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96,樂園(8)
小說:| 作者:| 類別:

396,樂園(8)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司徒無功淡淡地說:「什麼重演不重演?與我又有何干?」

瘋婆子卻笑了起來,「初看起來變成你們那樣的人或許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不過我可不希望在我的身體裡面還存在著另一種人格,而且這另一重人格還是一個男人,這就更讓我抓狂了,所以,我覺得你還是去死的好。」

我不禁對這瘋婆子有點刮目相看。她竟然還有這種覺悟啊,以前真是沒有看出來。我有點後悔怎麼以前就沒有問她名字了,要不然的話,我現在倒可以誇上她一下。

重點是,為什麼司徒無功會看上這瘋婆子而且只要他跟瘋婆子融合成一體,就會把身體裡面的蒙蒙的部分消滅掉嗎?這點還有等考證。不過想來應該也沒有那麼容易就消除掉影響的。但應該可以降低一些。而且以司徒無功的現狀來說,其實他最大的軟肋就是沒有身體。

表面上看起來沒有身體似乎行動更加不受限制但實際上,沒有身體的都是非常脆弱的,非常無力的。

畢竟他並不是鬼王。而且以他沒有身體的身份來講,在這樂園裡面或許還可以發揮一些作用但在現實生活中,也只不過是一個鬼魂而已,估計隨便一個法師就能夠滅了他。

我不禁想起了剛才朱風他們的著急來,他們著急,是因為天亮了的話,我們就會離開,司徒無功應該也會離開這裡,所以就錯過了一次機會但司徒無功何嘗不應該著急呢?現在在這樂園裡面,也就只有我們這幾個活人而已,他想要找到身體的話,應該就是要對我們下手。

我們這幾個人裡面,羅澤是個特例,他應該是司徒無功最理想的宿主,但另一方面,正因為他的影響,司徒無功才無法對我下手,也就是說如果再次進入了羅澤的身體裡面,他或許永遠都無法對我下手,所以他現在倒有點不願意這麼幹了至於我,如果他真的能夠與我融合的話,早就會這麼幹了,只不過在小世界裡面他無法滅掉我,而且也無法融合我,那就證明他根本就沒有這種實力,所以他是無法打我的主意的那麼現在在場的也就只剩下瘋婆子了,這女人雖然只是一個普通人,但能以活人身份進入這裡,或許本身就表明她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普通罷?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伍百三,也不知道那傢伙到底逃出去沒有,如果他遇上司徒無功,又會發生什麼事呢?反正想不出來。

還有另一個傢伙,那就是隱藏在暗處的那個跟我們說過話的傢伙,那傢伙到底是誰,我現在當然不知道,如果他也跟我們一樣是一個活人的話,或許也會成為司徒無功的目標。

數來數去,也就這麼些人而已。至於地下基地的那些躺在床上的傢伙,現在我倒有點懷疑,那裡正是這個樂園的入口了。

蒙蒙呸了一聲:「幹掉他1

一邊說著一邊衝過去。這赤手空拳的,如果是對付普通狀態的司徒無功估計只會是送死但現在司徒無功並不是普通狀態,而是一種小人的狀態,本質上他跟那些小人應該並沒有什麼兩樣,雖然有一些詭異能力加成,但至少在力量上是根本就不可能跟我們相比的。我卻沒有衝過去,因為我現在還要保護瘋婆子,要不是我離開了她,她說不準馬上就會被司徒無功趁虛而入。

我拉了一把瘋婆子,以保證她不會離得遠。

司徒無功根本就不會跟蒙蒙硬剛正面,果然詭異得出奇,身體已經沒入了地面,蒙蒙撲了一個空而司徒無功卻忽然在他的背後出現,對著他偷襲而去。

我不禁想要衝過去,不過對於這種情況蒙蒙似乎早就想到了,一個迴旋踢已經踢了出來。不過他還是失手了,因為司徒無功現在很小,這一踢又比較高,竟然從司徒無功的頭頂踢了過去。

司徒無功似乎也吃了一驚,雖然並沒有被踢中,不過他還是避開了一下,閃到一邊。

蒙蒙罵了一聲:「操!這目標太小了1

「你以為我想?」

他當然不想這麼校

瘋婆子說道:「要不要叫人?」

我也想叫人,只不過如果我們現在就叫人的話,司徒無功一定馬上就跑路,到時候也不知道他到底藏到哪裡去。

所以現在看來還是看蒙蒙能不能收拾了他。如果蒙蒙收拾了他,估計就能奪回他失去的記憶了。當然,那樣的蒙蒙或許我會有點不熟悉而且有些不習慣,但至少那樣的蒙蒙才是真實的自己。

我有點期待真正的那個蒙蒙的重現。他曾經是一個成功的商人,而且手底下還有一個軍團,應該是一個很厲害的人才對。現在的他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沒有什麼頭腦,而且滿腦子熱血的傢伙,智商情商跟他的外型根本就不般配。從他的外型來看,應該是一個穩重的人,頭腦方面絕對不簡單。

