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82,衝出重圍(6)
小說:| 作者:| 類別:

382,衝出重圍(6)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司徒無功還是比較猛的。只不過我就沒有他那麼猛了。子彈不僅向他射過去,而且也有一些向我射來。連他都閃不開那些子彈,更不必說我了。

我的身上也中了好幾槍,還好都不是打在要害上,而且這身體也結實異常,所以並沒有什麼大傷,子彈也並不深入,只是流了一點血罷了。

這個時候我們應該打亂他們的節奏。所以我向著左手邊衝出去。這個時候我還是無限懷念那些異能的,比如說什麼土遁、隱身之類的;可是在這個世界裡面,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用出來。

我首先要面對的就是那三個牧師。早在司徒無功衝出去的時候他們就作好了準備。此時他們竟然絲毫不怕,反而向我們衝過來;獵魔人也發出了他們的箭支。

這箭支看起來比子彈更有殺傷力;在牧師與我對上之前就已經直射我的頭部。好快的箭!

也是好箭。

在這危急時刻裡面,我的敏捷好像得到了一些提升,竟然一偏頭閃開了那兩箭;而此時我已經對上了那三個牧師。他們的十字架可是比刀子還厲害的,而且範圍很大,看起來非常難對付。

一個攻我上路,一個攻中路,一個攻下路。看得出來他們根本就是合作無間。我實在想不到有任何對付他們的辦法,只能滾地閃開。

那三個傢伙的身手卻不算得上厲害,一擊落空之後也不追擊,而是停在了原地。

我正感到壓力松時,卻忽然感到後背一痛,這時才注意到那兩個獵魔人在射出箭支之後手竟然還在動。他們手上的動作起初我並沒有注意,而現在注意到已經有些晚了。他們並不是再次發出箭支,而是輕拌手腕。

一支箭竟然從背後射進了我的後背。

入肉並不深,也並不痛,但那種麻癢卻讓我受不了。

有毒?

這時我才注意到那條直的幾乎看不見的細線,就緊靠著我的手臂,毫無疑問,他們的箭上竟然還有細線連著,手腕一抖的時候就往回收,而且這細線的彈性看起來極強,要不然箭支回收的時候也不可能有那麼大的威力。

還好只是一支箭射中了後背,要是多幾支的話,就不好辦了。一個獵魔手緊緊拉住了手中的細線;而另一個獵魔人卻扔掉了手中的細線,因為他的箭並沒有射中我,他的手法非常快,迅速地換上了另外一支箭,然後十字機弩再次擊出。

我根本就來不及拔出後背的箭支。我此時能感覺到那細線勒著皮肉,而且麻癢感還在不斷蔓延著。

從這手段來看,細線並不是綁在箭尾,而是在箭頭附近的,這樣一抖手間,箭頭就會倒飛而至。

這一次的箭擊很快,而我看到他在換箭的時候,就已經一個旋轉要閃開。

這一旋轉,果然不出我所料,因為細線的彈性,後背的箭被拉了出去。我同時幾乎要大叫一聲了。根本就沒看到這箭頭到底有沒有帶著我的二兩肉飛出去,只感到眼前發黑,胸口還非常悶,一陣眩暈龍襲來,差點就倒地不起了。

這時那剛剛射出來的箭就從我的身邊飛了過去,飛過去之後我才聽到了風聲。

為了避免箭支飛回再次從背後擊來,我只能忍著眩暈一個滾身讓了開去。

這時那些軍人終於看出了便宜,那將軍模樣的大聲說道:「抓活的1

幾個軍人迅速向我衝過來。他們只是普通人而已,但他們是普通人裡面身手相當好的。這幾個衝上前來的並沒有拿槍,而是幾人共同舉著一張網。

我只能承認那是一張好網。

只要這張網罩下,我就算長出翅膀也飛不出去了。

更加別說我現在還中了毒。也不知道那是什麼鬼毒,竟然這麼強大,也許還引發了身體裡面的疾玻

而正在這時,卻聽到一聲槍響。這聲槍聲是如此熟悉,我幾乎想起了以前的那幾個槍手躲在遠處狙擊的模樣。

這些傢伙可不是我這個殭屍兄,他們不可能承受得起威力這麼大的步槍子彈的。

一個抓著網一角的傢伙頓時被爆了頭,子彈還穿過了他的頭擊到了另一個傢伙的大腿上,看得出來這子彈的威力果然驚人異常,而且那槍手的槍法也是厲害非常。

他們兩個幾乎同時倒地,一個慘叫一聲,另一個根本就沒有發出任何聲息就掛了。

這張網於是就罩不下來,他們那幾個還站著的倒因為這張網的原因,腳下一絆,竟然摔倒在地。

我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原來在暗地裡面竟然還有我們的同夥啊!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個傢伙呢?

