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93,樂園(5)
小說:| 作者:| 類別:

393,樂園(5)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沒有人。

自從那個所謂的「大王」和那些小人離開之後,整個城市變得空蕩起來。我倒是想起在地下研究基地那裡看到過有一些躺著的傢伙,也不知道那些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

瘋婆子卻沒有放棄她的熱情,依然一路走一路叫。

我不禁對她說:「別叫了好不好?」

「我叫我的,關你什麼事啊?怎麼這裡一個人都沒有了呢?」

我想告訴她這裡是樂園,其實並不是她一直生活的城市裡。但說了也沒有用。因為我自己都搞不清楚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說這裡單純是一個精神世界的話,那顯然也不正確。因為這些建築看起來完全就是平常的模樣;但如果說這裡是現實世界的話,那顯然更錯,那些小人不可能是真正存在的。

顯然,這裡應該是一個精神世界與現實世界重疊了。而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就走進了這裡。

好奇之下,我走進了一棟居民樓裡面。在現在這個時間裡,這棟樓都好像死了。還有幾扇門沒有鎖的,推走進去,傢具之類的都有;只不過並沒有人。

「這裡的人看起來完全都死了。」瘋婆子喃喃自語。

「也許只是你看不見而已。」

「切,難道說他們都變成了鬼不成?」

反正我也說不清。我總是感覺這裡應該有人的;只不過現在不知道怎麼就看不見而已。

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司徒無功再說。我快步下樓,瘋婆子一個人哪裡敢待下去?看到我走,馬上就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拖著這麼一個大活人要想多快那顯然是不能夠的。

走下了樓之後,瘋子忽然跳了起來,尖叫一聲:「藹—老鼠1

果然,一隻老鼠從她的腳邊迅速沖了過去。這樣一隻小老鼠有什麼好怕的?不過如果連老鼠都不怕了,她也就不是女人了。

我不想說話,只是往前走去。正走著,瘋婆子忽然說:「你有沒有聽到?」

「什麼?」

「那邊好像有什麼聲音。」

我就奇怪了,如果有聲音的話,應該是我先聽到才合情合理;但在這時,她的耳朵果然比我的還要好,仔細去聽,果然聽到了一個微弱的聲音,好像是有人受傷了正在**一樣。

看來在這個異度的空間裡面,瘋婆子在某些能力方面也得到了提升。

我正要拉她一把,卻不想她已經沖了過去。真是個不怕死的瘋婆子,她就不想想萬一要是陷阱那就好看了。再說了,就在剛才暗中還有一個男人在盯著我們呢。

「啊!你怎麼在這裡?」

瘋婆子的聲音裡面有一些驚異又有一些激動。我想象不出來她到底說的是誰,反正她的朋友我一個也不認識。

不過從她的聲音裡面聽得出來應該不是一個敵人。所以我也放心了一點。在那垃圾桶後面,靠牆坐著一個中年人,作醫生打扮,正是那個男醫生。

只不過現在他的模樣很慘,胸口血肉模糊。我現在算是明白了,那些小人受了致命傷,就會消失,他們並不會死;而我們在這裡卻不是這樣的。因為我們本身就是完整地進了這個樂園裡面。

我也感到萬分好奇,怎麼這醫生會變成這樣?

如果這傢伙說不是他把我們拉進這裡的話,我是不會相信的。畢竟我們也只跟他接觸過;而他為什麼要把我們拉進這個異度的空間裡面呢?如果要對付我的話,看樣子也不太像。

為什麼這麼說呢?畢竟我也不是傻子,自從進入了這個空間之後,我的自由並沒有被限制住,而且這醫生在之前也根本就沒有出現在我的面前;如果我不亂走的話,或許連那些小人我都不會遇見;而醫生呢?還有司徒無功呢?

瘋婆子是剛才遇見了;而現在遇見了這男醫生,只不過他比瘋婆子慘太多,看樣子都活不成了。

看到了我們,醫生的眼睛也閃過了一絲亮光,好像忽然之間就來了精神,「分離了……咳,分離了。」

什麼分離了?我聽不明白。只是看他身受重傷的模樣,我也不好一直追問下去。畢竟他現在看樣子出氣多進氣少,腿還斷了一條。

這小子還真是夠拼的。

瘋婆子急問:「誰把你打成這樣的?那些個子非常小的傢伙嗎?」

「呵呵,」這醫生竟然笑了起來,「不是,我是他們的二大王,他們哪裡會對我動手。」

我不由得一愣。這傢伙竟然還是這裡的二大王,看樣子剛才那女人應該就是大大王了。這個樂園裡面的兩個頭領我都算見識到了。只不過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大王。比如說朱風,是不是也是一個大王。當然,我之所以猜測剛才那女人是大大王,那是因為那女人身手非常強,估計這醫生肯定不如她的。

瘋婆子忽然站了起來,用槍對準了他的頭,「原來是你搞鬼!說,這地方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1

「我都要死了,還說什麼。」

他的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他的表情卻變得嚴肅起來,抬頭看著我,說道:「司徒無功和羅澤已經分離了。」

我再次愣住,原來是這麼回事。難道他就是要對付司徒無功?如果說司徒無功真的跟蒙蒙分離成功,那麼對於我來說倒也算是一件好事;只是為什麼我現在高興不起來?

