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70,做點準備
小說:| 作者:| 類別:

370,做點準備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朱風的這句話,使得我和周小建都怔住了。原來當年死了那麼多人,那裡面果然有司徒無功的巨大功勞。這小子竟然一口氣殺死了十幾萬人?那是何等的能力和勇氣與決心?

雖然一直都知道司徒無功是一個狠角色,但是萬萬料不到他竟然狠到了如此地步。看來我還是太小看他了。如果現在我不是還有利用價值的話,說不准他早就一刀把我殺了吧?

死倒並不是可怕的;可怕的只是眼前的這個司徒無功而已。

司徒無功淡淡地笑了一聲,「現在說那些還有意思嗎?而且,那些人也該死。每個人都那麼自私,卻要求別人無私。說出去都感到可笑。」

朱風擺了擺手,表示他並不想再爭論下去,反而轉頭看著我,問:「怎麼,現在你也跟他一夥?」

我還沒有回答他的話,司徒無功就說道:「一個全新的鬼王,怎麼樣?」

朱風盯著我,嘆了一口氣,「我看到的,只不過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而已。」

他重新坐了下去,沉思起來。

我看著眼前這個幾乎在轉眼之間就白了頭的那個曾經的年輕人,一時還是有些反應不過來。他與司徒無功有恩怨,但現在並沒有馬上爆出來。以前他是司徒無功的對頭,實力方面肯定不會比曾經的司徒無功差到哪裡去。只是現在眼前的這個朱風,卻又有幾成實力呢?年紀這麼大了,如果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早就進棺材裡面去了。

司徒無功也坐了下來,他轉頭對周小建說:「泡壺茶吧。」

周小建看看各人,哦了一聲,轉身去泡茶。

我們三人呈三角而坐,樹妖在我們旁邊一動不動。

朱風忽然問:「這次你打算殺多少?」

司徒無功問:「你會攔著嗎?」

「不想再攔了,我只想好好的活幾年。」

「你去找過她嗎?」

朱風搖了搖頭。

司徒無功接著說:「所以她也以為你早就死了。誰知道你到現在還活著。我去了,她現在對什麼事都不再關心,看起來比我們還不如。」

我不知道他們說的是誰,所以問道:「誰?」

司徒無功看看我,「李紫。」

我愣住了。竟然是在說李紫?那個真正的李紫?司徒無功跟李紫有著一段過去這點我早就知道。而且司徒無功很有可能真正喜歡她;而現在的這個朱風,竟然也跟李紫有關係,而且看上去好像他們三人應該是三角戀的關係。只是到了最後,李紫並沒有跟司徒無功在一起,也沒有跟朱風在一起。而且李紫還一直以為朱風已經死了。

朱風問道:「你也知道李紫?」

司徒無功嘿嘿笑了幾聲,「說出來你都可能不會相信,在本體的世界精神世界裡面,我虛構出了一個李紫,而且還跟張良是情侶關係。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不斷對張良起殺心,才能下決心殺死他。」

這下輪到朱風有些意外了,「本體的世界?」

周小建端著茶水上來,放在了小茶几上面,為每人倒上一杯茶,這茶看起來很燙,不過我端在了手上,感受著這種讓人難受的溫暖。

司徒無功淡淡地說:「準確地說,你的父親其實也只不過只是本體的一個分身而已。真正的本體已經借著樹妖的力量,幾乎已經快成自己的世界了。」

我手中的茶掉到了地上。我怔怔地看著眼前的朱風,再看看司徒無功。他這句話讓我吃驚不已。難道眼前的朱風竟然是我的兒子不成?

不是敵人,也不是朋友,因為是親人。

但是在他的身上,我並沒有特別的感覺。或許那些所謂的血脈相連只是編造出來的;又或許我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張良,只不過是本體分化出來的另一個分身而已,獨立於張良與鬼王之間。

正如司徒無功剛才所說,我只能算是一個新生的鬼王而已。

朱風問:「那又如何?」

司徒無功並沒有接著說下去,而是喝起了茶。我只是在注意著朱風。看了半晌,也覺得這樣有些不禮貌,低頭喝茶。

朱風也好像陷入了沉思之中,忽然他抬起了頭,「進來了一個。」

司徒無功點點頭,「看來應該是集合了好幾個人的力量。那些法師也真夠拚命的,平時禮義道德滿嘴飛,行善積德不斷說,抓鬼驅邪也有一手;這真要殺起人來,也真有一手。看樣子,他們肯定又在玩血祭那一套把戲了。」

「你故意送出去的眼睛?」

「要不然憑他們的能力,怎麼能得到?總要給他們一點甜頭,要不然他們還真的不敢殺進來。要我們殺出去的話,也不太現實,畢竟他們人比較多;但他們殺進來,就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了,那些凡人們手裡也有槍有炮的,總能弄死他們幾個,我們只要坐著看戲就好了。」

看來得到了那隻眼睛之後,那些可惡的法師終於開始行動了。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特別的事情。看來在這方面,我與司徒無功和朱風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忽然,朱風站了起來。

