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90,樂園(2)
小說:| 作者:| 類別:

390,樂園(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莫名其妙的,我來到了這個所謂的「樂園」裡面,而且還遇到了鐵心。他們兩個人看到我之後馬上就像看見了怪物一樣逃跑。我實在有點搞不清楚他們有沒有認出我來。

這裡看上去跟現實世界根本就沒有什麼不同。當然,除了鐵心他們縮小了之外,還有就是司徒無功他們完全不見了。

難道在這裡我還能遇到朱風不成?

看來還得好好在這裡看看才行。

現在這大晚上的,而且那兩個傢伙逃跑得也很快,再加上他們身形很小,所以一轉眼之間就不見了影,也不知道鑽到哪裡去了。我走出了醫院,看著空蕩蕩的街道,想找個人打聽打聽都辦不到。

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然後信步往前走去。

「有沒有人啊?」

沒有人鳥我。似乎這裡真的只是一個空城罷了。街道兩邊的店鋪都關著門,這裡好像完全是一個死城一樣。除了路燈之外,並沒有哪個居民樓是開著燈的。倒是可以看到地上躺著一隻死老鼠。這老鼠似乎就是剛才鐵心他們抬著的。

以那兩個傢伙的身形來看,這老鼠也太過巨大了一點。也許這就是他們所說的什麼「魔鼠」,只不過在我看來也只不過是一隻比較大隻的老鼠而已,如果不感到噁心的話,我完全可以腳就可以把它給踩死的。但對於他們兩個那麼小的人來講,要對付這麼一隻大老鼠,估計真的會比對付一隻老虎還麻煩。畢竟如果老鼠放大到老虎的身形的話,估計會比老虎身手還好,而且力量還非常巨大,再加上一條尾巴也是非常厲害的武器。

現在看來真的像是走進了小人國了。只不過老鼠並沒有受到影響而縮校

這隻死老鼠的兩隻耳朵和長尾巴都被切掉了,看來應該是出自鐵心他們兩個的手筆。所以看起來非常難看,而且還有一些血腥。用腳輕輕踢了踢它的屍體,它還是有些軟的,如果興緻好的話,或許還可以扒了皮燉了吃。只不過現在我並沒有這樣的心情,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幹掉這隻老鼠的,說不準還是用的毒藥呢。

想到這裡,我不禁輕笑了一聲,老鼠肉可是一道美味,好久沒有吃過了。新鮮的老鼠肉燉湯的話,比雞湯還鮮美;如果不怕麻煩把老鼠臘了的話,比什麼板鴨臘豬肉之類的更是香上不少,而且肉還非常有嚼頭。

而我不禁又怔住了。因為我實在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時候吃過老鼠肉,而且似乎還很懷念那種滋味的樣子。

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那時候,我的身邊好像有一個女孩,只不過她非常難看,而且看起來非常恐怖,因為她的全身都長著黑色的長毛;還有一條蛇,那是一條手臂粗細而且頭上還長著蛇冠的黑蛇,在吃飯的時候它總是盤在桌上對著桌上的食物吐著分叉的信子。那腥紅的信子看起來有些可怕,那露出的獠牙更加不知道裡面到底有多少毒液。

「米飯,我要米飯啊!啊,好懷念有米飯吃的日子1黑蛇不滿地說。

黑毛女孩輕笑一聲,「蛇管家,米飯是什麼?」

「嘿嘿,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們中國人,都是吃米飯長大的。」黑蛇得意地說。

我在旁邊不滿了,「大哥,你現在是一條蛇好不好?」

「唉,真是流牛不利啊!想不到堂堂的蛇爺,竟然來到這裡不久就肉身毀滅,不得不寄身於區區一條蛇的身體裡面!更加想不到是我堂堂的蛇爺,竟然會成為一個下人管家!更加可惡的是,我還只是一個光桿司令,手下竟然沒有一個下人,所有的事都要我這個管家來做。烤老鼠這種事都要我親自做,你們還是不是人?有手有腳的,烤起老鼠來不是更方便快捷?搞得我還要用尾巴卷著來烤1

黑毛女孩笑道:「我不是人。」

「小姐,我說的不是你,我說的是他1黑蛇惡狠狠地盯著我。

我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他是我的老師呢,總不要老師親自做飯吧?要不然要你這個管家有什麼用?」黑毛女孩笑著說。

我對她說道:「或許我們可以改善一下伙食,吃頓蛇肉也是不錯的。」

「小子你找死!他媽的,要是早知道你小子還活著,老子才不會來這個鬼地方!沒天理了,我十一個兄弟用生命都沒有咒死你。搞得我還良心不安,以為你死了,這才親自跑到這裡來跟魔王商量看有沒有補救的辦法,這倒好,這裡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我的肉身很快就死掉了……」

如果蛇會哭的話,估計他已經淚流滿面了。只不過他並沒有哭出來,而是惡狠狠地撲得了他面前的那隻噴發著香味的大老鼠。那老鼠真夠大的,看樣子至少有兩斤重。他惡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後呸一聲吐了出來,「小姐,老爺那裡我記得應該有大米的,上次你出去玩他還偷偷煮了一鍋獨吞呢。」