幾乎就是這幾個傢伙倒地的瞬間,竟然又是一聲槍聲傳來,一個獵魔人頓時痛呼了一聲,倒退了好幾步,他的胸前被打出了一個血洞,看起來份外可怕。

「sa1另一個獵魔人大叫一聲要去扶起來,只不過那個被擊中的傢伙卻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山姆?這名字果然逆天啊!我不得不佩服他們。現在我終於能喘口氣了。胸膛間的氣悶立時化成了一口血吐了出來,竟然還帶著絲絲綠色,看起來很慘。

也不知道到底是中了毒還是因為我的血本身就是這樣的。不過大概是因為中了毒吧。

現在,不管是直面我的,還是我背後的那些傢伙,都不太敢再衝上來,反而有人拿著槍在瞄準我。

我咬咬牙要站起來,但現在身體的虛弱感卻讓我有些難以為繼,只能坐在了地上,現在手裡沒有什麼趁手的兵器,而且司徒無功那邊也還沒有解決。

事實上,要搞定他們,以司徒無功的本事或許還是不太夠看的。

果然,司徒無功這時竟然倒飛了過來,撞到了我的身上,我幾乎再次吐出了一口老血。

這傢伙不是很牛嗎?怎麼現在看起來也是這麼慘?而且光看表面的話似乎比我還慘一些,他的身上幾乎都血肉模糊了,也不知道到底中了多少子彈,而且左手還一動不靠在我的身上,右手抓住左臂,猛的一拉,我聽到了骨骼的響動,然後他的左手才又恢復了行動。

原來是脫臼了。

這小子也夠狠的,想不到還學到了這招。這麼看來以前的武林高手也並不只是傳說故事。而此時我們兩個幾乎都沒有了什麼戰鬥力,哪怕就算真的有兩個槍手隱藏在遠處,而現在這裡又這麼,他們也根本就救不了我們的。

「你安排的人?」我不禁問他。

他卻沒有回答我。

「嗯?」我再次問他。

「我搖頭你沒看見嗎?」

靠,你小子都在我的背後,我怎麼看得見你的搖頭?好吧,不是你安排的,那麼是誰會幫我們呢?除了朱風之外,我想不到還有其他人。像周小建的話,估計他想幫也沒有這個能力。朱風倒是有,只是聽那槍聲應該是兩個人才對,如果只是一個人的話,應該不會打得這麼快的,畢竟那是用狙,而不是用機關槍。

看到我們都重傷了,而且暗處還有狙擊手存在,他們一時之間也沒有衝上來抓我們,有些人正在尋找狙擊手的方位。

「在那邊!那房頂上面1一個士兵大聲說。他指著河那邊一個樓房說。應該沒有錯。

正這時,又是接連兩聲槍聲傳來,兩個人倒下。原本那將軍模樣的應該會倒下的,只不過他身邊的一個道士把他一撞,撞了開來,子彈就擊中了他身後的一個士兵。我不得不佩服那兩個槍手的職業,看來倒有可能是請來的兩個職業殺手。

司徒無功大聲說道:「嘿嘿,要殺我們嗎?」

「抓活的1老道士大聲說道。

「我來1伍百三大聲說,然後他就往我們衝過來。

司徒無功冷笑一聲:「嘿嘿。」

這聲冷笑還沒有完,就聽到接連幾聲爆炸聲響起,這爆炸就在我們身邊,炸得塵土飛揚,就像是地震一般,在這塵土裡面,有著眾多的慘叫聲,我還能看到那探照燈之下顯示出來的肉塊。

顯然早就有人在這裡埋好了炸藥,這一下子一齊發動,破壞力極大。這炸藥當然不可能是我們埋下去的,因為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會在這裡埋伏我們;也就只有他們的內鬼埋下去的了。

這爆炸幾乎把我炸飛出去,還好身體夠結實,子彈都不能重傷我們,要不然真的就要死在這裡了。

而塵土飛揚中,一隻手抓起了我的后領,我感覺到被人拖行著往前快速地跑去。我不由轉頭看向那人,塵土中,這身影看起來應該就是伍百三沒有錯。

這傢伙果然對那些傢伙沒有安著什麼好心;當然他也不可能對我們安著什麼好心的。顯然是我們對他還有利用價值而已。

他抓著我們快速地拖行,一時之間我只感到硬地磨得屁股很疼,也不知道有沒有磨出血來。這傢伙簡直不是人,也不知道他到底站在哪一邊的。

或許他只是站在他自己那一邊的罷。

拖行了十幾米之後,依然還沒有跑出這片塵土區,而那些人,也不知道到底被炸死了多少。

他的方向並不是往城裡而去,而是直接就鑽進了一小片林區裡面,這才放下了我們。

果然就是伍百三這個噁心的傢伙,他扔下我們之後,嘿嘿笑了一聲,「再會1

再會?

什麼鬼意思?這傢伙竟然不再追問我們樹妖或者本體在哪裡嗎?就這麼要走了?

司徒無功冷冷問:「什麼意思?」

伍百三呵呵笑道:「你們,我看不慣;他們,我再看不慣。如果你們能把那個可能存在的嬰兒交給我的話,我當然會接受的。不過看樣子你們不會,那就只好等以後我自己搶過來了。嘿嘿。」

司徒無功沉默了下去。現在我們兩個都很虛弱,根本就不可能是這伍百三的對手。

雖然伍百三看起來也極慘,身上的衣服被炸得破破爛爛的,但並沒有傷到他的根本,所以他看起來還是有些得意的。說完之後他就大步流星地消失了。

我問司徒無功:「他想要本體?」

司徒無功沉聲說:「他想要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