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89,樂園
小說:| 作者:| 類別:

389,樂園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瘋婆子這一邊我倒並不想去理會。不管她信也好還是不信也好,事實上這裡本身就有著好幾個鬼在盯著她。

而我更加在意的是那個醫生和司徒無功。

前台那裡也沒有人,只不過顯示器上面正顯示著畫面,看起來正是不同的房間內的情況。這裡可以看成是一個比較大的實驗室了。而在這裡進行的實驗,就是以前鬼王在搞的那個。

而這時我站住了。當初那些軍人把我抓到這裡,是什麼意思?而且還綁住了我,看樣子明顯是要對我動手的意思。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有夠驚險的。

他媽的,真的差點著了他們的道了!要不是伍百三忽然殺出來的話,估計我可能都會被那些穿著白大褂戴著口罩的傢伙給解剖了吧?至少也會被他們進行某種實驗啊!

什麼實驗?我是活人,他們當然很有可能就對我進行所謂的幽靈實驗了。從這一點來看,伍百三那小子對我還算不錯,至少在我最危險的時候救了我。而且還是兩次。

當然,死倒並不是很可怕的;可怕的正是被那些傢伙當成實驗品。那才讓人抓狂。

我這時才回過神來,現在竟然發現身邊已經沒有一個人。他們應該是走進了哪個房間裡面。這些傢伙,怎麼說我也是主角,竟然就這麼扔下了我。瘋婆子倒還罷了,連那幾個鬼魂都先一步離開,這算什麼事?他們就不怕司徒無功把他們滅了?

想當時我就是從這個小通道衝出來的,而伍百三就是在這裡大開殺戒的。

定了定神,我往前走去。這裡除了沒有了那些死屍和鮮血之外,並沒有什麼不同,房間裡面依然還有著各種不樣的儀器,還有著病床之類的。

左手第一個房間裡面,並沒有看到司徒無功他們。只不過那床上竟然躺著一個傢伙,一動不動的,看起來有點像是死了。

只不過儀器還是發出輕微的響聲,顯示屏上正有一跳動的波形,應該就是指的他的心跳或者腦電波之類的,看來他並沒有死。

他的身體被綁在床上,應該是昏迷了或者是睡著了之類的。反正這地方這麼小,司徒無功他們當然也不可能找不到的,而且我對於這個房間裡面的這個傢伙也有些好奇,所以就走了進去。

這個傢伙是個年輕人,倒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只是一時想不起來了。不過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他的左手露在被子之外,一個軟管連著針頭插在他左臂的靜脈裡面,正往裡面輸送著透明的液體,這管子的源頭是在床頭,一個很大的吊瓶,看來這一瓶能滴半天甚至一天。

這應該就是維持他生命的東西了。

他的太陽穴上貼著兩片金屬片,各引出了一條線,連接到了旁邊的儀器上面,而且鼻子那裡竟然還有一根專門提供氧氣的管子。看來這待遇果然很好。

看不出來有什麼。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實驗」嗎?就是讓實驗品躺在這裡,保證他不死就行了?

怎麼看這情景都有點熟悉。因為我想到了我自己。以前在作為一具屍體展出的時候,或許跟這個還不像;但是後來司徒無功和蒙蒙逃離了小世界,並且把我安置到了周小建家裡之後,或許我跟眼前的這個傢伙也沒有什麼本質的不同。我還不是一樣躺在床上?還不是一樣靠著床頭的吊瓶維持著生命?

僅僅只是初期的形式不一樣而已。最主要的就是最開始我只是因為身體被冰凍,所以並不需要刻意地補充營養而已。

如果現在這個傢伙正是身處實驗當中的話,或許我以前都一直都處在那鬼王的幽靈計劃裡面。

從這個側面來講,其實我也應該只是幽靈計劃的產品?而鬼王之所以跟軍方合作,看來並不是為了要搞什麼活人幽靈去打探情報之類的,而很有可能就只是為了我?

我感到有些頭大。從眼前這個傢伙來看,看不出什麼來。所以我只能放棄,而在對門的那個房間裡面,一樣的躺著一個傢伙,除了人不一樣之外,其他都一樣的。

我也走了進去,不過很快就走了出來。

「人呢?」我叫了一聲。

聲音傳了出去,然後又反彈了回來,只不過沒有人鳥我。

那些傢伙不知道怎麼了,怎麼不鳥我了?怎麼說我也是新任的鬼王好吧?而且那個醫生明顯很看重我的,怎麼可能我們剛下來這裡,他就不理我了?

不會是被司徒無功滅了吧?

想想還是很有可能的。司徒無功那傢伙腦子裡面在想著什麼誰也說不清楚。說不准他暗地裡就把那個鬼王的下屬給滅了。只不過至少司徒無功應該要回答我一聲才對吧?

