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72,第四維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372,第四維度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幾乎能想象到我的結局了:我們把樹妖喚醒,司徒無功提出了交換的條件,還要看樹妖的臉色;而他的交換條件就是我和他的命。≠

至於司徒無功,早就看出來他倒並不是特別想活著,支撐著他活下去的,似乎只是一個心愿而已,又或者只是贖罪而已?他把我帶回到這個世界裡面,其最終目的也就是為了喚醒樹妖而已。如果他自己能夠喚醒的話,那就不需要我了;或者說如果他自己夠份量可以單獨跟樹妖作交易的話,那也不需要我了。

而且在那個夢境裡面,魔王同樣是要我喚醒樹妖;而鬼王卻是另一種態度,他竟然要我去吞噬掉本體。或許從外部,可以輕而易舉地消滅掉本體;因為從外部來看,他只不過是一個死嬰而已,只是通過樹妖的一條樹根而維持著本體的世界。

那個世界並不是真實的世界,而是本體的精神世界與我的身體重合的結果;不過這又有一個問題,另一個我已經開啟了另一個輪迴,那麼那個輪迴肯定不會是在我現在這個身體的體內,而只是在本體的精神世界裡面,那麼,他的結局又會是什麼呢?難道到最後,他出來也只不過是一個鬼魂而已?因為也只有我這麼一個身體而已。

看來,是真的有新鬼王產生了。我只不過運氣好,有這具身體而已。而要去吞噬掉本體的話,不僅僅吞噬掉的是本體自身,還有他精神世界裡面將要產生的新的鬼王。

激戰如同放煙花一般,看起來非常眩目。整個城市陷入了末日一般的狂歡之中。而在我們所在的這個小院子四周,卻顯得安靜了下來,因為人早就逃得差不多了。不管是法師還是普通人,他們都沒有必要留在這裡等死。法師雖然比普通人厲害一些,只不過他們留在這裡,本身就受著詛咒,而且還揮不了身上的所有本事,所以也只有送死的份。

我倒是想起了劉光宗,那小子不知道在哪裡。這裡有樹妖,他當然不敢貿然衝進來,要不然他就會被樹妖吸收掉。只不過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死掉;或者羅澤叫他去做其他的事情。

蒙蒙這時倒顯得有些沮喪起來:「朱風,李紫那裡,看來還得你出面,你要是出現在她的面前,或許還有一些機會。」

朱風卻沉默不語。

「跟你說話哪,給點反應好不好?馬上就要展開決戰了,打起一點精神來好不好?最不濟也要拿到她的劍吧?有劍在手,不要說你了,哪怕就是我,也能殺幾個保本的。」

朱風卻慘然一笑,「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應該也被一劍刺穿了吧?你怎麼可能還活著呢?」

他轉頭看著我,「而且我親眼看到,當時你也被一劍刺穿,如果沒有意外,你肯定也有死無生,現在的你,只不過是一個代替品而已。」

蒙蒙嘆了一口氣,「看來我們果然都已經是死人……或者說,我們其實都是重新活了過來?」

「有這能耐的,也只有鬼王和魔王了。應該是他們不希望你們死,或者不希望你們就那樣死掉,所以才保留著你們一絲生機,找准機會讓你們復活過來。」

他這個分析倒是切中了要害。事實應該就是這樣的。而且魔王和鬼王都有交待的事情要去做。只是我為什麼要聽他們的呢?因為我根本就不記得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當然他們根本就不是人。一個是魔王,惡魔之王;一個是鬼王,最厲害的鬼魂,連司徒無功等強力的傢伙都害怕萬分。而且那兩個傢伙明顯都不是安份的傢伙,比如說兩個魔王就曾經各有計劃,而且一個魔王的計劃還是直接針對我的,只是想要把我培養成為接班人而已,只不過我好像太不爭氣,畢竟沒有達到那種程度;另一個魔王的計劃卻是針對他的兩個女兒……或許就是李紫她們?只是培養出來的卻是心都死了的接班人,看起來比我還不如。

而這一次司徒無功和蒙蒙進入本體的世界,應該就是鬼王的計劃了,復活一個新的鬼王,是要完成他未完的事業?

又跟我有什麼狗屁關係?

而且往深層次裡面說,這個世界是毀滅還是繼續存在下去,又跟我有什麼狗屁關係呢?在這裡,我並沒有什麼親人,也沒有幾個朋友。硬要說是親人的話,或許就是眼前的朱風了,而且他現在已經一百多歲,說不準明天就會躺進棺材裡面,而且現在他與我也沒有絲毫感情可言;說是朋友的,也只不過蒙蒙和周小建了,只不過蒙蒙和司徒無功現在是一體,以司徒無功陰狠的個性,很有可能會走極端,說不準就準備讓樹妖吞了他,到時候蒙蒙也就玩完了;而周小建?他倒是活得比較好,但我跟他的關係,其實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好,只不過見過幾次面還有就是現在住在他家裡罷了。

我不知道他從哪裡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樹妖會在他的家裡;我只知道他似乎只是一個情感淡漠的傢伙,要不然說起他父親自殺,他怎麼情緒上沒有一絲波動呢?

