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83,衝出重圍(7)
小說:| 作者:| 類別:

383,衝出重圍(7)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自然沒有武俠小說裡面的「調息」一說;司徒無功也只是重重地喘了幾口氣而已,抬頭看著遠處的飛機,他就站了起來,「事情還沒完呢,看來我們得離開這裡。」

我點點頭。

現在給了我們喘息的機會,傷勢就不顯得那麼重,要走動的話當然沒有問題的。

我卻不知道現在到底應該去哪裡才好。因為現在我們已經出了城,再回到城裡面去,說實話有點不太合適,上面的直升機還在一直盯著我們呢。探照燈不斷地掃描著地面,只要發現我們,他們應該就會直接開槍了。

直升機並不止一架,有兩架現在正盤旋在爆炸那塊地方的上空,而且從城裡面那邊也傳來了警車的喲哦聲,估計很快這裡就會被包圍起來;而且剛才那爆炸當然不可能把他們全都炸死,估計炸死的應該也有一些;只不過更多的應該是受了傷而已。

果然,在那依然還在紛飛的塵土中,我看到了一些茫然的靈魂飛了出來,他們並沒有在那裡多留,而是直接就木然地往遠處而去,他們的速度很快,雖然依然跟活人一樣是邁著步子的,但他們的身體事實上是在空中飄著,速度也根本就不是因為他們的邁步,或許只是一種意念的作用力罷了;他們之所以邁步,或許他們潛意識裡面依然把他們當成是一個人類罷了。

轉眼之間,我就看到至少有十幾個遊魂離去,大部分都不是向著城裡的方向,而是向著其他方向而去。看來他們是要回家了。

這些人都是外來的,他們的家也不知道到底在哪個鬼地方。

現在看到這麼多遊魂離去,我還是有點震罕然,現在這種事情在司徒無功看來或許根本就不值一提。

「你們到底要去哪裡?」他忽然問道。

「蒙蒙改變了計劃,說去我家裡看看。」

司徒無功沉默了起來。

而我卻在想著剛才他所說的「永生」。只要吞噬了本體,就真的能夠永生嗎?這要是別人說起的話,我當然不會相信;而剛才是司徒無功說的;而且如果沒有特別的含義的話,伍百三為什麼那麼執著呢?為了得到本體,他竟然還會救我們;要知道在之前司徒無功可是要殺他的。

他像在思考著什麼重要的事情。

我不禁問他:「真的能永生嗎?」

「怎麼,你想要?」

我聳了聳肩,「只是問問。」

「理論上來講,是真的可以的。」

我差點嚇了一跳,竟然還真的有這種見鬼的事情?要真的能夠的話,那些人不瘋狂才怪。只不過看伍百三的模樣,並不像瘋狂了的模樣。或許他也不太敢肯定吧?

司徒無功冷冷地說:「也只是理論上而已。魔王不就是一個例子嗎?只不過他也不能長期待在我們這個世界,要不然的話,他也會變成凡人的,然後死去。只是進入另一個世界裡面,面對著孤獨,那種生活,又有什麼意思?」

聽起來確實沒什麼意思。難怪伍百三並不像他表現得那麼熱心。我現在發現,其實普通的生活才是最美好的。

他此時邁步往前走去,我不禁問他:「去我家嗎?」

「現在真還沒到時候。」

我又好奇起來:「那什麼時候才合適?」

「現在死的人還不夠多。」

這傢伙嘴裡果然沒有好話。死的人還不夠多,所以還不是時候;等到死的人足夠多了,那就是時候了。

這些傢伙一個個都是狠角色。我差點忘了司徒無功這傢伙以前可是干過屠城那種大事的;而我呢?

雖然他並不算是一個好人;但至少也是一個干過大事的傢伙;我就不同了,我好像從來沒有干過什麼大事。事實上也是,我只想找一個沒有人認得出我的地方,安安靜靜地混吃等死就算了。

只是現在好像那種地方並不好找。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估計到處都是我們的畫像了,哪怕真的離開了這個城市去了別的地方,那裡的人也會馬上就放出我們來的。

那我還能去哪裡呢?既然哪裡都去不了,那就只能留在這裡了;而且這裡還有樹妖,還有周小建,還有蒙蒙。再加上還有一個朱風。

只是這麼久都沒看到朱風的動靜。難道他真的就是槍手之一?又或者說槍手就只有他一人不成?

