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74,夜探
小說:| 作者:| 類別:

374,夜探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正在感慨的時候,卻見到他貓著腰摸著牆往前走去。

「喂,你幹嗎?我們又不是去做賊。」我不禁提醒了他一句。

他不好意思地搖搖頭,這才站直了身體,「不好意思,習慣了。」

還習慣了?難道他復活回來之後,沒事就喜歡去做賊不成?這麼說來,我是不是應該慶幸司徒無功清醒的時候多些,而他清醒的時候少些呢?

我真對他無語了。

現在他終於正常了一點,我們兩個往前面走去。卻看到其他的小院門前都掛起了鏡子。

他不禁小聲地說:「還掛鏡子,照妖鏡?狗屁,那些都是那些噁心的法師宣傳的而已。」

「真沒有用?」

「用倒是有點用的,畢竟心理作用還是有一些的嘛。」

他卻抬頭看了看電線杆子,這時我才現原來電線杆子上面竟然還有電子眼,我趕緊拉了他一把,「你作死啊,沒看到電子眼?」

他聳了聳肩,「沒事,我只是好奇而已。看一眼罷了,他們不會注意到的。」

「問題是你家到底在哪裡?」

「那個方向。」他抬手指了指城市中心的某處,我當然不知道到底是哪裡。我都有點懷疑他是不是在亂指一通。

不過正所謂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再說了,這次只不過是去他家裡看看而已,並沒有什麼危險的。

他再次聳聳肩,「只不過房子早就毀了。」

「那我們還去個屁啊1我不禁對他大失所望。

「但還有地下室嘛。」

「……」

不知道地下室裡面又有什麼奇怪的東西?莫非那又是一個小型的基地不成?要說他搞那種小型的地下基地確實是一把好手。反正只有我想不到,沒有他做不到的。

路上果然沒有人。但是遠處就不同了。剛才大戰的那塊地方現在還在熱火朝天的。那邊火光一片,現在竟然還在燒著。不僅倒下的大樓起了大火,連幾棟並沒有倒下的都燒起了火。救火的還有看熱鬧的都熱火朝天。

看來剛才那一場激戰,後遺症還是很大的,對這個小城市也造成了一些傷害。過那那個紅綠燈之後,街道上面就熱鬧了一些。還好我們都戴著帽子,低頭撿人少的地方走。

「你回來多久了?」我不禁問他。

「也沒多久。」

我當然不知道他回到到底幾年了。但他的腦子看起來有些不太清醒,所以問了也白問。

而這時,他卻拉了我一把,指了指旁邊的一個地下酒吧。

「怎麼了?」

「難道你不覺得很有趣嗎?」

「有趣?酒吧很有趣?」

「不是酒吧很有趣,而是那個牌子很有趣。」

果然,在酒吧門口,掛著一個血紅的牌子,上面寫著並不算好看的字,看來完全是手寫的,而且時間並不久。

上面寫的是「惡魔狂歡派對」。也不知道是什麼無聊的人,竟然把那人間慘案當成了狂歡,在這裡搞這種見鬼的派對。

而這時,劉光宗那小子竟然從地面冒了出來,這隻露出半個頭,還真的讓我非常吃驚。我差一點就要一腳踩過去了。還好,他馬上就繼續往上面冒,終於冒出了半個身體。

「老爺,我去查過了,東西都還在。」

蒙蒙點點頭,「還在就好。那裡面在搞什麼花樣?」他指了指那個酒吧。

「只不過是一群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會而且也很無聊的年輕人找個借口狂歡而已。他們竟然還很崇拜惡魔。」

我不禁切了一聲。那樣的人在哪裡都有吧?要說這個小城市,到目前為止,我看到的最多的就是老人家,年輕人還是比較少見的;想不到在這裡竟然還有這麼一大批年輕人在搞這種無聊的事情。

果然要搞事情埃

蒙蒙更加好奇了,「他們要守護世界?」

劉光宗呸了一聲,只不過他只是一個鬼魂而已,並沒有口水,「狗屁,他們是要毀滅世界。」

「那還崇拜個屁的惡魔啊?看來他們崇拜的只是天外惡魔而已,一群不知所謂的小屁孩子,我們進去看看。」

我不禁要拉住他,「這個就沒必要吧?」

但是他鐵了心要進去看看那場面,大步走了進去,我只能跟進。劉光宗聳聳肩,「老爺就是這樣,沒辦法,他一直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且現在他靈魂受損,心性好像變年輕了很多。」

我看他是想說蒙蒙靈魂受損,心性變幼稚了很多吧?不過又拿他沒有辦法,我總不能綁住他吧?

我不禁問劉光宗:「你到底跟了他多久?」

「這個就記不清了。反正當時我還是一個鬼而已,後來老爺讓我再世為人。」

「那你原來跟著他做什麼事?」

「管家埃」

我暈。找一個鬼當管家?這事看來也只有蒙蒙這個瘋子才做得出來了。不過管家是一個鬼,怎麼說出去就夠嚇人的,而且一點也沒有了吧?

