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75,手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375,手刀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兩個膽小的小鬼,真的有點可笑。 或許我可以學習一下當年老鼠他們對我所做的事,把他們抓過來。或許他們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與能力。

不過我並沒有動手,而是低聲問他們:「你們老爺呢?」

年輕鬼小聲地說:「在……在那裡面埃」

我點點頭,對他們揮了揮手。

現在情況似乎已經有些明了了。與其說這是蒙蒙的計劃,我看還不如是司徒無功的計劃。他把惡魔的事情擺明了說,而且把惡魔之眼交給了法師們,顯然就是要他們殺進來;法師殺進來,自然就會殺人;殺了人,自然就有鬼。

於是,他很容易就能組織起一個所謂的惡鬼軍團來。只是,這些惡鬼的實力怎麼樣?

顯然並不算靠譜的。但如果真的數量上去了,可能會比一些普通人要好用得太多,至少像打探軍情之類的事情就簡單了很多。當然,說不準司徒無功還有什麼秘法之類的,可以最大化的揮出這些惡鬼的力量。

我只能感嘆司徒無功實在太厲害了。而且也太殘酷了一些。畢竟要死那麼多人。只是不知道他到底要殺掉多少人呢?雖然他並沒有親手殺掉那些人,但怎麼算的話,他都有責任吧?

當年的他,也是這樣做的嗎?問題是,那些法師就不會現他這個計劃?

我正要站起身往人群裡面走去,看看蒙蒙那傢伙到底在幹什麼。

只不過這個時候一個女人坐到了我的對面,她靠在小沙上面,右腿高高地劃出了一個半圓,置於左腿之上。這個動作很吸引人,再加上她那黑線和短裙,如果是定力差一點內心色一點的男人估計都要流出鼻血來了。

還好我是見過大風大浪的。眼前的這麼一點小風小浪,還算不了什麼事。她再浪,能浪得過收割日不成?

這女人打扮得很妖,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正經貨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妓女,又或者只是沒事出來尋激情的寂女。

她上半身穿著紅色的小背心,搭配上墨綠色的短裙,看起來特別古怪。頭比較長,捲曲著,染成了屎黃色。臉上白得像鬼,把那些粉刮下來估計可以蒸出一籠小籠包;兩片嘴唇倒是性感,紅得像要滴出血來,而且下嘴唇沒事還上了一個小小的屎黃色的金屬小環,也不知道是不是方便拴上繩子當狗溜著玩兒。

她在做完那個自認為很華麗的高抬腿動作之後,並沒有馬上理會我,而是看樣子好像絲毫也不把我放在眼裡一般,自顧自地從胸口掏出了一個煙盒和打火機,自認為優雅地點上了一根煙。

正當她自我陶醉的時候,我站了起來,往人群那裡邁出了第一步。

「喂1她的優雅在這一瞬間蕩然無存,而且還拍了一下桌子。

我心裡那個鬱悶埃這女人想幹嗎呢?這拍桌子的意思是叫住我嗎?

我停步,看著她。

她再次一拍桌子,大聲說:「他媽的!怎麼不說話了?給臉不要臉是不是?1

看得出來,她是一個自認為很有勢力的女神經。我不想理她,轉身繼續邁出一步,誰知道她又大罵了一聲:「小心我砍死你1

我不禁摸了摸鼻子。看來這娘們以為她很有魅力,我只不過看到她坐在我對面不想理她而已,她竟然因為我沒有對她說話就要確死我。

真是奇葩年年有,現在特別多。

那邊人群裡面現在並沒有特別的事情生,看來蒙蒙還沒有放他的大招。只是不知道他的大招要等到什麼時候放呢?

他既然走進了這裡,肯定會做出些什麼事來的,要不然那還真不是他的性格。我有些害怕他亂來;又有些期待他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來,越熱鬧越好。

這真是一種很矛盾的心理。

「傻逼1那女人罵了一聲。

我真的有點忍受不了了,轉頭怒目瞪著她,「你想幹嗎?」

她一怔,然後從耳朵裡面掏出一個耳機,「你跟我說話嗎?這裡有人坐嗎?剛才我在打電話,沒注意。」

額頭流下了一滴汗。這女人剛才一直在打電話嗎?真是丟臉到家了。只不過她也太猛了一點,動不動就要砍死別人。

好吧,就當我聽錯了。就當我出醜了。我剛想繼續往前走。而她這時卻說:「等等,我好像見過你。」

這句話應該是對我說的了。不過我卻更加不敢等了。這女人認出我來了?那麼蒙蒙不是也會被他們認出來?難道我們要在這裡大打出手嗎?

想一想以蒙蒙的性格而言,也未嘗不可。大打出手一向都是他的強項埃

人群裡面也終於冒出了一個蒙面人,他一把拉住我,把一塊黑布遞到了我的手中,小聲地說:「你怎麼不蒙面?」

我馬上就反應過來了,他正是蒙蒙。我暈,想不到在這裡還要做蒙面俠!而他竟然一直都混在人群裡面。

「你先蒙好面,裡面那個精彩,我先進去接著看。」

說完之後他再次鑽入了人圈裡面。真是對他無語了。裡面在表演什麼項目嗎?還精彩?

