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67,天翻地覆(10)
小說:| 作者:| 類別:

367,天翻地覆(10)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難道他最近一直忙著就是去取這玩意兒?那麼他知道本體在哪裡了?我有點吃驚。

人群亂紛紛的。人們四處逃散,人擠人再平常不過。而且在這個時候,那邊的警察終於現這邊出事了,已經開始行動,往這邊衝過來。

有一個傢伙還用大聲公在大聲說話:「所有人蹲下1同時還鳴了一槍。

我看著羅澤,他手裡正拿著那個小盒子。我正要向他走過去,不過這時那些老頭老太們亂到已經不會選擇路線了,他們竟然還有人往我這邊衝來的。

在這個時候,我終於有了一些危機意識。既然那講故事的老頭都是一個道士,在這裡說不準還隱藏著其他人。

所以我狠狠地推開了正要從我身邊逃走的老頭,他摔倒在地,後面跟進的人頓時把他踩在了腳下,連慘叫都來不及。

這個老頭看起來很弱小,根本就不可能對我構成威脅;但別人可以。

我並沒有放鬆。這時終於危險來了。我的眼睛被一個閃光閃了一下,吃了一驚。那是刀子的閃光。

在我的身體右側,一個彎著腰看起來病得不輕的老頭,竟然在這個時候竟然長身而起。原本的他彎著腰,看起來根本就沒有多少力量;但是此時直腰站起之後,竟然顯得比較高大;他的骨架子長得極好,只不過身體比較清瘦,但依然可以看得出來他當年的風采。

這老小子的身手也相當了得,竟然二話不說拔刀子就捅。現在他離我近,這一刀自然是往我捅來的。還好我事先就感覺到了不妙,雖然推了一個看起來並沒有威脅的老頭,心裡頭也稍微有那麼一點點愧疚,但現在並不是我愧疚的時候。這些傢伙可都是要我死的。

這老傢伙的很快,我往旁邊閃開,順手就去抓他的手。只不過這時候,腳上卻一絆,差一點就摔倒了,右腳踝被緊緊地抓祝沒有時間去看到底是哪個王八蛋乾的好事。

那老頭畢竟老了,而且哪怕以前他真的是一個法師的話,在這裡住久了,也不復當年之勇了。

我忽然明白了過來。這詛咒之地住久了就會失去所謂的異能;所以那些法師中,也只有那些老弱病殘才會住進來。那些年富力強的應該就守在城外。

而眼前老頭老太居多,也說不準到底有多少他們的人在裡面。或許他們在之前的生活中,早就被磨平了稜角,變成了普通人;但在這個時刻裡面,他們很有可能就會暴起傷人。

抓住了老頭的手,在我差點要摔倒的勢子當中,他也順勢被我一拉,拉了過來,然後我當然不會客氣,右手握住了他握刀的手,反手把刀子狠狠推了過去。

這時旁邊的人紛紛倒地,老骨頭老腿的,根本就承受不住現在這種狀況。

刀子狠狠地刺入了他的心口,他啊啊了兩聲,往下軟去。

這時我才來得及看下面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原來正是剛才我推倒的那個老王八。這個時候他哪裡還是剛才那慈眉善目的模樣?分明跟我有著苦海深仇的表情。這老小子滿臉猙獰,雙手死死地抱住了我的腿,而且現在竟然還要張口咬來。

看來這傢伙身上並沒有帶刀子,要不然這老王八肯定早就一刀子捅了過來。

我一腳狠狠往他的心窩踢過去。

紛亂的人群正在想方設法從我們這裡逃開;但那邊衝過來的警察,還有暗地裡肯定也隱藏著很多老王八,卻把人群往這邊擠來。

一時亂得像是一團沒有了觸角的螞蟻一樣,倒地的倒地,被踩的被踩,踩人的老傢伙也站不穩,也倒了下去。

所以倒地上的人越來越多。

我一腳狠狠踢在了那老王八的心窩,他叫了一聲,鬆了手,我可不會再跟他客氣。剛才那一腳我就感覺已經踢斷了他一根或者兩根骨頭。現在他鬆了手,我的身形倒再次搖晃了一下,這主要是因為他的力道撤了。

