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09,暗夜裡的殺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409,暗夜裡的殺機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這就是他們在現地底那麼多「我」之後對我態度轉變的根本原因?

地底的那些人,也許並不是專門要對付天外惡魔的,或許真的只是對這個世界進行收割的。

所以法師們在現他們的時候也感到震驚和無力了。原本他們還以為以他們的力量還可以跟朱風他們對抗一下的;所以他們之前對我們進行著趕盡殺絕的勾當;但是在現地底的秘密之後,他們就轉變了主意,反而對我進行著拉攏。

這轉變來得也太突然了。

可是,這說得通嗎?

或許正是因為我的記憶出了問題,所以這些法師才從這一點開始突破。

如果朱風和司徒無功他們真的就是一輪又一輪收割的元兇;他們又何必要封印住樹妖呢?

我忽然明白了過來。

終於想了起來,司徒無功他們早就說過他們的目的就是不能讓樹妖覺醒,要不然這個世界就完了。

樹妖覺醒的時刻,或許才是真正的收割的開始。

可是地底下的那些傢伙真的就是為了樹妖覺醒做準備的嗎?

我回過神來,不禁問他:「你活了多久?」

老法師淡淡地笑了一聲,「一百二十年了。」

我站起了身,「看起來很久了,只不過,在你所說的輪迴面前,還是顯得微不足道;問題是,你怎麼知道你所說的就是真相呢?或者說,你怎麼知道這些就是真相呢?你肯定沒有親眼見過,是誰告訴你的呢?他有沒有騙你呢?」

也許任何所謂的真相都只是別人告訴的;所以任何所謂的真相也許都不是能夠相信的。

或許有一些事情親眼看見了,也都不是真實的。

地底的那種情況,或許真的只是一個幻境罷了。真正的目的也只不過是吸引這些法師們過來而已。

這裡,或許真的只是一個陷阱而已。

老法師深深吸了一口氣,「那我們拭目以待吧。其實早就聽說你跟其他人不同,沒有他們那麼激進。而我現在有點懷疑,你其實跟下面的那些人一樣,都只是人工製造出來的而已。」

「或許吧。」

他不由得一愣,然後說:「看起來你果然不同。或許你真的是他也說不準。」

這倒讓我有點意外了。如果真的如他所言,我真的就是原本的那個我,又會怎麼樣呢?

只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看來我都只是別人的工具罷了。他們之所以會費心費力地想要救我回來,也只是完成某一件任務罷了。

只不過這個時候我忽然又想起了蒙蒙。他費心費力地衝進小世界裡面,為了救我,還搭上了他自己,他又為的是什麼呢?

他真的只是單純的想救我嗎?

想到他之後,我不禁有點想笑出聲來。很有可能他只是單純的想救我而已。他顯然跟其他人是不同的。

這個時候也不知道他在哪裡,他又遇到了什麼事。

想到這裡,我對這裡生的事情也就沒有什麼興趣了。至於這裡到底是不是一個陷阱之類的,也不怎麼關心了。重點是我至少還是有一個兄弟的。

也許現在這就是我活下去的理由了。那些所謂的世界末日什麼的,又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我又沒有了後代,也沒有了親人。

我只有一個現在看起來瘋瘋癲癲的朋友羅澤而已。現在我的重點應該是怎麼樣把他的記憶奪回來。

看來我果然還是太自私了一點,竟然就那樣讓司徒無功離開了。如果我還把蒙蒙當成兄弟的話,就應該把司徒無功抓住的。

我不禁問這老法師:「你覺得羅澤那個人怎麼樣?」

「羅澤?」

我點點頭。

「他是一個很能隱忍的人,城府很深。」

城府再深,能深得過你嗎?你們這些傢伙,都能翻臉比翻書還快。

重點是現在的蒙蒙看起來簡直就是一個瘋子,跟他的外表完全不搭。或許相比於原來的他,現在的他看起來更可愛一點點,但至少並不是真正的他。

只有重新奪回失去的一切,他才有可能完整。看來以後的重點,應該要放在對付司徒無功身上。

我輕輕地點點頭,「如果你沒有其他的事情的話,我想應該到了你離開的時候了。」

老法師靜靜地看了我一會兒,然後沉默地離開了。

這些傢伙,同在不對我出手,顯然是想拉攏我的。只不過我對於當打手沒有絲毫的興趣,不管是作為哪一方的打手。

只要他們不找我的麻煩,我也不會去找他們的麻煩。

不管這裡到底是不是一個輪迴的世界,我只要過我的生活就行了。

老頭這時終於再次出來了,他看著慢慢遠離的老法師的背影,問:「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壞人。」

或許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壞人與好人。

「是的,他們根本就是壞人,也沒人來管管,就這麼把你的家給佔了,要不今天就暫時在我家裡住下。」

「好埃」

「你這人也不帶這麼不客氣的。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我可是很認真的,因為我真的很想知道會生什麼事情。」

