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71,靈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371,靈體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這性格轉換得也太古怪了。在三秒鐘之前還是司徒無功;而在這一轉眼之間,竟然就變成了蒙蒙。太突然了,我都還有一點接受不了呢。更加重要的是,兩種性格完全不同。司徒無功是陰狠的,而且成熟;而蒙蒙卻顯得衝動和瘋狂,他完全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

也許這正是靈魂缺失帶來的副作用吧。

當然,這樣的他比司徒無功要活得更加自在一些。

不過再怎麼說,經歷過那麼多事情之後,我對現在的蒙蒙還是有些無語的。

連朱風都愣了一下,他顯然也料不到司徒無功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周小建擺擺手,不奈地說:「羅叔就是這樣,好像有兩個靈魂在體內一樣,時不時的總是出人意料。」

蒙蒙這時終於注意到了朱風,抓抓頭,「你這老頭倒有點眼熟啊,跟我去干一票?司徒無功那小子也太不仗義了,找到了惡魔之眼,卻要交給那些臭法師。不過我們也不能壞了他的計劃,只是去給那些凡人助力一把,偷偷幹掉他,然後再引進其他的法師進來。嘿嘿。」

朱風顯然也有些無語地看著蒙蒙,問道:「你誰?」

「我是羅澤,初次見面,多多關照,看你的小身板,陰陽師?」蒙蒙伸出了手,看起來要跟朱風握手。

朱風卻沒有跟他握手,而是淡淡地說:「你說我看到了什麼?」

「什麼?」

「我看到的是一個殘破而且可悲的靈魂,一個被人吞噬了大部分的可憐的靈魂。」

蒙蒙抓抓頭,聳聳肩,沒有再說話,而是嘆了一口氣,「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從中了司徒無功的陰謀詭計之後,也就只能這樣了。」他忽然又笑著說,「不過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現在可以去干一票,不是嗎?給那些法師好好地上一堂課。」

朱風搖了搖頭,「算了,忽然之間沒有了興緻,還是在這裡泡泡茶吧。」

我看看蒙蒙。

朱風說得不錯,眼前的這個傢伙確實只是一個可憐人而已,只不過他的可憐也只是為了我而已。

要不是為了我,他又何必衝進那個本體的世界裡面呢?要不是為了我,他的靈魂怎麼會被司徒無功吞噬掉大部分?那都是代價。

從這方面來說,司徒無功真的是一個大壞蛋;但是現在我又不得不跟這個大壞蛋合作。這才是最悲哀的。

一陣無力感在身體裡面升起。在這裡似乎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光明;有的只是陰暗而已。而活得最自在的,或許只有蒙蒙了。他現在的心智好像就是一個不成熟的少年而已,顯得無憂無慮。這麼看來,這是不是又是一種好事呢?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呼出來,拍了拍他的肩,「我們就坐在這裡好好聊聊天吧。」

現在遠處的天空上,那一場惡魔與凡人之間的戰鬥還在繼續著,一架直升機早就被那惡魔打爆;而第二架現在也剛剛變成了火球。慘叫聲從遠處傳來;院子外面也傳來了喧嘩聲。

「生了什麼事?」有老頭在那裡大喊。

「惡魔要吃人了1另一個老傢伙大喊了起來。

惡魔再怎麼吃人,他們也不會是選的,因為都那麼老了,也沒有嚼頭吧?

警報聲不斷在這個城市的夜空上面回蕩著,激烈的槍戰好像對那個惡魔根本就造不成實質性的傷害。

我不禁問朱風:「他怎麼那麼強力?」

照現在他的實力來看,肯定比我強的。

朱風淡淡地說:「也不算太強;只不過對於凡人來說,確實強得有些可怕。他主要是得到了惡魔之眼,而且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他們肯定用血祭加持了。看起來只是一個人而已,事實上他們很有可能血祭了好幾個法師,甚至十幾個。反正他們人多,血祭加持也沒有什麼可惜的。過一段時間他就會弱下去的,到那時,如果他還殺不過來的話,那麼就只能逃走了。特別是白天他更不敢過來,因為陽光的殺傷力還是很大的。」

我點了點頭。難道這夜裡他才敢殺進來。血祭嗎?看來血祭的用法還是有很多,竟然還可以加持戰鬥力。

只是我們現在這一方只有這麼幾個人而已,肯定沒有人肯給我血祭加持的;哪怕他們肯,我也不肯的。我可不是戰鬥型人才,我也不想去那種那種戰。

我不禁想起了趙半仙。趙半仙是十二生肖的師父,同時也是老一輩的蛇王,他當然也是法師當中的一員。只不過他卻是站在我們這一邊。

「他們想要樹妖?」

「做夢都想。他們想要把樹妖帶回到惡魔世界裡面去。事實上我們這裡的樹妖其實當初也只不過是惡魔世界裡面的世界之樹的一條主根而已。只不過世界之樹出了變故,眼看著就要死了;那麼惡魔世界也快要玩完了;所以他們才不遺餘力地想要從我們這裡抓走樹妖。那些所謂的法師,都只不過是天外惡魔培養的後代而已,要不是當年我們人手不足,而且他們也隱藏在普通人裡面,我們早就把他們一網打荊」

