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79,衝出重圍(3)
小說:| 作者:| 類別:

379,衝出重圍(3)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們兩個都抱著玩的心態,樓頂之間跳來跳去,往東面衝去。只要出了城東,或許馬上就會遇到幾個法師甚至是幾十個也說不準。

我還真的有點好奇,這法師是天外惡魔展起來的,而且還有各種不同的品類,比如說和尚、道士、傳教士、降頭師、巫師之流,可以說人數絕對眾多,而且信徒更加不計其數。問題是,他們怎麼就能展得這麼壯大?

除此之外還有十二生肖呢。當然,十二生肖站在了我們這一邊,只不過現在他們已經死掉了。看來這也只是老一輩的蛇王腦袋開了竅而已,要不然估計十二生肖也不可能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只是不知道法師那邊是不是也有什麼門派之分,或者他們當中也有很多內鬥再比如說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法師現在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地面上的部隊我們暫時可以不必去理會,他們現在也對我們構不成威脅,重點是天上飛的那幾架直升機,那可真的是要命的貨色。

有兩架直升機竟然並不開槍,而是專門打光的。他們打槍是一把好手,而用在這打燈光上,也是絕對的出色。不管我們怎麼跳,那兩架直升機上的傢伙都用探照燈把我們照得原形畢露,我們跳到哪裡,光柱就跟到哪裡,如果沒有其他直升機上射來的子彈,我還真的有一種在舞台表演的感覺。

而其餘直升機就不是燈光師了,上面的是真正的機槍手,準頭絕對厲害,再說了,其實他們根本也不必太瞄準的,只要對準了光柱落點進行射擊就行了。也不知道他們用的到底是什麼槍,或許是加特林?或者是其他的機關槍?

一開始,或許是他們還沒有適應這種節奏,還不致於擊中我們,倒是射得樓面處處冒坑,還有就是窗戶被射破玻璃嘩啦啦碎一地的美妙音樂,要不然再伴隨著一兩聲慘叫,卻是有人想從窗戶探頭看看熱鬧,卻一不小心被機關槍射了一個透心涼。

但是過後他們就適應了這種節奏,而且燈光師幾乎都能預判到我們的落點,搶先照亮我們的落腳點,這樣一來,我們還沒有落下,子彈就已經射擊到了我們的落點上,倒像我們直接往槍林彈雨裡面衝去一般,別提多刺激多危險了。

這子彈可比手槍的子彈危險多了。有兩子彈直接擊在我的肩膀上,竟然使得我的左手完全感覺不到,只感到全身麻,我還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子彈的衝擊力可想而知。

「我操!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1蒙蒙大叫道,他的身上也冒出了血。我們的身手都很靈活,但在這槍林彈雨裡面,也沒有辦法做到全身而退他當先往地面落去。

落到了地面上,槍林彈雨果然停止了,現在我們身處樓房中間的街道上面,從上面有死角,他們看不到,自然也射擊不到我們而且好死不死,我們落腳點這裡正好擺著幾輛看起來馬力驚人的摩托車,有一輛上面正坐著一個戴著頭盔的傢伙。

他看到我們落下之後,吃了一驚,愣神中,蒙蒙就把他扔了出去,然後跨上了摩托車。

我跳了上去,坐在了後座上面,蒙蒙這時動了摩托車。這摩托車的排氣管馬上出了震天的轟響聲,馬力幾乎開到了最大,更驚人的是蒙蒙這小子竟然還握著前剎,後輪不斷摩擦著地面,我還能聞到一股淡淡的煙味。

「走1我大叫一聲。

正這時,我的身體卻被人一拉,我差點就往後倒去,還好我也拉了蒙蒙一下。蒙蒙抓著把手,當然不可能往後倒。

感覺到背後一暖,竟然又跳上來一個人,從觸感來看,應該是一個女人。

「想扔下我?」她不滿地說。

我不禁一個頭兩個大,怎麼到哪裡都能遇到這娘們?她不是被抓了嗎?怎麼就逃出來了?更加驚人的是,她怎麼跑到這裡來的?難道剛才我們其實一直在轉圈嗎?

不過現在想一想,剛才為了躲開直升機,我們確實並不是一直往東而去的,不經意之間就偏離了原來的方向,想來這也是很正常的。

蒙蒙轉頭問道:「什麼情況?」

那女人叫道:「還能有什麼情況?沖啊1

沖你媽啊!是不是沒有死過?

蒙蒙這時卻對我亮了一下手刀。這是個好想法,問題是我現在腰被她抱住,根本就不可能給她一個手刀的。而身後的街道上卻傳來了裝甲車的聲音,轉頭還可以看到兩輛裝甲車上載著士兵往我們這邊衝來,那車頭大燈真是亮瞎狗眼。

與此同時,身後還傳來了槍聲,子彈擊在了地上或者旁邊的什麼金屬上面,噹噹響個不停。

我忽然想,有這麼一個女人在背後當肉盾,其實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只是這個想法可千萬不要告訴她。

