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05,千千萬萬
小說:| 作者:| 類別:

405,千千萬萬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能給我說劉玉玲嗎?」反正也沒什麼事,我就一屁股坐到了石台上,倒想跟司徒無功聊聊以前的事情。

劉玉玲是怎麼跟他認識的;又是怎麼跟我認識的;還有就是劉玉玲好像很喜歡他。

對於這種事情他很有可能並不想談起;但是我有興趣啊!聽聽司徒無功這個冷血的傢伙的八卦,比現在這麼無聊下去要有趣多了。

他只是盯著我。他半透明的身體看起來有些飄忽。

他冷冷地說:「你不知道嗎?」

「我不是忘了嘛。」

「一個瘋女人而已,有什麼好講的?」

瘋女人?看起來這裡面真的有料埃

我更加來興趣了,「她真是劉天心的妹妹?」

「當然不是。」司徒無功冷冷地說。

我又問他:「之前那個我見過的劉玉玲,就是她本身?」

「當然不是。」

看來以前我見過的那個強力的劉玉玲果然是虛構出來的。現在我就更加好奇到底是誰虛構出來的呢?以司徒無功的性格來講,應該不至於再讓劉玉玲出現在他的面前吧?

畢竟他只是一個冷血的傢伙而已。

而他好像又跟李紫又有關係,這點就讓我感到有些吃驚了。而李紫、朱風和司徒無功之間很有可能就是三角戀的關係。

這些不是人的傢伙,想不到也有普通人類的七情六慾。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追李紫的呢?

想到這裡我幾乎要激動起來,這個話題實在太有挑戰性了,「那說說李紫?」

「李紫……」

司徒無功好像都陷入了回憶裡面。他跟我和蒙蒙完全不同。他有著自己完整的記憶,而且在他的頭腦裡面還有很大一部分蒙蒙的記憶。

所以該記得的事情他絕對都記得。哪裡像我和蒙蒙一樣,沒有回憶,就像是沒有靈魂一樣。

感覺活著與死了也沒有什麼不同。

「你怎麼跟她認識的?」我感覺現在我有點像是一個八卦狗仔,竟然打聽起這麼**的事情來了。

他卻怔怔地看著我,就好像我變成了李紫一樣。

我猛然一驚,站起往旁邊走了一步。而他的目光依然還是那麼直愣愣地盯著,只不過並不是盯著我,而是盯著石台。

那石台有什麼問題嗎?

看不出來有什麼問題。因為這看起來只是一個圓形的石台而已。難道還能看出花來?

上面沒有花,也沒有紋路,更加看不出有什麼機關之類的。

只不過這石台看起來果然有點奇怪,因為很圓,而且還比較光滑。

只是看不出來有什麼其他的作用。

他摸到了石台上。

「這下面還有空間。」他淡淡地說。

「還有?1

司徒無功點點頭,「是的,還有空間。」

我不由得愣住了。他的意思我當然明白,他就是說這石台其實是一個入口的蓋子一樣的東西。難道移開這石台,就可以到下面去?

而下面又是什麼呢?

連司徒無功這個鬼都不知道,我怎麼知道!

我試著問:「移開它?」

他點點頭。

如果下面真的有空間的話,為什麼之前的人從來沒有發現過?朱風他們和法師他們不可能放過這個細節的。

可能他們真的並沒有發現;而且也沒有能力進入下面。

問題是這怎麼進入?如果真的能移開的話,其他人或許早就這麼做了吧?

我試著推了石台一下,並沒有什麼反應。這就好像生根了一般。

我不禁對他說:「你推一個試試1

司徒無功聳聳肩,「那你轉動一下看能不能開啟?」

「問題是下面到底是哪裡?」

「不知道。我只是感覺到那下面應該還有什麼東西才對。」

難道本體藏在了這下面?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就得小心了。如果本體讓司徒無功得去了,可就不是那麼好玩的了。

這可不是在小世界裡面那樣他做了表面上的本體那麼不給力了;而是很有可能會變成一個逆天的司徒無功。

而到那時,他很有可能就不會放過我和蒙蒙還有朱風他們。

畢竟我們的關係實在太過複雜和微妙了。隨時都有可能站在同一陣線;但是又有可能隨時站在對立的陣營裡面。

因為司徒無功這傢伙心面到底有什麼計劃誰都不知道。如果說他是鬼王安排進入本體的世界裡面的話,我還是有點相信的;問題是如果說他會完全聽從鬼王的安排的話,那是打死我也不會相信的。

連樂園的幾個大王們都要司徒無功死,從這點就可以看得出來,他跟鬼王並不是一條心。

而我呢?事實上我也不認同鬼王。

似乎誰都信任不了。

但是待在這裡實在有些無聊;下面到底是什麼,這讓我的心裡有些痒痒。如果真的是本體的話,現在的司徒無功也不是我的對手,我大可以一招就滅了他。

想到這裡,我咬咬牙,矮身抱住了圓台,然後試著轉動。

當我幾乎使出了十成十的力量的時候,終於這石台有點鬆動,竟然真的能轉動起來。

隨著轉動,石台竟然在緩緩升高。

我停了下來,撿起地上的手電筒,照了照司徒無功。

司徒無功面無表情。

好吧,反正現在也指望不上他,但是提防還是一定要的。

萬一他真的可以像佔了獵魔人的身體那樣佔了我的身體的話,那就慘了。

我放下了手電筒,再次抱著石台轉動起來。

正這時,地面卻震動起來,然後轟然的響聲傳了過來。

這並不是來自地下,而是來自上面的。那些王八蛋竟然要用炸藥來炸我們?