曾經的那個他回來之後,他才算真正的重生了。

「原來如此。」司徒無功忽然沒有頭腦的來了一句。

蒙蒙一愣,問道:「什麼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就是原來如此。」司徒無功說完之後,看樣子竟然不再畏懼蒙蒙,直接撲了上去。

蒙蒙抬頭看著高高跳起撲過來的司徒無功,大聲說道:「來吧1一拳迎了上去。

只見在半空中的司徒無功竟然在作拔刀的動作。他的兩隻手往腰間摸去,他的腰間並沒有刀,但他雙手同時拔出那看不見的刀,只見寒光乍現,竟然真的被他拔出了一把。那把刀正在他的右手,竟然是一把整的左手依然空空如也。

他竟然召喚出了一把斬馬刀。

他的動作如同閃電,斬馬刀如同閃電般的出手。我大吃一驚。他怎麼能召喚出斬馬刀?這等神器一樣的玩意兒,怎麼在這裡又跟他聯繫到了一起?

我就操了!這還怎麼玩?現在蒙蒙赤手空拳的,雖然司徒無功在力量上不是對手,但現在他有神器在手,蒙蒙又怎麼會是對手?

我還沒有衝出,斬馬刀就砍在了蒙蒙的拳頭上,蒙蒙大叫一聲,鮮血飛了出來,這一刀切了進去,還好入肉並不深。因為身形的原因,司徒無功這斬馬刀也很小,殺傷力比以前大減,但至少還是神器一級的存在,竟然從蒙蒙的指縫中切了進去,砍入了蒙蒙的手掌有一寸左右。

不過司徒無功也因為蒙蒙的這一拳的力量被擊飛出去,這次他並沒有再次隱入牆裡面,而是直接在牆面上一蹬,馬上就彈了起來,同時他手中的刀子也消失了。

他落回地面,再次說道:「原來如此1

到底是什麼原來如此!我震驚得說不出話來。我並不敢確定他現在這把刀是不是就是剛才周小建父親的那兩把之一但我敢肯定的是,這個樂園,其實跟本體的世界有關聯!

這裡是另一個本體的世界?又或者只是重疊了而已?可以這麼理解,現實世界是一個相對獨立的世界,本體的世界是一個並沒有那麼完善的相對獨立世界而現在的這個樂園,可能就是跟這兩個相對獨立的世界重疊在了一起的奇異空間,或許還是精神層面或者另一個三維的空間。

好在雖然蒙蒙被斬馬刀砍中,但至少拳頭並沒有消失,更別說把蒙蒙變成人棍了。我有點懷疑在這個樂園裡面,這斬馬刀的功能可能並不是把人變成人棍。

蒙蒙抓著手叫道:「怎麼可能?1

他退回到了我的身邊。現在司徒無功無疑還是很強勢的。問題是他能召喚出他的斬馬刀,我能不能也召喚出我的武器呢?沒有記錯的話,我的匕首應該是在那個女大王的手中。如果我也能召喚出來的話,那還可以跟司徒無功對打。只不過對於這些詭異的事情,我一直都沒有什麼感覺。以前在本體的世界裡面,我都感應不到我的武器,更別說在這裡了。

而且司徒無功的斬馬刀一直都在他的身上,或許根本就如同那個神秘老頭的兩把短刀一樣,其實武器已經成為了他們的一部分,又或者說他們把自己的身體的一部分幻化為了武器而已。而像那兩把匕首一樣的,其實或許根本就不是我的,而只是蒙蒙交了一把給我,而後來又出現了一把。

瘋婆子也叫了起來:「他的刀是怎麼回事?1

蒙蒙說道:「我也來試試!他媽的,他行我就不行嗎?」

我真的不看好他,畢竟現在司徒無功只是一個幽靈而已,他能做出詭異的事情本身就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而我們是活人,我們是有物質基礎的。當然,這並不是說司徒無功就沒有物質基矗對於幽靈鬼魂之類的,在我想來,以科學來解釋的話,或許就是我們一種看不見的物質,他們並不只是精神層面和精神世界的存在,而是客觀就存在有物質基礎的,只是一般人看不到和接觸不到罷了。

他們只是另一個獨立世界裡面的物質而已,而且那個世界與一般人生活的世界重疊了,沒有特殊能力的人看不到也接觸不到。

蒙蒙惡狠狠地叫了一聲,竟然也跟他在本體的世界那樣,伸手往前後拔刀。

我不得不表示懷疑。不過也有一些期待。正如司徒無功的斬馬刀一樣,蒙蒙的那把唐刀一樣的長刀一直都在他手中,我也希望那把刀也有靈性,能如同司徒無功的斬馬刀一樣被召喚出來。

正這時,他竟然真的在空氣中抽出了一把斷刀。

刀身依舊,只不過從中間斷了,不過拿在手中也比剛才司徒無功的那把小尺寸的斬馬刀要拉風很多。

瘋婆子已經瞪大著眼睛說不出話來。

蒙蒙手裡拿著斷刀,盯著司徒無功,說道:「雖然是把斷刀,不過我是不是也可以對你說一聲原來如此?」

我卻陷入了深深恐懼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