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02,危村
小說:| 作者:| 類別:

402,危村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果然,就如同我想的那樣,爬上去之後,碰到了一塊板。

這應該就是那個衣櫃的后板了。

如果這裡並沒有人住的話,我大可以找找看有沒有手電筒之類的,然後就可以再次下到那個洞穴裡面,查看一番。

而且側耳去聽,也聽不到有什麼動靜。

輕輕地推開了面前的這塊板,然後就可以看到有一絲微光透入。

正是衣櫃的門縫。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倒感覺有一點點緊張起來。或許是因為太久沒有回來的緣故;又或者是因為不知道這裡到底變成了什麼樣。

也不知道這個小山村是不是整個兒都沒有人住了。

不過馬上我就想到了另一點。

這裡顯然早就被人們發現了的。因為這裡可是張良的住處。那些尋找樹妖的人,不可能放過這裡的。

而且樹妖和本體顯然也被朱風他們轉移到了樂園那邊。

只是不知道有沒有法師之類的在這裡?又或者是朱風的手下之類的?

不過不管怎麼樣,我現在都要出去的。既然現在才剛剛天亮,哪怕這裡真的有人住著,應該也還在睡覺才對。

再說了,現在也沒有聽到有什麼動靜。

推開了衣櫃的門,之房間裡面很昏暗。這裡的擺設倒也跟以前在那個疑似夢境裡面見到的並沒有什麼兩樣。與其說這是沒有人動的結果,還不如說是人為的結果。

畢竟這麼多年了,如果真的沒有人動的話,這裡肯定早就結滿了蜘蛛網。但這裡依然看起來很乾凈。顯然就是經常有人進來打掃了。

房門是關著的,定了定神,我悄悄走過去,拉開了門。

門外的光線比這裡面肯定更亮一些。現在果然才剛剛天亮而已,天色還早,一般的人應該都還沒有起床。

走出了房間,看著眼前的這個小前院,好像什麼都沒有變化;但又好像什麼事情都變了。

表面上看起來還是一樣的,但實質上呢?

我正有點失神,就聽到有嗽口的聲音。

這顯然是有人在刷牙。我不由得一愣。這時我終於看到了那蹲在屋檐下面一手拿著杯子一手拿著牙刷的傢伙。

眼前的這傢伙看起來只是一個農夫的模樣,三四十歲,從來沒見過。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又或者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他似乎感覺到了我,抬頭往我看過來。

看來眼前的這個傢伙就是現在住在這裡的人了。我是不是應該跟他打聲招呼什麼的?

他馬上就站了起來,連手中的杯子都掉到了地上,嘩一聲碎裂開來,然後他就扯著嗓子大聲喊了起來:「來了1

來了?

他依然滿嘴白沫,不過也顧不得這麼多了,竟然就往外面衝過去,一邊依然在大聲叫道:「他來了!他來了1

我這時才反應過來,果然有人守在這裡!

而且看模樣並不止眼前這一個。

看樣子應該有不少人才對,而且專門就是為了等我入套的。這傢伙肯定不是朱風的手下,應該是一個法師才對。

他還沒有打開前院的門,我就已經沖了過去,伸手抓向他。

「我跟你拼了1他發了瘋一般的大叫,不過身手還是可以的,竟然跳起一個迴旋踢踢了回來。

他的腿帶起了一股風。

我矮身讓過,一個升龍拳擊在他的腹部,他馬上就慘叫一聲往地上摔去,然後我一腳踏在他的胸口,冷冷地問他:「你是什麼人?」

相對而言,這傢伙真的很弱。竟然就這麼輕易地被制伏了。

當然,其實比起很多法師來,我還是很強大的。我之所以一直並不認為自己很強,那可能是因為一直以來遇到的都是一些厲害的人物。

比如說朱風、司徒無功等等。

「救命1這傢伙竟然怕死到了這個地步。

看來他是不會說的了。

不過並不需要他說,我都能猜得到他應該就是法師中的一個。當然應該也是很沒用的一個。

我也懶得跟他廢話。一腳踩過去,把他的一條腿給踩斷了,頓時殺豬般的慘叫起來。

我當然不會傻到完好無損地放過他。現在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有多少法師,到時候他們人多勢眾,這個沒用的傢伙也會狗仗人勢給我反咬一口的。

這見鬼的慘叫聲果然很難聽。

此時外面果然響起了很多腳步聲。

「嘿,看來果然是一個陷阱啊!只是我們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這裡,看來,我們都走不掉了。」司徒無功竟然還出來了,現在的他依然還是人形,不過身體是半透明的,並不是飄在空氣中,而是雙腳著地,就好像他還是一個人類一樣。