那些法師看上去很忙碌,他們有些人在那個小院子裡面走進走出的,而且還有人手裡抱著書,看起來事情果然很嚴重。

但這事情只是對於他們來講很嚴重而已。對於我來講,現在只是冷眼旁觀而已。如果朱風他們真的會有動作的話,應該就是在夜晚裡面進行。

畢竟那裡很有可能就是跟樂園相通的。所以朱風他們的攻擊,很有可能就是晚上進行。

我在靜靜地等待著。

我注意到那些法師並沒有把冰裡面的人搬出來;或許他們根本就搬不動。

這點倒讓我有點出乎意料。

不過也有點在情理之中。

老頭為了準備了一個房間,他們兩夫妻並沒有表現出有什麼不耐,反而有一種坦然,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反正都活夠了。

夜晚就這麼悄悄地來臨,雖然來得有點遲。

黑暗的山村好像整個兒變了一個樣,變得有些可怕,讓我的心臟都跳得有些快。

原本老頭還和我一起坐在門外等待著。

「難道今天晚上有什麼大事生不成?」老頭問。

「誰知道呢。我只是在這裡坐著靜靜。」

「看你的表情,我還以為你有點緊張呢。」

「我哪裡緊張了?」

「好吧,不過說實話,年輕人,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多,你緊張不緊張……咳咳,似乎有點說錯了,畢竟怎麼說從年紀上來講,你應該也比我老一點。」

我對他有點無語。或許是平日里平淡的生活讓他有點無語,所以在我來到之後,他顯得話多了起來。

不過很快他就起身回屋睡覺去了。

我靜靜的一個人在等待著突事件的生。

只不過一直沒有等來爆炸、慘叫之類的,讓我有些失望。難道說朱風他們真的不採取行動?就這麼讓這些法師們在這裡囂張不成?

反倒是那老法師看到這裡還亮著燈,我坐在門前,他竟然再次走了過來,抽著煙,卻不跟我說話,反而在沉思著。

我偶爾轉頭看他。

在煙要燒到他的手指的時候,他終於像是回過了神來,扔掉了手中的煙頭,皺著眉頭說:「總感覺太過安靜了。」

「安靜有什麼不好?」

「你知道些什麼?」

「你想知道些什麼?」

「總感覺現在的情況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了。老實說,現在我倒有點懷疑我自己了。」

「為什麼你會懷疑你自己呢?」

他忽然輕笑了一聲,說道:「想知道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嗎?」

「什麼事情?」如果只是一般的法師,我想我不會有什麼興趣。只不過這個法師看起來還是有點不同的,所以我還是很好奇他到底會說出什麼來。

「關於你的。」

關於我的還有什麼奇怪的事情?太多個我了嗎?

我盯著他。

他又掏出了一根煙,點上,深吸了一口,然後說:「事實上,關於你,在一開始,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不過幾乎就在忽然之間,十二生肖之中的十一個就血咒,甚至連他們當中的那個蛇王都不知道為什麼。因為那個時候他外出去收徒弟了。」

這一點我還從來沒有考慮過。因為畢竟我沒有真正經歷過這種事情。

我不禁問:「怎麼說?不是說,你們法師付出了好幾個人的代價,算出了什麼天機嗎?」

「那都是騙人的。在他們出事之後,我也聽到過這樣的傳言。不過後來我認真作過調查,並沒有真正厲害的法師真的在那個時候忽然離世,除了十二生肖他們當中的十一人。」

我不禁也皺了皺眉頭。

他接著說:「事實上,所謂的算什麼天機,根本就不太可靠,哪怕是魔王自己,最多也就只是看一些以前生的事情而已,對於未來的事,他看得也不清楚。傳言也只是說,將有個孩子出世而已,只是說是一個厲害的傢伙而已。問題是只為了這種傳言就付出生命,反正我是不會去乾的。」

「所以他們的死亡真的還有其他的內情不成?」

「而後來蛇王卻孤身一人去找魔王。」他接著說。

「你的意思是……」

老法師深深地吸煙,然後淡淡地說:「我的意思是,是不是這件事情,原本就是魔王授意的,他要十二生肖對那個還沒有出生的孩子進行血咒,然後才有後來的事情生?」

我握緊了拳頭,「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或許,就只是為了製造現在的這種局面?」

難道魔王真的是未卜先知不成?

而這時,終於有了動靜。

老法師的視角有點問題,所以他並不能直接看到小院那邊生的事情。而我是正好面對那邊的。

小院門口有幾個法師坐在那裡守著門,但是這個時候,一個傢伙無聲無息地出現,寒光隨著他手上的動作而被激出來。

兩個法師當時就倒了下去。

無聲無息。

而從那兩道寒光,我彷彿又看到了以前的司徒無功。

周小建的老爸?

看起來正是他。我不知道他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

他手中的寒光不斷閃動,我可以想象到那冰冷的斬馬刀每一次閃過,就會收割掉一個法師的生命。