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68,司徒無功與蒙蒙
小說:| 作者:| 類別:

368,司徒無功與蒙蒙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他依然是那麼的瘋狂埃時間好像又回到了從前。那時的他也是天不怕地不怕;只是現在換了另一個世界,他怎麼還是一樣?

或許正是因為世界完全不同,而他的親人都已經離去了——又或者沒有離去?誰知道呢。反正現在的他看起來更加瘋狂。

沖開了作為路障的兩部車,我們的這輛車的車身已經變得破爛不堪。在衝擊之前我就作好了準備,所以我並沒有因為這撞擊而飛出去。羅澤呸了一口,大聲說:「真夠瘋的1

「你還說別人?你不就是這麼瘋?1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回來了,我的心情也轉好了。好像我們兩個又回到了曾經。那時的歲月,雖然很短,但足夠讓我記住一輩子的了。雖然我現在依然不知道以前在這個世界跟他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又或者說我們的友情到達了哪種地步;但從小世界裡面他的表現來看,肯定差不了。問題就是,他現在到底是蒙蒙還是司徒無功?

看他這麼拚命的架式,倒真的很像蒙蒙。

「嘿嘿,我這只是給他們提個醒而已。」他還在一邊大言不慚。

我當然拿他沒有絲毫辦法。手在他身上,腳也在他身上,現在這車就是他的。只是他現在身上並沒有背著長刀,倒真的有點看不慣呢。

我看著他的側臉。現在他這中年人的模樣,但是行事作風卻又像是一個未成年人一般。從他的外表上來看,他應該是一個穩重的人才對;事實上他也應該是一個功成名就的商人;但是現在他的行事作風卻與他的外表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我不禁愣了一下。

為什麼他有這麼強烈的反差?好像他根本就不是眼前這個中年人一般;又或者說這具中年人的身體裡面,裝著的其實是一個年輕的靈魂。

難道,這小子果然也死了嗎?他的靈魂,其實早就消散了大部分?現在留下來的,只是一個殘缺的靈魂嗎?

「你誰?」我忽然問他。

他倒是怔住了,轉頭看了我一眼,「蒙蒙啊,還有誰。」

這小子果然還是那個德性,現在這說話的時候,竟然不看路,我不禁大叫:「小心!操1

「他……」他趕緊轉頭,大叫起來,手腳也忙亂起來。但是這車開得這麼快,根本就不剎不住,猛然撞到了橋頭上。這只是一座很短的橋而已,下面是一條不大的河,河水倒是比較清;在橋頭上還寫著這橋的名字:「芙蓉橋」。

我們根本就沒有系安全帶,車身猛然停住,出了一聲巨響,車屁股從後面抬了起來,而也感到我飛了起來。

猛烈地撞擊在了前窗玻璃上,然後飛了出去。

在空中我還來了一個翻身,正看到車身也翻了一個筋斗,落在地上,而我卻依然還在空中滑行著。

蒙蒙那小子竟然還玩了起來,張開了雙手,就好像他有翅膀一樣,但是嘴裡依然在大聲說:「……媽的1

後面不遠正是追擊的警車;而在上面,依然還跟著直升機。這時這條路竟然都空了。那些警察行事作風也很果斷,竟然這麼快就把前面的路給清空了。

在前方,也有一伙人正在等著我們,那卻不是警察,只是一些拿著棍子的普通人打扮的傢伙,他們在橋的那頭設了路障,也不知道是自組織起來的還是被徵用的。

那伙傢伙看起來像是這裡的混子,並不是老頭,而是年輕人。

蒙蒙先落到了護欄上。他的身手果然不錯,竟然還在護欄上站住了,轉頭看了我一眼,「跳1

跳個屁啊!這小子都受了傷,背後還插著一把刀,現在還在流著血,竟然就要跳河?而且這條河也太小了一點吧?而且水又那麼清,一眼見底的,跳下去有個屁用!

我根本就來不及說話,他就跳了下去。

好吧。我也落到了護欄上,然後倒身下去,往水裡落去。

如果這個時候我還有那時間的異能的話,那根本就不會怕他了。可是我沒有。當然,在這個世界有那樣的異能也很不科學,要不然其他人還怎麼混?至少這個世界也比以前的那個小世界要真實很多。

根本就還沒有落到水裡,這時機關槍就響了起來。原來是直升機上面的人終於忍不住了,開始瘋狂向我們射擊起來。

但是這時他們根本就射擊不到蒙蒙,因為他已經躲到了橋下。這小子竟然是一把抓住了橋下垂下的一條繩子,晃進了橋下;我落下時,正見到一條繩子往我甩來,我一把抓住,那邊一拉,我也往橋下飛去。

子彈不住擊在水裡,濺起了一些水花,打死了幾條小魚。

這下面竟然早就拉起了另外一條粗繩,他正單手吊在粗繩上面,把我拉過去之後,我也吊在了粗繩上面,我不禁問他:「現在怎麼辦?」

他嘿嘿了一聲,然後往一頭爬過去。

爬到了橋的那一頭,那裡居然有一個洞口。

我真是服了他了。想不到哪裡都是他的洞。難道這裡也是他的一個小基地不成?