看著手裡的黑布,我正要蒙上,這時身後卻一人拉了我一把,從手臂上的觸感來看,拉我的應該是一個女人。

我不敢回頭,而此時那女人的臉卻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果然是你,我就說怎麼看起來那麼熟悉。」她緊緊拉著我,把我往桌旁拉過去。

「你想幹嗎?」

「想幹嗎?難道我還能吃了你不成?我們就不能當成朋友那樣坐下來好好談談嗎?」

談?談個屁啊!如果你一叫,這裡所有人都知道我進來了,那還得了?他們還不四散逃跑?他們還不打11o?我們今天晚上出來,可是要做正事的,誰知道卻讓這個女人給攪黃了。難道我真的要滅了她不成?

「談什麼?」我隨口問她,同時把臉蒙上。

「談什麼?要不談戀愛怎麼樣?」

我差點摔倒在地。這女人果然不按常理出牌。這種瘋狂的性格,倒跟蒙蒙有點配。或許可以介紹他們兩個認識認識,說不準還真的能成。

「你怎麼了?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想不到卻害怕我這個凡人的女人。你真的是惡魔?」

我點點頭,惡狠狠地小聲對她說:「怕了吧?」

「怕1她拍著胸得意地說,「放心,我不會亂說的,要不然不談戀愛也行,至少讓我給你生個兒子吧?」

我差點一口老血吐出。這哪跟哪?這瘋婆娘真不是蓋的,怎麼忽然想要和我一起生孩子?難道她的寂寞到無法無天了嗎?

「別想太多,我只是不想一直做個凡人而已。你是惡魔,我要是跟你生個兒子,那也會是一個惡魔,哈哈,多麼美好的事情。」

還美好?

只怕到時候她會被嚇死吧?當年朱風不就是嚇死了他的母親?想一想那可真是一個巨大的悲劇埃

而眼前的這個女人,明顯是在作死。如果我真的是司徒無功的話,或許早就拔刀子把她捅死在這裡了。

只不過我並不是他。也不是蒙蒙。

我看著眼前的這個不知道姓名的女人,感覺到還是低估了她的思維能力和想象力。

「怎麼了?難道我不漂亮嗎?」她顯得有些生氣。

「不漂亮。」我順口就打擊她。

她竟然不生氣,而是直接說:「,知道不?我只不過想嘗嘗鮮而已。和惡魔,想一想就激動。我睡過男人,睡過女人,還睡過……」

還睡過……省略號?好吧,看來她的情感世界果然非常的豐富多彩,也不知道被她省略了多少動物或者植物或者工具。反正聽起來很可怕的。原來嘗鮮是這麼個嘗法。

我感到有些噁心,更噁心的是她接下來的話:「難道你……不行?」她一邊說著一邊上上下下打量著我。

不行?

都行啊!問題是,你這麼一個什麼都睡過的,而且還長得不漂亮的女人,我為什麼要去做那些工具呢?我真的不想理會她;可是現在我也拿她沒什麼辦法,如果真的一刀子捅掉她的話,說不准她在臨死之前還會大叫一聲。

她接著說:「要不然,我可叫了,給你三秒鐘。」

三秒鐘?好吧,你數吧,我倒要聽聽你到底要叫什麼。

而這時蒙蒙那個蒙面俠再次出現在我的身旁,不解地問:「新釣的馬子?」

馬子?我暈了。我聳聳肩,「沒事,只是聊聊天。」

「有什麼好聊的?裡面的表演才精彩。」

我不得不在他耳邊小聲地說:「她說她要叫,她認出我來了。」

蒙蒙哦了一聲,「有什麼大不了的?不想聽她叫?」

我點點頭。

女人盯著蒙蒙看了一秒鐘,然後這才數了起來:「一……二……」

蒙蒙擺擺手,一個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她頓時倒在了沙上,一動不動。

蒙蒙聳聳肩,「看到沒有?不就擺平了?走。」

我轉頭看看那女人。這手刀看起來果然厲害,如果不想跟別人廢話,直接一個手刀過去,整個世界就清靜了。

只是這也是要有技術和經驗的。看來我還得好好跟蒙蒙討教討教。

鑽進了人群裡面。

「擠什麼擠?老是擠進擠出的,怎麼著?還有快感了不成?」一個傢伙不滿地說。

蒙蒙一個手刀砍在了那人的脖子上,那人馬上軟倒了。

他還得意地嘿嘿了一聲。

果然厲害。

擠進去之後,在這圓圈裡面,果然在進行著某種表演或者說是某種儀式。一個女人全身躺在地上,她的年紀還很輕,身材也很不錯。而且還是呈大字型那樣躺著。

在地上還畫著血紅色的六角星,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血。主要是這空氣中的氣味實在太過混雜,有煙味有酒味有汗味還有不知道哪個王八蛋剛剛放了一個屁的屁味。所以哪怕真的是血,我也聞不到那血腥味。

兩個全身穿著寬鬆的黑衣而且頭上還戴著黑套只露出兩個眼洞的傢伙手裡拿著比他們還高的木棍站在女人的兩邊;另一個全身黑的傢伙手裡拿著一把匕,正圍著那個一動不動的女人跳著不知道是巫舞還是什麼舞蹈的鬼玩意兒。

那個女人只是胸腹間因為呼吸有些動靜,要不然我還以為她已經死掉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昏迷了。

我不禁小聲地問蒙蒙:「他們在幹嗎?」

「誰知道呢,據說是在給惡魔獻祭。」

真是一群瘋子!

現在整個聲面慢慢安靜了下來。人們都屏氣看著眼前的一幕,或許接下來的場面將會非常血腥。

蒙蒙忽然大聲問:「能不能告訴我,她叫什麼名字?真名,我說的是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