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84,衝出重圍(8)
小說:| 作者:| 類別:

384,衝出重圍(8)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們都只是無名之輩,因為知道我們名字的人真的少之又少。沒有幾個人知道我的名字,也沒有幾個人知道朱風和司徒無功的名字,這裡面或許就是羅澤的名氣最大一點,因為他曾經是一個成功的商人。甚至就連樹妖,也沒有幾個人知道,更別說鬼王、魔王之類的傢伙了。

但從另一個方面,其實我們這些人卻是很重要的。比如說樹妖,沒有她或許就真的沒有這個世界。樹妖就是這個世界存在的基矗也許最最根本的東西原本就沒有人注意到,或者說早就被忘記了。但這並不影響她的地位。

而真正厲害的也許正是這些無名之輩。因為這些無名之輩都不是什麼普通人。真正在圈子裡面影響最大的,也恰恰是這些無名之輩。司徒無功和張小蒙當年把整個城市都屠了;朱風呢?一個擁有著不幸身世的人,卻保持著一顆善良的心,這點實在不容易。似乎並沒有人懷疑他的立場問題,只是懷疑他為什麼還活著。

這實在是一件很難解釋的事情。他為什麼就一定要死呢?面對這麼多老妖怪,他沒有絲毫懼意,也根本就不害怕他們的武力,而是選擇淡然而堅定地站在了我們這一邊,擋在了我們的面前。他的背影看起來單薄,但又有無盡的力量。這種力量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得來的。在這種力量面前,不要說那些法師們感到無力,哪怕就是我和蒙蒙或者司徒無功聯手,也無法動他分毫。就是他,在那個變身惡魔的法師在這個城市裡面如入無人之境的時候,輕輕鬆鬆地把那惡魔給弄死;也是他,在我們陷入了絕境的時候,輕輕鬆鬆地攔住了所有的法師。

也許當年也正是他,才把a市的大毀滅只限制在這個城市裡面,而沒有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境地。

朱風淡淡地說:「你不一樣沒死?」

事實上沒死的人多了去了。嚴格上來講,我沒有死,蒙蒙沒有死,司徒無功也沒有死。當然還有那些老妖怪。哪怕就是劉光宗那老鬼,現在也還可以說活著,只不過是現在又變成了鬼而已。我有點好奇他們鬼魂的生活方式了。我們人類需要吃東西,而他們鬼魂是不是也應該要補充能量?

老道士一時找不到其他的話來說。

「原來是你。我說誰有那種能耐能把何元輕而易舉弄死。」一個道士說道。

看來和尚道士對朱風的大名還是比較清楚的。

我不禁小聲地問蒙蒙:「朱風到底多厲害?」

蒙蒙嗯了一聲,說:「鬼王那個級別吧。」

我不禁怔住了。難怪朱風能嚇住如此多的法師。鬼王是什麼級別?雖然那只是一個鬼魂而已,但據說幾乎是魔王之下無敵的存在。只不過鬼王只是一個悲劇而已,如果沒有意外等待著鬼王的命運就應該是被人融合,然後去封印樹妖而已。說起來,有那麼強大的實力,其實也沒有什麼用,最終也只不過是作了嫁衣而已。

而我呢?

現在鬼王早就不在了。我是什麼?

我悲劇的發現,其實我正是一個全新的鬼王。為什麼我一定要我復活過來?其實他們也只是有一個想法而已吧?就只是要融合我的靈魂,然後完成那以前鬼王的任務?

只不過魔王是要我喚醒樹妖;而鬼王卻是要我吞噬本體;至於其他法師如果抓到我,除了要找到樹妖和本體之外還有什麼想法,我就不得而知了。

朱風並沒有主動動手,那些法師一時也被朱風震住了,也不再敢貿然出手。朱風當然厲害,那個獵魔人就是他們的榜樣,而如果他們真的想要弄死朱風的話,估計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怎麼?是要動手呢?還是你們離開?」朱風終於表態了。

離開?就這麼放他們走?我不得不說朱風的心地也太好了一點。這些法師可是我們的敵人;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還是朱風的父親。他竟然不為我報仇?

當然,我也不可能直接跟朱風這麼講,畢竟他現在也不可能認我;我也不好意思去認他。再說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其實是一個全新的鬼王,完全算不上他真正的父親。我倒是想起了他的兄弟張小蒙,照道理來講,張小蒙應該在實力上也跟他差不多,甚至還有過之才對;還有以前的司徒無功竟然能夠那麼給力,竟然面對朱風和張小蒙也不落下風,也不知道他那時是吃了呢,還是吃了興奮劑。至少從一些情報上來講,正常狀態的司徒無功,是不可能那麼強力的。

那老道士嘿嘿笑了一聲,一揮手,他們馬上往後撤去。

朱風卻說道:「還有一件事。」

老道士站住了,頭也沒有回,「你說1

「封城令。」

老道士止不住冷笑,「你以為你是白青?或者是鬼王不成?以前的封城令也是白青和鬼王聯合發布,而且針對的也不僅僅是我們;你以為你有那樣的實力嗎?」

朱風依然只是淡淡地說:「我只是不想在這裡見到任何你們中的人。見一個,我殺一個。」

他的語氣並不冷,而且也不霸道,但聽起來就讓我感覺到一股堅定。想不到他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老道士淡然說道:「這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還有,普通人呢?嘿嘿。」

聽得出來,他說的當然是軍隊之流。那可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雖然他們沒有所謂的異能或者超能力之類的;但他們擁有著強大的武器。

朱風並沒有回他的話,只是目送著他們離開。等他們走遠了之後,他這才轉身走到了我們身邊,對著我們點點頭。

這小子真的有點看不透。

他忽然嘆了一口氣,說道:「或許很快,她就要覺醒了吧。」

難道我不去喚醒樹妖,她自己也會覺醒過來嗎?那樣的話,我豈不是其實什麼也不用干,只要等著那一天就好了?

