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78,衝出重圍(2)
小說:| 作者:| 類別:

378,衝出重圍(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也不得不承認蒙蒙的性格確實有很大的缺陷。不過這也正是司徒無功害的埃

現在司徒無功還有臉罵他?我真的是服了這個傢伙。且看他現在這場面怎麼破。難道他要把下面那幾個部隊的傢伙全都殺光不成?

以他的性格來說,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就是不知道他現在殺必是不是依然那麼重。

「開槍1一個軍人大聲叫道。

槍聲果然響了起來。此時司徒無功根本就還沒有落到地上,但是他卻在空中來了一個轉身,腳踢在了牆上,身體馬上往對面的牆上彈去,非常迅。彈到了對面牆上之後,他的手在牆上一撐,身體竟然再次彈回來,而且還高出了不少,他不僅躲過了子彈,而且還往上爬了一段距離。

這一次,他並不是單單腳彈在了牆上,而是雙手抓住了護欄,往上面爬來。他的度比蒙蒙還快,子彈不斷擊在護欄上面,噹噹響個不停,而且還冒出了一些火花,看起來很好看。

這一串火花不斷追著司徒無功,司徒無功並沒有理會,而是更加快地往上爬來,轉眼之間,他的身體竄起,落在了我的身旁。

「真是無藥可救。」他冷冷地說。然後往前走了一步,脫離了下面的射擊範圍,然後看了我一眼,冷冷地問:「去哪?」

去哪?操,你跟他一體兩魂,還問我去哪?好吧,看來他們的思想並不是相通的。而且他們的意見應該也是非常大的。那麼就由我來說吧。

「回家,羅澤的家。」

這司徒無功讓我感到頭大,絲毫沒有面對蒙蒙的那種輕鬆。

他冷冷地哼了一聲,「他就是性急,倒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要做的事情總會去做的,他這麼著急,很有可能有就會做不成。」

看來他們還是有共識的。只不過蒙蒙做事比較急,而司徒無功卻比較沉穩。

我不禁問他:「那你的意思是什麼?」

「沒什麼意思,我對於那件事情絲毫不感興趣,既然他那麼在意,就讓他來做好了。」

說完之後,他身體再次一歪。

靠!這還沒完了不成?

還好在聽到他說那句話的時候我就有了點覺悟,而且現在也做好了他隨時倒下的準備,所以我馬上就扶住了他。

果然,他的頭再次抬了起來,破口大罵道:「這他媽的司徒無功真是個無賴1

罵吧罵吧,司徒無功確實是一個噁心的傢伙。只不過我們對他沒有絲毫辦法。

問題是,有什麼辦法能把他從這身體裡面趕出來?

我不禁問他:「有沒有辦法趕走他?」

「怎麼趕走?應該有。」

「有辦法你不早說?一想到司徒無功隨時都在你的身體裡面,我心面就不住毛。」

「我只是知道應該有辦法,具體是什麼辦法,我不清楚。不過你應該比較清楚才對吧?只要你恢復了記憶,什麼事情都難不住你了。要不然,去找朱風問問?他應該也有辦法吧?他那麼厲害。」

他這倒提醒了我。如果請朱風幫忙的話,不知道以我是他「父親」的身份能不能請得動他。只不過看來他根本就不打算認我。而且連我自己都不太承認我就是他的父親張良,更不要說他了。

再說了,他現在是個老頭,而我呢?還年輕著呢。而且我的性格也絲毫不像一個老人家。如果說在重新遇到蒙蒙之前我的心情還有點像是一個老妖怪該有的那樣的話;而在重新遇到蒙蒙之後,我就彷彿回到了從前和蒙蒙這個傢伙去搶銀行的日子裡。

從這一方面來講,我跟蒙蒙其實是一樣的,我們都是不完整的靈魂而已,我們都存在著很嚴重的缺陷。

或許這也正是我和蒙蒙這麼親近的原因。

只是那些記憶,我能不能找回來呢?如果真的找不回來,我估計也只能永遠像現在這樣;只不過這種日子也不會太久了,因為我的身體裡面還有絕症正在等著終結我的性命。

公雞啊公雞,也不知道他會給我留下多少時間。至少也要讓我了解一下張良的生平吧?

「走了,沒事別裝什麼深沉。」

蒙蒙說了一聲,大步往前面走去。而這時,樓頂上面的那道門卻被人打了開來,一個傢伙大叫一聲往我們衝來。

那傢伙是一個年輕的傢伙。我一愣;蒙蒙倒是乾脆,伸手就要去拔刀,只不過現在他並沒有帶刀,這一拔就拔了一個空;現在他的身上倒是有槍的,所以他馬上就把槍拿在了手中。

「師父1那傢伙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對著我們拜起來。

蒙蒙皺了皺眉頭,「你的徒弟?」

「我哪裡來的徒弟?我現在都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誰還敢拜我為師?」

「這麼說是我的徒弟?」

「你自己有沒有徒弟你還不清楚?」

「問題是我真沒有啊1

看來這個傢伙明顯就是一個瘋子而已,只不過看到我們比較厲害,所以就想跑過來拜師而已。我剛想說不理他,我們直接走我們的就行了。卻料不到蒙蒙說道:「難道是司徒無功那傢伙收的徒弟?」

我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司徒無功那傢伙還會收徒?他平時都不知道往哪裡跑去,而且整天就只知道裝冷酷,哪裡來的閑心收徒弟?再說了,司徒無功那門本事,還可以傳給徒弟不成?