還有瘋婆子呢?看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應該不至於真的怕鬼吧?哪怕她真的怕鬼,也不應該獨自跑掉啊?呆在我身邊應該就會有一點點安全感了吧?只是現在也不見人影。

至於蒙蒙手下的那幾個惡鬼,就更讓我不省心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又去了哪裡?

我怎麼都有點被人惡搞了的感覺。

他們應該沒有整我的意思吧?如果只是惡作劇的話,他們也太無聊了一點。哪怕真的就算是司徒無功滅了那醫生,至少司徒無功應該應我一聲才對。

難道是那醫生滅了司徒無功他們?身為鬼王的下屬,應該有兩把刷子才對。問題是誰有那個本事能無聲無息地滅掉司徒無功?

我快速地往前走去。前面幾個房間根本就沒有看到有他們的影子。不要說人的影子了,連個鬼影都沒有。清一色的都只是在病床上面躺著一個沒有醒的傢伙而已,而且那幾個傢伙我根本就沒有見過。

很快就到頭了。這裡看不出來還有第二個門。每個房間都走過,問題是都沒有看到他們的人影。

「喂1我叫了一聲。

沒有人回應。

這算是什麼套路?難道在不知不覺之中,我竟然走進了一個幻境裡面?

要說幻境這一塊,除了樹妖和本體之外,最厲害的應該就是司徒。問題是司徒不就是司徒無功的一個分身嗎?而且現在司徒也不存在了。問題就出在這裡。是不是有別的人也能營造出這樣的幻境來,我不清楚。因為這裡畢竟並不是小世界裡面。

我輕輕地咬牙,快速地返回,來到了入口處。這裡依然還存在著,這鐵門看起來也不像是被打開過。我快步往上走去,推開,外面就是那個辦公室。

辦公室裡面沒有人。

走出了這個辦公室,外面依然沒人,就跟我們進來時候一模一樣,根本就看不到一個人。

走出了這醫院的大堂,外面的街道上面也一樣沒有人,只有那兩條線形一直延伸出去的路燈。看起來很安靜,看起來也很詭異。

現在這個模樣,除了我身邊沒有了司徒無功他們幾個人之外,看起來跟我們來的時候完全是一樣的。

在這個原本熱鬧的夜晚,雖然現在快天亮了,但是陷入這種詭異的安靜裡面,現在想一想我還是感到有些不正常;只是當時來的路上我們都沒有多想;也許那主要就是因為當時是蒙蒙而不是司徒無功;而司徒無功冒出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到了這醫院裡面。

想來想去,也只不過有兩個人特別一點而已,一個是那個拿相機偷拍我們的傢伙;還有一個就是瘋婆子;除了他們兩人之外,我們並沒有看到有其他們。

那些鬼魂他們頭腦簡單,當然不會多想;但我怎麼就能這麼輕易地就相信了這個表相呢?

現在不必看我都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詭異的事情,而且很有可能就是針對我們的;問題是到底是誰動的手呢?

正這時,這個世界終於有點變化了,因為我終於聽到了一個聲音:「就快要醒了呢。」聽聲音是一個男人,而且還有點耳熟。

「可不是,時間也過得太快了。今天收成怎麼樣?」另一個傢伙說。

「能有什麼收成?心情差,睡得晚,所以時間不夠埃」

我終於注意到了,兩個傢伙從外面走了進來。初時我以為看錯了,因為那兩個傢伙長得實在很小,看起來只是兩個小侏儒而已;但他們的身體結構卻非常勻稱,完全是普通身體的比例,所以看起來並不醜;從這個角度來講,他們可能只是小人國裡面的人而已。

那兩個傢伙只到我的膝蓋處。他們兩個一邊說著話一邊還往我這邊走來,這時好像還沒有注意到我。

「魔鼠實在不好對付啊1那個我聽著有點耳熟的傢伙再次感嘆了一聲。

還有什麼見鬼的魔鼠?我還來到了魔獸世界不成?

「誰?1另一個傢伙終於注意到了我,他趕緊拉住了那個聽起來有些耳熟的傢伙。

現在我終於看清了,那個聽起來有點耳熟的傢伙竟然就是鐵心。只不過現在的他實在太小了一點吧?

肯定不是我變大了,因為這房子依然還是那樣的大小;所以只能是他們變小了!

問題是他們怎麼可能變小的?

鐵心一怔,然後抓著他同伴的手,大聲說:「怪物又入侵了1

我長得像怪物嗎?

只不過相比他們而言,我只是顯得很巨大而已。毫不誇張地講,我現在在他們面前就是一個巨人。也許我可以毫不費力地就把他們給滅掉。

問題是,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他的同伴大聲叫了起來:「開火!把他趕出樂園!弄死他!你撐住,我去叫人1

說完之後他就快速逃了出去。

鐵心大罵一聲:「撐你媽啊1看了我一眼,也趕緊溜掉了。

樂園?

我愣住了。我怎麼會在這個時候莫名其妙進了所謂的樂園?不是說朱風可能就搞了一個什麼樂園嗎?難道我現在所在的,正是朱風的那個所謂的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