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97,樂園(9)
小說:| 作者:| 類別:

397,樂園(9)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的恐懼正是來自於司徒無功和蒙蒙。他們竟然都能表現得跟在以前的本體的世界裡面差不多。雖然一個只亮出了一把刀,另一個只亮出了一把斷劍,但至少還是說明了關聯的嚴重程度。

我想不通的是,到底是本體影響了這裡,還是這裡主動與本體的世界相關聯的?要說異界的話,當然是存在的。現實世界與本體世界,就是相對的異界。

而以司徒無功來說,他應該是與異界最有關聯的人物了,因為以前他的斬馬刀的功能就是把人劈成人棍,而消失的那些人體部分,到底去了哪裡呢?我想象不出來。

難道是跑到這個樂園裡面來了不成?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太驚人了。看來這樂園我應該要好好探探才行。只是現在留給我們的時間並不多,天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亮起來,而且也不知道下次還能不能再次進入。問題是,如果這裡真的跟本體的世界重疊了的話,我是不是還可以再次進入本體的世界裡面?

不過好像也不對。因為到現在公雞還沒有動靜。

公雞已經有一些時間沒有動靜了,作為絕症的他,現在的表現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司徒無功直接隱入了牆裡,而蒙蒙的斷劍直接就刺入了那牆裡面,但當他要抽劍時,手中的劍也跟司徒無功的刀一樣消失了。

看來也只不過只能發動一擊而已。

蒙蒙怔了怔,「見鬼1

這根本就沒什麼好見鬼的,他能召喚出他的劍本身就是一件更加見鬼的事;問題是我卻召喚不出我的武器。

這點倒讓我有些失望。

司徒無功從另一面牆冒出了頭,「原來如此,看來我們要找的……」

他話還沒有說完,朱風就已經趕了過來。他出現得非常突然,而且直接就下了狠手,直接向著司徒無功抓過去,司徒無功大驚失色,縮了頭,消失;但同時朱風也直接就沖入了牆裡面,同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瘋婆子獃獃地說不出話來;蒙蒙倒還好一些,說道:「都是神出鬼沒的傢伙。」

他們當然是神出鬼沒。而且那女大王竟然在這個時候也出現在了門口,冷冷地看著我們。蒙蒙趕緊往我這邊靠了靠,吐了吐舌頭,打招呼說:「好久不見。」

看來他很怕她,而且早就認識。

女大王一臉寒霜,盯了我們好一會兒,這才忽然又不見了。

瘋婆子問道:「她是不是鬼?」

蒙蒙瞪了她一眼,「鬼什麼?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要是她想殺你,就是有一百個你也早就死得連骨頭都不剩了。」

「那她是誰?」

蒙蒙看了我一眼,說道:「剋星!問我幹嗎?你還不如直接問他呢。」

瘋婆子白了他一眼。

問我又有什麼用?我根本就想不起她到底是誰,只是猜測出了她的身份而已。問題是她有這麼猛嗎?蒙蒙看來以前吃過她的虧,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害怕她。

蒙蒙接著說道:「反正很厲害就是了,你是沒有見過她吃東西的情況,要不然你見她一次就躲一次。」

瘋婆子問:「很恐怖?」

「太恐怖了。反正你知道她根本就不是人就行了。」

我卻在想司徒無功剛才說的那句話,他原本想說什麼?他一直在找的?一是樹妖,二是本體。樹妖和本體或許原本就在一起;他是想說他要找的其實就在這裡嗎?

看來還是很有可能的;要不然怎麼可能這裡會跟本體的世界有那麼多的關聯?而且樂園這東西也不是誰都能擁有的,估計也要有本體或者樹妖那樣的能力才行。雖然這個世界並不如本體的世界那樣獨立,但至少也還算是一個不完整的世界。或許就是他們藉助樹妖的力量而構建起來的。

要不然哪裡能搞來這麼多生魂?

想一想也對,畢竟過了這麼久,以朱風他的能力來講,萬萬沒有可能讓本體和樹妖的靈體一直呆在原來的那個地方,選擇移到這裡也是很有可能的,而且這裡還有好幾個狠角色,女大王、朱風再加上周小建的父親,都是一等一的狠人;不過從另一個層面來講,周小建的父親可能還跟司徒無功有著某種關聯,要不然他們怎麼都用的是斬馬刀?

