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86,女瘋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386,女瘋子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原來這兩個傢伙就是槍手。這兩個傢伙現在竟然跟著伍百三混。伍百三要他們埋伏在那裡,等到合適的時機就開槍狙擊。伍百三那小子早就有所準備,所以這才一擊建功。

雖然並沒有殺掉幾個法師,至少也救出我們來了。

對於伍百三的問題,蒙蒙倒顯得並不關心。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或許只是認為伍百三並不厲害,所以並不需要擔心又或者說他認得伍百三?

馬楚和朱圓天這兩個傢伙雖然只是普通人而已,但他們的槍法那是真的好,一時之間我都有點想讓蒙蒙收下他們只不過我們還有其他的機密事情,並不想讓別人知道。所以也就沒有開口。蒙蒙聽了幾句之後就揮了揮手,「你們走吧。」

馬楚一怔,「那我們去哪裡?」

「我怎麼知道你們去哪裡?去找你們的老大,或者回家去睡覺。小孩子,沒什麼事別出來亂生事非。」

朱圓天有些忍不住,「喂,老頭,我們剛才可是救了你們好不好?」

「你看我像老頭嗎?」蒙蒙白了他一眼。

蒙蒙怎麼可能像老頭?現在他只是一個中年人模樣罷了。雖然他的年紀超大,但近百年來都是處在冰凍狀態裡面,所以身體幾乎沒有任何的變化。那冰不僅凍結了我們的身體,也凍結了時間。

馬楚一把拉住了朱圓天,「好吧,我們走吧。」

朱圓天恨恨地說:「太他媽的沒有義氣了。現在我們還能去哪裡?說不準明天就會被抓起來槍斃掉。」

如果沒有蒙蒙的惡鬼軍團的話,或許真的有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

蒙蒙說道:「那你們還不趕緊跑?跑得越遠越好,要不然真的很有可能會被抓起來槍斃掉的。」

朱圓天呸了一聲,轉身而去。

馬楚對我苦笑了一下,轉身追上了朱圓天。他們兩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這些傢伙,從來都沒安著什麼好心。說起來,小蒙會變成那個樣子,也是我的錯。」蒙蒙看起來又想起了一些什麼往事,表情看上去有些悲傷。

我倒沒有什麼好悲傷的。沒有那方面的記憶,也就沒有那方面的情感了。事實上我根本就不知道張小蒙長什麼樣子,也不知道他到底做過什麼事。

「不對1蒙蒙忽然又狠狠地瞪著我,「是你的錯才對,是你小子一去不復返,把兒子往我手裡一扔,就這麼一去二十年,怎麼還說我錯了?」

我真是無語了,不得不表示:「或許,我並不是你當初認得的那個張良。」

蒙蒙聳了聳肩,「算了,反正事情都過去了。不過現在倒越想越氣,你小子真不是人啊,還搞了一個私生子。兩個兒子又勢成水火,而且都那麼厲害。」

我真的很不想在這個話題上扯下去。因為這一點意思都沒有。朱風根本就不會認我而且我也不會去認他。至於他是想殺我還是想找個人來殺我,我現在倒也並不是那麼擔心了。因為我本身就活不了多久了。

蒙蒙再次嘆了一口氣,「現在想想,真是一個動蕩的年代,也沒有什麼新人冒出來,看來那些家族都快絕種了。想當年,高天黑手他們一齊來到了這裡,在更早之前還有一個吸血鬼而吸血鬼老早就被幹掉了,所以那一支也就絕種了高天黑手他們兩家好像也絕了。現在也不知道朱風到底要去哪裡找一個能殺你的人呢?」

聽起來倒真的很麻煩的樣子。因為朱風可能根本就找不到一個能殺掉我之後還能融合我靈魂的人。司徒無功?當然不可能。如果司徒無功真的能夠融合我的靈魂的話,他早就動手了蒙蒙和司徒無功本就是一體的,所以排除了。

想來要想融合我的靈魂,應該是要一個比較厲害的狠角色,朱風倒是個非常厲害的狠角色,但很可惜的是,他現在大概只是一個殭屍而已,大體上應該就是類似於以前作為殭屍兄時候的我的那種狀態而已,也融合不了我。

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

我實在不想在這種話題上扯下去,趕緊對他說:「我們趕緊走。」

「也是。跟我來。」

「老爺,那裡還是有點防備的」劉光宗提醒。

「防備?有你們在,還怕什麼防備?莫非有陷阱不成?有陷阱有你們在也可以先一步就看得清清楚楚的。」

「那倒是。」

有鬼就說了:「這個老爺,是不是我們還有復活的可能性?」

劉光宗說道:「老爺還會騙你們不成?好好辦事,才有機會,要不然,吞了你們1

那些鬼魂都有些戰戰兢兢。

我和蒙蒙當先行去,不過走不了幾步,劉光宗他們就已經飄到了前面。看著他們那飄飄蕩蕩的,我心面也非常好奇,不禁問蒙蒙:「他們這些鬼魂,在那些法師們面前,會是什麼樣子的?」

