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01,天亮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401,天亮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僅僅靠著記憶的碎片就可以復活一個人嗎?

或許遠遠不夠,但那可能也是一個很關鍵的部分。

就比如說現在的我來說,我沒有以前的記憶,我甚至連我自己到底是誰都不知道。

朱風他們果然有大手筆。或許他們這麼久以來,一直都在做著這件事而已。

把本體和樹妖隱藏在這裡,這裡也出現了斬馬刀和匕首等小世界裡面的武器;劫財色也來到了這裡;還有眼前的這團黑氣,或許也是以前小世界裡面的某個厲害角色。

再加上故意把司徒無功和我們拉了進來。

而這個樂園的主人,那個女大王很有可能就是我或者準確地說是張良的老婆,而朱風是張良的兒子,二大王那個似乎已經死了的男醫生是以前跟鬼王合作搞幽靈計劃的搭檔。

所有的這一切,其實都指向了我,或者更加準確地說是指向了張良。男醫生看似與張良沒有多大關係,但只要牽扯到鬼王,那就肯定跟張良有關係,因為鬼王也可以說是張良。

再加上那男醫生肯定熟悉幽靈計劃的一切,由他來主持這場復活,當然最合適不過。也許這早就是鬼王安排好了的。

而他們要復活的是誰?

現在我用手指頭都想得出來了。

而我的下場呢?現在朱風他們雖然對我並沒有表現出什麼敵意,也沒有特意要限制我的自由;但這就表明他們會放過我嗎?

如果他們真的要復活那個人,或者說那個靈魂,他們就不可能放過我的,因為我才是最關鍵的;或許最後很有可能還會來一個「融合」吧?

連司徒無功都不會放過,而且為張良多年老朋友好兄弟的蒙蒙,他們自然也不會放過的,只不過現在蒙蒙大多數的記憶都被司徒無功奪走了,所以現在司徒無功才是重中之重。

我不得不佩服他們的通天手段,通過奪取不同的人的記憶,來全方位的拼湊出一個靈魂出來。而那些小人,或許就是為這件事情作準備的。

或許他們當中,就會有很多會被當成了靈魂的材料,把記憶去掉,然後融合進去他們奪取來的記憶,或許一個全新的張良就重新出現了。

再然後,就是我了。我雖然沒有什麼記憶,但我還有靈魂,更加重要的是這具身體。

我也不知道是該歡喜呢,還是該感到悲哀。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算是完全變成了張良了吧?雖然並不是原原本本的——從別人記憶裡面拼湊出來的,根本就不可能完全是原本的,但至少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感到迷茫,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沒有過去。

但那還是我嗎?

不知道以前那個張良在遇到要與鬼王融合的問題時是不是也是一樣這樣想的。估計是的,要不然鬼王還會存在嗎?

從這一方面來講,或許我真的就是他。

又或許我只是他的一個小小的部分而已。

黑氣忽然波的一聲散了,就好像他從來都不曾出現過一樣。我不由得一愣,而這時下面忽然傳來了瘋婆子的驚叫聲。

我趕緊舉高雙手,這樣我就掉了下去。

順利落地,這時我們才注意到,原來是周圍竟然又出現了一些小人,那些小人明顯比以前出現過的散兵們要厲害一些。

「怪物1他們大叫了起來。

而且他們當聯合了很多人的力量,拉起了一張大網,要把我們圍起來。

他們當然不會傻到以他們自己的身高來拉這張大網,而是手中舉托桿,所以這網就比我們高了。

如果被網住,估計我們就會被他們抓住了。

他們雖然身材很小,但勝在人多。正所謂人多力量就大,而且現在他們還顯得比較有頭腦。這就有點頭大了。

蒙蒙大聲說道:「這些傢伙還真的沒完沒了了1

而正這時,卻看到那些小人竟然都發出了一聲驚呼,然後他們的身體就消失了,那張網也落了下來。

我不由得一愣。

這是怎麼回事?

更加驚人的是瘋婆子竟然也發出了一聲驚呼,「救我1

我們根本就來不及救她。她的身影立即消失了。

同時我也感覺到了一股力量正拉扯著我的身體。眼前忽然陷入了黑暗之中。

看來我和蒙蒙也要被拉出去了。

終於要走出這個樂園了,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感到高興還是感到一些失望。

不得不說這實在是一種很奇怪的心理狀態。

一方面我有些不想呆在這裡,因為這裡實在太過詭異了;但另一方面,這裡的詭異又有一點吸引我,至少我還沒有搞清楚這裡的真實情況。

還有這裡跟本體的世界的關聯性到底有多大;更加重要的是朱風他們到底是不是在想方設法復活張良。

而現在,我就要回到外面那個世界了。

話說現在應該天亮了;但是我眼前的黑暗依然還在繼續著,這不禁讓我感到有些奇怪。

也不知道我到底會出現在哪個地方。應該不會是我們進來的那個地下基地吧?

