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07,去哪
小說:| 作者:| 類別:

407,去哪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周圍有很多山。如果不考慮到地下的那些法師的話,這裡還是很安靜的。

有些房屋看起來比較古老了,不過人並不多,所以有些房子已經倒了下去,只剩下一兩百牆站立著。

還能看到有鳥在天上飛,看起來這個地方很不錯。

再加上空氣又好。

在我查看這周圍的情況的時候,司徒無功就已經悄悄溜了。或許他也知道,一直跟在我的身邊,也不是個事。畢竟太尷尬了。

我保不准他會不會對我下手,他也保不准我會不會對他下手。

現在剛剛天亮不久,看來這裡除了法師之外,還是有一些普通人居住的。因為有幾家已經升起了炊煙。

我不禁想打聽打聽這裡的情況。

只不過如果我直接就這麼跑過去問的話,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認出我來,萬一又害怕得要死,那就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但是再一想,他們認出我來又有什麼問題呢?反正認出來的也不止一個兩個了。

不遠的地方一個有些破敗的房子門前,就坐著一個老大爺正在抽著煙,他似乎很享受現在的生活,煙斗在他的手上好久才吸一口,而吸的時候這才發現已經滅了,所以又用打火機點了,先是淺淺的叭兩小口,然後再深深地吸一口,吐出了之後就閉著眼睛像是神遊物外一樣。

我不禁走過去,在他的身旁就放著一把空椅子。

我也坐了過去。

我沒有叫他,他有點像是睡著了一樣。

我靜靜地聽著屋子裡面傳來的聲音,有人在那裡做著早餐,從響動的頻率來看,應該是一個老太太才對。

現在生活在這裡的,應該老人是居多的——除了那些法師。

如果能這麼一大早就坐在這裡晒晒太陽,過著平靜的日子,看起來也是一種幸福。我不禁都有點想學著他來一根煙,靜靜地閉著眼睛享受著最後的時日。

他終於再次睜開了他有些迷離的眼睛,他抽了一口已經滅了的煙,正要再打火點上,不過這時他已經感覺到了我,轉頭對我看過來。

「煙都滅了,是我死了,還是你活了呢?」他平靜地問。

我回過神來,也許他還認識我不成?

我不禁問他:「你在這裡住了多久?」

「一輩子也只不過白駒過隙。不過我真的在這裡住了一輩子了,你說算是久呢,還是算不久呢?」

這個問題還真的很難回答。

從一般的思維來講,其實我應該算是活了一百多年,這算是久呢,還是算不久呢?而我記憶裡面的時光,又有幾年呢?或者一年都不到?

我看著著,他的臉上的紋路顯示他真的很老了,老得幾乎都不想動了。他看起來怎麼也有**十歲。

他點上煙,輕叭了兩口,然後再次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了濃濃的煙霧,這才說:「聽說你醒了,我就知道你總會回來看一眼的。」

看來他真的認識我。這麼說的話,他可能還真的有一百歲左右了。能活這麼久,應該也算是見多識廣了。而且他知道的事情應該很多才對。

只不過我對他毫無印象。這點實在讓我感到有些慚愧。

好在我這個人還算是比較老實的,所以我就問他:「你認得我?」

「誰不認得你?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住得這麼近。而且我也這麼老了,以前就看你平常都不出門,一直呆在家裡。不過那時我小,也只不過知道你這個人而已。」

在年紀上他比我小這點很容易理解的。

他接著說:「只不過想不到,現在我老了,你依然年輕。真是見鬼埃哈哈,這真的是一件很見鬼的事,你說這事情公平不公平?」

「確實挺見鬼的。」

「不過看起來也挺公平的。你現在年輕,只不過你的家裡人呢?你的人生呢?我不一樣,我有兒子,我兒子也有兒子,現在我兒子的兒子也快有兒子了。這麼算的話,我應該比你幸運吧。」

聽起來確實挺打擊人的。

「老頭子,你在跟誰說話?」屋裡面傳來一個老太婆的聲音。

「沒事,一個以前的叔叔輩的,在家裡吃飯,你多下點米。」

「誰呀?」

「還有誰?」

一個老太婆緩緩走了出來,「哦,見鬼,是你啊,那我多下點米。」

對於她來說,現在見到我估計跟見到鬼也差不多吧。所以我只對她點點頭。

我忽然想,如果我也能像他們這樣擁有著平凡的生活,也跟他們一樣這樣平平靜靜地變老,或許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老頭笑了笑,「你別介意,她就是這嘴巴不怎麼好,以前天天跟人吵架,別往心裡去。」