朱風的本事當然不能小看,事實上我也從來沒有見過比他更厲害的人物。

我正要跟上司徒無功的腳步,這時司徒無功卻忽然站住了,他的身體一動不動,就像被人點了穴道一樣。

「噁心的外國佬1他罵了一聲。

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而已,那些人還沒有找到我們;但是現在又是什麼情況?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就吐出了一口血,腳步一動,差點摔倒在地。我感到萬分奇怪。

再奇怪也沒有什麼用,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如果僅僅只是因為受傷的話,他應該不會有這種反應;而且那些傷事實上對他的傷害也談不上致命。

正這時,他的身體真的摔倒了下去,然後再次跳了起來,「司徒無功這小子也太不仗義了1

原來是蒙蒙回來了。我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這司徒無功到底是怎麼了,竟然只是說了一句「噁心的外國佬」就暫時放棄身體控制權而交給了蒙蒙。

「發生了什麼事?」我問他。

蒙蒙說道:「我怎麼知道!現在我們在哪……我靠,降頭?」

降頭?看來果然有詭異的事情發生了。而且看起來應該就是那個詭異的降頭師搞出來的事情。那渾身漆黑的巫師一樣的傢伙,看來果然還是有幾把刷子的,竟然把司徒無功都嚇跑了。

只是現在他針對的是司徒無功而已。

「還好還好,現在只是針對司徒無功,要不然我就慘了,快跑啊!還等什麼?1他大聲說,一邊說著一邊就往前面快速跑過去。

要說司徒無功那麼牛,估計也只是現在身體比較虛弱而已,所以對付不了那個噁心的「外國佬」;平常的話,那些法師單個看起來還不太敢跟司徒無功對著干。

蒙蒙往前面跑去,而我跟在他的身後。看來那外國佬估計針對的是靈魂攻擊,所以現在蒙蒙並沒有受到影響,但是我們又能跑到哪裡呢?

因為這時天空一束光柱已經照住了我們,我們的身形完全暴露了出來。

蒙蒙大罵了一聲:「他媽的1

再怎麼罵也沒有用,那邊爆炸的地方已經平息了下去,還傳來了響動,那是人們向我們衝來的動靜。他們的人數還是很多。

照我估計,死的應該大部分是士兵而已,那些法師應該一個個都比較強力,所以並不會那麼容易死亡;而且現在他們離我們並不遠,所以他們真要追過來的話,我們還是不太可能跑出去。

上面響起了衝鋒槍的吼叫聲,沒頭沒腦地對著我們射擊過來,我們躲到了一棵大樹底下,枝葉被射得嘩嘩直響;子彈擊在地上還冒起了一些塵土。

我們都有些灰頭土臉的。

蒙蒙大聲說:「那朱風難道要看著我們死掉不成1

他的話音剛落,衝鋒槍的吼叫就停止了下來;我還以為是不是朱風乾掉了上面的那個機槍手;但是讓我感到意外的是,並不是這樣,而是因為那邊已經衝過來幾十個人,他們當中有兩個士兵抬著燈,對著我們直射。那燈太亮,我一時根本就睜不開眼睛。

「這下你們逃不掉了吧?」那老道士現在看起來也很狼狽,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不過他的精神還是比較好,現在還非常得意。

獵魔人倒沒有那麼多廢話,直接就開搞,一箭往我們射來,我們躲到了樹的後面,那箭就奪的一聲射進了樹榦裡面。

幾個牧師都還健在,這點不能不讓我感嘆他們的強大,雖然他們現在早就沒有了剛才的體面與氣定神閑,他們現在看起來完全是邪教的教徒,一個惡狠狠地大聲說道:「killthe1

幹掉我們?

他果然言出必行,當先沖了過來;他的同夥也不會讓他單幹,跟在他的身後向著我們衝過來。

只不過他們還沒有接近樹榦,就直接倒飛而回,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那傢伙還吐了一口血。

一個高瘦的背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這燈光下,他好像完全不在意那強光一般,安安靜靜地站立著,直面著那些傢伙。

有人開了一槍,他也只不過是頭微微一偏而已,子彈就從他的頭旁飛過射在了樹榦上。

「什麼人?1老道士的廢話果然還是比較多。

「是他1一個和尚大聲說,然後忽然雙手合十,問道:「想不到竟然是朱施主。」

這老和尚也夠可以的,看到了硬點子,就講起了禮貌。看來他們對於朱風的恐懼感還是相當大的;要不然不可能朱風一出現他們就有這麼大的表情變化。

士兵們當然不認識朱風;而那些法師中的老傢伙認出了朱風之後,有吸氣的,有臉白的,也有握緊拳頭的。

但他們不敢亂動。

那個獵魔人顯然並不知道朱風是哪座山頭的,他現在只是對我們恨之入骨而已,為了要抓住我們,他的好兄弟被一槍爆了頭,從此兩個獵魔人變成了一個。

他搭箭,再次一箭射出,這次的目標正是朱風,朱風也只不過只是微微地偏了一下身而已,箭就從他的身邊飛過,箭還沒有射到樹榦上,那獵魔人就手一抖。

我看不見朱風的表情。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而已。此時的他看起來就只是一個普通人類而已。

那支箭猛地調頭,往他的後背射去;他在這個時候猛地身體一旋,那支箭應該是被他抓住同時甩了出去,直接就往獵魔人飛去。

獵魔人大叫一聲,身體一翻,箭從他的頭頂飛過,遠遠射了出去。

「你怎麼可能沒有死1那老道士大聲叫了起來。

似乎所有人都以為朱風死了;但現實卻是他根本就沒有死。為什麼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而他又為什麼還沒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