蒙蒙鬆了剎車,現在也不是跟這個女人較勁的時候了,我們可是要禍水東引,把這些部隊往城外法師那邊引去才是正事。

摩托迅往前衝去。這條街道很直。我們的度很快,但是此時直升機竟然又跟上了我們,它們在天空上對著我們打光,而且子彈再次向我們襲來。

女人緊緊抱著我,大聲說:「這才是生活1

還這才是生活?看來她的生活還真夠無聊的。這只是我們經歷過的諸多事件當中的一件而已。現在肩膀依然還在流著血,這點讓我感到有些難受。不過再難受我也要頂祝還好這玩意兒並不致命。

直升機的作當然不僅僅是對我們射擊,除了打光之外,他們更有調度地面部隊的作用。

地面部隊除了裝甲車對我們堵截之外,還在我們前面設置了路障,還好這街道兩邊都是高樓,而且高樓之間也有街道,更難能可貴的是就在我們前面方竟然還有一條步行街的入口。這步行街的入口處設置著球形的石頭路障,間隔很小,但是我們的摩托車可以通過去。那些裝甲車就只能在外面乾瞪眼了。

別處的大火絲毫沒有燒滅掉城裡面逛街的熱情,雖然我不知道平常這步行街的人多不多,但此時的人還是比較多的只不過很多人都坐在等道兩旁的座椅上談天說地,看起來倒很有閒情逸緻,真正買東西的人倒比較少。

隨著直升機的出沒,他們也沒有了那份閑心再加上我們的橫衝直撞,他們哪裡還能保持住淡定?

一個個如同驚弓之鳥,四散而去人們慌亂躲避,只不過還是有一個傢伙好死不死的撞到了我們。以他凡人區區血肉之軀來撞我們的摩托車,那顯然是嫌命長的,他當場就被撞飛出去,還好蒙蒙的車技很不錯,這才沒有摔倒,他右腳落地,支撐著摩托車來了一個轉彎,竟然直接就沖向了一個大商場裡面。

那個大商場里人就更多了,買什麼的都有,還有很多帶著小孩的。在這個老人比年輕人還多的小城市裡面,那些小孩就是這個城市的將來但是此時除了他們的父親或者爺爺奶奶之外,誰也顧不上他們。

商場的入口同樣設置成了很小的如同地鐵入口一般的玩意兒,蒙蒙長驅直入,直接沖了進去。

地很滑,而且人那麼多,還有好幾個摔倒在地上的老大爺和老大媽。我們當然沒有那個閑心停下來去扶起他們。蒙蒙更是看準了一個老大爺直接就沖了過去,直接從那個老傢伙的身上碾了過去,那老大爺慘叫一聲,大罵道:「我操你祖宗1

女人大聲叫道:「你跟他有仇?」

「他媽的,當然有仇!以為老子認不出他了,他媽的1

我心裡不禁感到萬分不解。難道又是一個舊時代的遺老不成?這種老怪物也太多了一點吧?雖然現代社會的人類更長壽一些,但總是出現這樣的老妖怪,那也太不正常了吧?

怎麼他們就能活這麼長?而朱風活了這麼久,連司徒無功都感到吃驚。要知道,朱風原本可是最多只能活到四十九歲的。

蒙蒙忽然大聲說:「幹掉他1他一邊叫著,一邊竟然還伸手指了一下前面一個老傢伙。

女人已經激動到了元嬰境,差一點就可以化神升天了,她興奮地大叫一聲,右手竟然拿過了我身上的槍,對著那個老傢伙就扣動了扳機。

摩托從那老傢伙身邊沖了過去,但槍並沒有響。

她大叫著問:「怎麼這槍是擺設嗎?不響1

蒙蒙叫道:「你他媽的是傻逼不成?沒開保險1

「我怎麼知道還要開保險的?在哪裡在哪裡……哦,開了。」接著就是一聲槍響,遠處傳來了驚呼聲,也不知道她這一槍到底有沒有打中別人倒是她自己也大叫了一聲,身體猛地一顫,幾乎就要摔倒下去,兩手緊緊地抱緊我,「這後座力也太大了一點吧?」

看來又是一個沒有絲毫開槍經驗的女神經。蒙蒙卻不理會她,而是忽然減,右腳再次支撐住,摩托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迴旋,再次往那個老傢伙衝過去。

那老傢伙也相當警覺,竟然往人群裡面鑽去。

但此時女人的槍聲再次響了起來,那老傢伙應聲而倒。

「哇!打中了,打中了1

打中了也不必這麼興奮吧?只不過用手槍打中了而已,殺傷力有限,再加上也不是一槍爆頭,所以那老傢伙根本就沒有死。

老傢伙身邊的人都往四周散去,而蒙蒙架駛著摩托碾壓過去,直接從老傢伙的肚子上軋了過去,老傢伙原本還想爬起來,但是這一軋,哪裡爬得起來?殺豬一般地叫了一聲,身上不僅流出了血,而且還有一些奇怪的液體從他的身上流了下來。

蒙蒙再次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再次從那老傢伙的身上碾過,忽然停下摩托,回頭對著那老傢伙呸了一聲,「噁心1

而此時,入口處已經有好幾個士兵沖了過來,他們可都是拿著衝鋒槍的。蒙蒙加大油門,直接跟著市裡面吊著的「安全出口」的指示牌衝過去。

只是不知道這裡的安全出口安全不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