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80,衝出重圍(4)
小說:| 作者:| 類別:

380,衝出重圍(4)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雖然是「安全出口」,但其實我們只是在貨架間穿行著。地面太滑了,蒙蒙並不敢開得太快,而且這裡面人也多,人們四散而去,有些走得急的,便撲在了貨物堆上面。

女人大叫道:「停車1

蒙蒙轉頭大罵道:「停什麼?」

「看路1我不得不提醒他。這傢伙開起摩托來就是這麼瘋,經常光顧著說話不看前面的路。以前我們就吃過這樣的虧。現在他這個臭習慣還是改不了。

女人大聲叫道:「我們跟他們拼了!怕個毛啊,這才是生活啊!我們手裡還有槍呢,這裡又有這麼多人,這些全都是人質啊!我們三個干一票大的1

蒙蒙看來有些心動,大聲說:「好,干一票大的1他猛然停住了摩托,而且還把胸前掛著的衝鋒槍取了下來,交到了女人的手中,女人手裡抓著衝鋒槍,說不出的激動,向上開了一槍,差點把她反震得扔掉了手中的槍。

「他媽的,電視裡面都是騙人的,開槍原來這麼不簡單1她不禁大罵一聲。

要是開槍真的跟電子遊戲裡面一樣那麼簡單就好了,誰都可以成為神槍手的。

她轉身對著那些四處亂跑的人們大聲說:「全都趴下!要不然我就開槍了1

他們果然很聽話。

這女人估計是警匪片看多了,老是想當大姐大。現在她倒是過足了癮頭。

只不過也只能到這個地步了。

蒙蒙嘿嘿笑了一聲,他並沒有把摩托熄火。此時猛然向前加,往前面衝去,再來轉過幾個貨架,轉眼之間,女人就看不見了。

隔著貨架傳來了女人恐怖的叫聲:「你們兩個王八蛋1

罵吧罵吧,本身我們就不認識你,只是你這小娘們自己要當土匪而已,與我們有什麼關係呢?現在正好還可以為我們牽制火力呢。

「一個臭瘋子。」蒙蒙罵了一聲。

照著「安全出口的指示,來到了一個門前,門是開著的,但是讓我們感到鬱悶的是,門后竟然是往上的階梯。

「這鬼地方怎麼這麼古怪?」他再次罵了一聲。

猛然加,往樓梯上衝去,這摩托的性能極好,竟然不費力地就衝上去,樓梯來了一個轉折,然後再轉折,再轉折,轉得我頭都有些暈了。

這鬼地方果然古怪,這安全出口看來也不安全啊!完全就只是一個擺設而已,有誰家的安全出口會往上的?如果真的這麼一直往上,那不是到了樓頂了?真要起了火災,那還不是死路一條?

「要不調頭吧?」我不禁對他說。

「現在還調個毛的頭啊?我倒要衝上去看看到底是什麼鬼。」

再過一個轉折,竟然忽然冒出了一個手裡拿著鑰匙的傢伙,這一下子出現得非常突然,我們沒反應過來,那傢伙也沒有反應過來,於是就這麼撞了過去。

那傢伙被撞倒在樓梯上,還沒有叫出聲,前輪就把他的嘴都壓扁了,然後後輪再次壓了過去。

還好蒙蒙的平衡感實在強大,要不然剛才就翻車了。

「找死的。」蒙蒙罵了一聲,繼續往上衝去。

果然,這裡竟然是直接通往樓頂的。我也是服了這所謂的「安全出口」。還好,這並不完全是死路,因為這樓頂看樣子竟然是停車場,很多的車停在這裡。而且還跟另一棟大樓的樓頂通過兩個橋樑連通在一起,那邊同樣也是停車常

看來這果然有一點點安全出口的意思了,大不了可以從那棟大樓逃走嘛。

只是我們一衝上來,就聽到了上面的直升機的響聲。探照燈的光束不斷在四周掃描著,還好一時之間並沒有往我們身上照來。

但這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只要等時機成熟,他們自然就會看見我們的。

蒙蒙加大馬力,往那橋樑上衝去,剛衝到一半時,直升機就現了我們,一束強光照中了我們,只不過兩秒鐘之後,槍聲就從上空傳了過來。

他們果然狠,什麼話都不說,直接就是掃射過來。

蒙蒙並不理會,反而加大馬力往前面衝過去。只不過,子彈可以不用理會,問題是導彈呢?

那些王八蛋,現在已經完全不顧平民百姓的傷亡了,竟然放出了兩枚小型的導彈,導彈在空中不斷出光銳的嘯音,一束幾不可見的激光打在我們的身上。

可以啊!

竟然真的用上了這玩意兒!

「他媽的1蒙蒙大罵了一聲。他忽然一提車頭,整個車身一跳,竟然跳起離橋面有半尺高,兩枚導彈一齊擊中了我們下方的橋上,轟然爆開。

這可比那小世界裡面的音爆強多了。巨大的衝擊力形成了波浪,把我們往上面掀飛而去,蒙蒙把摩托一扔,拉了我一把。

我們被炸飛有十幾米的高度,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也流出了血來,還插著幾個彈片,還好不是致命傷。

蒙蒙呸了一口,而此時,我們頭頂正有一架直升機在轟響著,離頭頂也不過幾米的距離,我已經能看到上面那傢伙正探出頭用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我們。

蒙蒙猛地拉了我一下,他這下是往下用力,我被他這一拉,馬上加往下掉去;而他卻借著反作用力往上升去,順便還在我的頭頂踩了一腳。這傢伙!不是人啊!