說完之後朱風喝了一口茶,「其實這些應該你來說才對。只不過你早就沒有了以前的記憶。法師是什麼鬼?都是一些欺世盜名之輩罷了。在世人面前宣揚所謂的佛法道法,看起來是德道高僧或者仙風道骨之類的,其實骨子裡面卻在打著樹妖的主意,也就是打著我們這個世界的根基的主意。我們一是人手少,二是傳統就很低調,所以一時沒注意,倒被他們搶佔了先機,凡人的市場全被他們佔領了,所以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我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悲劇。竟然被一幫天外惡魔的後代把持了道德高地。

周小建不禁問道:「那什麼才是善?什麼才是惡?」

朱風吸了一口氣,「誰又知道呢?或許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善與惡吧。吸血鬼,惡不惡?」

「當然是惡魔!吸血鬼難道還不是惡魔嗎?」

朱風輕笑一聲,「可是如果我說我們跟吸血鬼其實是一樣的,你信不信?吸血鬼也只不過是我們的一個分支而已,你信不信?」

周小建不禁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

而我卻想起了許表。許表是一吸血鬼,而且是最後的吸血鬼。他是善是惡?沒辦法去說,因為我也說不出來。跟他相處的時間也不多,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不太清楚。只是心底裡面卻是把他當成朋友的。

然而,最後的吸血鬼還是死了,他死在了回家的路上。死在了蛇肚子裡面,不過看來他卻是死得安心。

我只好奇他到底經歷了些什麼。還有他到底怎麼變成吸血鬼的。

遠處一棟高樓爆炸了開來,也不知道是炮彈擊中了,還是惡魔摧毀的。總的來說看起來很精彩。院子外面雞飛狗跳的,很多人奔走相告,要逃離這個地獄一般的城市。

這時響起了敲門聲,一個老頭的聲音在外面響起:「周小建,周小建1

「哎!什麼事?1周小建大聲問。

「你還不逃命?惡魔進來吃人啦!見人就殺啊!快點逃命吧1

「知道了!你先跑吧1

「自己小命重要啊!你還年輕。」

「知道了1

看不出來,那老頭還比較有良心。周小建聳了聳肩,小聲地問:「我們逃不逃?」

蒙蒙說道:「逃個屁啊!這樣的好戲,我們怎麼能錯過?我還想衝過去親自幹掉他們呢!那些噁心的傢伙,當初逼得我們走投無路……咦?你是朱風?」他瞪大著眼睛盯著朱風。

朱風苦笑一聲,「是我。」

「真是歲月無情……你怎麼可能還活著?七七大限呢?」

周小建不禁問:「什麼是七七大限?」

「他們那一家,最多只能活到四十九歲。只不過現在好像完全變樣了。出了兩個老妖怪。」

我不禁愣住了。還有這樣的事?

朱風淡淡地說:「詛咒罷了。」他看了我一眼,「早就破了。因為有一個還沒有出生就死掉了的。或許正是因為當初的十二生肖的詛咒,所以就把那個七七大限給破掉了?」

蒙蒙點點頭,「有道理,以毒攻毒嘛。我們就在這裡坐著,談天說地,任外面打得熱火朝天?這好像有點說不過去吧?重點是我們好像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問題是,封印樹妖的地方到底在哪裡?」

我再次愣祝樹妖不正在這裡嗎?怎麼還有其他的地方?

朱風卻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周小建也不懂了,「她不正是樹妖嗎?」

蒙蒙拍了他的頭一下,「這是樹妖不錯,只不過並不是她的靈智,這只是一具軀殼而已。重點是,如果我們要喚醒她,或者趁她還沒有覺醒再次封印她的話,就要先找到她的靈體。」

靈體?

我不禁想起了那個棺材裡面像是精靈一樣的女孩。那或許就是樹妖的靈體。她的額頭好像還釘著釘子。

或許,她就在我曾經的家的地底下吧?

原來喚醒她是這麼回事。找到她的靈體,拔掉她的釘子,她就會醒過來?那麼重要的靈體,原來一直是我家裡在守護著。而且好像也沒有人敢動腦筋。

看來我果然是一個大人物啊!

我不禁也有點得意。但是馬上我就得意不起來。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家在何處;哪怕他們知道的話,我也不想回去。

回去做什麼呢?找本體?找靈體?又有什麼用呢?真的喚醒她嗎?又會生什麼事呢?或者,那就是我的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