「什麼什麼樣子?」

「就是厲害不厲害,或者說有沒有逃跑的機會?」

「一點都不厲害。真正的法師,可以一出手就把他們捏死。當然,暫時只是說他們這幾個鬼魂而已。但只要他們足夠強大的話,比如說吞掉了幾百靈魂,要對付一個普通的法師還是有可能的。」

我有點說不出話來。吞掉幾百個靈魂才有可能對付一個普通的法師?而像要對付以前的司徒無功那種級別的話,那不是幾乎沒有可能的事情了?難怪當年我跟著許表衝出了小世界之後,就被老鼠他們一把抓住,如果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鬼魂的話,或許早就被他們捏死了。

這麼想來,或許我還應該感到慶幸才對。

街道上靜悄悄的,但是在這種靜悄悄中,我卻感到有一些不同尋常。

忽然,蒙蒙站住了腳,他抬頭看著旁邊不遠的一個樓上。我也抬頭看過去,只看到一個窗戶的窗帘似乎動了動。

劉光宗當然也發現了這一點,他飄上了那層樓,一會兒就出來,來到了我們的身邊,說道:「上面有一個傢伙在偷看,而且還拍了照。」

蒙蒙揮了揮手,「隨他,反正只是個普通人罷了。我們也沒有幾天清閑日子可以過了。感覺朱風可能真的撐不了幾天了。到時候,那就真的是要死一大片了。」

我能夠想象得到。只要朱風一旦顯得弱勢一點,那些法師可能就會重新殺進來到時候就不會像以前那麼溫和了,或許他們的主力都會殺進城裡來。還有一點就是那個惡魔之眼,現在也不知道到底在哪裡,如果是軍隊得去了還好萬一要是法師重新拿到了手中,對付朱風他們是不敢的,但要對付我們,還是有那個膽量的。

經過了剛才那有人偷偷拍照之後,前面的幾個鬼魂就分散了開來,從牆裡面直接穿過。

「這些傢伙偷窺倒是一把好手。」我不禁有感而發。

「偷窺什麼?他們又不是活人,沒有那方面的**,所以看到了不僅沒有什麼激動之類的,反而有一種失落感。」

這倒是大實話。他們都不是實體的,身體裡面沒有激素,也沒有血肉。我倒有點好奇他們怎麼就能跟我們對話。當然,普通人聽不到他們講話。問題就出在這裡。或許他們發出的只是一種電波而已,直接作用於我們的聽覺神經裡面

蒙蒙接著說:「事實上,他們走路根本就不需要邁腿,但你看,他們雖然在空氣裡面飄著,不一樣跟我們一樣兩腿交替前行?還有就是他們說話也根本就不用嘴的,但你看看他們,不一樣嘴巴還動來動去的?其實都只是一種慣而已,或者說他們的潛意識裡面還把他們自己當成是一個人類。而他們最大的心愿,一般就是重新為人了。」

這倒是實情。

走過了那幾棟被惡魔毀掉的大樓,還在冒著輕煙,外圍也圍起了護欄,不讓人靠近。

蒙蒙越走越快,但是忽然劉光宗飄了過來,「發現有一個女人拿著手槍蹲在牆角,就在前面。」他還指了指那邊。

「要暗算我們嗎?」蒙蒙問。

「看起來是的。」

「會會她。」

蒙蒙一點都不擔心,直接向前面走去。我倒有點替他擔心。女人?會有什麼女人要暗算我們呢?我現在所認識的女人,根本就沒有。如果硬要說有的話,那就是那個瘋婆子了。

問題是那個瘋婆子應該被抓起來了才對。我們把她扔在了超市裡面,如果在那種情況下她都沒有被抓起來的話,那才真的沒天理了呢。

走到了那牆角,蒙蒙並沒有貿然往前,他再前進一步的話,可能面臨的就是被那個女人用槍指著頭了。

我來到了他的身邊。

蒙蒙說道:「喂,要殺我們?」

沒有人回答。

劉光宗說道:「她站了起來,咬著牙,看起來真的想隨時衝出來開槍。」

有劉光宗這個情報專家在,那女人的一舉一動我們都清清楚楚。

蒙蒙嘿嘿笑了兩聲,「瘋婆子,出來吧,早就發現你了。」

「你發現了我?怎麼可能1那女人終於忍不住了,跳了出來,大叫道。

「拜託,老遠就聞到了你的體香或者說香水的味道,不是誰都可以做殺手的,好不好?」

果然就是那個瘋婆子。她竟然真的沒有被抓祝那些軍隊都是吃屎的嗎?或者說他們全來追我們了,而放過了她?

「別動!你們這兩個王八蛋,把我扔在超市裡面。現在,你們已經是我的俘虜了1她用手槍指著我們說。

蒙蒙止不住輕笑了一聲,「別鬧,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她有點好奇,「什麼地方?」

「一個能把人變成鬼,又能把鬼變成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