「真的假的?」

「你還別不信。老爺以前經常不在家,後來在家裡出現的時候,不僅帶回了大米,而且他沒事還抽煙,依我看,他肯定悄悄在人間裡面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你看他上次回來,沒事嘴裡還叼著一根樹枝,那是在找抽煙的感覺呢。」

「真的嗎?我就說怎麼父親看起來有點怪怪的。」

「你去找找,做頓米飯來吃吧,真的想死我了。」

我也有點臆動,我們兩人一蛇就去找大米。果然還真的找出了一小袋,於是就由我親自洗好做飯,黑蛇在一邊吸著散發出來的飯香,一時感慨萬千:「真有一種再世為人的感覺。」

只不過做好飯之後,他剛吃一口,馬上就吐了出來:「我還是吃老鼠吧,這米飯根本就吞不下去礙…看來我真的要有作為一條蛇的覺悟。」

好久沒有想起蛇管家了,現在想起來,就感覺他好像還在身邊一樣。只不過現在想起來的這蛇管家並不是以前所見到的那個幾乎無敵的巨大黑蛇,而是只有手臂粗細的;而且還順帶想起了他的小姐。

只不過,他一直都稱呼我為「姑爺」,難道……

不會吧?那黑毛女孩……也太恐怖了一點吧?那裡又是什麼鬼地方?我感到一陣惡寒。只是蛇管家在以前的小世界裡面出現過,而那個「小姐」呢?跑到哪裡去了?

這時竟然還感覺到了一絲微風,這讓我回過神來,然後我就聽到了人聲漸近。竟然從各個角落裡面冒出了少說有十幾個跟鐵心一樣大小的人。

他們手裡拿著武器,大概也就是刀子棍子長槍之類的了,竟然並沒有現代化的武器。他們遠遠地打量著我,一時之間也沒有人敢衝過來。

看來我巨大的體型讓他們有些害怕。

在那人群裡面我也注意到了鐵心,那傢伙大聲叫道:「弄死他1

有人沖前了兩步,不過轉頭一看其他人都保持著陣形,並沒有往前沖,馬上就又退了回去,一個對鐵心說:「你小子叫得那麼響,你倒是第一個沖啊1

依然沒有人敢沖。

我好奇地看著他們。也不知道他們在這樂園裡面到底呆多久。是不是天亮了之後他們依然在這裡?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這裡完全就只是一個以前一樣的小世界了;而如果天亮了之後他們就會回到現實世界的話,那麼這個樂園就真的有意思了。

我正在想著,這時卻感到腳上一痛,原來是一個傢伙竟然從我的身後掩了過來,無聲無息的,根本就防不勝防。這傢伙手裡拿著一把刀子,一刀刺入了我的腳背。還好他的力量根本就有些微不足道,刀子連我的鞋子都沒能刺破。

這傢伙是一個比較年輕的傢伙,而且在場的人幾乎都是年輕人。他這一刀沒有建功,馬上就一個滾地要逃開;但是我哪裡會放過他,抬腳就踢了過去。

他的身體實在太小了,這一腳踢過去他就像一個皮球一樣被遠遠地踢開,撞到了牆上,慘叫一聲,又彈離了牆面,然後摔在了地上,再然後就身形慢慢變淡,最終消失。

我不由得一愣。

這些傢伙看起來倒也有趣,受傷了竟然也不流血,而是直接消失的。

也不知道到底是死了呢,還是沒有死。

有了個帶頭的,第二個第三個之類的馬上就不怕死地沖了過來,「怕個毛,反正我們又不會真的死1

不會真的死?

從一開始他們根本就沒有問我到底是誰的打算,也沒有問我為什麼來這裡。好像從一開始他們就認定我是怪物,是對他們不利的。

我當然也沒有跟他們廢話。他們一窩蜂一樣的衝上來。初時看起來比較混亂;但實際上他們還是比較有章法的,竟然分不同的方向對我進攻,而且之間還有協作。

比如說正面有三個看起來身體比較壯實的傢伙直接撲上來;側面還有幾個身手更加靈活的傢伙撲來;更加驚人的是,他們之間的協作還比較熟練,有兩個傢伙兩手搭在一起,身體蹲下,然後另一個身手靈活的傢伙來了一個助跑,手裡拿著刀子,踩著他們的手就高高跳起,往我的面門撲過來。

雖然說他們的身體很小,但好漢也架不住這麼多人,還是海陸空三位一體的進攻,手裡的刀子看起來都是真傢伙。

刺到鞋子的話,我還可以比較放心;問題是如果被刺中眼睛的話,估計就不那麼好受了。

我一伸手就抓住了那個撲向我面門的傢伙的脖子,那傢伙在我面前完全就像是一個嬰兒一般,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我抓著他狠狠地扔到了地上,他大叫一聲,落地之後並沒有血腥的場面,一樣的只是身形變淡,然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