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88,依然在循環之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388,依然在循環之中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眼前這個醫生打扮的傢伙讓我的心猛然跳了起來。鬼王果然早就安排好了很多事情。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傢伙?目光真的放得夠遠的,而且手段也層出不窮。眼前的這個醫生模樣的傢伙,就是他安排的後手之一,也不知道他到底還沒有其他的後手;而像司徒無功和蒙蒙進入小世界,看來也只是鬼王的一步棋而已。

更加讓我感到奇怪的是,鬼王或許早就知道要這麼久的時間我才能脫困而出。

而現在,我真的感到有些驚恐。在小世界裡面,是被鬼王安排的一切;而出來了之後,又再次陷入了鬼王的陰影裡面。不要說我了,哪怕就是司徒無功和蒙蒙,也許也在鬼王的股掌之中,脫身不得。

也不知道他們到底知不知道這一點;又或者說他們甘願如此。

我心面是不甘願的。很多yy裡面都是說什麼:「我命由我不由天。」說得實在是好;我也想在這個時候yy一下,比如說把鬼王的局全部給毀掉。他讓我做什麼,我偏偏就不去做,而且還要反其道而行之,這麼一來,也可以算是活出了自我了。

只不過真的要那麼幹嗎?

頓時我又茫然了起來。因為沒有了記憶的原因,我對眼前的這個世界的認知幾乎為零,所以我又怎麼知道怎麼做是對的,怎麼做是錯的?

哪怕就是樹妖的事,還有法師的事,也都只是聽別人說的。問題是我怎麼知道他們到底在說真話還是說假話呢?為什麼傳了幾千年的道德觀念,竟然只是天外惡魔安排的謊言?現在想一想,幾乎所有的事情都那麼虛偽。

或許虛偽正是這個世界的本質。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世界,看得見也摸得著,但本質上也許正跟以前的那個小世界一樣,只是一個建立在物質基礎上面的精神世界而已,或許我們只是活在樹妖的精神世界而已,也正是樹妖,賦與了我們靈魂,所以我們能思考,能摸索。

「咦?還給你留了訊息?他不是死了嗎?他說了什麼?」蒙蒙有點不解。

還好現在並沒有一言不合就開打。我也算是輕鬆一點。我現在最害怕的就是什麼話都沒說就開打;又或者原本談得好好的,忽然之間臉都沒有變,而手卻動了;再或者說莫名其妙地就一刀子從背後捅了過來。

那種事情雖然以前見得多了,但我真的不想再次看到。

這裡顯然也沒有什麼埋伏之類的,眼前的這個醫生也顯得很輕鬆,看模樣他應該說的是真話。要不然他就是一個老謀深算的陰險小人。

我對蒙蒙聳了一下肩,他腦子不太好使,跟他說了也沒什麼用;再加上司徒無功一直都在他的體內,有一些事情還是不必跟他說明的好。

瘋婆子有些不滿,竟然又掏出手槍,指著那醫生問道:「你們在說什麼鬼?說明白1

沒有人鳥她。醫生轉身就走,「我們進去吧,特意把人支走了。」

如果他真的權力這麼大的話,看來應該是一個大人物才對。當然,這傢伙很可能就是一個危險份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如果只是要完成鬼王交待下來的事的話,說他是鬼王的小狗腿子,或許也不算太過。他會協助我吞噬掉本體?

開玩笑,雖然我大概知道本體就在我家的地底下面,問題是如果我真的吞噬掉了他,會發生什麼見鬼的事情?然後我就怔住了。

本體有什麼作用呢?

這才是重點和疑點。現在這個社會,說是說過去了一百多年,但怎麼看都沒有重大的發展,沒有可以衝出太陽系的飛船,也沒有電影裡面吹噓的那些「未來的高科技」。

從這些現狀來看,完全就沒有多大的發展。

為什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在本體內部的世界裡面,我知道那裡有兩個我,而且我在衝出來之前,有一個我已經回到了以前。問題就出在這裡。他回到了重前,然後又發生了他被十二生肖抓住,再然後封印住,再然後……就是張良被朱風和一個女孩請回了a市裡面,看到了滿地的鬼魂,再然後,把那些鬼魂收進體內,於是又再一次循環起來。

我感到全身冰涼。我自以為衝出了那個小世界,但現在看來呢?其實我並沒有,我依然還是在那個小世界的循環裡面。要不然,怎麼可能眼下的這個世界沒有多大的發展呢?

我依然還在本體的世界裡面循環著。只不過眼下的這個世界,很有可能就是本體和樹妖重合在一起而已。從大範圍來講,這個世界是建立在樹妖的基礎之上,但已經深深被本體影響到了。

鬼王要我吞噬掉本體,就是要完全地終結掉這個死循環嗎?