我不禁對蒙蒙說:「也許,在這裡我們能找到本體。」

「靠,不會吧?竟然移到這裡來了?我就說朱風怎麼那麼淡定,原來一直都在保護著他。雖然我不得不承認本體很牛,但那也只是精神層面上的,實際上他還是很脆弱的,一把火就能燒個精光。」

這也太把我的本體說得脆弱了。怎麼說他也是我的本體,而我這個強力人物和更加強力的鬼王都只是他的分身而已。不過也對,那本體也只不過是一個死嬰而已,只是藉助樹妖的力量這才一直沒有消失。

我白了他一眼,「那還等什麼?走埃」

「問題是怎麼找?你都感應不到,我們怎麼找?」

這實在是一個問題。我根本就感應不到本體的存在。就如同一直以來我以為我自己就是一個獨立的人一樣;而實際上我應該只是一個分身而已。

還有就是找到了本體之後應該怎麼做呢?滅了他?如果真的這麼做的話,或許這個世界真的就會在一瞬之間就改變了。因為現在這個時空很有可能都受著本體的影響,雖然從一方面來說阻礙了世界的發展,但或許正是因為他的影響,這才避免了更大的危險。

那種危險很有可能就是滅世的。我猜想很有可能是本體把我們這個世界隱藏在一個循環的時空裡面,這就有點像是本體的那個小世界一樣,從外界是不容易進來的;所以那些法師的上頭的天外惡魔雖然滅掉了魔王和鬼王,但他們依然還沒有殺進來。

也許這根本就不是本體父親的意思,而是魔王的意思。畢竟我們這裡還太過脆弱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還是先去找找再看。

我看了蒙蒙一眼,當先往外走去,其實外面根本就沒有人,也不知道司徒無功和朱風還有女大王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原來如此。」走出來之後我就聽到了不久前聽到的那個人的聲音。

他竟然還隱在暗處。

我不由得吃了一驚,「你是誰?」

他卻沒有說話,而是直接就沖了出來,也只不過是一個黑影衝出來而已。這個黑影直接就沖向我,看起來殺氣騰騰的。

看來果然是來者不善。而且我們也太大意了。像我們這種死而復生的人,走到哪裡應該都會是焦點的;而這幾天以來,我們卻一直都大搖大擺地行走著。

而且也許自從很久之前我們被發現的時候應該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們很有可能就在這裡等著;而現在我們死而復生,他們當然坐不祝最先動手的就是那些法師之流;還有伍百三;現在輪到這個黑影了。

而且這黑影竟然也說什麼「原來如此」,或許他也想通了這裡面的關節。難道他也在小世界裡面出現過?

來不及想太多,我後退一步,身體的反應並沒有變慢,直接雙拳就往前格去。

還好那黑影手中並沒有武器,被我這一擋,他向後飄飛;而我也後退了兩步。他的力量並不大。

「好久不見。」他站定了身體,笑著對我說。

我卻差點眼珠子都掉了出來。眼前的這個黑影雖然一身黑衣,但那張臉我是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真想不到他竟然會在這裡出現,而且還一直都暗中跟著我們。

蒙蒙也驚呼:「是你?1

瘋婆子卻緊張了,問道:「你們是朋友?」

劫財色笑著說:「或許是吧。不過我時間可不多,要是讓司徒無功先找到,我就前功盡棄了。真是想不到,我還以為這裡是一個異度空間,想不到竟然不是。」

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我記得那次他是被樹妖吸走了;問題是他怎麼就出現在這裡?許表同樣被樹妖吸走,只不過許表是真正到了一個新世界裡面——又或者不是?或者在這裡我還能見到許表不成?

估計見不到,因為他已經死了,時間就算再怎麼亂套,也不可能亂套到這個地步的。

而劫財色很有可能就因為他是一個鬼魂的原因,所以就被吸到了這個樂園裡面。看來他在這裡過得還算不錯。不過一見面就對我出手,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現在到底自是敵還是友還真說不清楚。他還說到了司徒無功。他們兩個現在最大的缺點就是沒有身體,而如果他們找到本體,他們會怎麼做?

我不由得感到有些震驚;如果說他們直接融合本體的話,那會變成什麼樣子?又或者,他們根本就融合不了本體,而只是借樹妖的力量,就像本體製造分身一樣,製造出一個全新的身體?

我深深知道劫財色並不會弱司徒無功多少,畢竟他可是把司徒無功坑慘了的狠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