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06,幻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406,幻境?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司徒無功好像明白了什麼。

但是我現在不好問他。

我們現在躲在這些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人群之中。我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害怕過。

這些人到底是誰?難道真的是「我」嗎?怎麼會有這麼多?我又是怎麼來的?

這些人又是怎麼來的?

我想不出答案。如果讓朱風看到眼前的這一幕,他又會有什麼反應呢?

想不出來。

現在的我感到頭暈目眩,腦袋完全就不夠用了。

司徒無功就在我的身旁,不過他並沒有什麼表示,只是不斷轉頭打量著那些人。

那些法師終於再次跳下來幾個,然後一個個都大吃一驚。其中一個二話不說拉了一個手雷就扔了出來。

手雷炸開。

在這地下空間裡面響起了轟響,震得我耳朵嗡嗡直響。但是響過了也就響過了而已,並沒有什麼鳥用。

並沒有血肉橫飛的場景,甚至連地面都沒有被炸開。

炸的只是空氣而已。

一個法師大叫道:「你幹什麼?1

那扔手雷的傢伙說:「這些傢伙看起來都很詭異,先炸一下試試。只不過炸不開。」

「廢話,沒看到他們都被冰凍著?如果這冰能這麼容易就炸開的話,以前那兩個傢伙還會在那裡展覽那麼久?」

第三個法師說:「大家背靠背站一起,小心提防,這裡太過詭異,也不知道那個傢伙躲在哪裡。」

這一伙人背靠著背整體移動著。

我現在根本就沒心思去偷襲他們。

他們緩緩移動,手裡拿著兵器,顯得非常小心。

慢慢的,他們移動到了人群裡面,有一個傢伙還伸手去觸碰一個「我」,「這些人看起來都是一模一樣的,他們到底是誰?」

「看看臉就知道了。」

那傢伙摸了一下,說:「好冷。」

「礙…是他1

終於他們看到了正面。

他們的震驚是可以理解的。一旦看清了臉,他們就會跟我一樣震驚。只是他們會怎麼應對呢?

「這……怎麼回事?1

而有兩個傢伙直接就動了手,刀子砍在了玄冰之上,發出了噹噹的聲音,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這玄冰太硬了。看起來倒像是鑽石了。

「這些傢伙……全都是那個人?」

「這裡到底有多少?為什麼有這麼多?1

沒有人回答他們。

我自己都想不明白,更加不必說去回答他們了。

他們的腳步停了下來。現在這個時候,氣氛再次變得詭異起來。

我們像是掉進了另一個時空裡面,而在這裡,一切看起來都是謎。對他們的敵意,也在這種詭異的氣氛裡面變得淡了。

在這麼多「我」的面前,這些法師現在真的是無關痛癢的。

忽然之間,他們開始後退,退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一個大叫道:「你們在搞什麼鬼?出來!是你們的幻境,對不對?」

幻境?如果能製造出這麼厲害的幻境,我和司徒無功兩個還會怕他們?早就把他們弄死了。

另一個法師說道:「不是幻境。這……這些都是真實的。」

是的,完全都是真實的。也只有這樣的真實才最讓人害怕。

也許真相連我自己都害怕。

但是在這個時候,司徒無功卻出聲了:「還要打嗎?」

他一邊說著一邊向前面走去。他走得很慢,顯然還是有些害怕法師們突然發難。

「你們在搞什麼鬼?」一個法師大聲問,「這些人……都是你們製造出來的?」

司徒無功淡淡地說:「我們有這個能力的話,你們不早就死了?」

「不錯,如果你們真的有這個能力的話,我們早就死光了。問題是,這是什麼鬼地方?」

看來這些法師暫時也放下了跟我們打的興趣,我也走了出去。

他們一個個都用手電筒照著我們,而且特別是盯著我。

我不禁苦笑一聲。

有一個法師忽然啟動,他跑到了一個玄冰前,就去推他;只不過一推之下,後退的只是他自己而已。

他氣急敗壞的又用腳去踢,不過依然沒有任何作用。

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如果這些玄冰中的人,全都像我一樣自由了,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我不禁轉頭問司徒無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司徒無功只是笑笑,並不回我,而是對那些法師說:「如果不打了,那就走吧。我也懶得跟你們對打。」

「你們想得倒美,還想從這裡活著出去不成?」一個法師怒聲說。

司徒無功說道:「比起殺我們,想辦法弄清楚眼前這些人到底是什麼東西,才是你們更看重的吧?問題是我們誰也不清楚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會活過來。如果在對打的時候,他們活過來,你認為你們能逃得掉嗎?」

估計沒有人能逃得掉。

哪怕連我自己。

因為我不知道這些傢伙到底算不算我。

或許,在他們每個人的體內,都有著一個自己的世界,他們暫時應該還沉睡在他們自己的世界裡面;而等到他們破雲的那一刻,到底是世界末日,還是新世界呢?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眼前的這些一模一樣的人,每一個都不簡單。他們組合起來,也許就是一股無敵的力量。