他果然不是人,他竟然借著這股力道衝到了直升機上,抓住了直升機下掛著的一枚導彈,一手往上一探,就抓住了那個要開槍的傢伙,把他往下扔來;然後翻身滾了進去。

我正加往下落,只看到下面的地面離我越來越近。我倒不是怕會不會摔死,重點是被這麼一炸,渾身都不爽。

而我正思量著,抬頭就看到又一個人被他扔了下來,而且還有一條長繩子迅地甩了下來。我一伸手就抓住了那條繩子,上面的蒙蒙用力一拉,我被甩起,往直升機飛去;同時直升機也因此而搖晃不已。

伸手一攀,翻身進了機身裡面,才舒一口氣,卻現這時蒙蒙已經坐在了架駛室裡面,這裡面就只有他和我兩個人。

他轉頭大聲說:「快過來1

「我又不會開飛機,過去有什麼用?1

「我也不會啊1

「操1

「那怎麼辦?」

也不知道他動了哪裡,直升機一陣搖晃,我差點就又要被甩出去,還好抓住了座位。

他大聲說:「反正也摔不死,我就亂開1

這小子果然亂開,只聽到一聲音嘯響起,竟然被他射出去一顆導彈,把下面的大樓轟出了一個大洞。

而我們又離樓頂比較近,竟然也受到了波及,被炸起的氣浪和碎塊一起衝擊之下,機身搖晃不已,還能聽到上面傳來的噹噹聲。

猛然間,機身失去了平衡,往下斜飛而去。

「操,還想搶架直升機玩玩呢。」他大罵一聲,返身過來,一把拉住我,就往門口一跳。

我們重新落到了一個樓頂上。現在的我已經有些累了。說實話,忙了這大半夜的,還沒有休息過。而且一直都沒有停。

重點是,今天晚上也太激動和刺激了一些。

說起來根本就沒有什麼意義。原本蒙蒙打算回他的家裡面看看;但是半途去進去了那個酒吧裡面;後來又被部隊追殺,又想把這些部隊引到城外去對付法師們;而現在呢,法師還沒有見到,我們倒累得不行了。

看來普通人是不可以小看的,特別是有這些高科技的人才。

「不如先休息一下?」我提議。

「問題是時間不等人啊1他嘆了一口氣,繼續往前面衝去,回頭嘿嘿一笑,「看到沒有,我們就快衝出去了1

果然,不知不覺中,我們真的快要衝出去了。前面看樣子也只不過只有幾百米,幾百米之外,這樣的樓房就相當少,那當然表示我們已經快要衝出城市了。

只是城外,有多少法師呢?這些部隊又能對付得了他們嗎?

「不如等下我們出了城,就去你家裡看看怎麼樣?」他提議。

「我家?」

「當然,說不准你還能找回記憶呢,或者,能找到其他的東西?」

其他的東西?本體嗎?樹妖靈體嗎?或許真的能找到。而找到之後,我們的生命是不是也要終結了呢?

隱隱的,我感到有一絲不安。因為我總感覺,當我直面本體的時候,或許就真的是我生命的終結了。這種感覺來得很莫名其妙,卻一直都存在著。

而我又會去到哪裡呢?

誰知道呢。

這一天遲早就會到來的,讓它早些到來,又有什麼錯呢?

我點點頭。

「那個方向,看到沒有?一條路通過去,彎彎曲曲的,大概有二十公里左右吧,這麼多年沒去過了,也不知道變成了什麼樣。」他說道。

一邊說著,我們一邊往街道俯衝而去,落到了街道上面。還好這裡並沒有裝甲車在等著我們。

只不過我們剛剛落下,街道口那邊就出現了裝甲車的蹤影,他們正在往我們衝過來。

蒙蒙大聲說:「走1

在樓房之間不斷穿梭,而且專門揀小巷子進出,這樣一來,哪怕天上有直升機,也一時難以現我們的蹤跡。

幾百米的距離,雖然我們繞了點路,不過還是很快就沖了出來。看著眼前的小路,還有那稀少的樓房,我不禁感嘆一聲,回頭看看那夜空裡面的直升機,真想對他們豎一下中指。

蒙蒙皺了皺眉頭,「鬼影子都沒有一個。」

眼前是一條河,看樣子這城改造出了一條護城河,河面並不太寬,只有三四米左面,我們來了一個助跑,就跳到了河對面。落地之後,蒙蒙的眉頭皺得更緊,「鬼影子都沒有一個。」他再次說了一聲。

我也感到奇怪,不禁問他:「不是說城外有很多法師嗎?人呢?」

「不知道。」

更讓我好奇的是,直升機竟然沒有追過來,而是依然在城市的上空打著轉。

他們竟然沒有現我們已經衝出來了嗎?

他聳聳肩,「算了,我們直接走吧1

這二十公里的路,要這麼走過去,也是有點困難的。而且我們身上都還有傷。不過這傷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在自動癒合著,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看準了方向,蒙蒙在前面帶路,我跟在後面,不多時就上了那條他所說的彎彎曲曲的路。這路看起來有些古老,此時路上並沒有車輛行駛。兩旁還可以看到一些低矮的山。

他忽然站住了腳。

我也停祝

而這時,路兩旁的矮山上忽然射出了幾束強光,把這裡照得像白天一樣亮。光線太強,把我的眼睛晃得有些暈。

等看清時,我不禁吃了一驚。

兩邊的山頭和前面的路上,竟然冒出了少說有一百多號人,當先的是一個和一個軍人;那個老道士我從來沒有見過,那個軍人看樣子級別不低。

那些人裡面,有和尚有道士等奇怪的人,不過更多的是軍人,那些軍人除了手中有槍之外,竟然還有大把的榴彈炮。

「等你們好久了。」那老道士笑著說。

看著他的笑,在我的感覺裡面我好像看到了一條眼鏡蛇。

蒙蒙不禁罵了一聲:「他媽的,本來還想用軍隊去對付法師,卻沒有想到他們早就勾結在一起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