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81,衝出重圍(5)
小說:| 作者:| 類別:

381,衝出重圍(5)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是的,這也是我們大意了。當初伍百三那傢伙明顯就是跟政府合作的,只不過那小子忽然暴起殺人,現在肯定也查不到他的頭上,而只是把那些人頭算在我的頭上而已。顯然,伍百三也是這些法師裡面的一員。

只不過伍百三應該有他自己的小心思。他是想得到張小蒙的那隻眼睛,然後化身惡魔?又或者那只是他的幌子而已,他實際上想要的是另外的東西呢?比如說樹妖?

這些人裡面,法師大根有三十多人,這裡不比城裡,城裡出現過的好運些都是老傢伙估計也是弱兵而現在出現的這些法師,全都是精神十足,三四十歲的居多,可以說正當壯年。

部隊的人就有一百多,火箭炮和衝鋒槍都對準了我們。前面左邊右邊,全都是他們的人而且他們還從兩側包圍過來,除非我們真的飛天或者遁地,再或者把他們殺光,要不然我們不可能衝出去的。

只是他們的火力這麼強大,而且法師分散於這個包圍圈上,哪怕我真是一個白痴,也能看得出來他們似乎在結一個陣。那裡面我注意到一個黑漆漆的巫師一樣的傢伙,赤著上半身,脖子上掛著一些白森森的骨頭,手裡端著一個小小的研缽,腰上系著一個袋子,怎麼看都有點像是電影裡面的降頭師一流看起來更可怕的是另一個非洲黑人,那小子渾身漆黑,竟然還在身上畫滿了花花綠綠的線條,遠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鬼一般,更加詭異的是,他的頭上戴著的並不是帽子,而是一個頭蓋骨,也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動物的,左手拿著一把泛著綠光的鐮刀,右手抓著一個遠看像榴槤一樣的玩意兒還在不斷往下滴著液體,他的站姿也與其他人不同,其他們一般都是站直了身體,而他卻兩腿分開,呈王八腿,腰還微微彎著,看起來就像是來自食人族的惡毒巫師,王八腿一邊帶著身體左右擺動著往前移動,一邊嘴裡還呀呀呀地喊著。

呀他媽的,這麼會嚇人的,一般都沒有什麼真本事。估計這小子也只不過是來湊個數,或者只是代表他們食人族巫師來參加這裡的行動而已。

還有三個站在一起的牧師。如果是在遊戲裡面,牧師一般都是奶媽但現在並不是遊戲。這三個牧師明顯是老外,個頭很高,而且比較瘦,年紀看樣子也只不過四十多歲的模樣,身上穿著黑色的教士服,反正我看不出他們的等級,不過能出現在這裡的,肯定都是幾把刷子的,估計在他們教會裡面也算是份量比較重的,至少達到了能夠知道樹妖和惡魔的那個級別才行,而且實力上肯定也要有一定的水平,要不然他們也不敢來這裡送死。

這三個看起來德高望重的牧師手裡拿著一尺多長的十字架,只不過這十字架的四端都是非常尖銳的,顯然這是他們的武器。我不禁看了蒙蒙一眼。我倒有些迷茫了。牧師可以說在哪裡都是一個神聖的職業,雖然說有一定的迷信,但至少一般來說,他們宣揚的是所謂的「真、善、美」吧,我倒有點懷疑他們怎麼就會動這個世界的根基呢?

他們怎麼就會背叛這個世界呢?

「我們是不是錯了?難道我們真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真正要毀滅這個世界的是我們,而不是他們?」我不禁問蒙蒙。

「你想多了,善和惡還不是人為規定的?你不是一直感到奇怪為什麼法師是天外惡魔培養起來的,怎麼就能展得那麼大勢力?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因為他們表面上講的都是真善美而已,而我們,只是一群不合群的孤獨的守望者。」

還有兩個老外手裡端著十字機弩,身上還穿著比較厚的皮衣,身材看起來很不錯。除了十字機弩之外,他們的手臂上、腰上和小腿上都插著武器,可以說幾乎武裝到了牙齒上面,而且他們的胸前還寫著字:demenhunter

還獵魔人呢,看來是物攻一系的,身手想來很不錯。只是不知道一個是不是叫山姆,一個是不是叫迪恩。

越看我倒覺得那兩個傢伙倒真的有點像迪恩和山姆了。

還有戴著高帽子的喇嘛,除此之外大概就全是中國人了。和尚大概有五六個,一個人看起來都是慈悲為懷的得道高僧,只不過他們手裡的兵器卻讓我吃驚不已。一個和尚拿著衝鋒槍還有一個手裡抓著一根大鐵棍,更加有一個高大的和尚手裡抓著的是一把殺豬刀。估計那小子在出家之前是殺豬的。

除了這些人之外,幾乎清一色都是道士和普通人著裝的傢伙。他們粗看起來倒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只不過我還是看到了一個讓我感興趣的傢伙,正是伍百三,那小子正混在他們當中,而且嘴角還帶著笑。

有這個傢伙在場的情況下,生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我想等下他可能都會忽然難,偷偷幹掉幾個人。

如果這是武俠的話,那麼那些軍人和法師就算是表面上的「正道中人」了,他們似乎代表的就是「正義」了而我和蒙蒙,就是所謂的「魔道中人」,我們帶代的是惡魔和邪惡。

是的,我們是邪惡的。

因為我代表的是惡魔,我們或許是從地獄裡面衝出來的不正是如此嗎?我們經歷了生和死,最後又活了過來,不正是從地獄裡面衝出來的?而且我還會變身。更加重要的是,我們殺死普通人絲毫沒有罪惡感。

他們是除魔衛道的衛道士,他們保護的是人類的利益。他們要殺我們,完全是天經地義的。

只不過,事情真的是這樣嗎?