我說不出話來。這裡根本就不是什麼現實的世界,這裡的人依然深深陷在本體的循環裡面!

我驚恐地轉頭四看,沒有看到什麼,房子依然是房子,牆依然是牆。那些法師也沒有出現。

從這個世界的時間上來看,法師當然比本體出現的時間要早,他們早就知道樹妖的存在;而且一直都在爭奪她;而問題是,本體本身就是基於樹妖的一條根而存在著;而且還分化出了兩個分身,一個是張良一個鬼王;也許自從本體出現之後,這個世界就已經被打上了本體的烙印,從而陷入了循環裡面,現在的這個我,也許並不是第一次出現的我,而只是這個循環裡面的特定的一個時間點而已。

或許大部分法師並不知道這一點;而伍百三可能是深知這一點的,要不然他怎麼就只要本體呢?而司徒無功卻解讀說伍百三想永生;可能如果得到了本體伍百三真的可以永生,只不過他只是在他的小世界裡面永生而已。

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覺之中,當初的這個世界,早就被本體的父親偷偷換了天,而且還把這個世界隱入了本體的循環裡面。

「走啦1瘋婆子拉了我一把。

我輕輕地咬了一下牙,跟了上去。

醫院裡面很安靜,這裡又是門診大樓,所以並沒有病人住在這裡。走進了那個我衝出來的辦公室,那個暗門已經打開,那個醫生走了進去。

蒙蒙正要邁步進去,這個時候他卻往下倒去。我靠,這個時候竟然跟我來這套?

我趕緊上前一把扶住了他,他這時猛然抬起頭來,目光頓時就變冷了。

我知道是司徒無功冒出來了。

「喂,他有什麼問題?忽然就倒地?」瘋婆子問道。

司徒無功轉頭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問:「她誰?」

「蒙蒙的朋友。」我有點擔心他一言不合就一刀滅了她,所以只好這樣說。

「哦。」還好司徒無功並不是很在意,「現在去哪?」

「到了地頭。」

「哦。」

他看了一眼暗門裡面,然後邁步走了進去。

我也跟著走了進去。現在的情況明顯跟小世界裡面不一樣。小世界裡面是有一個主宰的,比如說司徒無功就主宰過一段時間,還有劫財色也當過那個角色,最後是鐵柱。

還有就是小世界裡面的異能不知道是怎麼來的,而且還有很多收割者,都只是我的身體零碎被賦予了人格;而眼下的這個世界,也存在著一些有著類似於異能的傢伙,比如說法師,還我惡魔等等,只不過眼下的這個世界裡面的那些法師之流,原本就存在著的,只是他們還不清楚其實現在這個世界已經被本體深深影響了而已。

而鬼王,或許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終結掉這個死循環,不管是好是壞,總之讓這個世界的車輪轉動起來,哪怕奔向末日,也要終結掉它。

只不過,他真的死了嗎?他是不是也深深陷在這個循環裡面呢?也許在另一個時空裡面,他依然還活著,或者正在著手準備著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

誰又知道呢?或許他本身就是超脫於這個循環之外的猛人,比如說魔王鬼王之流,都是傳說級別的;只不過既然他們那麼牛,為什麼不自己幹掉本體呢?鬼王還好說,他只是本體的分身而已,要是本體死了,他就不存在了吧?而魔王呢,為什麼他不動手?而且魔王要我做的事也只是喚醒樹妖而已。

連鬼王都只是本體的一個分身而已,而我呢?又算什麼?我還不一樣只是本體的分身,或許還只是分身的分身。鬼王都沒辦法幹掉本體,難道只是要我跟本體同歸於盡嗎?

我可能根本就弄不死本體,所以鬼王這才安排了眼下的這個醫生來幫忙。

這裡現在當然沒有屍體,整個地下都空空蕩蕩的,聽聲音應該就只有我們這幾個人而已。瘋婆子倒有些害怕,她緊緊跟著我,而且雙手還摟住了我的手臂。

「喂,你摟就摟了,怎麼手裡還拿著槍?拿著槍倒也還罷了,問題是你這槍頭一直對著我,是不是想一槍幹掉我,然後你還可以推脫說是走火了?」我不禁打趣她。

「幹得掉你嗎?這裡看起來陰森森的。」

「當然陰森,因為有鬼嘛。」

當然有鬼,現在劉光宗他們都跟在我的身邊。現在司徒無功冒了出來,他們當然看得出來那並不是老爺,而且看起來還比較害怕司徒無功,所以倒離得我近了一些。

「啊1瘋婆子尖叫了一聲。

「叫什麼?有什麼好叫的?現在你身邊至少有三個鬼在打量你。有一個還說你是個美女。」我繼續打趣她。

她的臉都變白了,就好像在瞬間就塗上了三尺厚的粉一般。變臉這種高難度有技術含量的活兒,還是女人最擅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