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95,樂園(7)
小說:| 作者:| 類別:

395,樂園(7)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伍百三受了傷,趕緊閃開。他的身體堪堪避開了那傢伙的攻擊,他哪裡還敢在這裡停留,竟然往我們衝過來。

朱風皺了皺眉頭。看起來他也有點頭大,只不過不知道他心面的想法。

那傢伙緊追著伍百三不放,而且身法詭異,上半身和下半身幾乎可以對摺過來,倒有點像以前兩個蛋蛋的組合體了。

我看得目瞪口呆。從來沒有見過身體這麼妖的男人。

而且他手中竟然還握著斬馬刀。

我說不出話來。朱風倒是忽然說道:「住手。」

那傢伙一愣。這一愣神之間,伍百三就已經從我們身邊沖了過去,轉過一個街角,消失不見。那傢伙神情木然地看了朱風一眼,再次閃光而起,這一次他的攻擊對象竟然是羅澤。

羅澤叫了一聲,身體一彈而起,就向朱風撲過去,朱風也掠了出去,擋在了羅澤身前,那傢伙看起來還算是認識朱風的,看到朱風擋在面前,便半途收了刀,竟然再次轉向,向著我和瘋婆子衝過來。

看來只要是外面來的人,他都不會放過的。我有點吃驚於他的身份,同時也有點懷疑他到底是不是人。

很明顯,眼前的這傢伙可能真的並不是一個人,而只是一具殭屍而已。又或者他根本就沒有什麼神智,只是一個機器人一般的角色。

不管他到底是什麼樣的角色,現在的問題是他想要弄死我們。我拉著瘋婆子就退,朱風再次擋到了我們的面前,這下那傢伙顯然有些想不明白了,站在那裡面無表情的瞪著朱風。

朱風卻對他搖搖頭。

那傢伙並沒有廢什麼話,也許根本就不會說話也說不準,他轉身就走,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羅澤呼出一口大氣,「那傢伙是什麼人?」

「周小建的父親。」朱風淡淡地說。

我不由得愣住,周小建的父親不是自殺了嗎?難道並沒有死,也跟朱風一樣躲在這樂園裡面?

羅澤嘆了一口氣,「怎麼現在變成這樣了?」

朱風聳聳肩,並沒有回答,而是抬頭看了看夜空,說道:「時間不多了。」

瘋婆子問道:「你們在說什麼?」

朱風說道:「離天亮所剩的時間不多了,司徒無功現在也不知道躲在哪裡,我們應該去把他找出來。要不然等下天亮了,就又要等一天了。」

看來天亮之後,這裡果然會發生很大的變化,也許天亮之後我們就會回去現實生活裡面。而司徒無功呢?或許也跟我們一樣,也會回到現實世界裡面,或者乾脆會再次回到羅澤的體內,繼續藏在羅澤的身體裡面,跟羅澤化為一體。

「司徒無功又是誰?」瘋婆子問道。

沒有人鳥她。倒是羅澤問:「真的要弄死他?」

朱風說道:「最好吧,我也是剛才才下定決心的。」

我想問問他在這裡面到底是什麼地位,還有那個女大王到底是什麼人;不過我還沒有問,他就說道:「你們不要分散,我去找他。」

說完之後,朱風這小子就鑽入了地下。

看他的模樣,倒有點像是一個鬼魂一樣了。不是說他只是殭屍嗎?

朱風說消失就消失了。現在只剩下我和羅澤還有瘋婆子三人。

蒙蒙切了一聲,「了不起?不過想要弄死司徒無功,看來也不是那麼簡單的。畢竟那可是司徒無功。早有預謀,肯定早就有所預謀了。」

我不禁對他說:「現在的問題是,你被他奪去的記憶,現在還在他那裡嗎?」

蒙蒙的表情變得有些沮喪:「你以為我不想要回來?沒辦法,那就這樣吧,不過等他死了,或許我就能要回來了。」

我們三人現在要去找司徒無功的話,也是有點不現實,畢竟司徒無功到底有多厲害我也搞不清楚。如果找到的話,朱風應該可以對付他的。

蒙蒙說道:「算了,他們去找他們的,我們就去喝喝茶,不是更好嗎?」

問題是現在哪裡有茶給我們喝?我只感到有些無聊。我倒想在這裡多看看,只不過這裡現在鬼影子都沒有一個,那些小人也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伍百三又逃掉了,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瘋婆子說道:「那些人都太過瘋狂了,我們應該找一個地方休息一下吧。我實在受不了這個地方。」

我也受不了。

蒙蒙當先開路,一腳踢開了一個小店的門,開了燈,這裡還有幾個沙發,於是我們便坐到了沙發上。先不要說沒有茶,哪怕就是有,我現在也沒有絲毫的口渴,所以水根本就不需要喝的。

一時之間也找不到話來講,倒是瘋婆子忽然說:「我怎麼感覺到這裡怪怪的?」

蒙蒙問道:「哪裡怪了?」

「我總感覺到暗中好像還躲著一個人一樣。」

我不由得一愣,這瘋婆子難道第六感特彆強烈不成?又或者她根本就是瞎說的?只不過我也感覺到似乎有點不尋常。我不禁想起了以前小世界裡面發生的事情,難道還會有隱形人不成?