看來主要還是根本就忘記了以前跟蒙蒙到底是怎麼樣一種關係,而且司徒無功又太過厲害,所以我潛意識裡面並不想跟司徒無功作對;多一個朋友當然比多一個敵人要更好。

如果司徒無功和蒙蒙是同一個人的話,他應該不至於跟我過不去;而如果司徒無功和蒙蒙是兩個人的話,那麼我們之間的爭鬥就在所難免。就好像以前的小世界裡面一樣,根本就是你死我活的下常

而他費力把我們拉進這個世界裡面,看來應該就是要對付司徒無功了;只不過,以他的實力,顯然對付不了,搞得現在很有可能馬上就會掛掉。

「司徒無功信不得,要不然本體肯定會被他得去,所以他必須死。」醫生說著吐了一口血出來。

「你不是說鬼王交待你協助我嗎?」我不禁問他。

「我協助你的就是弄死司徒無功。」

原來是這樣。還好剛才沒有被那個女大王弄死。當然,當我用手架住她的手臂的時候,她就好像認出了我,而且馬上就退去了;至於她退去之後到底是去做什麼,我不得而知。

問題是,在這裡我好像真的並沒有危險;而司徒無功和蒙蒙呢?這裡看來本身就是針對司徒無功的陷阱,至於蒙蒙的話,我不知道他的下場會怎麼樣。

對於司徒無功是死是活,我並不關心,我擔心的是蒙蒙。只是現在不知道到底身體是在蒙蒙那一邊,還是在司徒無功那一邊。

我正要問,這醫生再次吐出了一口血,現在他的身體上到處都是血。真是想不到這傢伙會死得這麼快。

「怎麼救啊1瘋婆子叫了一聲,看樣子想來一個急救,不過男醫生自己就是醫生,他苦笑了一聲,喉頭不斷聳動,血水如同泉水一樣從他的嘴巴裡面涌了出來,根本就說不出話來,我也束手無策,一時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好人與壞人,真的很難看得出來。眼前這醫生是好人嗎?我看不見得,他是這樂園裡面的二大王,這麼說的話,其實他一直都在這城市裡面潛伏著;只不過也許正如朱風一樣,平時都住在這樂園裡面,根本就不出去;這麼說的話,其實這醫生也只是一個殭屍而已,或者他根本就是以前跟鬼王合作的那個醫生,而不是所謂的「孫子」。

剛才那女大王的手段我也算見識了,她吞了幾個小人之後,馬上就變得精神不少,看來那些小人其實都只是他們的食物罷了。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吞噬生魂。而那些人的身體,也許只要休息幾天就沒事;或者根本就補不回來。

醫生不再吐血,因為他已經完全沒有了動靜,只睜大著兩隻死魚一樣的眼睛。

瘋婆子搖了搖他,「喂,別死啊,這裡怎麼出去?」

醫生完全沒有了動靜,我摸了摸他的心臟處,沒有了跳動。看來這殭屍果然還是死了。是司徒無功動的手嗎?

正這時,遠處響起了一聲爆響。這聲音聽起來很熟悉,應該是有人在那裡動手,而且是高手。眼前的這個樂園跟以前的小世界也有相似之處,在這裡有什麼異能也在情理之中。

對於這方面瘋婆子當然沒有任何經驗,所以我不得不拉了她一把,「走。」

「那他怎麼辦?」

「他都死了。」

「你這人怎麼這麼冷血?他是我們的朋友埃」

「朋友?」我不禁冷笑一聲,「他是朋友?」我再次強調了一下。

她不由得一愣。

「不走算了,不過等下你怎麼死的,別問我。」我大步往一棟樓房走去。這裡鬼才知道到底有多少危險。雖然到樓頂上去的話會吸引一些目光或者危險,但至少我可以看得遠一些。

連劉光宗那幾個鬼魂都不見了,這讓我感到有些吃驚,難道他們被趕出去了?或者根本就是早就被悄無聲息地幹掉了。

反正我也說不清,只是隱隱地感覺他們應該還在才是;只是他們現在到底在哪裡呢?

瘋婆子緊跑幾步追上了我,大聲說:「果然都是冷血動物。」

大家都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這瘋婆子看來是早就忘記了她以前的瘋狂勁頭,殺人放火哪有她不敢的?

跑到了樓頂之上,這樓只有六層,但站在這上面還是能夠看得足夠遠,至少我就看到了另一條街道上,正有不少小人正圍著一個男人。路燈的光還不夠亮,所以我看不清那傢伙到底是誰,只是看身形應該就是蒙蒙或者司徒無功。

問題是,現在羅澤的身體裡面,現在到底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