蒙蒙問道:「所以你要去封印她?」

朱風卻搖了搖頭,「我不行。」

蒙蒙卻笑著說:「或許只要你殺了張良就行了呢?」

我不禁後退了一步。這一言不合就真的要殺了我不成?這還有沒有天理了?前一秒鐘還救了我們,現在倒好。殺了我能得到什麼?能得到我的靈魂吧。然後就可以封印了樹妖?鬼王的存在不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嗎?

是的,看起來我正是新生的鬼王了。

但這事實上去與魔王的想法背道而馳了。因為魔王正是要樹妖覺醒過來;而且還不是自然的覺醒,而是要我去喚醒她!重點應該就是這個「喚醒」了,因為喚醒她的話,或許就可以跟她做交易。

我盯著朱風,在期待著他的回答。

朱風淡淡地笑了,「我真的不行。」

這時我才注意到,他的臉色有些難看,已經沒有了第一次見他的那種精神頭,看起來比較疲憊,而且臉色好像也還有一些蒼白。

這似乎只能證明他的身體有些不太好。

不過也有好消息,那就是他明顯不會殺我。

蒙蒙抓抓頭,聳了聳肩,說道:「現在看來,我們也有些無處可去了。我跟張良正要去他家裡面看看,你去不去?」

朱風搖了搖頭,「我要回城裡去,清理一下。」

我當然聽得出他話里的意思,那意思就是去清理一下那些留在城裡的法師。這樣看的話,他這人還算說得出做得到的。只是不知道他會不會當場弄死他們呢?還是只是把他們趕出去?

而現在我們要是依然按照計劃去我家裡面的話,或許還會遇到法師。

蒙蒙的思想真的難以把握,說道:「正好,我們倒可以去我家裡看看,剛好也回城裡,有你的清理,這一次看來應該是不會出什麼大問題的了。城裡面沒有那些法師作怪,那些軍隊對我們也造不成什麼麻煩。」

我不禁說:「問題是軍隊確實是一個大麻煩埃」

「沒什麼麻煩的。沒有那些法師,劉光宗他們會搞定那些軍隊的。」

我不禁一怔。原來劉光宗還這麼厲害!只不過這好像跟劉光宗有點不太像埃他只是一個鬼而已,難道他真的能夠影響到正常人不成?

朱風點點頭,「死的人也夠多了,你手下的那幾個惡鬼應該也增強了不少?」

「劉光宗是一個有經驗的老傢伙,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死的人多,蒙蒙手下的惡鬼軍隊的實力也會增強不少。看來這主要就是他們增加實力的時候了。

正這時卻看到劉光宗正從土裡面冒了出來,說道:「老爺,現在城裡面一些老傢伙正在搬離。」

蒙蒙點點頭,「看來那些法師真的要撤出去了。軍隊那邊就交給你了。」

劉光宗點點頭,「老爺放心。這個任務我們一定完成。」然後鑽入了地裡面消失不見。

這樣的鬼魂作用還真的挺大的。哪怕就算真的沒有戰鬥力,至少在情報方面的優勢也非常巨大的;而現在的劉光宗看來戰力方面也足夠強的,要不然怎麼能搞定那些軍隊呢?

朱風淡淡地說:「當年鬼王曾經跟軍方搞過一個合作,叫做幽靈計劃,就是讓活人能夠靈魂出體,雖然沒有戰鬥力,但是在打探情報方面卻是得天獨厚,而且靈魂還可以回體,平常跟普通人完全沒有兩樣。劉光宗以活人的身份活了那麼久,應該就是得益於那個計劃吧?」

想不到鬼王竟然也跟軍方有過合作。

蒙蒙得意地說:「當年的幽靈計劃確實是鬼王跟軍方合作搞出來的,但後來被司徒無功破壞掉了;而且成功率也很低,最後並沒有培養什麼幾個人才出來,而且也都在後來死掉了;其實鬼王真正的在意的是那個逆反的過程,就是由鬼變成人。只不過他沒有能夠完成。我是後來得到了他們的研究成果,完成了那個逆反的過程,所以叫做反幽靈計劃。」

朱風嘆了一口氣說道:「其實想來鬼王其實最大的心愿就是成為一個活生生的人類,哪怕是最普通的一個也好。」

蒙蒙點點頭,問道:「清理完了之後你有什麼打算?去找李紫?」

朱風搖了搖頭,「我會出去一段時間,找一個能殺他的人吧。」說著看了我一眼。

我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