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00,樂園(12)
小說:| 作者:| 類別:

400,樂園(1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司徒無功不死的話,肯定還會有變故發生的。

畢竟我們被拉進這裡,本身就是一個針對司徒無功的陷阱而已。

但是現在司徒無功不知道去了哪裡;朱風卻因為地下的事情而趕了回來;由此來看,地下的事情比起司徒無功來,至少是可以相提並論的,甚至可能還超過了司徒無功的重要程度。

這就讓我有點不能相信了。

要說司徒無功可是一個大人物;如同朱風所說,我認識地下面的那幾個傢伙,那麼那幾個傢伙就是從小世界裡面來的了。

因為除了小世界裡面的人之外,我並不認識其他人。

小世界裡面竟然還有比司徒無功還厲害的人嗎?

單個的來講,應該沒有了吧。

也許也正是因為他們是好幾個,所以朱風他們這才這麼重視。

問題是到底是誰呢?

我實在想不出來。問題是我們又下不去;如果硬要我去撞牆的話,估計也只會跟蒙蒙一樣,還會撞傷鼻子。

我現在倒有些佩服起朱風他們來,在這裡他們神出鬼沒的。可是他又可以在現實世界裡面同樣神出鬼沒。

他的能力到底詭異到了何種地步我實在搞不清楚。

瘋婆子看著蒙蒙那狼狽的模樣,不禁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有本事你也撞一個1蒙蒙沒好氣地說。

「你當我傻啊?那可真的是牆呢。」

蒙蒙氣乎乎地說:「好了,現在至少證明了,這牆是真的存在,我們真的就是在客觀的世界裡面。」

不過他也說得不對,因為如果這裡算是客觀的世界的話,那麼這個世界的人呢?如果真的客觀的話,那些在大晚上睡覺的人應該存在吧?

事實上剛才我們就進幾個屋子裡面檢查過了,並沒有看到人。那麼那些人到哪裡去了?

問題就出在這裡。

或許這真的是一個客觀的世界,而現實中所謂的那些人,其實都並不是客觀的!

他們或許跟那些鬼魂並沒有什麼兩樣!

我不禁感到有些不可思議起來,但同時似乎也只有這個解釋了。或許所謂的現實世界,原本根本就只是一個精神的世界而已。而所謂的物質基礎呢?

問題就是,那些所謂的現實世界的人們,是在樹妖的幻境裡面;而不像以前我們那樣是在本體的世界裡面。

因為所謂的現實世界是樹妖的世界,所以就比我們以前的那個小世界高級了而已。

樹妖覺醒了,那麼世界就亂套了;她只能沉睡下去。

因為世界上的那些生靈或許都只是活在她的夢境裡面而已,只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樂園而已;而如果本體萬一也覺醒了呢?

本體那個死嬰,應該不可能覺醒的吧?或者哪怕他真的覺醒了,也沒什麼了不起吧?而且退一步講,也許我就是他覺醒的產物而已。

我抬頭看著遠處的天空,此時天邊已經有一些泛白,看起來很快就要天亮了。

天要亮了,那麼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或許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了,然後回到所謂的現實中去。

我忽然倒有點還想繼續留在這裡。因為到哪裡其實都一樣,都只是虛無而已。

所謂的魔王鬼王他們,想來也許只是在守護著一個夢境而已,想一想就感到有一些不值得。

不過他們會這麼蠢嗎?會做這麼無聊的事嗎?

我不由得怔祝鬼王還好說一點,魔王如果真的這麼蠢的話,那就太說不過去了,畢竟他可是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怪物。他的智商水平肯定極高,他的情商肯定也極高。

我怎麼可能看得透他的想法呢?

又或許,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所謂的虛幻的世界。而是真實存在的,要不然魔王不會拼了命去保護它的。

想到這裡,我不禁又燃起了一些希望。看來我還是太過年輕了一點。

可是事實上我已經有一百多歲了吧,只是歲月太過無情了,有太多的歲月無情地從我的身邊溜走,沒有留下絲毫痕。

不過也不要緊,現在極有可能只是本體的一個循環時空而已,其實我也並沒有損失多少。

瘋婆子笑著說:「所以說你才傻……怎麼現在沒動靜了?」

蒙蒙也抬頭看著天邊,「沒看到快天亮了嗎?」

「天亮了又怎麼樣?」

「天亮了我們就可以走了。真是受夠了,再也不來這鬼地方了!那個見鬼的傢伙,竟然把我們拉進這裡,下次見到他……」

瘋婆子說道:「沒有下次了,他已經死了。」

「死得好!他媽的。」

而正這時,我卻感到有一絲不妥。這絲不妥也不知道從何而來,只是感到似乎有一股危險正在向我們靠近我一般。

我趕緊對他們說:「快走1

拉了他們兩個一下,趕緊開閃。

果然,我們剛跑了三步,就聽到轟然一聲巨響,我們剛才站立的地方竟然炸了開來,飛起的碎塊四散而去,就如同很大的子彈一樣,射得一些窗戶玻璃碎裂開來,響起了一種很奇怪的樂章。

瘋婆子不禁啊了一聲。

從炸裂的地方,一股黑氣沖了出來。那股黑氣之中卻有兩個空洞,看起來倒有點像是眼睛。

那團黑氣就像是活物一樣,凝而不散,還在不斷變幻著形狀,同時那空洞一樣的眼睛好像看了我們一眼,然後它忽然定祝

「鬼啊1瘋婆子叫了一聲。

還用得著她說嗎?這擺明了就是一個鬼魂之類的東西,或者這個就是朱風要對付的地下的玩意兒吧。

那團黑氣似乎在盯著我。

他認識我嗎?