我有點想咬破食指看看,只不過正當我抬起左手時,從天花板上就撲下了一個人來,那傢伙竟然也是一個小人,只不過比起其他那些小人要大一些。他撲擊的目標正是蒙蒙。

想不到這裡竟然還會有人偷襲我們。而且這傢伙的身手相當快,我離蒙蒙又有四步的距離,要反應時,那傢伙已經撲到了蒙蒙的眼前,還好蒙蒙雖然腦瓜子不太靈光,但反應還是極快的,一拳已經擊了出去,這一拳剛好擊中了那傢伙,那傢伙倒飛而出,沒入了牆裡面。

「司徒無功?」蒙蒙怔怔地說。

我不由得愣住了。那小人竟然是司徒無功?剛才他實在太快,我根本就沒看清,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似乎從身材比例上來講真的很像司徒無功。

而且似乎也只有他才有這麼詭異,竟然從天花板上出現,而且也沒入了牆裡面。

而他之所以撲擊蒙蒙,估計正是要搶回身體。我不由得緊張起來,三步並兩步衝到了蒙蒙的身邊,嚴陣以待。

瘋婆子驚道:「就是那傢伙?到底是人是鬼?」

蒙蒙嘿嘿笑了一聲:「現在他是鬼。他還想進來,想得美1

只是既然司徒無功能夠從天花板上出現,而且還能沒入牆裡,那就證明他可以從任何地方冒出來。這點倒跟朱風很像。看來司徒無功果然是朱風那個級別的,現在他只差了身體而已。

我趕緊拉蒙蒙起來,我們兩個不注掃視著四周,注意著動向,只要司徒無功出現,就不給他可趁之機。

蒙蒙說道:「要不我們喊上一嗓子?把朱風叫過來?」

「有這個必要嗎?」司徒無功竟然主動現身出來,他現在的身高只到我們的腰上,比例還是正常的。他站在牆角,竟然還面帶著微笑。他還是以前小世界那個模樣,看不出來有任何的變化。

瘋婆子怔怔地看著司徒無功。

蒙蒙說道:「怎麼,不躲了?誰說沒那個必要?你可把我坑慘了。」

司徒無功卻笑了:「你不一樣把我坑慘了?融合了你的部分靈魂,實在對我沒有什麼好處。看來還是被坑了。我想要對張良下手,可是因為有你的靈魂的原因,根本就下不去手;現在這個局面看似對我不利,不過也許正是解放我的好時機呢。」

我倒有點認同他的想法。這司徒無功何嘗沒有打我的主意呢?可是因為他的靈魂裡面有部分蒙蒙的靈魂的原因,所以他根本就對我下不了手;在小世界裡面的時候,他甚至還要用李紫當成鑰匙;只不過現在他沒有了身體,又能厲害到什麼程度?我還是有點懷疑他的。

「這個小人從哪裡來的?」瘋婆子指著司徒無功問道。

司徒無功淡淡地說:「小人?是的,看來我真的就是一個小人而已。」

我不禁好奇了:「你要對我下手,是要得到本體嗎?」

「本體?那只是我的第一步而已;只不過在以前本體的世界裡面,我根本就得不到;而現在到了這裡,這一切看起來又全都是有可能的了。」

果然看起來是有可能的。現在他又獨立了,只不過現在他的體內依然有著蒙蒙的靈魂的作用,所以從本質上來講,他對我還有蒙蒙都下不了死手的;問題是他還可以繼續佔據蒙蒙的肉身。

只不過現在看樣子從他的話裡面來看的話,他好像放棄了蒙蒙的肉身。

他看著瘋婆子,問道:「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嗎?」

瘋婆子點點頭,「惡魔嘛。」

司徒無功笑道:「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講,他們只是身體裡面流著惡魔血脈的人類而已。如果按照正常的發展來看,張良原本只是不過是一個分身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有多厲害的;但是因為一個意外,而讓他體內的惡魔血脈濃度變高,所以他才得以變身的;至於羅澤,他原本只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但是後來,他不僅變成了惡魔,而且手下還有一個軍團。」

瘋婆子張大了嘴巴,轉頭怔怔地看著我們。

司徒無功淡淡地問:「你想成為他們那樣的人嗎?」

「我……也可以?」

「只要你融合了我。」司徒無功臉上的表情依然平淡。

而我卻震驚了。原來現在司徒無功竟然打起了瘋婆子的主意。

瘋婆子愣了一下,「是不是你的意思是,你現在只是一個鬼魂,要住進我的身體裡面?我的身體裡面因為有你的原因,所以就擁有了小說裡面的那種所謂的金手指?」

蒙蒙卻沒有讓司徒無功再說下去,而是直接就撲了過去,嘴裡面大聲叫道:「司徒,難道你還想歷史重演一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