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60,天翻地覆(3)
小說:| 作者:| 類別:

360,天翻地覆(3)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好幾個打扮得像是醫生一樣的傢伙;再加上一個老道士模樣的傢伙。 這樣的組合怎麼看都會讓人感到奇怪的。

醫生代表的是科學;而道士代表的是什麼呢?

都無關緊要了。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我應該是被警察抓住,然後竟然被送到了這裡。空氣裡面充斥著酒精的味道,不過這裡看起來並不像是一個醫院,因為太黑了。這個小小的房間竟然並沒有窗戶,僅僅只有一扇進出的門而已。

怎麼看這裡都有點像是一個牢房。

我不僅被關在這個牢房裡面,而且還被綁了起來,身體還沒有力氣,頭還有些暈。他們果然小心。

劉光宗的臉慢慢隱沒在了天花板上,看來他已經走了。我感到有些失落。我叫醒了他,他現在卻不救我;估計是因為他沒有力量來救我而已。

我看著眼前的這個老頭,問他:「你找樹妖做什麼呢?」

剛才問話的那個白衣服傢伙說道:「你這不是明知故問?」

我卻沒有看他,而是看著老頭。他們找到樹妖,也是跟我一樣要喚醒嗎?問題是我並不知道怎麼去喚醒她。

老頭嘿嘿了一聲,卻沒有說話。

我很奇怪這老頭到底有沒有真本事。如果他真的有真本事的話,就應該能注意到剛才劉光宗進來了,他應該就能抓住劉光宗;但是他顯然對劉光宗視而不見。這點讓我感到很好奇。

這麼說,他根本連老鼠他們都不如。而老鼠他們顯然是不如司徒無功的。這麼說起來的話,眼前的這個老頭其實是個廢物?或者說他根本就是一個裝模作樣的傢伙而已?

那個白衣服的傢伙又說:「要我說的話,我們根本就不必問這麼多的,老先生,你不是會抓鬼嗎?直接把他的魂給抓出來,然後不就行了?」

老頭搖了搖頭,「抓鬼?也要看地方的。這裡已經是詛咒之地,要不然怎麼只有我這個老傢伙跑過來?就是因為我已經老了,本身就活不了幾年,所以才幹脆跑了過來。如果問不出的話,只能把他轉移走。」

我不禁愣了一下。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一方面他們要找樹妖,而這裡卻成了一個禁地一般的地方,他們進來之後,不要說抓鬼了,剛才明明就有一個鬼魂出現在他們眼前他們都視而不見。也不知道是不是這老頭在故意搞鬼。

這仙風道骨的模樣,倒顯得比較有說服力。

那白衣服的口罩男說道:「要轉走?這個恐怕不行。」

老頭卻眯起了眼睛,他問道:「怎麼不行?」

「畢竟……」

畢竟下面沒有話了。因為那傢伙已經死了。還好我早就經歷過很多這樣的事,所以並不算太吃驚。這老頭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他的手剛才一直背在身後,而此時,他右手的短刀已經刺入了剛才說話的那個白衣口罩男的胸膛裡面。他的刀夠快,人更狠,不僅刺出了這一刀,而且左手還揮出。

揮出的左手同樣抓著一把短刀,劃過了口罩男的喉嚨,本來口罩男看樣子還想按照程序應該要慘叫一聲的,但更慘的是他根本就叫不出來,因為氣全都從喉嚨的傷口漏了出來,那氣還比較包,竟然先是像一個噴霧器一樣呈散型地噴出,再然後才象徵似地冒了兩三個血泡。

沒有慘叫比有慘叫更慘。

老頭的身手竟然非常快,他在揮動左手的短刀時,竟然順便來了一個翻身,右手的刀就從口罩男的胸口抽了出來,血終於流了出來;右手的刀一揮,竟然劃破了另一個人的喉嚨,那人抓著傷口,不住倒退著,根本就說不出話來,退到了牆根,因為缺氧和恐懼,幾乎連眼珠子都掉了出來,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像是一個惡鬼。

老頭根本就沒有多看他的傑作,而是身體一轉,左手的刀順勢再劃過去,另一個口罩男再次中招。他不僅手快,眼更快,刀刀都致命。

轉眼之間,他竟然就連殺數人,除了第一個是受了兩處刀傷之外,其他的都只是割斷了氣管;而且他行動太快,那幾人根本就反應不過來,竟然連一聲慘叫聲都沒有傳出去。

有的只是完事之後的倒地聲。

我不禁感到頭皮一陣麻。想不到衝出了小世界之後,竟然還是一樣的。殺人到處可見。以前為的是衝出小世界,成為那唯一的一人,而現在呢?

看來是為了我,或者為了樹妖。他要把我帶走,所以就殺了這些人?