我正要給這老王八補上一腳,而這時那伙老傢伙再次顯示出他們的實力來。槍聲響起。

這聲槍響就在身邊響起,人群這麼亂,剛才我並沒有注意到;而現在轉頭卻看到一個老頭手裡正拿著一把手槍,而槍口對準的正是羅澤。這把槍倒有點像剛才那個被羅澤弄死的傢伙的。

羅澤的身上流出了血,這一槍看起來雖然並不致命,但也讓他受了傷。傷口正是在手上。他的身形一晃,手中的小木盒都差點沒拿穩。他正要難,這時他卻猛地向前衝來,腳步踉蹌,差點倒地。手中的木盒卻飛天而起。同時從他身後一個老頭高高躍起,往那個小木盒抓過去。

正是伍百三那老王八。

他也不知道在人群裡面躲了多久,這時忽然難,一擊成功,剛才竟然還在羅澤的後背上插了一刀。

羅澤怒吼一聲,顧不得身上的傷,抓起正在一個正在腳底下試圖爬起來的老頭就往伍百三扔過去。

這人形的巨大暗器一時也讓伍百三措手不及,被砸了個正著,身體被砸得橫飛了兩米,落在人群當中。

而此時,羅澤往那個小木盒的落點奔去。

只是這裡人這麼亂,他只能硬擠開人群。

這蒙蒙也太魯莽了一點。在這種場合裡面,怎麼能拿出這麼寶貴的東西呢?那些混在老頭老太裡面的老王八們,哪個不會急紅了眼去搶?

果然,除了伍百三之外,一個老頭也躍了起來,一把抓住了那個小木盒,然後混入了人群裡面,根本就看不到蹤影。

那些老王八,果然一個比一個奸埃

這時警察已經沖了過來,伍百三也不見了蹤影,估計他正在追那個搶了小木盒的老傢伙。而羅澤也身上帶傷,他衝過來一把拉住我,「走。」

走個屁啊,走,現在這種情況,是我們說走就走的嗎?

那麼多警察沖了過來,人群也終於散了開來。羅澤早就沒有了剛才的意氣風,他現在看樣子傷得比較重,不僅手上帶血,背後還插著一把刀子。

血水不斷從他的傷口流了出來。

而這時,他竟然一把拉住我,往警察那邊跑去。

「站住1警察們都神情緊張,手裡端著槍對準了我們。我們只要敢亂動一下,我敢保證他們就會開槍的。

雖然子彈可能殺不死我們;但如果太多子彈擊中的話,也不是好受的,身體估計都會被打成篩子。那樣不死也會比死了難受的。

羅澤卻咳出了一口血來。他這時根本就不去理會警察說了什麼,而是直接就扔出了一把短刀。短刀正擊在那個說話的警察胸口,那傢伙馬上倒地不起。

旁邊的幾個警察大驚失色,有一個一時忘了開槍,竟然還尿起了褲子;而其他幾個明顯就更爭氣一些,開了一槍。

子彈就從我的耳邊飛過,讓我有一種耳鳴的感覺。

這傢伙果然還是那樣,一直都是無法無天的。而且比在小世界裡面還更無法無天。他現在這是公然殺人啊!

而且殺的還是正義的警察。雖然這些傢伙並不是正義兄,但難保會不會有幾個會成為正義兄埃

我倒有些不忍。

但是他殺心一起,任子彈擊在他的身上。我清楚地看到子彈擊中處血水飛起的那種壯麗。他放開了我的手,隻身沖了過去。

警察且戰且退;但是他們的度根本就比不上羅澤。現在了瘋一般的羅澤一手抓住一個正想逃跑的警察,把他擋在了胸前。

「看看誰更惡呢?」他冷冷地說。

誰更惡呢?