畢竟我們也算是離開了一點距離,再要是回去那裡的話,就有點說不過去了;而且那個男醫生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應該真正的死了。

我一動不動,只不過眼前依然還是黑暗的。

這就不免讓我感到有一些意外了,而且我竟然還沒有感覺到有風,也沒有聽到有什麼聲音。

這是什麼鬼地方?

不會是卡機了吧?

我不禁想笑。這又不是電腦遊戲,難道還會有死機黑屏一說不成?不過這個詭異的世界發生什麼事情幾乎都是有可能的。誰說這裡就不可能只是一個虛擬的遊戲世界呢?

萬一這裡要真的只是一個遊戲世界的話,會黑屏也是完全可能的。

依舊的黑暗讓我有一些不太適應,我終於決定行動起來。伸出右手,沒有摸到什麼。

「蒙蒙?」我叫了一聲。

沒有回應。

現在這個空間裡面我只聽到了我自己的心跳聲和呼吸聲。這裡好像是與世隔絕的,只不過空氣還是存在的,並且還算比較清新。

「張良?」

終於響起了一個聲音。

這個聲音就在我的身邊響起,雖然聽起來有點怪。因為我並沒有聽到他的呼吸和心跳聲。

不過馬上我就明白了過來,聽這聲音應該正是司徒無功才對。

這小子怎麼也到這裡來了?而且還離我這麼近。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現在只是一個鬼魂而已。

如果我真的回到了外部的世界裡面,他這麼一個鬼魂我不然不會在意,因為作為鬼的他戰鬥力在這外部的世界里根本就只是一個渣而已。

只是現在我也不太確定現在到底是不是在外部的世界裡面。

我有些提防他,不過並沒有主動出手,因為這裡實在太黑了,雖然聽到了他的聲音,但根本就搞不清楚他的方位到底在哪裡,而且也說不準那個方向是不是就是牆壁什麼的。

如果一拳打到了牆壁上,那可是夠疼的;而且也說不準前面正有一把刀呢。

不過他也沒有主動向我出手,我們兩個就這麼沉默了一兩分鐘。

我終於還是有些忍不住,問他:「你怎麼在這裡?」

「這裡應該不是在樂園裡面了。還用得著說,自然是傳出來的。」

既然他都說這裡不是樂園裡面,看來我們果然出來了。既然已經出來了,那麼我就更加沒有理由怕他了。只不過因為太過黑暗,所以也不好對他出手。

「看得出來這是哪裡嗎?」我問他。

他卻一時半會沒有說話,反正看不見他,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思考,還是在暗中向我這邊摸來。

要說這種黑暗的情況,只記得在十八層高樓的牆裡面我才經歷過;而其他的地方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黑暗的情況。

我倒有點懷疑了,難道這裡跟那十八層高樓有點關係不成?

「太黑了,太反常了。」司徒無功終於說話了。

「反常?」

「當然,我現在只是一個鬼魂而已。一般的黑夜,在鬼魂的眼中也是白色的;但在這裡,卻完全是黑暗的,這裡不反常,哪裡才反常?」

這話倒是大實話。

只不過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騙我。

如果這裡對於他來說,也只是黑暗的話,那我倒也不必擔心他。只不過我應該擔心的應該是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我不禁問他:「會不會是……」

「樹妖?」他反問。

我點點頭,不過馬上想到他應該看不到,所以我回他:「是的。」

「看來應該是了。我已經感覺到了壓力。哪怕樹妖並不在這裡,至少這裡還有她的氣息,至少她應該在這裡呆了很長的時間的。」

這麼說的話,我倒愣住了。難道這裡竟然是我家的地下不成?

我們怎麼到這裡來了?

只是不知道那樹妖和本體還在不在這裡。

既然已經猜測到了這裡是哪裡,我更加放心下來。想不到竟然一下子就可能已經回家了,我心面倒也有點激動。只是這黑燈瞎火的,也不好對這裡進行探索。

所以我伸出雙手,小步地邁步,往前面摸去。

果然,我摸到了石壁。看來這裡果然是一個地下的山洞。只是這個山洞也太奇怪了一點,竟然連個滴水的聲音都沒有,而且空氣也不顯得潮濕,再另上空氣的還比較清新。

我小步地往前摸索著前進。

司徒無功不再說話,他好像並沒有興趣跟我對話。說實在的我也沒什麼話跟他說。畢竟我還是比較希望他能夠灰飛煙滅的。

現在他不在羅澤的身體裡面,我們的關係馬上就明朗了起來。現在我們又一次處於了對立的層面。

他顯然對於我們這種關係也是心知肚明的;估計現在的他只是沒有能力對付我而已,要不然的話,他應該早就出手把我制服了。

如果他制伏我的話,至少也可以拿我跟朱風談條件吧?

慢慢地摸索著前進,最後我竟然摸到了一架梯子。這讓有些吃驚又有些驚喜起來。

吃驚的是這果然跟上次那個疑似夢境裡面的場景一樣;驚喜的是,看來這裡果然就是我家的地下。

一邊往上面爬去,一邊我已經在想象著上面的情景了。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應該會從那個壁櫥裡面鑽出去,還有那個小院子,還有那幾間破房子,只不過那破房子裡面應該並沒有人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