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73,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373,家?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那個惡魔越來越近,他把戰火往我們這邊不斷牽引著。雖然我現在看不到整個場面,但想起來應該也跟收割日差不多。只不過收割日的時候,他們對付的是我;而現在他們對付的是另一個惡魔,一個由法師借外力而變的惡魔。

這傢伙怎麼看都非常像殭屍兄。在那個小世界裡面,我是殭屍兄,余帥得到了那隻眼睛,所以也能變成我那樣,後來又是二皮臉得到;不過總的來說,總數也不過兩個殭屍兄而已;而在這個世界裡面,特別是這座惡魔之城裡面,雖然經過了上次的大毀滅,死了太多太多人,而且惡魔也死了很多,但誰又知道這裡現在到底還有幾個殭屍兄呢?

果然,又一個衝天而起。

這個剛剛衝天飛起的惡魔很奇怪。別的惡魔全身黑,那是因為全身都會長滿黑毛;但是這個惡魔全身黑,卻是因為他穿著夜行衣,而且臉上還蒙著一塊黑布。他看起來並不是一個惡魔;而只是一個長著翅膀的人類而已。他的手也沒有變成爪子;而且他的翅膀也非常不同,竟然是一隻黑一隻白。黑的非常黑,白的非常白。

周小建不禁問:「那又是誰?」

司徒無功冷冷地說:「還有誰?當然是你朱大爺。」

這個朱大爺果然出人意料,看樣子竟然能完全掌握他的變身;手裡頭還拿著兩把短刀,他直接就往那個殺進城裡的惡魔撲過去。

周小建說道:「為什麼他不一樣?」

司徒無功依然冷冷地說:「他本來就不一樣。正常情況下,他根本就不可能變身的,因為他的血脈還不夠;是有人強行在他的身體裡面注入了力量。剛一開始,他的變身也如同其他的惡魔一般,全身漆黑,只不過隨著他不斷進步,最後就完全掌握了。想當年,他像一隻老鼠一樣,躲在地下,不敢見陽光。」

「原來朱大爺還有悲慘的過去?」

司徒無功原本並沒有什麼表情的臉上也動了動容,看了我一眼,說道:「還有更悲慘的,他從出生就沒有見過他的父親,只有他母親帶著他,不過到他六歲的時候,就因為變身而把母親活活嚇死。」

我不禁愣祝

司徒無功卻揚起臉,眯著眼睛說:「不過我也很奇怪,像他那樣的人生經歷,他怎麼心地還那麼好,並沒有去害人。這點實在很奇怪。」

周小建也怔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說,他不僅沒有害人,而且還保護這裡的人?」

「是啊,你說奇怪不奇怪?」

確實夠奇怪的。我不禁對朱風的觀感大為改觀。他或許天生就是一個好人。

朱風果然勇猛,他的刀對上對方的爪子,完全佔在上風,只不過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那個惡魔就被他殺得在空中亂滾,最後竟然還被砍傷了翅膀從空中往下摔落下去。

朱風跟著衝下。

然後我們就看不到他們了。只不過依然還能夠看到空中的直升機,上面正噴著火舌,對著下面瘋狂地掃射著。

周小建問:「城外是不是還有很多那樣的法師在守著?」

司徒無功點點頭。

「既然朱大爺這麼厲害,他為什麼不殺出去?」

「你以為法師真的那麼好殺?一是因為他們人多,而且還有相關的陣法,很不容易對付的。要真的這麼好殺的話,他們早就被殺光了,還用得著等到現在?」

周小建哦了一聲。

槍火慢慢停息了下來,只不過直升機還在那裡巡邏著。外面不斷傳來了喧嘩聲,再次響起了腳步聲,看來應該是那些娜絲始回家了。

司徒無功淡淡地說:「看來今夜應該沒有什麼事了。可以睡一覺了。警察他們肯定要為那個法師收屍的,而其他的法師肯定也會想方設法去拿到那隻眼睛,就看他們到底要怎麼鬥了。只不過我對於他們到底怎麼斗可是沒有一點興趣的。只要殺不到這裡來。」

問題是他們很有可能已經發現了這裡。只不過如果有朱風坐鎮的話,肯定沒有問題的。看來朱風之所以一直留在這城裡,應該也就是為了守護這樹妖了。

周小建問:「羅叔,那接下來我們做什麼?」

「睡覺。還能做什麼?」

我倒是想問一下劉光宗去哪了。只不過我還沒有問出來,司徒無功就站了起來走進了室裡面。

好吧,那就睡覺吧。朱風肯定暫時不會回來的,他要去別的地方把衣服換了,等風聲過了之後才會回來的。

走進了房間,看著那床,也不知道我到底在這床上躺了多久。幾年是應該有的,畢竟第一次見周小建的時候,他還只是一個孩子而已;而現在他已經快二十了。

床架上面依然掛著一個滴空了的吊瓶,也不知道那麼多年以來,到底掛了多少吊瓶在上面。我忽然有一種感覺,或許我跟劉光宗是一樣的,他也一樣是靠著吊瓶才一直維持著生命,直到遇見我,他才真正的解脫,成為了一個幾乎可以無處不在的鬼魂。