蒙蒙接著說:「他們鬼醫門的確實比較喜歡收徒弟的。這主要是他們本身全都是性無能嘛,生不出孩子,所以就收個徒弟玩玩,他們就愛玩這種玩意兒,而且全都是直接換血。別看我,司徒無功這傢伙也是這麼來的,只不過不知道他師父到底在哪裡找到他的就是了。」

原來司徒無功竟然還有這樣的過去。只不過這話從蒙蒙的口中說出來,也不知道可信不可信。畢竟現在的蒙蒙的神智我都有點懷疑。

蒙蒙卻好像認定了那就是司徒無功的徒弟,一擺手,說道:「起來說話。」

「啊1那人顯然太過興奮了,馬上跳了起來,「師父要帶我去哪裡?」

「你?哪裡來滾回哪裡去,到時我有時間會來找你的。現在你去下面攔住些部隊,我們還有正經事要去做。記住,我們是救世主1

「救世主?真的是救世主?」

「廢話,世界末日馬上就要來了,除了我們有這個能力救世之外,還有別的人有這個能力嗎?放心,我們真的是救世主,下去給那些部隊找點事情做吧。做得到,到時候我就傳你幾手功夫。」

那人馬上興奮地大聲說:「我就住在這棟樓,五樓就是,我的窗口隨時為你開放的1

還開放窗口?我真是無語了。難道他的師父只能從窗子進出嗎?這也太不尊師重道了吧?當然,現在我也沒有必要跟他講太多道理。

那人馬上飛快地下樓,還扔下了一句話:「我叫羅南無1

蒙蒙喃喃自語說:「竟然還是我本家,看來這個徒弟倒也可以收。」

還收個屁啊!正事還要不要幹了?我們只是出來去你家看看的啊,現在倒好,弄出了這麼多事。問題是如果我們現在去他家的地下室的話,會不會把部隊也引過去?

看來這一趟是白出來了,也是他這傢伙多事,沒什麼事非要去那酒吧裡面看熱鬧。這下倒好了,正事還沒幹,倒引起了很廣大的注意。

現在城裡有些頭腦的人,早就把我們當成了殺父仇人,見我們就要殺的。只是很多人不敢動手而已;但是現在已經有軍隊進駐這裡了,那可不是警察,而是軍隊埃

如此多的軍隊,估計我們要應付起來也有些吃力。

蒙蒙看著那羅南無跑掉了,點點頭,「那小子看起來還算不錯。我們走吧,時間比較緊呢。」

「問題是,我們會不會把部隊引到那裡去?」

他倒吸了一口氣,「這句話有道理。那裡可是我的大本營,可不能讓他們現了,要不然我們的計劃就完全廢掉了。那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怎麼辦?現在哪怕要回去睡覺都有點吃力了。不必說,部隊的反應比警察都要更快的。

現在我已經看到了遠處飛來的五架直升機,地面上竟然還有十幾輛的裝甲車排起了長隊,隱隱要把我們所在的這裡包圍起來。

「怕個鳥啊!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們哪裡還能後退呢?我們殺出去1

「殺出去?問題是那些都只是普通人而已,而且大部分都還是好人。」

「這倒是個問題,對於殺人我雖然並不反感,但也不是很感興趣。要不然這樣吧,我們帶領他們殺出城去,去找那些法師的麻煩?他媽的,他們一直以來都只會噁心我們;現在我們去噁心噁心他們,那不是很爽?他們打起來最好,一來我們可以在旁邊看戲,二來我們可以偷偷再溜回來。」

我不得不說聽起來很美好,問題是這有點瞎胡鬧的感覺。

而我還來不及再說什麼,他就大叫一聲,跑了起來,來了一個助跑之後,他跳到了對面的那一棟樓房的頂上。

這小子依然是那股瘋狂勁頭,想到什麼就幹什麼,根本就聽不進勸。我真的很懷疑,以他這種性格,說不准我什麼時候就被他害死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反正我也活不長了,還不如像他這樣活得輕鬆自在一些;而且他也只是為了救我而已,要不然怎麼會落到這步田地呢?

既然他要玩,那就陪他玩玩吧。還有城外的那些法師,我倒想去見識見識。蒙蒙想回到他的家看看,我何嘗也不想回家看看呢?

看來我只能問蒙蒙我的家在哪裡了。或許,在那裡我能找回一些失去的記憶。

我也來了一個助跑,跳到了他的身旁。

他嘿嘿一笑,「好兄弟,講義氣,我們沖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