「那他家裡……原來有幾個人?」

「老爺,少爺,還有小姐,再加上我們這一夥手下,就這樣了。」

竟然還有少爺和小姐?不過看來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去問蒙蒙的好,畢竟少爺和小姐估計早就死了。問了他的話,又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那少爺和小姐呢?」

他指了指天上。

哦,上了天堂。意思就是死了。

我不禁更加好奇:「少爺怎麼死的?」

「小姐殺死的。」他再次聳聳肩,「少爺性格大變,見人就殺,而且幾乎城裡有一半的人都死在了他的手中,連老爺他都要殺,後來小姐沒有辦法,所以就把少爺殺死了。」

我不禁一愣。他所說的少爺是誰?全城幾乎有一半人死在了那個「少爺」的手中,聽起來好像有點像司徒無功,因為朱風曾經說過司徒無功幾乎殺掉了這個城市裡面一半的人,但明顯不可能是司徒無功;那麼又是誰呢?能跟司徒無功一樣狠而且有那種實力,說是朱風的話,那也不可能,因為朱風不可能殺那麼多人的。

難道竟然是張小蒙不成?那個混世大魔王。

我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問他:「那小姐是怎麼死的?」

他聳了聳肩,「還沒死呢,新魔王之一。」

我再次愣住了。蒙蒙的女兒竟然如此生猛?問題是那兩個魔王好像現在對什麼事都不再關心了,估計早就到了所謂的「四大皆空」的境界了。這也許正是司徒無功不敢全盤吞噬蒙蒙靈魂的原因。畢竟如果被魔王知道她老爸的靈魂竟然被司徒無功吞噬了,那司徒無功還有活路嗎?

額頭不禁流下了一滴汗,我輕輕地擦了去。這世道,還真的沒得說了。

我現不能再問下去了,要不然還不知道劉光宗會說出什麼來。而且現在劉光宗也再次沉入了地下。看來這做鬼還是相當有好處的,來無影去無蹤的,想去哪裡就去哪裡,當然除了出現在城外和樹妖的旁邊;畢竟城外還有一大波法師守在那裡,如果劉光宗出現在那裡的話,估計馬上就會被抓住,然後接下來的可能就不是鎮壓那麼好的事了。

我大步走進了那個酒吧裡面。

竟然沒有人守門。比地面低,有幾階台階往下,入口有兩道門,隔音效果極好,進了第一道門之後,門自動關上,這才聽到了一些從裡面傳來的喧嘩聲;然後推開第二道門,兩隻耳朵幾乎就變成了別人的了。

裡面主著音樂,燈光還比較暗。

這麼暗的燈光下,對我們當然是有好處的,這樣別人就不會注意到我們。裡面人還是比較多的,桌椅等都在四周,中間是空著的塊空地。上面旋著一個圓圓的彩燈,空地上此時圍著一大圈人。

沒有看到蒙蒙,也不知道他混到哪裡去了。

此時四周的桌子上坐著的人倒是很少。我這個人天生就不太喜歡熱鬧,所以就找了一個靠著牆的桌子坐下。竟然沒有服務員上來問我要什麼酒之類的。

「這些人也夠無聊的,他們竟然沒有現老爺進來了。」旁邊的一個蚊子一樣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裡面。

又是老爺?是蒙蒙嗎?

我不禁好奇地轉頭看過去。那邊兩個傢伙人模人樣的坐在那裡,而且還很不雅地把腿搭在了桌子上。說那兩個傢伙人模人樣,那是因為他們並不是真正的人,而只是兩個鬼魂而已。他們似乎只是在找著做人的感覺。

他們的行為相當可笑,因為他們的屁股離椅子都有一拳的距離,而腿卻隱入了桌面。他們完全就是空氣而已。

這兩個傢伙,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模樣,眼睛下面掛著兩道紅線,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表明他死的時候眼睛流血;另一個傢伙是個老頭,身體像是一個蝦米。

說話的正是那隻蝦米。

年輕的鬼笑著說:「現了又怎麼樣?老爺是什麼人?嘿嘿,總管可是說了,老爺正打算組建一支軍團。想當年,老爺手下的墮落天使軍團,那也是人見人怕的。」

「哦?那老爺現在要組建的是一支什麼樣的軍團?」

「當然是惡鬼軍團了!要不然怎麼跟別人斗?」

「意思就是要殺人?」

「還用得著殺什麼人?沒看到今天死了好多人?那都是那個惡魔殺進來時殺死的。我們可是惡鬼,別去考慮那麼多。只要吞掉了足夠多的鬼魂,我們就可以強大起來。一支惡鬼軍團,想想就夠拉風的;而且表現好的,到時候老爺還會把他變成真正的人。」

「狗屁,死鬼還可以變成人嗎?」

「這你就不懂了吧?總管都做人一百多年了呢,他是最近才重新變成鬼的。」

「喂,那邊那個傢伙好像在看著我們。」

「看什麼看,一個凡人而已,難道看得見我們嗎?別說,那小子看著好面熟啊,倒有點像老爺身邊的那具屍體呢……我操!不會真是他吧?」

這兩個惡鬼一溜煙就不見了,然後忽然又冒了出來,小心地往我飄來,「這個……張良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