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98,樂園(10)
小說:| 作者:| 類別:

398,樂園(10)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劫財色這小子說走就走,馬上就消失不見。這倒讓我有些失望了。剛才這小子衝出來要對我動手,也不知道到底是想弄死我呢,還是只是打個招呼而已。

現在司徒無功被朱風追殺,應該沒有空去尋找本體;而現在或許正是劫財色的機會。只是在暗中還有一個女大王,如果他遇到女大王,是有死無生呢,還是怎麼樣,那要到時再看吧。

我現在只擔心,那些跟劫財色一樣被吸進妖的鬼魂們。

他們如果也一樣來到了這個樂園裡面,那就太好看了。

那樣的意思就是我或許還有可能遇到傳教士、空道八他們。

再次相遇的話,也不知道是敵是友。因為我們都是從小世界裡面走出來的。空道八還好一點,問題就是傳教士還有鍾老鬼那一夥獨眼龍。

蒙蒙罵了一句:「真是見鬼了,竟然還有熟人。」

我不禁說道:「怕就怕還有其他的熟人也來了。」

「那就更見鬼了!難道我們還要跟他們再來斗一次不成?」

瘋婆子問:「你們真的認識他?還有其他人?」

蒙蒙說道:「嘿嘿,我們認識的可多了。不止是他,還有其他一些鬼魂,我們都打過交道。」

瘋婆子怔怔地看著我們,不再言語。

蒙蒙說:「現在時間緊迫,還站著幹什麼?他們都已經行動了,我們肯定不能落下1

我最擔心的並不是這一點。以前在小世界裡面,我們對付的是本體,那時本體幾乎就是最強大的;問題是那時的本體並不是本體自己,而是被司徒無功或者劫財色借用力量而已。

而現在在這個樂園裡面,我們本體卻是脆弱的,或許真的如同蒙蒙所說,只要一把火就能燒成灰,連骨頭都剩不下。

但同樣的,或許司徒無功和劫財色同樣可以借用他們的力量。

我之前就懷疑過,這個樂園應該就是藉助本體或者樹妖的力量才能夠存在;如果司徒無功或者劫財色得到本體的話,那肯定就不再是小世界裡面那樣只藉助一點力量了。

而是能直接影響到現實世界,更加驚人的是,他們或許真的能夠得到永生。

像朱風這樣早就被認為死了的傢伙都能夠一直活著,雖然是以殭屍之體,而且估計也不能離開樂園太久。

還有像周小建父親這樣早就自殺了的傢伙,也活在這裡。

更加有女大王那個神秘莫測的人物存在。

盲目的找肯定找不到的。本體這麼重要的東西,他們怎麼可能隨意亂放呢?以女大王和朱風他們的謹慎來說,肯定會放在一個特別的地方。

也許那個地方就是他們的老巢。

「我看,我們不如還是先找找那些小人,打聽清楚這裡的情況再說。」我不由得提議。

蒙蒙問道:「你的意思是?」

「沒什麼意思。」

蒙蒙切了一聲,「那我們就行動吧。」

問題是抬頭看過去,連個鬼影子都沒有,那些小人消失得無影無蹤,卻哪裡去尋找他們呢?

瘋婆子卻叫著沖了出去。蒙蒙不禁罵了一聲:「這瘋婆子1

我們趕緊跟上她。

走在這大街上,瘋婆子不住打量著四處,說:「剛才明明看見他們中有一些就是跑向這裡的,問題是這裡怎麼就不見有其他的路呢?」

那些小人就像是走到了一些陰暗的地方就消失不見了。他們應該都有著司徒無功那種鑽入牆裡和地面的本領,要不然他們消失去了哪裡呢?

看來要找到那些小人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蒙蒙說:「不過並不用擔心,樂園的話,一般來說都不會太大的,最多也就是一座城而已。以前的黑暗天母的黑暗樂園,也只不過一座城而已。要知道她可是樹妖級別的,現在這個樂園,照我看應該只是借用了一些力量而已,遠遠達不到樹妖級別,所以應該會小很多,找起來應該很快的。」

瘋婆子來興趣了:「黑暗天母是誰?」

「樹妖的黑暗分身,本身比起樹妖來並不弱。」

「樹妖又是誰?」

「就是天母,有很多名字,一般都叫樹妖或天母,不過你也可以理解為造人的女媧,據說以前她以前真的融合過一條虛空巨蛇,所以那一段她覺醒的時間裡面應該真的是半蛇半人的。」

我不由得一愣。

瘋婆子也愣住了,「竟然是女媧?她真的存在?」

「切,當然存在,你以為神話都是騙人的?沒有一點點事實根據,那些古人又沒有現代人這麼高的智商,怎麼能編得那麼傳神?只不過因為時代太久了,而且也她也一直都沒有露面,所以才會有人懷疑真實性而已。不要說幾萬年了,哪怕就是一百年的事情,人們通常都會懷疑的。」

「幾……幾萬年?」瘋婆子更驚訝。

「切,真正講起來,何止幾萬年?自從盤古開天僻地,少說也有幾十萬年甚至上百萬年了。」

「那怎麼……沒有文明遺留下來?」

「收割,聽過沒有?」

又是收割。在本體的世界裡面,收割只是為了要鎮壓我而已——準確地說是為了鎮壓作為殭屍兄的我。而在這個所謂的現實世界裡面,竟然也有收割。

收割,意思就有一個周期。然而收割的意思就是,其實我們的文明一直都只是在循環而已?就像是掉進了一個無限循環的時空裡面。

瘋婆子問:「收割是什麼?」

蒙蒙得意地說:「收割,那是一輪又一輪。要問我這個世界到底進行了幾輪收割,我還真說不上來。畢竟我們的生命都太短了,而收割的周期又太長了一點。根據我的推斷,應該是一萬年一次,畢竟鬼王是一萬年出現一個。」