連公雞那麼沒用的人在數量達到了一定程度之後,都變得無敵;更不要說這千千萬萬個「我」了。

沒有人會喜歡看到另一個自己的,而且還是面對著如此眾多的自己。

「要走你們可以走。不過我們會留下來。」一個法師終於作出了讓步。

司徒無功看了我一眼,「怎麼,還在這裡待下去不成?」

我咬咬牙。這些法師想留在這裡明顯是想要檢查一下這裡的情況。這裡這麼大,我們根本就來不及查看;肯定還有我遺漏掉的,也許本體或者其他的關鍵東西就在這裡;但是司徒無功都有離開的意思,我一個人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意思。

司徒無功肯定是想明白了什麼,他才會選擇離開的。

而且這地方也太過詭異,我也不想多待。

司徒無功說道:「那你們讓開一下,我們可是信不過你們。萬一你們偷襲,怎麼辦?」

「哼,你以為我們是卑鄙小人不成?」

「誰說不是呢?」司徒無功打趣地說。

那些法師互相看看,然後離開了那根柱子。

我和司徒無功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往前走去。

法師們果然心神幾乎都在那些「我」的身上,對我們並沒有阻攔,現在這種事情發生在這裡,他們早就把所謂的仇恨之類的拋了開來。

畢竟他們一開始也只是想抓到我而已;而現在,他們已經有千千萬萬個「我」在手中了。

只要我們不跟他們搶,他們就不會對我們動手。

當然,在我想來,他們肯定會調集大部隊過來。

問題是,我們又能做什麼呢?

如果朱風會出手的話,或許還有轉機。只是朱風到現在都還沒有出現,看來他是不會到這裡來的了。

如果法師的大部隊過來了,可能朱風也沒有什麼辦法。畢竟法師太多了。

我爬到了上面的洞穴。這裡面依然還躲著那幾具屍體,一路往外走去,並沒有遇到法師。

走出了小屋子,只能看到外面還留著好幾個法師,他們得到了下面的情報,並沒有對我們阻攔,而是大大方方地讓開了一條路。

我不禁問司徒無功:「現在去哪?」

「你呢,我不知道。你想去哪就去哪,與我也沒有什麼關係;而我呢,如果跟你回去的話,那應該就是死路一條了。呵呵,你的好兄弟羅澤應該會置我於死地吧?」

這倒是實話。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依然會是我的敵人;但是現在情況再次發生了改變,所以對他的敵意降低了很多。

總不可能前一刻還聯手對敵,在這個時候就翻臉不認吧?

「我想四處看看。這裡應該是我的家吧?」我不禁問他。

他點點頭,「應該算吧,以前我也來過這裡,只不過那個時候主要是決鬥。」

「決鬥?」我再次來了興趣,「跟我決鬥嗎?」

「你?你當時在我眼裡只是一個廢物,你以為我會放在眼裡?」

我們一邊往前走去,一邊繼續我們的話題。

「那你跟誰決鬥?」

「主要就是鬼王的歸屬問題。當時也沒想太多,畢竟鬼王原本就是出現讓我們融合的。而我的對手,當然主要就是高天和黑手。」

這點倒是相當明顯,畢竟刀疤和黑手都是強力的狠角色。

「只不過後來發現鬼王竟然跟我長得一模一樣?」我不禁問他。

「一模一樣……」他出了一下神,「不止一模一樣……當時我就感到有點奇怪,只不過沒想到……」

看來決鬥的事情他不想多說,我只能問他:「那下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能有什麼情況?」

「他們留在下面,萬一找出樹妖或者其他什麼東西來……」

「樹妖?你以為那麼重要的東西會放在那裡嗎?不用多想,那裡根本就不可能放著樹妖的靈體和本體的。那裡或許只是一個倉庫而已。」

倉庫,但並不是重地。因為那些法師並不能把那些冰封住的人怎麼樣。

問題是,「那到底是個什麼倉庫?」

司徒無功站住盯著我,嚴肅地說:「我想,與其說那些人是你,還不如說那些人是鬼王。」

我不由愣祝

我咬咬牙,「鬼王早就死了。」

「是的,看起來是死了。但也說不准他早就發現了本體的秘密,所以製造出了這麼多的身體。看來,這才是他當年開發幽靈計劃的真正目的了。」

「幽靈……」

「也許他們中的第一個,只要有一點點記憶的種子,就可以發展成一個完整的靈魂;然,每一個都成為了新的個體,都成為了這個強大軍團中的一員;但是他們畢竟並不是完整的,而且他們現在應該也受制於本體的力量。」

所以,要消滅本體……這就是鬼王為什麼要我去吞噬本體的原因嗎?本體消失了,地底的那些傢伙就全都會覺醒過來?

然後會發生什麼?最後一搏的世界末日?

而樂園那裡朱風他們要復活的,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