問題是我並不認識他。

想一想也清楚,他只不過是一團黑氣而已,我哪裡會見過這麼厲害的黑氣。但是再一想,他倒有點像在小世界最後送我一程的那個黑影,只不過那個黑影更大而已。

這團黑氣似乎還有思想,只不過他思考的速度應該極慢,所以竟然愣在了那裡,似乎在思考著我們是誰,又或者是他又是誰。

而這時,從他的身下,已經有一隻手伸了上來。

如果沒有看錯,那肯定就是朱風。

這隻手猛然抓出,黑手被一攪,頓時有些散亂,不過那團黑氣似乎是一體的,竟然真的被那隻手抓祝

猛然間,黑氣發出了一句吼聲。這聲音聽來應該就是剛才地下傳來的。

他猛然一掙,身形變幻間,變出了一把完全由黑氣變成的尖刺,往下面手的主人刺過去。

傳來了當的一聲響。似乎是交換了一招。

不過這團黑氣顯然也是夠狠的,尖刺回縮,再次變幻成了一把刀,而且他本身也變得身材細長,就像是一根麵條,不過末端是一把刀的形狀而已。這把刀回砍,把被那隻手抓在手裡的那一截給切掉了,然後飛快地逃亡。

轉眼之間,那團黑氣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隻手也迅速下縮,竟然並沒有人跳出來。就好像他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瘋婆子大氣都不敢喘,等了十幾秒鐘之後,她才說:「怎麼回事?那個人沒有出來?」

朱風應該是從地底下追過去了,當然也不排除有受傷的可能性,只不過這種可能性實在太小了。

以朱風的身手,如果真的被那團黑氣就幹掉了,那才真的見鬼了呢。

蒙蒙看著我。

我不得不表示:「看來他們都走了。」

瘋婆子問:「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怎麼辦?

這時依然還有一些剛才被炸起的碎塊掉落下面,砸到了地面上,所以一時我也不便於過去察看。

過了半晌,真的沒有動靜,我這才忍不住,走到了那個黑洞洞的洞口,往下看過去,下面竟然還有光傳來。果然真的有地下的活動空間。

瘋婆子得意地說:「我就說嘛,他們不可能真的活在地底下面的泥巴裡面,可能這個城市下面真的有非常巨大的地下空間呢。」

眼前的洞此時在我看來倒有點像是一個時空的隧道了,泥土層不算厚,只有一米左右;而下面看起來就是一個非常大的空間,竟然還有建築,而且還有一些小人。

像我們這麼大的人暫時還沒有看到。

下面的建築看起來同樣很小,而且現在還被毀壞了很多,有很多還燒起了火,應該就是剛才那團黑氣鬧出來的。

洞口不算很大,但也能容我們下去。

蒙蒙說道:「還等什麼?靠,我倒要下去看看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1

他倒是很鄒,說著就跳了下去。

瘋婆子有些緊張,趴在洞口往下看,蒙蒙順利地落到了地上,在他的身旁就是跟他差不多高的建築物。看起來非常怪異。

地下看起來好像就只是一個小人國一樣。

瘋婆子對著下面的蒙蒙叫道:「接住我1

說完之後她也跳了下去。

這個時候蒙蒙果然沒有故意難為她的意思,竟然真的接住了她。

既然他們都下去了,我當然沒有理由不去,轉頭四看,並沒有看到有朱風的影子,也沒有那團黑氣的影子,所以我也往下跳去。

「你會死的1我的下半身已經進入了洞裡面,不過這時我卻聽到這麼一句話。這聲音就從我的身邊傳來,我不由得伸開雙臂,把自己卡在了洞裡面。

「什麼人?」

「你會死的!你會變成跟我一樣的1那個傢伙再次說。

我不得不表示他的聲音非常怪,聽起來非常不自然,就像是風聲一樣。

而我也終於看到了到底是誰在跟我說話。

那團黑氣正在我的身旁,他的兩個眼睛一樣的空洞對著我,看起來有些凄涼。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也不知道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只不過也許以前我真的認識他,但現在誰還認得他?

「你是誰?」我不禁再問。

下面瘋婆子叫道:「怎麼?看你的模樣也不太胖呀,怎麼下不來?要不要找根繩子拉你下來?」

我沒有工夫去理會她。

黑氣似乎又一愣,「我是誰?我是誰?我想不起來了……你告訴我,我是誰?」

「我怎麼知道你是誰!烏漆麻黑的,誰認得?」

「不過……你下去的話,也會變成我這樣……問題是,我到底是誰?」

看來這人腦子有點問題。

不過馬上我就感到震驚了。

因為我也經常問我自己這個問題,我到底是誰。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精神錯亂的問題,而應該是記憶問題。

他的記憶出了問題?

我不禁問他:「你的記憶……」

「對,對,我的記憶,我想起來了,就是我的記憶,他們要抽取我的記憶!他們要毀滅我的靈魂1

我不禁感到非常不可思議,這傢伙難道是一個重要的厲害角色不成?要不然怎麼可能對他的記憶下手呢?

「他們……要拿你的記憶做什麼?」

「他們……他們拿我的記憶……拿我的記憶……復活……復活誰來著……」他又陷入了迷茫之中。

我不由得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