躺在床上一時卻睡不著,腦子裡面亂成一團,忽然卻想其實司徒無功這個計劃,根本就是漏洞百出,而且也沒有什麼大用。問題是他好像很在意這個計劃一般。問題是,這或許根本就不是他的計劃。他也許根本不是要殺光那些所謂的法師,而只是想引起法師與普通人之間的矛盾而已。

而且,照現在這樣下去,法師陣營很有可能就會得到樹妖。

問題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今天晚上不是朱風的話,那個惡魔明顯就會衝過來,司徒無功有那個自信能對付得了他?我又能對付得了他嗎?

看樣子司徒無功根本就是在看戲而已。把惡魔引過來,警察自然也引了過來。法師肯定不會真的把樹妖幹掉——而且他們很有可能也干不掉,他們只是要爭奪樹妖而已。

到那時,法師找到了樹妖,普通人也找到了,或許他們也將會發現樹妖的價值。

而那時……或許司徒無功只是想把這個秘密公開?

他只是想發揮普通人的力量?沒有強力的武器,根本就不可能對惡魔造成傷害,這是明擺著的埃

他的想法我一時猜不透。只能又想到了朱風。想不到竟然會遇見他。我們這三個原本都應該已經死掉了的傢伙,現在竟然走到了一起。想要平凡的生活看來是不可能的了,最有可能的是,司徒無功很有可能在什麼時候就會把我們給賣了,然後樹妖一口就把我們給吞掉了。接下來的事,或許就真的如他所說,要靠周小建了。

周小建真的那麼靠譜嗎?

我不知道。

想著想著,就陷入了迷糊之中。忽然有人推我。

我睜開了眼,羅澤正坐在床沿上。

「睡什麼,起來幹活。」他再次推了我一把。

聽語氣我就知道是蒙蒙。現在司徒無功應該正在「睡覺」吧。他們這一個身體兩個人用的狀態我真的有點受不了。但受不了我也要受著。蒙蒙怎麼說也是我的兄弟。

「這三更半夜的,幹什麼活?」

「殺人1

殺個屁啊!現在又不是原來的那個小世界,哪裡還能三更半夜跑出去殺人?這蒙蒙的靈魂真的缺失太多了,心性一點也不穩重。

不過我依然問:「殺什麼人?」

「殺掉朱風。」

我嚇了一跳,坐了起來,「誰?」

「嘿嘿,開玩笑的。只不過如果我們真的有那本事的話,殺掉他也沒什麼不行。問題就是我們現在沒有那個本事嘛。」

「為什麼要殺掉他?」我非常不解。

「為什麼?如果他知道我們要喚醒樹妖的話,他肯定會殺掉我們的。所以如果有機會的話,殺掉他也未嘗不可。只不過那孩子我也是看著他長大的,算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我們現在出城去,干幾票,怎麼樣?」

「不去,我睡覺呢。」

「睡個屁。反正白天我們也不能出去外面晃,到時候再睡就行了。這夜晚正是我們做事的大好機會埃」

我不得不說,他的邏輯還是比較正常的。問題是這城裡我又不熟,這大半夜的出去外面晃什麼晃?還有,我們要去哪裡晃呢?

他嘆了一口氣,「好吧,其實我只是想回家看看。」

家?

他這句話我倒是信了。因為他的表情看起來並不像在說謊。想不到他想家了。

「你家在哪裡?」

「你跟著就是了。或許你也能想起一些事呢。說起來,還真的有些傷感,那麼多手下,現在竟然一個都沒有了。而且從前我怎麼說也是家大業大埃」

現在倒發起感慨來了,我又有點受不了了。還好現在是三更半夜,街上應該也沒有人,所以說應該也沒有人能認得出我們。好吧,那就陪他走一趟。

我爬了起來,穿起了衣服,他把帽子給我罩上,點點頭,「那就走吧。」

「你真的想家了?」

「廢話,怎麼說那也是我的家。你不想嗎?」

「呵,問題是我不知道在哪。」

他聳了聳肩,「不過四海為家也不錯。」

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只不過我倒覺得現在這種生活其實也很不錯。正像他所說的那樣,他沒有死,我也沒有死,這樣的生活或許就夠了。

只不過不知道這樣的活能持續到什麼時候。也許明天,這裡的天空就會完全變樣,這裡的人也會完全變樣。

或許,這個世界的收割日馬上就會到來,然後我又會見識到那收割日裡面的混亂和無盡的絕望。

我甩了甩頭。

我們走出了院子,外面果然靜悄悄的。

可惜沒有電動車,要不然我真的會以為回到了從前,我們去搶銀行的時候。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