或許根本就不用去想。現在也並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我當然也不能閑著,也從地上拉起了一個老頭當成了盾牌。

「幹掉他們1那個隊長再次出現。那傢伙現在手裡拿著的竟然是一把自動步槍。

這玩意兒可比手槍猛太多。不僅子彈更大,而且槍管子還更長。以前老虎的狙擊槍之所以能擊傷我,正是因為槍管長和子彈威力大。手槍我們還可以不當回事;但是這自動步槍可就不是那麼好玩的。

好在我們兩個現在手裡面都有盾牌。

但是那可惡的警察竟然不理會盾牌的死活,竟然真的敢開槍。也許這些人在他們看來,都是為正義所犧牲的;只要能殺了我們,他們就可以付出這樣的代價。

天空之上的直升機在轟響著;地面上的各種槍在轟響著。在這一刻,我內心面也在叫著。

這只是一個虛幻的世界而已。這些人都不是真的。或者說,這個世界的收割日可能馬上也要到了!

這個世界的收割日又是一副什麼樣的景像呢?我只想當一個旁觀者,我只想看看那末日的壯麗。

子彈不僅擊在了我手中的活盾牌上,而且還有幾顆擊穿了他擊在了我的身上,好在被他擋了大部分力道,到達我的身體時已經力竭了,對我並不能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轉眼之間,盾牌就已經死得不能再死。

而羅澤已經衝到了幾個警察的面前,手中亮出了另一把短刀,把手中的盾牌一扔,掉在地上幾乎成了一灘肉泥。

他手中的短刀一劃,便有一個警察倒下;他的身手比之伍百三有過之而無不及,轉眼之間,乾淨利落地幹掉了眼前的幾個警察,還是那個隊長機靈,早就後撤了,要不然也肯定死在了羅澤的手中。

我也扔掉了手中的盾牌。這時羅澤已經一把拉開了警車的門,鑽了進去,估計那車裡鑰匙都還沒有拔,他馬上就動了車。

我也快步沖了進去;都還沒有關上車門,他就已經狠狠倒車撞倒了幾個人;然後這才猛轟油門往前衝去。

車身猛地顛簸幾下,也不知道有沒有把軋著的人壓成肉餅;這條直街道他根本就不避人群,直接往人身上撞去。我差一點就被甩出了車外,還好緊緊抓住了座椅。

想起要關車門時,車門已經撞在了電線杆上,狠狠地關了起來,出了很大的響聲。

頭頂上還有直升機在飛著。

而我們又能去哪裡呢?

這個時候他還有好心情笑,「嘿嘿,這下好玩了。」

「好玩個屁啊!你把眼睛都丟了1

「丟了才好玩嘛。那些老傢伙,混進這裡,不就是想得到樹妖和眼睛嗎?這下我就故意給他們,讓他們殺進來。到時候,那些凡人,要對付的,就不再是我們,而是他們了1

「你故意的?」

「要不然你以為我腦殘,會在這個時候拿出來?」

「這一刀也是你故意挨的?」

「沒辦法,演戲要足。不過那老王八蛋下手真狠,差點就要了我的命。」

「……」

「沒關係,反正我們都死過一次了。這次就算是復活了吧,命不值錢。我只是給他們打打預防針而已。如果樹妖真的醒了,那就不是只這裡亂套,而是全世界都會亂套的了。」

什麼亂套?

也不睜大眼睛看看,現在這種情況,整個天都要翻了。現在這事情越鬧越大。果然是天翻地覆埃只不過,如果他剛才真的只是演戲把那眼睛送出去的話,似乎他也是想把暗中的那些勢力給勾出來。

「收割日快到了嗎?」我不禁問他。

「收割日?哦,也算是吧。樹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覺醒;如果不提前或者儘快把他封印的話,靈魂就會完全亂套,所以整個世界也就完蛋了。是的,這就是收割日吧。」

「那我們,是要去封印她?」

「封印?現在除了你我,還有誰有這個能力呢?」

這時他不禁嘆了一口氣,神情也變得沮喪起來。

除了我跟他,其他人竟然沒有這個能力?這就是為什麼要我回來的原因嗎?只不過,鬼王為什麼要我喚醒樹妖?

他接著說:「不過現在他們也有這種能力了,只要他們真的敢用那隻眼睛,他們就肯定會殺過來的。就讓我們在收割日之前,先幹掉那些內奸1

「內奸?1

這時已經快到前面的路障。但是他根本就沒有絲毫減的意思,直接就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