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03,反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403,反殺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問題是變身我根本就控制不了。也不明白到底怎麼發動。

那都是不確定的。或許從根本上也有一種控制的機制,就好像以前的手錶一樣。

只是那種控制物到底在哪裡呢?

是在我自己的身體裡面,還是跟那個手錶一樣,其實只是外來物而已?

而且那個手錶也相當怪異。按下之後,表象是我並沒有變快,而只是外部世界變慢了;但是手錶的指針卻瘋狂地轉動起來。

所以從這方面看起來,竟然是詭異的相反的。一直以來我都想不明白。

既然是不可控的,我當然不能指望上。不過在這個危急的關頭,我還是想到了一個辦法。

既然在地下那個洞穴裡面,連司徒無功都看不到,任誰下去都是睜眼一抹瞎,我為什麼不跑到那裡面去呢?

到時候,就不知道到底是誰暗算誰了!

所以我轉身就跑,根本就不跟他們對打,飛快地跑進了那個房間裡面,然後閃身衝進了衣櫃裡面,快速地下梯子。

他們緊追不放,不過追到了衣櫃前,就有一個傢伙說:「等一下1

沒有人等他。我現在已經衝到了下面,一動不動,連呼吸都控制著,不發出一點聲音。

其實我現在就只是在梯子的旁邊而已。

完全的黑暗,沒有一點光亮。

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裡面,我看不到,他們當然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果然有頭腦發熱的傢伙二話不說就衝進來,他的衝鋒還帶起了風聲。不過馬上他就發出了一聲叫聲,原來是沒有注意到梯子,而一腳踏空了,從上面往下摔來。

他的衣服不斷攪動著空氣,發出了風聲。

而且他還罵了一句:「**!」

看樣子正是那個獵魔人了。

這傢伙身上可有不少刀子,是個刺蝟,可不好對付;而換一種思維來想,只要收拾了他,那麼我也就有武器了。

但是我不能輕舉妄動。

果然,他還在往下掉的時候,就響起了幾聲破空聲。聽起來應該是扔出了什麼暗器之類的。

還有一個直接就是從我的耳邊飛過去的,那破風聲有點刺耳。

我忍住了沒有動。

而他終於落到了地上,破風聲再次響起,這次應該是他手裡在揮著刀子。

刀子引發的微風就從我的臉上吹過,我有點擔心只要他的刀子再長一兩分,就可以劃到我的臉了。

他亂揮了一通,這時風聲這才停了下來,他再次罵了一聲:「**!」然後用不標準的普通話說:「他好像逃了。」

看來他的警惕放鬆了,我能聽到他有些急促的呼吸就在我的身旁。所以我出手了。

一個巨牛頂山勢,兩拳分上下擊向他,上拳擊向他胸膛部位,下拳擊向他腹部以下腿部以上;只要這一拳任意一拳打實了,就算打不死他,至少也要把他打得半死。

但是我還是低估了他。

他在這個時候竟然發出了一聲輕嘿聲。

只感到上拳一痛,竟然碰到了刀子。

這傢伙,明明就想到了我應該就在身旁,竟然也不說破,而是架起刀子在等我!

鮮血從拳頭上流出;還好我的反應也還算快,趕緊收回上拳;不過他的刀子一轉,竟然緊追而來;還好這時我的下拳已經擊在了他的身上。

雖然他的身上有衣甲護體,不過腹部以下腿部以上怎麼說也是一個脆弱的位置;他還是痛得大叫了一聲,後退了一步。

而我也後退。右手受了傷,只感到溫熱的血液不斷流出來;只要我反應稍慢,估計手指至少要斷掉兩三根。

這傢伙果然是一個有經驗的獵魔人;明明知道我就在,竟然也不主動進攻。

應該也正是這黑暗所致;如果我一直不出聲不動手的話,他就不知道我在哪裡;所以他反而採取了防禦的辦法,主動引我出手。

還好攻向他下路的那一拳打中了他。

「怎麼了?」上面有人問。

「別下來1他用不標準的普通話說,「光1

是的,只要有光,那麼逃進了這裡,估計也只是死路一條罷了。這裡有別的出路嗎?

而且現在我要逃的話,也並不容易。這裡太黑了,根本就看不清路,亂跑的話,估計馬上就會撞得鼻青臉腫。

至時都不需要他們動手,估計我就已經撞死了。

「嘿嘿。」獵魔人笑了起來,他依然不主動動手,但聲音卻在顯示著他的方位。

我腳步輕移,向他靠過去。如果拿下了他,手中有了武器,勝算就多了一分;如果拿不下他,等下那些人全都下來,到時就真的只能寄希望於變身了。

而更大的問題是,司徒無功在這裡受到了抑制,或許我的變身也會受到抑制的。

所以能不能變身,還都只是未知數。

他們既然在這裡布下了大陣,會連變身的事情也沒有算到嗎?以他們的智商來講,應該不可能的。

這擺明了就是要抓我們的。

隨著我腳步輕移,他竟然發覺了,竟然揮動起了刀子,於是又響起了破風聲。

這傢伙果然不是一個傻子。看來要對付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額上不禁流下了汗來。

但是在這個時候也只能拿出拼一把的勇氣了。

可是這地上連塊石頭都沒有,實在沒有什麼能對付得了他的。我只能脫下了上衣,以此當成了武器。

這武器還算不錯,因為一揮動起來,聲音很大,倒也可以混淆他的聽力。

以衣服護拳,我再次撲了上去。

但正在這個時候,他大聲叫道:「誰?1

誰?