「怕死么?」老頭忽然眯著眼睛輕聲問我。

我這才回過神來,定定地看著他。他顯然並不想現在就殺死我的。我只是搞不清楚他到底想幹什麼而已。

這麼頭都白了一半多的老頭,誰能得到他竟然有這麼強大的戰鬥力?

他並沒有收起短刀,而是忽然往我的手刺過去。

看來他果然還是要對我動手的。

但是讓我感到奇怪的是,他竟然說道:「你自由了。」

自由?

他並沒有刺傷我的手,而是割斷了綁住我的帶子。我的左手果然自由了。他輕輕地把手裡的一把短刀扔到了我的身上,「再見。」然後轉身就走。

莫名其妙!

我想叫住他。但顯然現在並不明智。他殺了那麼多人,只不過是要把我放出去?顯然並不是這麼簡單的。先不管這些人死沒死;那些普通人現在都會要抓我的;而這些人死了,他們就只是多了一個借口而已。哪怕他們真的知道這些人並不是我殺的,也只會算到我的頭上而已。

我感到了一股陰暗正在往我襲來。

果然變天了。而這種變化,竟然先表現在這個老頭身上。轉眼之間,他殺光了這裡的人,轉身就走,留下我一個在這裡。

我抓起了短刀,割斷了綁著我的帶子,終於下了這床。地上已經到處是那幾具屍體流出來的血。頭依然有些暈。但我不能在這裡久留。只能走出去。

現在我才現,原來身上穿著的是病號服。或許他們真的本來打算對我進行一番研究的。說不準還會把我解剖了,查看身體內部。

只不過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幫我治玻

管不了那麼多了。不管那老頭到底有什麼打算,似乎他都救了我一命。而我要去哪裡呢?老頭顯然會跟蹤我的。他擺明了就是要讓我無處可逃吧?

走出了這個小房間,門外是一個通道,很小,只能容兩個人並肩而走。這裡怎麼看都像是在地下,因為比較悶熱,而且空氣有些不清新。

前面一道打開的鐵門,門邊同樣倒著一具屍體。

看樣子老頭正是從這裡殺出去的。

我走了過去。鐵門過去之後竟然是幾間像是辦公室模樣的房間。我不禁轉頭看看過來的路,從我出來的房間再過去,還有好長的通道,看來這地下是一個基地模樣。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作什麼用的。

那幾間辦公室模樣的房間裡面,也倒著幾具屍體,還新鮮著。很多的文件,還有儀器,有些我認得,有些認不得。

繼續往前走,看樣子就是出口了,一道鐵門,虛掩著,穿過去,是一道往上的樓梯,上了樓梯之後,卻是一道看起來跟牆一樣的門。推開,外面只是一個小房間而已。房間裡面擺著辦公桌之類的。

一個醫生模樣的傢伙正坐在辦公桌的後面,低頭看著什麼。

「就完事了?」他頭都沒有抬。

「嗯。」我應了他一聲。

他依然沒有抬頭,「剛才老先生剛走呢。」

「嗯。」我看著那門外,這裡顯然是一個醫院,有著醫院特有的氣味。這個傢伙顯然也是一個真正的醫生。只不過他竟然不做醫人的事,反而要去做那搞鬼的事。

看來這裡就是地面上了。老頭竟然放過了這個傢伙。當然,從老頭的角度來看,如果在地面上公然殺人的話,他也逃不掉的。

我往門外就走,不禁走得有點急。

那傢伙好像看書還是看什麼看得比較專心,竟然沒有現我。

走出了這個辦公室之後,轉頭,這才現,原來這只是一個門診而已,寫的是神精科。看不出來有什麼特別的。

外面就是走廊,走廊裡面倒是有幾個人。現在我當然不可能手裡抓著短刀。只不過身上還是濺了幾滴血。不過現在也沒有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個女護士端著藥品從我的身邊走過去,忽然回頭問道:「你是在住院的?」

我沒有理她,而是快步往前面走去。

前面就是大廳,有前抬藥房之類的,過去之後就是正大門。這大廳裡面倒是人數眾多,不過還是老頭老太居多,年輕人比較少見。

「喂,叫你呢1那女護士竟然追了過來。

我不禁轉身瞪了他一眼。

「你是住在哪個病房的?不可以隨意亂走的。」

看得出來,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隱藏在下面的那些地方,也根本就不知道下面到底在做著什麼。

他們只是一群普通人而已,有了病,就來看;沒有病,就不進來。

而我呢?

我剛剛被一個殺人狂給放了,而將要面對的,卻是無數的人。

「這傢伙倒是眼熟呢,你們看他像不像那具屍體?」一個正在等著拿葯的年輕人忽然說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