「鬼王又是誰?」

蒙蒙看了我一眼,「看到沒有?眼前這個應該就是鬼王了。當然,原來不是他的,而是他的老爸。只不過他老爸因為一些事情先死了,可能還做了某項交易,所以才輪到。鬼王生前就是最厲害的陰陽師,可以說是陰陽師之王;通常情況下,陰陽師死亡之後都沒有鬼魂出現,而是直接被樹妖散佈於世界各地的根須吸收;但因為收割將近,樹妖的狀態不穩定,所以在那個時期,陰陽師死亡之後也會有鬼魂產生;而最最重要的是就是鬼王了,他可是直接跟樹妖爭奪鬼魂的存在,而且還受到了魔王的首肯,得到過祝福的。」

我都聽得一頭霧水,更加不要說瘋婆子了,不過瘋婆子還是問:「鬼王很厲害?」

「切,只是厲害這個形容詞嗎?一般的鬼魂,根本就影響不到現實世界,一般也附不了身什麼的,而且像遇到我這樣的人,都只能遠遠逃開,因為我個小指頭就能滅了;可是鬼王不同,他可是萬年才出一個的,而且還可以直接跟樹妖爭奪靈魂,可以說在境界上,他跟樹妖的級別差不多,在地位上,他也只不過比魔王和樹妖差一點而已,至於實力的話,像我這樣的角色,如果他想弄死我,也只不過一招而已。」

瘋婆子不由得張大了嘴巴。

我也實在想不到鬼王竟然這麼厲害。不過看起來那些跟我倒沒有什麼關係。雖說我可能是什麼新生的鬼王,不過現在我可沒有感覺到我可以吸引鬼魂。也許可能正因為我現在是一個活人而已。

是不是我死了,就真的變成了鬼王?

蒙蒙嘆了一口氣,「雖然說他很牛,不過命運是一種折磨人的可惡東西,因為鬼王的命運是極為悲慘的。」

瘋婆子問:「那又是為什麼?」

「因為他註定要被別人融合,成為別人的力量。」

瘋婆子啊了一聲。

「他的出現,就是為了吸收靈魂力量,然後為別人作嫁衣而已,被別的陰陽師融合,然後再封印樹妖。畢竟沒有強大的力量,想要封印樹妖那也只是空談。」

「為什麼要封印樹妖?」瘋婆子再次問。

「收割,我不是說過嗎?如果沒有封印住樹妖的話,收割可能就真的來了,所有的靈魂都混亂了,你可以想一想,那世界會變成什麼模樣?不世界末日才怪了。所以其實這個世界可能存在了幾百萬年甚至更久的時間,但文明,也不過才幾千年而已,重點應該就是萬年之前的收割,把整個世界都毀了。至於你說的沒有文明遺留下來,或許只是我們還沒有發現而已,又或者發現了而我們根本就理解不了。」

瘋婆子若有所思,「那麼說,其實金字塔根本就不是什麼外星人創造的,而只是我們地球人創造的了?只不過是運用了前一輪文明而已?」

「你果然聰明。」

蒙蒙小聲地對我說:「我會跟她說其實那是魔王造的嗎?」

我嚇了一跳,「魔王?」

「除了他還有誰?也只有那個老不死的才有這種本事了。他活了那麼久,想要學什麼文化,哪裡還能難得住他?」

問題是那個不知道活了幾百萬年的老不死都已經死了。我不由得想起了魔王的身影,他活了那麼久,或許早就活膩了吧?要不然怎麼會突然衝過去無盡虛空裡面對抗天外惡魔?

身為個惡魔大統領,他的實力當然不能夠去懷疑。

蒙蒙抬頭嘆了一口氣,「魔王啊,惡魔世界的統領之一,據說如果沒有意外應該會接替大統領之位,能力高深莫測,不過後來大統領帶著樹妖來到了這個世界,他就追殺過來,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竟然會留在這裡,而且還守護起這個世界來,真是個腦殘。」

我差點吐血。他媽的,我看這蒙蒙才腦殘呢。竟然說終極守護者是個腦殘!現在的問題是,這個世界的終極守護者都已經死了,而接替的兩個魔王都是女人,而且是兩個心都死了的女人,到現在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動作。

她們的實力應該也不會太高才對。

蒙蒙拍了拍我的肩膀,「不過說起來你的身世現在想想也夠嚇人的,我也是聽說的,你的老爸當年可是跟一個潛伏在這裡的天外惡魔正面硬剛的,而且還幹掉了他,厲害吧?那可是天外惡魔,可不是那種狗屁法師用個惡魔之眼變身來的。」

「那麼牛逼?」

「當然牛逼,而且據說還是一個統領級別的,雖然說因為在這裡受了太久的詛咒,不過至少也是統領級別,魔王要收拾起來估計都要費一些力氣。」

這時,瘋婆子忽然叫了起來:「有人1

果然有人,一個小人從一處陰影裡面慌張地跑了出來,「他瘋了!要炸了1

接著好幾個小人跑了出來,一個個大叫:「快通知大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