司徒無功抬了一下手,「別急,那些凡人自然會動手的。」

朱風這才重新坐了下來。他這個老頭,表情上看不出他在想什麼。只不過偶爾他的嘴角輕微地抽動著,他忽然抬頭看了天上的月亮一眼,嘆了一口氣,「馬上又要月圓了。」

司徒無功問:「你依然住在地下?」

朱風卻沒有回答,而是抬頭看著院外。遠處忽然傳來了慘叫聲,還有很大的喧嘩聲。

周小建跳了起來,「生了什麼事?」

朱風淡淡地說:「殺進來了一個惡魔而已。」

「什麼惡魔?別的人?」周小建張大著嘴巴。

「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惡魔的。說起來,在法師裡面,還是有些人算是有良知的,上一代十二生肖就脫離了他們原本的使命,轉而支持我們,他們也算是一股清流了。不過大部分的法師還是狗改不了吃屎,嘴裡宣揚著愛與和平,私底下卻干著要毀滅這個世界的事情。」

周小建問道:「就是那些和尚和道士?」

朱風淡淡地說:「還包括一些所謂的奇能異士,什麼降頭師,什麼牧師之類的。平常那些很高調的人。而你知道嗎?其實這個世界真正的守護者卻是惡魔。」

「惡魔?」

「往往就是那些被他們唾棄的,才是真正守護這個世界的人。」

周小建問:「真的有魔鬼嗎?」

朱風淡淡地說:「有。住在地獄裡面,如果他們衝到人間的話,幾乎什麼都會吃。」

「也吃人?」

「當然,而且還生吃。」

連司徒無功都笑了起來,說:「何止魔鬼吃人,連樹妖都會吃人。只要她願意,她可以一口就能吞下一個大活人。就看她喜不喜歡那種味道了。又再看她的性格到底是怎麼樣的。因為每次覺醒,她的性格幾乎都不太相同。畢竟平常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凈化靈魂,如果靈魂裡面惡者太多,同樣的她的性格也是容易走極端的。」

周小建吐了吐舌頭,離樹妖遠了幾步,小心地盯著她,就好像她隨時都有可能會長出一張巨口把他吞掉一般。

我不禁也怔住了。這要是在普通人看來,樹妖絕對就是一個大怪物。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講,她卻是這個世界存在的基矗整個世界都依附她而存在,吃幾個人又算什麼?

如果吃人就是惡的話,那麼吃豬呢?其實也都只是人為規定的罷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人性,也就是什麼都只是從人的利益去考慮的。

朱風說道:「現在想一想,其實並沒有所謂的善與惡。有的也只不過是自私而已。」

司徒無功卻說:「我想喚醒樹妖。」

「所以你把這個所謂的新鬼王帶回來了?」

司徒無功點點頭。

我卻知道這其實只是鬼王的計劃而已。或者司徒無功與鬼王想到一塊兒去了。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有著自己的計劃,而我卻只是他們計劃裡面的一顆棋子而已。

我不禁想起了許表,相對而言,也不知道他是幸運的還是不幸的,他穿梭時空,去了一個未知的世界,也許那是許久之後的新世界,又或者只是另一個時空的輪迴而已。而他為什麼有那樣的能力?

朱風看著樹上那顆小小的紅色果實,嘆了一口氣,「不知道這次是什麼果實。」

司徒無功笑道:「等她醒了,自然就知道了。不過不管是什麼果實,也輪不到我來吃了。只能留給周小建了。」

周小建問道:「這玩意兒能吃?」

朱風淡淡地說:「要不然哪裡來的惡魔呢?」

這時,遠處正有探照燈在對天空進行著掃描,而在一束光束裡面,我終於看到了一個飛天惡魔。隔得太遠,根本就看不清他的模樣。直升飛機也已經飛上了夜空,正在與那個惡魔展開決戰。

這就是司徒無功所計劃的,就是要那些法師跟那些普通人來一場大對決。

只是這麼做有什麼意義?

不是徒自殺人嗎?

果然,飛天惡魔厲害無比,竟然轉眼之間就把一架直升飛機打得爆炸,在空中留下了一團火球,向地面落去。

朱風再次站了起來,緊緊握著拳頭。

司徒無功淡淡地說:「還是讓他們有點準備吧,畢竟我們現在人手嚴重不足,如果單單靠我們幾個的話,能打得過幾個天外惡魔?」

朱風咬咬牙,「可是那些人全都會死1

「如果他們連這一關都過不了,到時候死的人就不止這些了。」

「李紫呢?她怎麼不出手?還有她呢?她怎麼也不出手?」

司徒無功嘆了一口氣,「她們兩個,早已經連心都死了……這個世界是毀滅還是繼續存在,跟她們又有什麼關係?」

在那孤獨的夜空裡面,我好像看到了兩個女人,全都孤獨地坐在她們的寶座上面,緊閉著冷漠的眼睛,外界的所有事情都不關她們的事。她們就是兩個魔王,這個世界最厲害的守護者,只不過,她們的心早就死了,這個世界,跟她們沒有任何關係。

司徒無功忽然低垂下了頭,一動不動,過了三秒鐘之後,他猛然抬起了頭,看了那遠處的光束一眼,猛然站了起來,拉起我的手,大聲說:「阿良,看來有好戲上場了!我們衝過去幹掉他們1

靠,這又是幹什麼鬼?

我怔怔地看著他。

他白了我一眼,「看什麼?我是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