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69,為樹妖施些肥
小說:| 作者:| 類別:

369,為樹妖施些肥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等到天黑人靜時,我們才摸回了周小建的家裡。周小建早就急得在那裡團團轉。只不過看到我們時,他還是高興了一下。

我們都洗了澡,羅澤處理了一下傷口。看來司徒無功果然強大,直到現在他依然是主導。我們三個人坐在院子里,就陪在樹妖的身旁。

這是這麼一棵小樹,普通人看到或許只會認為它長得奇特而已;但是在暗地裡,卻不知道有多少人為她爭破了頭皮。

伍百二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問樹妖在哪裡;小世界之所以存在,也只是因為有一條樹妖的根而已;這個世界之所以存在,也僅僅只是因為眼前的這棵看起來弱不經風的小樹而已。

開出的那朵小花看起來正在開始結一個小小的紅色果實,也不知道這果實到底是什麼鬼,像是一個小小的珠子一般,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花落長成。

周小建不禁問道:「她真的能聽到我們講話?」

羅澤冷冷地說:「暫時聽不到,她現在還在沉睡,只有當她真正醒來之後,才能夠聽到。」

「吸收靈魂;然後呢?」

「每個人其實都有前世今生,死後被樹妖吸收,凈化,然後再釋放出來,經過這些過程之後,所有的記憶都被清除掉了。」

周小建更加有興趣了,問道:「她能進行光合作用嗎?」

「當然能,要不然怎麼生長?」

我暈。這全世界唯一的大妖,竟然還真的是一棵樹不成?還真的能進行光合作用?好吧,我算是服了。我緊緊地盯著樹上的那朵小花,看著看著,我忽然好像看到了一臉。那是一張女孩的臉,正在對著我笑著,看起來很美。而且隱隱記得在哪裡見過一般。

我知道這應該是出現幻覺了。我不禁搖了搖頭。

再看過去時,花還是花,草還是草。

司徒無功點了一根煙,深深吸了一口,「接下來的幾天,這裡應該會真的亂套,很多人都會死吧?得到了那隻眼睛,他們肯定會殺進來的,他們肯定想找到樹妖的。」

周小建問道:「那怎麼辦?」

「隨他們殺去吧,也算是給那些人提個醒,他們殺他們的,我們做我們的事就行了。」

「那我們做什麼呢?」

司徒無功輕笑了幾聲,得意地說:「他們做夢都想找到樹妖,可是他們怎麼知道,其實樹妖就在這裡而已。估計翻遍全城他們都找不出來。周小建,你就守在這裡就行,好好看著她。」

周小建不禁吐了吐舌頭。

我卻在想著剛才他所說的每個人都有前世今生。這世界還真的很悲劇啊,其實就是一個又一個輪迴而已。每個人生或許都只是一個小輪迴而已,而無數的小輪迴,就組成了這個輪迴的世界。我不正剛剛擺脫出了一個小輪迴嗎?只不過跳進了一個更大的輪迴而已。

怔怔地看著眼前的樹妖,忽然想問我的家到底在哪裡;又知道這個問題其實根本就不必去問。因為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怎麼會知道呢?而且問出來也太傻了一點。

眼前的樹妖依然一動不動的,看起來有些傻。只不過忽然我就想,這樹裡面會不會也會冒出一個小女孩來呢?然後對我笑著說:「張良,你怎麼不找我玩?」

玩?有什麼好玩的?難道以前你找過我玩嗎?

想起以前見過的那個小樹妖的化身小女孩,我不禁輕笑了一聲,聽起來她好像跟我很熟一般。當然,我之所以活著,也正是因為有她在。

只不過真的跟她很熟嗎?我看未必吧?畢竟她是樹妖,是這個世界存在的根基。

我別過頭去,而眼角的餘光卻發現那朵小花裡面好像正有一張笑臉對著我笑。我愣住了。轉回頭看過去,花依然只是花而已。

看來只是出現了幻覺。

搖了搖頭,不禁暗自笑了一下自己的白痴。還好剛才回來的時候吃過了晚飯,現在體力也恢復了一些。只是我感到奇怪的是,我現在並沒有感覺到什麼詛咒不詛咒的。這詛咒之地難道另有什麼隱情不成?

我不禁問司徒無功:「這裡是詛咒之地?」

他點點頭,不過並沒有說明。

我也不想繼續問他。場面就這樣安靜下來。我倒忽然有點希望這種平靜能繼續保持下去。因為在這種氣氛裡面,我感覺我還活著。大家也都還活著。

這裡有我的朋友:蒙蒙和周小建。雖然還有一個討厭的司徒無功。而且司徒無功的腦子裡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而我就簡單一些了。我忽然覺得放下了所有,從此以後如果能就這麼平靜地活下去,活個幾年也還算不錯的。

人都有一死的;我當然不可能去醫院裡面治什麼病;等到身體裡面的病真的要致我於死地的時候,我的靈魂是不是也會飛出來,被樹妖就這麼吞掉呢?

那個嬰兒的父親以自己為代價,喚醒了樹妖,跟她做了交易。看起來是父愛,又或者根本就不是呢?