走進了那個洞口之後,裡面完全是黑的,而且也比較小,他卻早有準備,拿出了一個小手電筒,打亮了往前走去,一邊走一邊說:「放心,這裡是跟下水道相通的,從這裡,我們可以走到這個城市的任何一個角落,所以他們抓不到我們的。」

「我剛才還在擔心他們會不會用毒氣呢。」

「還毒氣,他們就算有再多毒氣,也毒不到我們的。」

「那接下來怎麼辦?」

「當然是等了,等那些王八蛋坐不住,等他們跟警察對打起來。你看我這樣子,都身受重傷了,還能怎麼辦?」

原來他還知道自己受了傷埃剛才那行事作風,根本就是一個瘋子嘛。

聽不到外面的動靜,但我知道警察肯定行動了起來。他們或許在一開始還不敢衝過來查看,但時間久了,他們肯定會坐不住,所以這個洞口肯定會被他們現的。

果然,這洞裡面有水,而且氣味越來越難聞。我都快要吐出來了。也不知道這裡通的到底是什麼廢水。

有些地段還特別小,根本就要爬過去;忽然前面倒有了亮光,而且還傳來了幾個人的聲音;前面的洞已經大了不少,可以直行著走。抬頭還可以看到上面有一個小洞口,應該是直通路面的,只不過被蓋了起來,漏進了一些光。

這裡果然就是下水道。

腳下忽然一聲響,原來是踢到了一個破手機。我不禁彎腰撿起了這個破手機,拿在手裡小心地查看著。

這破手機看樣子相當古老了,跟剛才在外面見到的他們用的不同。

「哼,你倒是心情好呢。」走在前面的羅澤忽然冷冷地說,「我要找個地方養傷。」

他的語氣和態度讓我吃了一驚。怎麼忽然之間他就變得這麼冷冰冰的?

「我剛才就說過了,那是因為你太過瘋狂了。」

「我告訴你,這裡可不是你原來呆的那個世界,在這裡,你會死的,所以以後任何事,都聽我的指揮。」他的語氣依然冷冰冰的。

我就鬱悶了。剛才還跟他聊得那麼開心,怎麼轉眼之間就變了一個人?操,不會真的變了一個人?

「你誰?」

「司徒。收起你那小孩一樣的心性,我可不是羅澤。不聽話的手下,我只會殺掉1

「司徒無功?1我停住了身體,怔怔地看著他。

「怎麼,這麼快就不認識我了?我只是佔用了你的這個兄弟的身體而已。順便也接收了他的一部分靈魂。我把你弄回來,可不是讓你在這裡玩的。」

我去!果然是司徒無功。這麼說起來,在羅澤的身體裡面果然有兩個靈魂。一個是蒙蒙,另一個正是司徒無功。

只不過他們並沒有真正的融合在一起,而是分開掌握著這具身體。就像是兩個人格輪流顯現一般。

我真有點受不了眼前的這個複雜的傢伙。這傢伙說不準真的什麼時候就會要了我的命。

既然現在是司徒無功顯現了出來,我跟他當然沒什麼好談的。如果我夠陰險,真的一刀殺了他的話,蒙蒙或許也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怎麼不說話了?」我一直沉默地走著,倒讓他好像有點不自在了。

「我說你們這樣累不累?兩個靈魂在同一個身體裡面,這樣爭來爭去的,哪個都不自在埃我看你不如自己再去找一個身體?劉光宗知道吧?那小子不就是原本是個鬼魂,後來佔了一個身體?」

「呵呵,重新找一個身體?說起來很簡單。問題是別人的身體能隨便佔據的嗎?那樣的話,不到處都是鬼上身了?能鬼上身的,也只有那些靈魂很弱小的傢伙,或者靈魂離體的,只不過我哪怕真的上了身,也不能以人類的身份活著,要不然我們怎麼會這麼廢力地把你復活回來?直接讓你的鬼魂壓進一個人的身體不就行了?劉光宗的身體是反幽靈計劃特製的,是專門培養的空白身體,就好像一張白紙,只不過那小子估計也不好過。我之所以也要融合一部分羅澤的靈魂,正是因為我要使用我現在這具身體而已。要不然一個凡人的靈魂,我何必去融合1

看來他所融合的那一部分蒙蒙的靈魂裡面就有著劉光宗的記憶了。難怪蒙蒙表現得那麼怪,原來有一部分靈魂果然被當作代價被司徒無功融合了。

他接著說:「其實,我最想融合的還是你的靈魂,嘿嘿。」

我不禁狠狠瞪了他的背影一眼。我當然知道他一直的想法就是要融合我而已;只不過當他進入了那個小世界之後,現根本就行不通,所以這才轉而求其次,融合了蒙蒙的靈魂。

算起來,也是這小子陰了蒙蒙。

只不過我現在卻拿他無可奈何。因為那身體是蒙蒙的,而且蒙蒙的靈魂也在裡面。

我不禁問他:「周小建呢?」

「他?沒什麼事。等我們喚醒樹妖之後,就靠他來保護了。」

「真的要喚醒?」

「要不然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只有喚醒了他,殺光那些道貌岸然的傢伙,吸收了他們的靈魂,樹妖才能真正強大起來,我們,才有一絲機會。」

「殺光誰?」

「還有誰?僅僅只是收割而已。」

又是收割!只是,這一次收割的,是誰?是那些和尚道士?是伍百三他們那一伙人?

還是,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