這時倒又響起了拍門聲,這聲音比較急,一個女孩的聲音響了起來:「周小建!周小建1

這應該就是那個以前來找周小建去參加集體抓鬼活動的那個女孩。我倒想問問周小建那次抓鬼到底成不成功。只不過現在好像並不是好時機。

蒙蒙大聲說:「周小建不在1

院外的那個女孩似乎愣了一下,「你是誰?」

「我?我是他叔叔!周小建已經逃命了。你快點,可能還有機會追上他的。」

「哦……可你為什麼不逃命?」

「老子都死過一次了,還怕個毛?趕緊走,要不然我可能會殺了你的1

門外沒有了聲音。

蒙蒙笑著說:「這小女孩就怕嚇,果然是不懂事的小女孩埃」

朱風卻皺了皺眉,抬頭看著遠處,「看來,他現我們這邊了。」

蒙蒙哈哈笑了起來,「那不是廢話?我們這裡可是有樹妖,而且早就有一層護罩存在,平常那些法師看不到,但現在他可是惡魔,哪裡還會看不到的道理?怎麼,去干一票?把他弄死,然後再把眼睛扔出去,引一個過來。哈哈,那樣的話,我們就可以慢慢把他們全都弄死了1

朱風淡淡地說:「還真把他們當腦殘不成?」

「問題是,他們既然現了樹妖,如果現在不弄死這個衝進來的傢伙,那麼問題會很大的,他就會把消息散布出去,到時候一夥法師衝進來,也不是好抵擋的;而只要弄死了現在這個,他們就不知道樹妖在這裡;等他們重新派一個進來的時候,依然還要花時間去找。」

朱風點點頭,「看在你是羅澤的份上,我去一趟。」

「搶我頭功不成?」

「要不然你去?」

「算了,我打不過。」

現在是朱風真正顯示他力量的時候了,他站起身,重重地看我一眼,「我殺了他之後,會離開一小段時間,畢竟我可不能光明正大衝進來這裡。」

看得出來他信心滿滿。

說完之後,他轉身就走出了小院子,看那身板,並沒有多少力量一般。

周小建叫了一聲:「朱……大爺?」

朱風並沒有理會他。

我不禁看著蒙蒙,「他很給力?」

「廢話。」蒙蒙沒好氣地說,「鬼王之下無人能敵,你以為是吹出來的?」

難怪朱風顯得那麼淡定。原來他才是真正的高手。我不禁又問:「那他與張小蒙,哪個更厲害一點?」

蒙蒙的神情黯淡了一些,「小蒙嗎?他們兩個,差不多吧,只是性格相差太大了……小蒙倒更像鬼王一些,而朱風更像張良。」

我也不禁傷感了一下。他們兩個應該是親兄弟。

但是我並沒有其他特別的感覺而已。畢竟從外表來看,我現在還比較年輕,而朱風卻是一個老得快要進棺材的老頭。

果然,那邊的惡魔往我們這邊沖了過來。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兩架直升機。直升機的響聲很大,在整個夜空裡面回蕩著;而且上面還有機關槍的吼叫聲。

但是惡魔的身手極其靈活,子彈根本就打不中他。至於地面的部隊,我並沒有看到,但是用手指頭也能想得出來,地面上肯定也有很多人正在跟進狙擊著;只不過因為或許是因為生物層次的不同,他們根本就對那個惡魔造不成威脅。

我不禁好奇起來:「這惡魔到底是怎麼來的?」

蒙蒙卻沒有回答,而是忽然低下了頭,然後三秒鐘之後猛然抬起了頭,「朱風去了?」他冷冷地問。

我明白,是司徒無功回來了。

所以我再次問了一遍:「這惡魔到底是怎麼來的?」

司徒無功冷冷地說:「更高級的生命體而已。來自我們四維世界與五維世界交界處的惡魔世界,唯一在四維世界和五維世界都能存活的生命體。只不過他們並不是真正的五維世界的生命體,因為他們還不能完全看透我們這世界的時間,他們也只不過能看透過去而已……那個傢伙,只不過是一個假冒貨而已,空有力量,連時間的邊都抓不住,至於朱風,他或許現在已經摸到了時間的邊,要不然七七大限他怎麼可能躲得過。」

我想到了本體;想到了在本體的世界裡面,我同樣能掌握到時間的異能。或許那就是惡魔的一項技能而已。或許,本體已經是一個真正的惡魔,雖然他死了,只是一個死嬰而已;如果他在出生之前並沒有被十二生肖詛咒死,他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傢伙?那麼他的靈魂將是完整的,並不像我這麼懦弱,也不會像鬼王那樣極端。

或許正是十二生肖察覺到了這個胎兒會如此逆天,所以才不惜以十一條人命——而且是十二生肖裡面的十一個強力法師的生命——為代價,施加血咒,讓他胎死腹中。

我忽然對他們生不出恨意來,反而有些佩服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