「你也走不掉嗎?」

「走不掉啊,這鬼地方,也不知道是因為樹妖殘餘的力量,還是他們在外面布了大陣。我現連飛的能力都沒有了。」

我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連司徒無功這惡鬼都逃不掉,看來我也只能拚命了。

他們都已經布下了大陣勢,顯然是有備而來,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準備了多久。

門砰的一聲被撞了開來,當先衝進來三個道士。這三個傢伙與平常可見的道士不同,竟然都是身材比較高大,看那模樣身上沒有三百斤力氣至少也有兩百斤。

這三個傢伙看起來就是先鋒了。

而在他們後面,又陸續走進來幾個年紀稍大的,身材方面就要瘦弱一些。

但也說不准他們那些後面的人才是真正的高手。

這時那傢伙依然還在慘叫著。

「丟不丟人?1一個身材高大的道士大罵慘叫的傢伙。

那傢伙估計是看到這麼多人殺進來了,膽氣也足了一點,竟然果然還生起了一股硬氣,慘叫聲都被他硬生生停了下來,只不過臉色依然很蒼白,而且額頭不斷流下汗來。

看不出來倒也硬氣了。我也不跟他客氣,一腳踢過去,正踢在他的斷腿處。

本來還想讓他繼續慘叫下去,不曾想這傢伙竟然只發出了一聲「氨然後就昏了過去。

看來這痛苦已經有些超出了他的極限,所以身體的保持機制產生了反應,把他弄昏了。

司徒無功這個時候卻不見了,看來應該是重新躲了起來。好吧,看在他只是一個鬼魂沒有什麼戰鬥力的份上,也不跟他一般見識。

問題是現在要我對付這麼多人……

還有更多。因為院牆上還出現了七八個傢伙,並不全部都是道士,還有和尚。而且那個獵魔人也出現了。

那傢伙可沒有我們中國的江湖裡面所謂的「先禮後兵」的覺悟,根本就是一個無恥之徒,因為他竟然一出現在院牆上時,就抽出了一支箭,連招呼都不打一聲,一箭就已經射了過來。

果然是狠角色。

這箭要閃開,還是比較困難的,因為之前交過手,他的箭上都綁著細線,他可以控制方向。

所以我彎腰。

彎腰並不是為了閃開,而是要把地上的那傢伙抓起來當盾牌用。

一手抓起了那已經昏了過去的傢伙,迎著箭勢一擋,箭頭果然射進了盾牌的身體裡面,盾牌沒有一點反應,看來這麼一點刺激還不夠把他弄醒的。

獵魔人皺了皺眉頭。

我如果真的是這麼容易對付的,他們也不必出現這麼多人了。

也不知道朱風的封城令在這裡起不起作用;如果起作用的話,朱風應該會趕過來的;如果不起作用的話,那就是朱風也不知道這裡發生的事,那麼估計就只能靠我自己了。

只是看這陣勢,要殺出去顯然是不容易的。來的可能也只是一部分而已;在外面還有更大的陣勢等著我們呢。

「何必著急?他已經無路可逃了1一個道士對著獵魔人揚了揚手。

一個和尚說道:「速戰速決,抓住,走人1

另外幾個人點點頭,對視了一眼,然後一齊從牆頭跳了下來。

跳下的總共三個,身材都比較矮小,從面相上來看,倒像是三兄弟。這三個傢伙看來是要當出頭鳥了。

或者也只是上來試試我的水分的。

我正這麼想著,卻不料進門的那三個先鋒模樣的竟然也邁前幾步,與那三個傢伙站在一起。

好嘛,六打一。

看來他們勝券在握了。而我就陷入了危險之中。

如果我要對付那三個身材矮小的傢伙的話,雖然沒有必勝的把握,但至少還是有點底氣的;但現在又有三個身材高大的傢伙加入,六打一的情況下,那就不是那麼好玩的了。

只要六個人把我一圍,根本就不必拳打腳踢,只要往中間一衝,就能把我制住了。

我心裡正暗暗叫苦;但是事情還沒完。

那個獵魔人竟然放下了手中的弩,拔出了一把短刀,竟然也跳了下來。

現在好看了,七打一。

這些傢伙還是不是人?就只會人多欺負人少嗎?有種就來單挑嘛!

更讓我吃驚的是,竟然還有兩個和尚也跳了下來,這兩個傢伙都手裡拿著殺豬刀的。

像這種和尚我真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一個拿著殺豬刀的和尚轉頭對那幾個依然在牆頭的人說道:「九對一,應該可以拿下了,你們注意周圍的動靜。」

我不由得大聲說:「你們還是不是人?!九打一,要不要臉?」

和尚笑著說:「臉,可以不要,不過你,卻一定要1

「上1一個身材矮小的傢伙大喝一聲。

於是他們九個傢伙往我撲過來。

哪怕就只是九隻小狗,這麼一齊往身上惡狠狠地撲來,那聲勢也足夠嚇人的;問題是現在還是九個法師!

而且裡面還有一個一眼看過去就知道實戰經驗極基豐富的獵魔人老外;還有兩個詭異地手裡拿著殺豬刀的和尚。

看來,真的只能拚命了。

如果真的能變身的話,這些傢伙應該也不夠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