如果這些法師真的是天外惡魔培養起來的,他們的真正目的當然就是要得到樹妖如果那些都是真的,那麼他們就是一群騙子而已。

而我們惡魔呢?聽司徒無功講,惡魔會殺人,甚至會吃人站在人類的角度來講,惡魔是萬惡的,是要被殺死的但是我們惡魔似乎只是在保護這個世界而已,是這個世界真正的守護者。

之所以被人類社會害怕和仇視,估計正是因為惡魔的強大,還有因為惡魔守護的是這個世界,而不是守護人類而已。

我不禁想起了許表,那傢伙是一個吸血鬼,應該跟我們是同類。他看起來並不惡。當然,我自己看起來也並不惡。

隨著他們的逼進,包圍圈越來越校最終他們停下時,包圍圈只不過是一百米左右的圓圈而已。在這個距離,火箭炮當然派不上用場,但他們人多啊,而且還有那麼多也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古怪能力的法師。

蒙蒙小聲說:「他媽的,看來這次真的要拼了。」

「問題是我們拼得過嗎?」

「拼不過也要拼。再說了,根本就還沒有拼,你怎麼知道拼不過?」

那個將軍模樣的傢伙看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凡人而已,他說道:「現在,你們投降不投降?」

蒙蒙大聲說:「投降!投降你媽啊1

那將軍看起來果然是一個上位者,竟然不生氣,臉上的表情依然如故,看不出他心裡在想什麼。

而那個老道士卻笑著說:「莫非你們以為倆你們兩個人就可以殺出去不成?雖然說你們身體裡面都有惡魔血統,但變身一次消耗也是極大的,估計現在已經變不了身了吧?而且哪怕你們真的變了身,難道我們就沒有對付你們的辦法了嗎?」

這老道士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如果他們要弄死我們的話,應該一上來就動手才對。但顯然他們並沒打算真正的弄死我們。很明顯,他們是要得到樹妖或者惡魔之眼。

蒙蒙哈哈大笑了幾聲,說道:「真是好笑,你們要殺就殺,只不過想要知道樹妖在哪裡,卻是妄想!你們這些軍人也真是吃狗屎長大的,竟然還不清楚他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他們真正想要的是樹妖而已。」

那將軍沉聲說道:「不錯,我們正是為樹妖而來。」

蒙蒙倒愣了一下,「你們竟然知道樹妖?那你們還跟他們一起對付我們?這說不過去吧?」

老道士嘿嘿笑了一聲,「樹妖的事情,你以為只有你們和我們知道嗎?他們當然也知道的。只不過你們多行不義,要不是想想知道樹妖現在在哪裡,還有她的靈體在哪裡,你以為你們能活到現在嗎?」

我只是覺到奇怪,他們說這麼多廢話幹什麼。

蒙蒙聳聳肩,說道:「反正現在我是沒辦法了。」

這小子,剛才還說拚命,現在竟然說沒辦法?這天殺的,難道真的要我獨自一人面對這麼多狠角色不成?

正這時,他的身體一歪,往地上倒去。我趕緊扶住他。這傢伙,真是猜測不到他心裡的想法,現在竟然要讓司徒無功上常那個殺神,面對這麼多狠角色,除了有一百多百衝鋒槍對著,更加重要的是這裡還有幾十個法師,這麼多人,哪怕司徒無功真的厲害無比,應付起來也很吃力吧?

羅澤的頭抬了起來,他冷冷地說:「這什麼情況?」

還什麼情況?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是什麼情況了。我知道,現在他是司徒無功。

我趕緊鬆手,他站直了身體,冷冷地打量著這個包圍圈,然後把目光對準了那個老道士,冷冷地說道:「當年讓你逃過一死,想不到現在又見面了。」

這個老道士竟然也是一個老妖怪?看來老妖怪果然都成堆了。這也太多一百多歲的老妖怪了吧?

那老道士說道:「羅澤,你腦子抽風了不成?你有機會殺我嗎?」

「還記得當年你跪在地上求我放過你嗎?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小孩的話都說出口了。只不過,這一次,你覺得你還能逃得掉嗎?」司徒無功冷冷地說。

老道士的臉馬上就變了,厲聲說道:「他是司徒!殺了他們1

而同時,司徒無功冷冷地說:「還愣著幹什麼?動手1

他果然是一個殺神,直接就起了衝鋒。現在我們兩個都穿著軍裝,我們的槍早就給了那個瘋子一般的女人,現在手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兵器。但是這個絕世殺神根本就不理會這些,他直接就向那老道士衝過去。

槍聲響了起來。只不過稀稀拉拉的。他們這些凡人,還是太想當然了一點,估計以為他們人這麼多,又把我們圍住了,而且潛意識裡面倒把我們當成凡人對待了而現在,我終於現,其實這包圍圈卻是一個很大的漏洞。

因為我和司徒無功並不是凡人。

他們顯然料不到我們在這種絕境裡面竟然先難,倒被我們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司徒無功的度極快,轉眼之間就衝到了那老道士的身前,只不過他的身上也中了好幾槍,血花從他的身體綻放而出,看起來很美,同時也很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