已經死了。那麼就要靠你們了。樹妖,讓她覺醒吧。」

我不由得愣祝

從以前黑手等人的描述裡面,樹妖是不可以覺醒的,因為樹妖覺醒之後,就會有人類的情感,就會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來,而且還說是這個世界的末日。

而現在這個魔王白卻是要樹妖覺醒過來。

我有些看不明白了。

「你既然醒了,那麼就讓樹妖也覺醒吧,這是我最後的請求了。」

忽然我的眼前亮了起來。

這裡根本就不是什麼黑暗的山洞。眼前的亮光讓我適應不了。不禁眯起了眼睛,然後才看到原來是有人拿著小手電筒正在照射著我的眼睛。

我的左眼被人撐起。而右眼睜開時,那人忽然吃了一驚,後退了一步。

上面也有刺眼的光,看起來他們對我真的很不錯,竟然把我綁在了床上。這床怎麼看都像是一張病床。

眼前的那個傢伙全身白,還戴著白帽子白口罩,看起來應該是一個醫生。

「醒了。」他說道。

「嗯,醒了。」旁邊傳來了另外一個人的聲音。

看來這裡的人還不少。我有點吃驚,但是動彈不了。他們不僅把我綁在了床上,而且身體也根本就沒有力氣。

我忽然倒有點明白了,司徒無功他們之所以費心費力地要把我復活回來,或許正是要我喚醒樹妖。只是這任務,我為什麼要去完成?而且我為什麼要去完成呢?

而眼前我又在哪裡呢?

我應該被抓了。或許他們正在研究我吧?

「姓名?」一個人問道。

看起來倒像是在審問我了。姓名?我慢慢地回想著以前的事。而我到底是誰呢?或許我真的是張良;但說不准我還是司徒無功。

所以我輕輕地說:「司徒無功。」

周圍傳來了吸氣的聲音,我不知道他們是對這個答案感到吃驚還是害怕。也許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司徒無功到底是誰。

他們當中似乎還有細小的討論聲,不過我聽不清楚他們到底在討論著什麼。我只是想起了魔王白的話。他們真正要我做的,只是要我讓樹妖覺醒而已。樹妖覺醒了到底會生什麼事呢?

我有點期待那樣的事情生。

只是我現在被抓住了,完全沒有了行動自由。我又怎麼能逃出去呢?這時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張臉。開始我還沒有認出他是誰,不過忽然多就反應了過來,原來這正是老妖怪劉光宗的真正面目。

他的臉在燈光中看起來有些模糊,他說道:「老爺回來了。他讓我先來探探。」

羅澤回來了?意思就是他可以把我救出去?

我想掙扎一下,只不過渾身沒有力氣,根本就掙不動。我好生失望。

劉光宗再次說:「天要變了。」

變天了?又有什麼要緊的?反正我又不是沒見過。

而這時,剛才問我的那個傢伙再次問道:「職業?」

職業?我怎麼知道司徒無功到底是什麼見鬼的職業?或許是個醫生?因為以前司徒就是一個醫生。

「別問了,我知道司徒無功是幹什麼的。」這時響起了一個老頭的聲音。

而我的身體也慢慢坐起。這並不是我自己的力量,而是床的上半截是活動的。

終於不必面對著上面的強光,我放鬆了下來。剛剛走進來的那個老頭看起來是一個道士。長得倒是仙風道骨的。只是在這現代,忽然冒出來一個裝神弄鬼的傢伙,這完全是格格不入的。

這個道士看起來有六七十歲的年紀,頭都白了大半,他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司徒無功其實早就死了。我的三個師兄正是被他殺死的。當然,這都是舊事。不管你到底是不是司徒無功,我只想知道,樹妖到底在哪裡?」

我不禁怔祝樹妖不一直都在周小建的家裡嗎?這麼近,他們怎麼可能找不到?或許正是因為太近了,所以他們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