我對他輕笑一下,「沒事。」

老頭吸了一口煙,問:「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能活多久?真的有長生不老的事情嗎?」

我搖了搖頭,「我快要死了。」

老頭點點頭,「雖然說你到現在看起來還這麼年輕,看起來是有些讓人羨慕,不過羨慕歸羨慕,如果我像你一樣,那我可活不成。要知道我的兒子現在都是一個老頭子了,如果我跟我兒子站一起,那成什麼事?別人還以為我是他兒子呢。」

說完之後他還笑了笑。

他的這句話聽起來一點都不好笑。

我不置可否。

他問道:「打算在家裡呆多久?」

我搖了搖頭,「不知道。」

「你的家早就被那些來路不明的人給佔了,而且佔了很久,以前還有軍隊來過,搬走了一些東西,看起來有點像抄家。」

「他們來了多久了?」

「很久了,都換了好幾批人。現在想想,倒有點像專門就在等你回來一樣。遇到了嗎?」

我點點頭。

「沒難為你吧?」他現在才仔細地打量我。

沒什麼好打量的,我身上還帶著傷呢。

「你看像是難為了還是沒有難為?」我不禁問他。

「看起來有點像是打了一架,只要不死人就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問題是死了人。不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法師們顯然也不會外揚。死了幾個法師而已,反正他們人多。

他們果然人多,因為這時開來了兩輛麵包車,車還在門前停了一下,那車裡面的看起來應該就是法師了,有幾個傢伙還特意拿眼瞧我,不過他們並沒有下車,而是停了一下之後馬上就開走了。

車停在了那個我的所謂的家門前,從車裡面下來很多人,走了進去。

老頭愣了一下,「看起來果然不太平了。有的時候我就感覺這人生就像是一場夢一樣,或許死亡只是清醒罷了。」

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他說。這樣的夢我做得還少嗎?不管他信不信,總之我自己都感覺到迷茫。

我不清楚朱風他們在復活的是誰;我也不知道地底下那些「我」到底有什麼作用。

畢竟耳聽為虛。

司徒無功或許真的明白那些人的作用。

又或者我可能本來也只是他們中的一員,而且只分到一點點張良的記憶而已,所以造成了我現在記憶嚴重缺少的現狀。

而那些人覺醒的時候,他們是不是也會經歷跟我一樣的迷茫?

問題是如果朱風和那個女大王真的要復活「張良」的話,他們怎麼不對著地底下那千千萬萬個我下手,而是對著那團黑氣下手?而且說我也有可能會變成黑氣。

也許他們根本就不是要復活張良,而只是要復活另一個人。

另一個比張良更給力的角色。

為此,他們組建了樂園。

之所以要在a市組建,或許正是因為這裡的情況太特殊。一來這裡有樹妖,二來有本體,三來本身這裡就是一個焦點,有大量的法師會跑到這裡來。

朱風發動封城令,而到現在都沒有動手,他又是什麼意思?

而且我一出樂園,就被傳送到了這裡,怎麼看都有點像是故意的。問題是朱風他們想幹什麼?

他們是要我帶著那些法師故意發現地下的秘密嗎?

發現了又怎麼樣?

發現了之後,自然就是大批的法師趕過來。

隨著大量的法師趕到,朱風他們到底又想幹什麼呢?

如果說朱風他們沒有發現那地底下的秘密,我是打死也不信的。畢竟連我都可以發現,而且他們還搬走了本體和樹妖的靈體。

那麼,他們很有可能就只是要我把法師引到這裡來。

他們肯定不會無緣無故引這麼過來的。引過來的話,那麼只有可能是消滅他們;又或者說對於他們的那個復活計劃有幫助。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性了,那就是要把那些法師都變成黑氣。只是因為他們要復活某個人。

現在想一想那個傢伙還真的可怕。

以鬼王魔王的實力,他們之前要清掃掉那些法師,應該問題不算很大吧?怎麼可能還會任由他們發展呢?

從法師們的能力來看,我所遇到的那些法師,應該都不怎麼樣。雖然他們人數很多,但以魔鬼和鬼王的能力來看,他們真的太不夠看了。

留著他們,或許真的有某種目的。

或許就只是等著這一天的到來而已。等著那些法師為復活某個人而貢獻出力量而已。

如果這是真的話,那麼那些法師的命運也真夠悲慘的。

而他們要復活的,是鬼王,還是魔王呢?

老頭說:「又來了,那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呢?」

「壞人吧。」

既然那些法師不來找我的麻煩,我倒真的想在這裡住下,看看他們到底想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