我忽然一個激靈,腦子也清醒了過來。他既然能喚醒樹妖,而且樹妖一直都在他家的下面,看起來他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人物。

當然重要!因為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將會成為公是想不到兒子還沒有出世就死掉了,他倒放棄了鬼王的身份。

他是怎麼喚醒樹妖的?而且還以他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才換來一次交易。而這一次,鬼王要我喚醒樹妖,代價又是什麼?

他沒有提;但是我能夠想象得到,似乎就是這整個世界!

而這時,忽然響起了敲門聲。我幾乎跳了起來。這種夜晚裡面,怎麼會有人來這裡敲門呢?難道又是周小建的那個同學不成?

「誰?」周小建提高聲音問道。

「是我。」外面響起了一個平和的男人的聲音。

「朱大爺?」

「嗯。」

「啊!怎麼好幾年都沒見著你了?你去哪了?」周小建有些小驚喜的模樣,不過馬上就看了我們一眼,有些為難地說:「暫時不方便啊,因為我有客人。」

「沒事,我只是施施肥。」

施肥?我看看羅澤,他也看著我,然後我們兩個一起看著周小建。周小建指了指樹妖。門外竟然忽然冒出來一個要為樹妖施肥的奇怪的傢伙?而且好像還跟周小建很熟的樣子;更加重要的是,那傢伙說不準就知道樹妖的身份。

羅澤對我點點頭,然後起身放裡屋走去,我跟了過去。他對周小建小聲地說:「讓他進來吧,看看是誰。」

周小建點點頭,說:「朱大爺是個好人。」

然後起身去開門。

我們躲在了窗子後面,盯著大門處。門開了,果然走進了一個老人,那老傢伙倒也精神,個頭倒是蠻高的,身上穿著一身中山裝,手裡提著一個澆花用的洒水器。雖然看不清他的臉,但是從他的身材來看,他年輕的時候肯定是一個帥哥。

他先在門口站了一下,看了院子裡面一眼,然後這才緩步走了進來。月光下他的臉一片陰影。

他徑自走到了樹妖的旁邊,站在那裡大概有半分鐘,這才提起了洒水器對著樹根澆過去。

我不禁問羅澤:「這人是誰?」

他皺了皺眉頭,「他竟然沒死。」

難道這也是一個老妖怪不成?跟司徒無功竟然也是同一個時代的?我吃驚不已。而更讓我吃驚的是,那老頭還轉頭看了我們這邊一眼。我不確定他到底有沒有看到我們。

羅澤倒是處之泰然。

周小建並沒有關起門,他還在等著老頭離開;但是老頭卻轉頭對著周小建說道:「把門關上吧,外面風大。」

周小建問道:「你要留在這裡嗎?」

「你不是有客人嗎?好像也是我的朋友。」

周小建驚得張大了嘴巴。不過他還是手忙腳亂地關起了門。

老頭澆完了水,就坐在了一個椅子上。這時羅澤走了出去。

老頭靜靜地看著他,淡淡地問:「張良呢?」

周小建更加吃驚。不要說他,我也是相當吃驚。我不得不也走了出去,與羅澤一齊站著看著他。現在走得近了,而且他也正仰著臉看著我們,所以我倒看清了他的臉。

雖然這是一張老人的臉,臉上還有很多的老年斑,但不可否認的是,在看到這張臉的那一瞬間,我就在想我在哪裡見過他。事實上只過了半秒不到我就想起來了。

那是在一個記憶的碎片裡面,我記得正是年輕時候的他和一個女孩站在我的身邊,看著那滿城的鬼魂。

竟然是他!

只是時間似乎過得太快了,想不到記憶裡面依然年輕的他,竟然在此時已經是一個白髮老頭。

他真的活了一百多年?而且身體還這麼好?

他肯定認識我的。只是,他到底是誰呢?我記不起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

他站了起來,怔怔地盯著我,忽然輕笑一聲,「這個世界真的很奇妙,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比我老;現在,我老了,你還年輕。」

那也只是歲月無情而已。

我只能跟他說一句:「你好。」

他笑了一聲,「你好?看來你以為我們是朋友?」

不是朋友,難道是敵人嗎?我有些不太明白。

羅澤卻冷冷地說:「朱風,我只是很奇怪,你怎麼可能沒死?哪怕當時真的沒有殺掉你,你也活不到五十的。」

老頭這才盯著羅澤,他的眼睛裡面閃動著異樣的光芒,「你不是羅澤。」

「我是司徒。」

「司徒無功?」

「是的,你一生中最恨的敵人。」

他們兩個傢伙的眼睛在對視著,我似乎能看到空氣中閃動的電光。果然是敵人。這點讓我有些始料未及。

周小建卻搶在了他們的中間,著急地說:「羅叔是好人!朱大爺,你也是好人,咱們都是好人,不要打架了,行不行?」

朱風笑了一聲,「好人?你自己問問他,看他是不是好人?當年整個城市三十萬人,至少有一半是死在他的手中的吧?」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