這裡除了他和我,還有誰?

不過馬上我就明白了過來,除了他和我之外,還有司徒無功。難道是現在司徒無功出手了?

與司徒無功的恩怨,現在當然並不是算賬的時候。現在想一想跟司徒無功的關係真的非常微妙,可以說遇到的人不同,我們的立場就不同。

比如說遇到蒙蒙和朱風他們,司徒無功可以說就是我的敵人;而遇到這些可惡的法師們,我們卻又像是戰友一樣。

這一拳的擊出很奇怪,因為竟然真的擊中了獵魔人的胸膛,還沒有碰上他的刀子。

他叫了一聲,有幾滴液體噴到了我的臉上,應該是他吐血了。

他被我打得倒退幾步,怒吼了一聲,再次撞到了洞壁上,發出了一聲悶響。

「發生了什麼?」上面有人在問。

獵魔人沒有回話,這下面忽然再次安靜了下來。

只能聽到他有些急促的呼吸聲。

我一時也摸不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而這時,終於從上面射下了一束光來。看來現在果然不妙了。接著第二束光射了下來,同時一個影子顯現了出來,看得出來是有人正跳下來。

我趕緊轉身就走,伸著兩手在前面探路,只能小步小步往前走去。

接二連三的人跳了下來。因為有好幾個手電筒加入的原因,眼前有些光,能夠看清一點。

我轉頭看過去,這下就更明亮了。

總共跳下來五個,其三個人去查看獵魔人;還有兩個直接就向我衝過來。

獵魔人坐倒在地上,看起來好像受了傷,嘴角還帶著血絲,手裡握著兩把短刀。

只是不知道司徒無功到底怎麼影響到他的。

「怎麼樣?」那三個傢伙要扶他起來。

正這時,刀光閃過。

三個人,也只是響起了一聲慘叫而已。因為那一刀實在太快了。刀光也只不過一劃而已,就劃過了兩人的喉嚨,第三個人因為個子高,所以刀光並沒有劃到喉嚨,而是劃到了胸膛上面,這才發出了一聲慘叫。

不過緊接著第二刀也已經出手,狠狠地刺入了那第三個人的胸膛裡面。

轉眼之間,那三個傢伙就倒地而亡。

司徒無功?他竟然佔了獵魔人的身體?

這讓我大吃一驚。司徒無功竟然真的這麼厲害嗎?竟然能夠如此輕易地就佔了獵魔人的身體?

人家獵魔人可不是普通人。

只不過看現在的情形,絕對應該是司徒無功真的把獵魔人給控制了,要不然獵魔人不可能下這種殺手。

那三個傢伙也是沒有防備,要不然怎麼可能讓獵魔人一招得手。

獵魔人在殺了三個傢伙之後,他們手中的手電筒落到了地上,只照著他們的腳;而那兩個追向我的傢伙現在也背對著他。

獵魔人閃電一般地撲了過去。因為光照不到他,他看起來像是一個黑夜中的惡魔一般。

刀子閃電一般地刺入了一個傢伙的背心。

不過他的動作也一滯,估計是因為刀子被骨頭卡住了。我還能聽到骨頭髮出的的聲音,聽起來讓人牙酸。

「你幹什麼?1

最後那個傢伙看樣子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竟然還要先廢話一句。

有這廢話的工夫,還不如直接反擊來得好。

獵魔人只嘿嘿一笑,身體一轉,一腳踢了過去,然後右手的刀子跟進,一刀已經刺了過去。

最後一人也倒下。

手電筒全都落到了地上。

而這時獵魔人也咳了一聲。

我不禁問道:「司徒無功?」

「現在可不是我們內訌的時候,先殺出去再說吧。」他咳了兩聲說。

果然是司徒無功。

想不到他竟然真的這麼容易就佔了那具身體。

對於他的危險程度再次上升。只是他這麼容易就佔了獵魔人的身體,當時怎麼竟然沒有占成瘋婆子的身體?

他扔了一把手電筒過來,自己也撿起了一把,然後說:「不過,我們還是先去裡面看看。」

我也想深入去看看裡面到底還有什麼。

也許我還能找回一些記憶。

「這麼容易就佔了一具身體嗎?」我問他。

「只是暫時性的,他的反抗還很強,等下還得麻煩你給他致命一擊。」

原來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