巨大的轟鳴聲在這洞穴裡面回蕩著,耳朵都有些受不了。

然後就是一股熱浪襲來,狠狠地吹動著我的衣服。

司徒無功說道:「快點,他們應該馬上就要殺過來了。」

我咬咬牙,那就只能拼了。

咬著牙轉動著石台,又抬高了幾分,然後就可以看到下面露出了一個洞口。

只是轉到了一定的高度,這個洞口就會顯現出來,只是現在還不夠大。看上去應該是轉軸的缺口部分。

再轉動了一圈,終於可以容得下一個人進入了。

我本來還有點擔心司徒無功會先下去,但是他並沒有先下去。

當我撿起手電筒時,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是他擔心下去之後也是漆黑一片,他看不見。而且他也沒有辦法拿上手電筒。

這時洞穴裡面響起了腳步聲,還有法師們的說話的聲音,那聲音在洞穴裡面不斷迴響著,變成了混音,聽不真切。

如果我們現在下去的話,等下他們過來了,肯定也會發現的;而如果我們不下去的話,那麼就只能在這裡跟他們決一死戰了。

只是不知道司徒無功還行不行。他剛剛就佔了獵魔人的身體;現在要他再去佔一個法師的身體的話……

「走1他說了一聲。

好吧,先下去再說。

鑽進了洞口裡面,下面卻是一根鐵柱,順著鐵柱滑了下去,這裡並不像普通的地下,因為這裡很乾燥,而且空氣竟然也沒有任何的不適。

而且這個空間從我一下來就感覺到很大。

又像是進入了一個異世界一樣。

更加讓我感到吃驚的是,當我抬頭用手電筒掃過去的時候,竟然發現身前站著很多人。

我趕緊後退了一步。

那些傢伙都背對著我們。我們現在應該正是處在這個地下空間的中央位置;一時之間也數不清楚這四面到底有多少人。

「玄冰?」司徒無功說了一聲。

是的,果然是玄冰。

這些人全都身處於冰凍的狀態,就像是當初還在展覽的我和蒙蒙一樣。

而且這些傢伙的身形和衣服都是一樣的,看上去完全像是同一個人。

司徒無功問道:「你看他們像誰?」

現在我們看到的只是他們的背影而已。密密麻麻的人,幾乎把這個地下空間都擺滿了。問題是像誰?

「像……誰?」我也覺得他們有點像一個人。問題是我不敢說出來。

「像你。」司徒無功冷冷地說。

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是我不得不說,我真的有點害怕這個結論。因為他們的背影真的看起來很像我。

難道這密密麻麻的人,全都是我?

問題是,這裡到底有多少個啊!

我感到全身冰冷。

一種很不妙的感覺正在我的身體裡面蔓延開來。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見鬼的事情?

我轉頭看著司徒無功。他皺著眉頭。

再然後,他的眉頭舒展了開來。

他淡淡地說道:「想不到會是這樣。」

「誰說他們是我1我不由得叫了起來,抓著手電筒跑到了那些身在玄冰中的人群裡面,看著他們的臉。

他們一個個都很平靜。因為在玄冰之中,他們也不得不平靜。

於是我看到了那一張張一模一樣的臉。

而且跟我長得一模一樣。

克隆的?問題是,我也是這麼出來的嗎?

雖然說時間有點對不上;但是如果這真的只是一個循環呢?是不是我完了,然後就會發生類似乎以前小世界裡面蒙蒙讓時間重來的場景那樣,這裡面又一個傢伙被擺在了那裡展覽?

又或者,只是放出去?

又是誰在這裡管理著呢?又或者根本就不需要別人來管理?

我感覺到了那玄冰的冰冷。我有點不能呼吸了。

這種感覺像是掉進了無盡的深淵裡面,永遠都無法掙脫出來。

面對這數之不盡的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我還能說什麼?

「追1上面傳來了一個法師的叫聲。

然後一個法師跳了下來。他手裡拿著手電筒,他在落下的時候還來了一個輕巧的翻身。

再然後他就驚叫了一聲。

上面有人問:「發生了什麼事?1

「怎麼……這麼多人?」他大聲說。

我混在那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也想問這個問題。

「什麼人?1上面的人問。

「沒事,都冰封著!快下來,很詭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